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龙在打着火石。

  我起身先跳了出去,柏枝也赶紧起身,我拉她出来。我把被子拽出来递给了柏枝。

  火石打出了火星,晓龙当然看到了我和柏枝的窘态,但什么也没说。

  柏枝用被子紧紧裹着身子,而我则一丝不挂地站在床下。

  引火物是劈成的小杉条,染上了硫磺,遇火便着,我们都叫它“引火奴”。晓龙打了半天火石才将“引火奴”引着,灯一亮,柏枝回进自己的被窝。

  我光着身子重新搭了床,柏枝把被子扔给我,等我盖好了被子,便说:“我熄灯了。”

  晓龙说:“等一下,我尿憋了。”

  晓龙下床去###,尿遇尿盆声音很响。

  柏枝道:“牛显说梦话了,刚说完梦话就陷到床下了,我过去拉,没想到也掉了下去。”

  晓龙回身钻进被窝,“那你怎么在下边他在上边呢?还都光着身子。”

  “好了,不跟你说了,你不懂。”柏枝说道,“牛显,你解手不,不解手,我要熄灯了。”

  我也起身披了袍子下床###。

  等我钻进被窝,张柏枝也披了袍子下床,说道:“你们都别看。”

  张柏枝这泡尿很长,竟尿得我心潮顿起。

  我偷偷看了柏枝一眼,她红着脸钻进了被窝。

  晓龙笑了笑,“没事儿,你们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柏枝探出头连吹了几口气才把灯熄灭。

  这一下被折腾精神了,当下睡不着,还惦着未竟的事。

  晓龙毕竟是我的小厮,他看到就看到了,反正柏枝是他姐,这也没什么的。

  早晚晓龙肯定也会跟我一样的,不经历男女之事怎么叫男人呢?

  年轻就是好,吃得香睡得着,再有的吃有的睡,便是活得滋润。(广告)当然若有人陪吃陪睡,则是滋润的滋润。

  整日里拿刀弄枪的,说不定哪天就真的见阎王了,若不能好好享受一番,岂不白活了?虽说人生下来就很受苦,但没人会故意自找苦吃,谁都想吃到甜的酸的好口味的。

  晓龙这下睡得倒快,没一会儿就听到了鼾声,伴着他的鼾声,我又渐渐入睡。

  迷糊中又感觉柏枝在我身上动作起来,而且一点也不顾及刚才的教训,就不怕床再蹋了,比上次还要猛烈一些,尖尖的手指使劲掐着我的光头。只是她好像穿着衣裳,只有下边露着。

  我寻思先让她使着劲吧,等她劲使差不多了我非弄得她起不了床不可。可没多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会儿,我感觉柏枝就从我身上起来,又进了晓龙的被窝。黑暗中我是看不到的,只是凭感觉估计着。

  晓龙在被筒里迷迷糊糊地说:“姐,你干什么?”

  我心说柏枝怎么这样,怎么连自己的弟弟也搞?莫非是怕他弟弟把我俩的事儿传出去不成?但也太那个了吧,这不是###吗?莫非晓龙不是柏枝的亲弟弟。

  “姐,别闹了,我……”晓龙真是不禁弄,听他喘气的声音估计是完事大吉了。

  柏枝又从晓龙被筒移师我的被筒,又将我那物导入,动作了一会儿,我要翻身,她却摁住我不让动,我去摸她的脖子,想把手伸进她的衣裳,一摸竟大惊失声,“女葫芦贼!”

  我身上之人也吃一惊,赶紧起身就跑,

  “快抓贼!”我大喊一声,“点灯!快点灯!”

  我摸着衣裳就穿了起来,晓龙也随即喊道:“姐,快点灯。”

  我也顾不得太多,披着袍子鞋都来不及穿就冲了出去。

  外面比屋内要亮一些,有些星光。女葫芦贼站在院里正整着衣裳。她惊回首,胡芦头上竟画了一张娇冶的脸,看起来的确很像宫素然。

  她见我冲了出来,袍子还敞着,下身还露着,撒腿就跑,只一跃,便翻墙而出。我的功夫不同当日翻芙蓉家的墙了,也只飞身一跃,便出了墙,紧追她不舍。

  “有本事你别跑,咱俩玩个够!”我大喊道。

  这女葫芦贼真和妖精一般,跑起来飞快,尤其进了树林,没多时便上窜下跳,无影无踪了。

  莫非这真是草花不成?我不由得回想起夜里的梦。

  这梦也太奇了,不会我真在树林被抓住吧?

  我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动静。

  突然传来猫头鹰的声音,竟叫得我毛骨悚然。

  我这才感觉下身竟然棒硬,我用手使劲摁了摁,把袍子系好,赶紧摸出了树林。

  回到了张柏枝家,柏枝屋里亮着灯,晓龙见我进来赶紧坐了起来,“大王,你可回来了,吓得我和姐姐都不敢睡了。没捉到吗?”

  “她跑得太快了,让她跑了,感觉不是妖就是鬼。”

  晓龙道:“哎呀不会吧。可别说了,不然我更睡不着了。”

  柏枝道:“怕什么?这世上没什么妖没什么鬼。鸡快叫了,赶紧再睡会儿吧!”

  我钻进了被筒,柏枝又吹了灯。

  早上醒来,柏枝在厨房忙活时,我走了进去。

  我问道:“柏枝,昨晚来你屋的女葫芦贼你认识,是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

  “你别胡说,谁认识她啊?她来我屋做什么?我也不是男的。”

  “这种事,男的和男的,女的和女的也不是没有。”

  “你胡说什么?我不是那种人。你要这样想我,以后少来我这里!”柏枝很生气的样子。

  “我是替你担心吗?”

  “你替我担心什么?你那么多娘子,还是把心放在她们身上吧!”

  “这个女葫芦贼我一定抓到她的。我一定要把这事儿弄清楚!”

  “得了吧你?别说大话了,你早说要找到草花,可你找过吗?你心里根本就没草花。”

  “我心里有没有草花关你什么事儿?”柏枝的话很让我伤心,我赶紧牵马备鞍。

  “大王,你去哪儿?吃了饭咱再上路吧?”晓龙来接我的马缰绳。

  “闪开!”我拉着马就朝外走。

  “你算男人吗?”我一回头,张柏枝叉着腰,手指着我,“跟我一个小娘们儿一般见识!我算看透了!”

  我想再回一句,一想要这样更不像男人了,跨上马绝尘而去。

  在县城我吃了几笼小包子,喝了两碗粥,骑着马在县城里胡游瞎逛。

  想想柏枝这人也够意思,刚交往两次就跟我发脾气,我遇到的娘子还没人对我敢这样的,这娘们儿,将来,我要么就不再理她,要么就好好收拾她一下。

  正走着,跟晓龙走了个对头,晓龙惊喜道:“大王,可找到你了!”

  “你找我做什么?我不是说让你直接回寨吗?我昨晚跟你说得话,你当成耳旁风了吧?”

  “那倒不是,我二姐不放心,我连饭都没吃,她撵着我来追你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窃喜,看来柏枝这小妇人还是对我挺上心的。

  但我还是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说:“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倒是那倒是。”

  “走吧,我请你去吃包子。”我带着晓龙又去吃包子,当然,这次我只吃了两个,毕竟已经吃了一顿了,不能再吃了。

  此时,有很多人往县城四处贴红榜。

  我和晓龙去看,有一老先生边看边念:

  北门府,天下奇。山自高,水相依。环行一百余里,不见重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小桥流水,清荷碧波。老树黄雀,娇花明月。日夜轮回,各有其色。逢小人念念不忘其美,时有骚扰。北门君子之风,一向宽怀处之。小人得志,变本加厉,卑鄙至极,竟使鸡犬难宁。北门怒发上冲冠,筑黄金之台,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下异人,每日使其相较,胜者登台,随意取金,任意携色。虽是看家护院,亦是维天下之本……

  我将晓龙喊到一边,低声道:“晓龙,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是要去北门家,我去他家有重要事得办,以前我跟董大王说过,你回去只告诉他就行,其他人不得透露。”

  “好的。可是万一董大王趁你不在,夺了权怎么办?”

  “不怕,这山寨本就是他的,我另起炉灶就是。”

  “可你那么多娘子怎么办?”

  “有什么担心的?董荣这人我放心,你别给我惹事儿就行。”

  “好的,大王,你去了可小心啊。”

  “放心吧。”

  我让晓龙将我的独角马牵走。

  我上前揭了红榜,快步离去。

  “走吧走吧,去看看,有人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