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几个人在一起,虽算不上各怀鬼胎,但气氛也总有点不寻常。

  李师师给我搽药的第三个晚上,我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感到疼,但我也不想让许冬冬尽早离去,万一再疼了怎么办?的确蓝燕儿目前也没奶。

  许冬冬可能也想走了,但是我不让走她也不敢走。

  蓝燕儿本该尽早离去,可就是赖着不走,看着我,看着许冬冬,看着我和许冬冬究竟有什么猫腻。

  夏达见这阵势早就躲到了外屋。

  我虽然一点也不疼,但也不是太想说话,便闭着眼胡思乱想。

  这种沉默也挺难受的,一个人沉默算不了什么,几个人一起沉默即使没什么事儿也像要有什么事儿似的。

  沉默。沉默。

  许冬冬沉不住气了,说:“大王,我该走了,孩子要吃奶了。”

  蓝燕儿说:“你别走哇,万一大王疼了怎么办?”

  许冬冬道:“不会疼的了。”

  蓝燕儿道:“你可真行,大王疼不疼都知道了。”

  我赶紧朝许冬冬摆摆手道:“你去吧。”

  许冬冬离去,在外屋跟夏达打着招呼,“夏达,我先走了。”

  夏达故意把声音提高八度,“冬冬姐,你去吧!有事我去叫你!”

  夏达跟蓝燕儿那次拌了几句嘴,事儿不大,也有些日子了,可这女人就是小心眼,什么事记住就是记住了,一时半会儿可忘不了。她这样说也是有意在气蓝燕儿。

  “疼不疼?”蓝燕儿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撇撇嘴没说话,摸着我的手问我。

  “不疼,要知这样,早让你来就好了,你一来,一点都不疼了。”

  “哼,甭哄我!我还不知你想什么?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没上床的总是一个劲儿地屁股跟着,上过床的只要一见掉过屁股就走了。”

  “别老屁股屁股的!怎么了,又?”我握住了她的手,“其实我一直喜欢你的。你总是与众不同。”

  “好了,我知道了,我也该回去了。”

  “不许走!”我拽住了她,“万一再疼了怎么办?”

  “有人去给你叫冬冬啊!”

  “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蓝燕儿假意掐了掐我的脖子,走到梳妆台前去卸妆。

  可能我们这些娘子一天也没什么事儿,就总是在镜子前照来归去的。

  蓝燕儿脱光了自己脱光了我,钻进被筒跟我缠在了一起。

  我噙住了蓝燕儿的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头。

  蓝燕儿说:“你前两天是不是装得啊?我看怎么你一点都不疼啊?”

  我使劲儿咬着蓝燕儿,蓝燕儿啊地大叫了一声……

  “啪啪”,夏达在外面跺着脚。

  蓝燕儿喊道:“夏达,灯没油了,进来添点油!”

  好半天,夏达才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给灯添油。蓝燕儿趁这机会把被子故意往下拉了拉,使劲亲着我的胸,揪着我的头发。

  “啪”地一下,灯掉在了地上,好在外屋有余光照进来。

  “夏达,你是……”我捂住了蓝燕儿的嘴。

  “夏达,没事吧?”我有点担心她。

  “没事。再点根蜡烛吧?”夏达越来越坦然了。

  “不用了,反正我们也睡下了。你去睡吧。”

  夏达闪了出去,帮我们带上了门。

  黑暗中蓝燕儿骑在了我的身上。

  因我脸上绑着布,行动不遍,只能任蓝燕儿摆布着。这种被摆布偶尔尝试一下也不错。

  次日一大早,我正睡得香,被夏达在门外叫醒了。

  我起了床,是八夫人让丫头来找我,说是六公子老是吐血,让我过去看一看。

  六公子果然连话都不说了,目光呆滞,只是咳时和吐血时还有些活力。

  我派人速去找孙思祖。然后回去写了揭贴,说明六公子因思妻心切,隐疾成患,有治好六公子疾患者,赏银五百两。一印就是千余张,在周边几个县贴了个遍。

  孙思祖来了也是摇头叹气。

  邱道长做了**更是百屁不丁。

  一个个郎中聚到一起争来争去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一走了之。

  六公子的病却是越来越重。

  八夫人整日哭哭啼啼的,泪都哭干了。

  十几日一晃,八夫人绝了望,只好请来了鲁木匠。

  鲁木匠带着徒弟们叮叮梆梆,我看着将士们摇旗呐喊,操刀弄枪。如今,我伏牛寨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很多英雄豪杰慕名而来。杨若兰和古风时不时也去骚扰一下附近扎营的金兵,每次都有所收获。士气越来越高涨。

  我正在趾高气扬时,有兵士来报,说李宝带着杨希子求见。

  “跟我走!”我大吼一声。

  寨门一开,我挺枪便向李宝刺去。

  杨希子大喊,“住手!”

  “你这贱#人!你老公正做棺材呢,你却跟别的男人跑了,还有脸回来?是给你老公收尸不成?”

  我等围住了李宝,没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回合,便把他擒了。将他和杨希子并两个丫头押进了和畅厅。

  “放了他!”杨希子吼道。

  “嘿,你倒可以,没你天,就跟他一条心了!”我说道。

  “他比你要强百倍!”

  李宝笑着说:“都说伏牛寨的牛显是个英雄,我看是狗屁!”

  李大锤拔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再说一遍?”

  我赶紧说道:“闪开,大锤,让他把话说我。我怎么狗屁了?”

  “我两个要真心想逃还回来做什么?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打,连让我解释都不让?”

  “好,你解释,你现在便解释!”

  “那日,杨希子去上厕所,迟迟不出来,我便去附近看,可半天也没动静,只好进厕所去看,竟然不见她了。

  “我突然看到了路上有血,我也来不及去告诉你,便顺着血去找,结果在一个山谷里我被绳子绊倒了。几个汉子押走了我。

  “我被押到了金龟寨,不瞒诸位,我与水上嫖曾一起打过仗,以前还是有些交情的,只是后来我再也瞧不起他。那天,他对我以礼相待,劝我加入他的水寨。我猜想杨希子一定在他的水寨,便假意答应下来,苟且偷生着。

  “很快便得到了他的信任,终于有一天我打听到了杨希子的下落,水上嫖把杨希子单单放在一条船上,那船上除了几个卫士就这两个丫头,水上嫖几乎天天去那条船上。昨天也就是那么巧,我竟然拉了肚子,水上嫖本来要我夜里随他一起去抢劫北门家的,见我拉成那样……不行了,不行了!我又要拉了!”

  “快给他解开,带他上厕所!”上去几个人便给他解绳子,李宝的确也急了,顾不得解开就赶紧往外跑,李大锤、焦兴梦等人跟了出去。

  我说:“杨希子,你那日是如何被捉的?”

  “我一进厕所,就被水上嫖搂住了脖子捂住了嘴,他把我绑上就扛走了。后来,我在水寨套出了他的话,他竟然跟田师中早有勾结,灭我赵家都是水上嫖的主意,偷我赵家镇寨之宝铁公鸡的竟也让水上嫖收买了。”

  “***!那揭贴是不是也是他找人写的?”

  “不是他又是谁?他说是找一个秀才写的。那天早上抓你的人,其中有一个投了水上嫖,把那事儿添油加醋地都跟他说了。李宝昨天夜里是潜水上的船,打死了几个卫兵,救我出来的,两个丫头也跟着我们来了。”

  “既然这样,你赶紧去看看六公子吧。宫素然,你带她去吧。”

  宫素然领着杨希子和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个丫头离去。

  我走出去领着李宝进了我的房间,我让夏达给砸了些蒜泡了茶让李宝喝。

  李宝喝了一口说:“太难喝了。”

  我说:“难喝也得喝,保准能治你的拉肚子。等你肚子好了,咱哥俩好好喝一个,给你陪个不是。”

  “咳,这也没什么的,我虽然把事儿讲了,肯定还会有些人不信我的。所以,我明日就走。”

  “你往哪里去?要回五洪寨不成?”

  “我要回山东老家,拉一队人马,跟金兵好好地干一场。”

  “回什么老家,不如就在我寨里吧?”

  李宝摇摇头。

  “那好吧,强扭的瓜不甜。你走我也不死杰白咧地拦着,这样总可以吧,那六公子熬不了几天了,等六公子去了,你也不能不管杨希子吧?”

  “杨希子本来就是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