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闭眼等待着。[超多好看小说]忽然感到脸上眼上喷了一些水,我不由得一睁眼,竟见许冬冬硕大的###白花花得把我的眼刺了一下,许冬冬赶紧捂住,我赶紧闭了眼,但没闭那么死,而是偷看着。

  “真不要脸!谁让你睁眼?”李师师在我脸上轻轻拍了两下,便用手指抹着我脸上的乳汁。

  我闭着眼问:“这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了。那和尚曾告诉我这方法了,但当时我没好意思去找新乳,结果疼得我立马就想死。后来,我给宋江找了一个有新乳的,便没有这么疼了。”

  “宋江疼不疼你怎么知道?”

  “疼不疼我又不是看不出来?”

  “他用的谁的新乳?”

  “你问这有什么用?再来一些!”

  一听这话我便半开了眼,只见许冬冬露出了奶,用手一挤,那乳汁便从乳#头上喷到了我的脸上。

  “不要脸,又偷看!”李师师往我胸上打了一掌,我顺手抓住了她的手。

  “别胡闹!再胡闹我可就走了!”

  我赶紧松开了手,一时竟不知将手放在哪里好,只好压在了自己屁股底下。

  李师师说睁开眼吧,我便睁开了眼。李师师拿出一个荷包,把一些药粉倒在纸上,边倒边说,“这些你分用三次就可,每天用一次,得用鲜乳拌了才好。再上药你让冬冬给你来上就行。”

  “那怎么好?还是姐姐一起来吧。”

  李师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姐姐,我看看这药是什么样的?”

  李师师递过来让我看,里面什么颜色的药粉都有,我用手捏了捏,说道:“这红粉粉就是药骨丹啊!”

  李师师说:“你懂药学?”

  “我当然懂了,我爷爷是牛药师,我祖上是牛驼,说起来也算是医药世家,只是我爹这辈才断了代。”

  “什么牛驼牛药师,我一个也没听说过。”

  李师师将一些药粉撒在碗里,许冬冬背着身子往碗里挤了些奶,李师师用汤匙快速搅拌着,没多会儿,碗里竟起了不少五颜六色的大泡泡,看上去很美。

  李师师走到我身边,用汤匙将药往我脸上轻轻敷着,这动作竟让我突然回想到我被狗咬时芙蓉给我上药的情景。

  “疼吗?”李师师柔声问道。

  “不疼。”

  放完药,李师师将一片干荷叶盖在药上,然后用白布顺着我的脸缠了几圈。

  许冬冬问:“还有什么事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师师道:“你先回吧。明日这个时候你再过来一下就行。我到时也过来。”

  “好的。大王我走了。”许冬冬朝我告别。

  我摆了摆手。

  李师师坐了会儿,看着我说道:“我也走了,要疼得话熬一熬就好了,千万别揭开,否则前功尽弃。”

  “放心吧,再疼也疼不过烫我屁股。”

  李师师转身离去。这个女人真是看不出她有多大年纪,脸上竟没有一丝皱纹,光洁得真想摸一摸。

  正胡思乱想着,慢慢就感到脸发烫,这种灼烧感越来越严重,真是钻心得疼,我烦燥地大叫起来,夏达赶紧跑进了屋,“大王!”

  夏达抓住了我的手,“大王,你没事吧,大王。”

  “没事。”

  “你看你满头汗!”夏达用帕子急急得给我抹着汗,“这是什么药啊?这娘子会不会害你啊?我去找她!”

  “不要!你陪陪我就好了!”我紧紧抓着夏达的小手。

  “兰芬!红芳!”夏达喊了一声,两个丫头快步跑了进来。

  “你们在这里守一会儿,我去找那宋娘子。”

  “别去了,我没事的。”我咬着牙抓住夏达的手,就是不让她走,乱喊乱叫着,“谁也别让她们来!有你一个就行,我只要夏达,只要夏达!兰芬、红芳,你们也下去吧。”

  “是!”两个丫头跑开了。

  我抱住了夏达的后腰,将她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身体上,她的头挨在了我的胸上……这样感觉好了一些。

  疼一阵好一阵。好一阵疼一阵。煎熬折腾了大半宿这才昏昏睡去。

  早上醒来时只见夏达头趴在我床沿上也睡着了。

  我把她搬上了床,她突然就醒了,赶紧自己又下了床。

  “你怎么一晚上没睡?”

  “怎么没睡,我后来呆着呆着就睡了,实在是熬不住了。”

  “今晚,要再疼,就让兰芬红芳守着,你好好睡一觉。”

  吃完饭,晓龙来报,说李大锤把张大嘴押回来了,正在大锤的屋里,听候发落。

  我起身便随晓龙去看。

  大锤屋里围了好多人,张大嘴被五花大绑着。

  我问道:“张大嘴,听说你去买奶牛去了,你的奶牛呢?”

  大锤说:“还买奶牛呢,差点丢了命!”

  “怎么回事?”

  大锤说:“哥哥,你说巧不巧。我去千金唤赌档去找,这张大嘴被人家拉扯着要还钱,那人一见我就跑,我一回神才想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个人来,他竟然就是李宝!”

  “杨希子跟着他吗?”

  “那倒没有。不过四五个汉子紧跟在他的身后。我也没敢去追。后来我打听了一下,才知那几汉子是水寨的。”

  “***,这李宝真在水寨?这小子肯定是做贼心虚。”

  我问张大嘴:“你拿了多少银子去赌?”

  “只有一两银子。”

  “哪来的?”

  “借二愣子家里的。本来再想多借些,买头奶牛,结果谁都不借给我,便想到去碰碰运气,本来一开始手气不错,赢得够一头奶牛的钱了,一上瘾就想多赢些,后来竟输了个精光,还被人给扣住了。”

  “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都走了出去。只剩下张大嘴。

  “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给你留个面子,不过你得跟我说真话,要是有一句假话,别怪我不客气!”

  张大嘴扑通给我跪下,“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你说,为什么冬冬不帮你喂养女儿了?”

  “都是我不要脸!都是我不要脸!”张大嘴一边说着一边扇着自己嘴巴子,“我很感激许冬冬,每日便从伙房给她偷些吃的,她渐渐对我熟悉了,有时也说一两句话。那次一进她屋,便见她搂着俩孩子睡得正香,我一时鬼迷心窍竟亲了她一口,没想到她一下就醒了。我扑通就给她跪下了,说我太喜欢她了,求她嫁给我。然后她生气地把枕头扔到我头上,朝我一挥手,我赶紧就溜了出去。我越想越怕,就偷偷跑下山了。”

  “一派胡言!你说你亲过她抱过她睡过她,怎么这时竟不承认了?”

  “我没有。”

  “你是不是要我把证人找来你才嘴软!”

  “我真没有大王。我只是跟柏枝说着玩。我哪里睡过她啊。不然的话,你可以叫那娘子来,我当堂跟她对证。”

  “你说的当真?”

  “若有半句假话,你把我这张大嘴缝上还不行吗?”

  我笑了,“那也算不了什么?你随我来,去跟许冬冬说些好话。我保准孩子让她继续喂着。”

  “多谢大王!”

  我帮他解了绳子。他跟在我的身后。

  我让晓龙回屋去拿五两银子来。

  张大嘴看着我的脸问我,“大王,你的脸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我找你四处找不到,我心里很难受,去冯秃子那里也没见你,就在秃子那里多喝了几杯,结果回寨时晕乎乎地从马上摔下来,脸都摔破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是对不住大王真是对不住大王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能当大王别人当不了,不光是因为你功夫高,主要是你讲仁义啊,你真是一个好大王!我张大嘴今后若做对不起你的事儿,我就不得好死!”

  “好了好了,别死死的。”

  晓龙很快追来,我将银两递给张大嘴,说道:“这银两算我借你的。你一定得还。”

  “保准还保准还。”

  晓龙先进冬冬的屋子,喊道:“大王来了。”

  冬冬忙不迭地迎接。

  丫头抱着娃娃站在一边。

  “扑通”,张大嘴跪在了冬冬面前,“许娘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能有非分之想了。”

  我给张大嘴使了个眼色,张大嘴把手往袖子伸了伸又退了出来。

  我只好说:“冬冬,张大嘴把她***奶奶留下的一副手琢都卖了,凑了些银两给你,你就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