单臂汉子缓缓将家丁放下,那家丁竟瘫软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喘着粗气,口吐白沫……

  “好!好!”围观者齐声鼓掌喝采。

  “别在里边比了,不如就在外边比吧?”有人喊道。

  “是啊,是啊,外面比才热闹,王家比武招亲时多好啊!大家都看得到才叫真的好!”

  趁这乱时,一个家丁从后边举刀向青衣汉子砍去,我飞出一脚将刀踢飞……

  青衣汉子一扭头,“***”,就要上前去抓这家丁,我一挥手,“这位兄弟,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单臂英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执榜者一一放行,单臂汉子被家丁点头哈腰地让了进去。青衣汉子却被拦在外边。

  “我有榜,怎么不让进?”

  “你人品次!”

  “我怎么人品次了?”

  青衣汉子跟他们理论着,轮到我了,我也被拦在了门外。

  “怎么?我也不让进?”

  “你为虎作伥,当然不能进!”

  我冷笑道:“口口声声说筑黄金之台,招天下异人,没想到竟是这么点胸怀,真是扯淡哉!”

  一个胖子走到前面,说道,“让他们进去吧。”

  胖子朝我和青衣汉子笑了笑,“二位大英雄请!”

  我和青衣汉子被胖子领了进去。

  “这位哥哥,多谢出手相救,敢问尊姓大名。”

  这时候,我哪能说真名啊?便随口说出曾用过的化名,“我叫周发润。你呢?”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李名喜自高兴。”

  “哈哈,这名字有意思。你们姓李的还真多,我认识不少姓李的了。”

  “哈哈,李唐大王朝,自会李姓遍天下。大哥,不然咱别去了,我看刚才那胖子笑得不怀好意的样子。”

  “怕什么?只要有我在,保准你没事。”

  “我倒不怕,我只替哥哥担心,看哥哥相貌堂堂,有王者之风,自要趋利避害才好。”

  “哈哈,兄弟真会说话,还没人说过我相貌堂堂呢。”

  “那是他们没眼光。”

  “还有完没完?”走过俩家丁,其中一个喝斥着我俩。

  李喜回身怒目而视,我碰了李喜一下,李喜这才忍气吞声。

  北门家院子的确是大,真是十步一楼,五步一阁,走了好远竟还见不到另一面的围墙。

  我和李喜等人进了屋子,将榜放到桌子上,被蒙了面,那些领我们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家丁也蒙了面,领我们继续走去。

  “嗨嗨!”

  “咣咣!当当!”

  老远便听到喊杀声和兵器相碰声。

  上空竟有浓烟缭绕,吸了吸鼻子,竟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们被领进了一个大院子,四周皆是高墙。

  空地上两个人一个使枪一个使刀战在一处。

  四周围了很多蒙面人。

  没多一会儿,使刀的将使枪的砍落人头,呼地窜出一条大黑狗,掀着人头就跑走了。

  又飞过去两个人,将无头尸扔进了熊熊烈火中,只听噶巴噶巴响,没一会儿便闻出一种难闻的味道,我只想吐。***,怎么是这么残酷。

  一个唯一没有蒙面的高大和尚举了举手,“静一静,静一静!”

  大和尚撅了撅嘴,“我乃**师悟净。(ianuaang)这几日,凡执红榜入此院者,胜者王,败者鬼!刀枪不长眼,攻防自有招!下一个,给我上!”

  一个汉子腿直抖,扑通跪下了,哭喊道:“**师,我不比了,我不比了!”

  **师大手一挥,上去四个蒙面汉,拉胳膊扯腿地将这哭泣的汉子抛进烈火中,只听“啊”的一声,那汉子竟从火里窜了出来,四处乱窜,在地上无论怎么滚,那火就是不灭,那汉子瞅准**师就朝他滚了过去,**师拿起一把大刀咔嚓就将这身燃烈火的汉子断成两截……

  我拷!这是人来的地儿吗?这简直是地狱啊!

  **师又道:“胆小如鼠者,死得更快!死得更惨!”

  那个放我和李喜进来的胖子在**师耳边咕咕了几句,**师上下扫视李喜,用手一指,“你给我上!”

  李喜道:“还没轮到我呢?”

  **师道:“我说轮到便轮到了。”

  李喜道:“上便上。谁怕谁?”

  李喜走到兵器架上,选了一杆大铁棍,两头皆有尖。

  使刀的没等李喜站定,挥刀就向李喜劈来,李喜出手一迎,便见火星四溅,两人刀来棍往打作一处。没几个回合李喜便一棍打得那使刀的脑袋开花,那使刀的也被抛进了火里,只听得又是一声惨叫……

  **师伸出了大拇指,“好!好!这位壮士像用的少林棍。”**师一吹口哨,竟扑上来两条狼,李喜跳来蹦去,两条狼竟配合默契,左右同扑,没多时,李喜便用棍尖戳进了狼的血盆大口,狼惨叫倒地……

  另一狼要逃,李喜横棍打了狼背一下,这狼也倒在了地上,李喜棍子朝狼头砸去,这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头又开了花。

  上去几个蒙面汉要将狼扔入火中,**师道:“笨蛋,抬进伙房,吃狼肉多好!”

  **师巡视一周,用手一指单臂英雄,“你,给我上!”

  单臂英雄拿起一个链子锤,炫了几炫。

  **师道:“北门家收集天下名器,号令天下英雄,必成大事。凡胜者皆可自选名器一件。”

  单臂英雄竟耍得链子锤虎虎生风,李喜那棍飞来飞去,也耍得像花一样,两人战了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忽然,链子锤竟击飞了李喜手中棍,我大喊一声“小心”,但见那锤直奔李喜而去,我一闭眼,只听一声“好”,我睁眼一看,那单臂英雄收了锤,将链子锤抛到一边,赤膊与李喜战在一处……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李喜终于将单臂英雄绊到在地,没多时,单臂英雄便翻了身,将李喜压在了身下,无论李喜怎么挣扎,都翻不了身,李喜道:“我服了!”

  单臂英雄站了起来,也把李喜搀了起来。

  几个蒙面汉过来就拉李喜,单臂英雄拦在中间:“我看谁敢?”

  我飞身跃了过去,与李喜和单臂英雄站在了一起,我说道:“自古英雄惜英雄,何必要自相残杀,置对方于死地。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北门家既有海纳百川之心,为何要失了天下英雄的心?”

  “是啊,是啊,我们是比武来了,又不是送死来了!”众英雄皆是满脸愤怒之色。

  **师道:“你这秃驴,哪里来的,竟敢妖言惑众,凡败者皆该死,我最恨滥竽充数者!”

  “既为**师,应以慈悲为怀,像尔等草菅人命者,我从未见过!”

  单臂英雄道:“凡败者放他出去就行,因何非要他的命?”

  “是啊是啊!”众英雄附合着。

  **师道:“好,你们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只想与这个光头会一会,你若胜了我,我便改规矩,尔等只争高低,败者留下狗命。若败了,那依然是胜者王,败者鬼。”

  “比就比!”

  那**师拿了根禅杖,我使了一杆芦叶枪,这种枪镇守边关的杨延昭也使用过。一开始我还使不惯,渐渐便使得应了手,竟龙飞凤舞起来。

  “你这叫什么功夫?禅不禅道不道的?”

  “我这叫仙人枪。”

  我与他战到了过晌,竟难分胜负,趁**师焦燥之时,我虚晃一枪,他用禅杖来迎,我枪变方向,直逼他的咽喉,这一枪下去,非要他的狗命不可……

  “好,好,好!”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有人喊好拍巴掌。

  我收了枪一回头,竟是北门大官人。

  “这位英雄竟把我的**师打败了,真是高,实在是高!”

  **师道:“他使小伎两,这不算!”

  北门大官人摆摆手,“大家说,算不算?”

  “算!”众英雄齐声说道。

  **师脸上突然没了血色。

  “还愣着干啥?”北门大官人指了指那熊熊的火焰。

  “大官人饶命!大官人饶命!”上来八个汉子便来抓**师。

  北门宏道:“火是你烧起来的,规矩是你定的,你怎么能破坏呢?”

  我说道:“且慢!大官人,我只是与**师打个赌,并没有说败者要扔进火里。”

  “哦,什么赌?”

  “我赢了,便取消胜者王、败者鬼的规矩,既是比武,应以武德为尊,点到为止,胜负大家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