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秃子是真心想挽留我,正和我说着话时,几个小娘子从竹楼里走了出来,嘻嘻哈哈说笑着,其中一个穿着水蓝色的衫子配着杏黄的裙子,很打眼。我本想走过去看一看,但又有些抹不开面子,便向冯秃子告辞飞马而去。

  到了台底便径直去了张柏枝家,我推了推门推不开,便朝门缝往里看,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影壁墙。

  只听张柏枝在院里喊,“看她娘的什么,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

  我吓了一跳,我没看到她,她怎么竟看到我了。

  我愣了会儿才敲门。

  “谁?”

  “我。牛显。”

  “等一下。”

  好半天,才开了门,张柏枝头发湿着,还在水,身上披了大袍子,让我进去,她赶紧又插上了门。

  我一边拴马一边问,“张大嘴在你这里吗?”

  “早走了,他给我编了筐子死乞白赖地留下来混了顿饭才滚蛋,吃完饭还不老实想占老娘的便宜,让我几棒子把他赶跑了。”

  “哈哈,你倒是厉害!”

  “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看你这急样子!是不是问完话就走?屋里坐会儿吧!我慢慢跟你说!”

  张柏枝让我进了屋,给我烹茶。

  “我头进来时,你骂谁了?”

  “邻居家的俩傻子呗,老爬墙偷着看我,我好些日子不洗澡了,好不容易烧了锅水洗澡,结果让这俩傻蛋看了个底掉!”

  “你地震时没事吧?”

  “有什么事?你说我越不怕死吧还越是死不了。地震时我刚好上厕所,反正厕所也只是围了圈篱笆,什么事都没有。我住的那屋刚好我不在时塌了,把床都砸坏了,要不是这么巧,我肯定就完蛋了。这不,我只好搬进这间小屋子了。(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真是幸运!”

  “可不是。不过你也算死里逃生了。我当时听说你和芙蓉被困在了洞里,可把我吓坏了,咱俩虽没什么关系吧,我却真替你担着心,我都偷偷哭了好几场。我心说你要是不在了,我就去那边找你……”

  张柏枝说着说着竟然掉了泪。

  我站起来过去抓住了她的手。

  “我的头发还湿着!”她嗫嚅了一句。

  “我就喜欢湿的!”

  “先喝茶吧。”

  “茶不解渴,你帮我解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抱住她就和她亲吻起来。她的舌头是那样的香软。

  有些事就是这么自然,打她关门时的眼神我似乎就看出了什么。该来时总会来的。

  张柏枝###着,似比我还饥渴,她一件件扒光了我的衣裳。自己从袍子里钻出来,精瘦光洁的身子与我紧紧拥在一起,她双手支着椅子,弯着腰,她里面竟滴出了水,我从后面立即进入,畅快淋漓起来。做了会儿,又滚到床上,继续酣战不休。

  直到安静下来,我俩才盖着被子说着话。

  “张大嘴跟你说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只说看上了个娘子,那娘子正帮他奶着娟娟呢,他想让我去做媒,让那娘子嫁给他。”

  “他真是赖哈蟆想吃天鹅肉,人家帮他养孩子就不错了,还想娶人家。”

  “这娘子漂亮吗?”

  “当然漂亮了。”

  “与我比呢?”

  “你两个各有风味吧。张大嘴还向你说了什么?”

  “谁知他说的是真是假,说他亲了那娘子,抱了那娘子,那娘子还和他睡了觉。”

  “***,我回去非扒了他的皮。(ianuaang)”

  “你吃这么大醋,是不是你和那娘子也睡了?”

  “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可不是见一个睡一个的主。”

  “那可说不准。”

  “我和你不也是一步步来的吗?水道渠成而已,我可没在夜里推过你的门。”

  “那可说不准。”

  “除了我之外,是不是还有人跟你睡过?”

  “二愣子啊!”

  “二愣子之后呢?”

  “没别人了?”

  “真没别人了?”

  “你不信我?我就知道你不信我,以为我是谁都睡的。”张柏枝把身子背了过去。

  “我只是随便问问吗?你生什么气啊?”

  我把她又搬过来压在她的身上又和她亲吻起来。

  折腾折腾那物便又硬了,不知廉耻地又躲进了她的身体。

  此番比上番时间更要长。

  完事后,想想晚上还有事,我便穿衣,张柏枝一把搂住了我,“不许走,我不让你走!”

  “我明日再来!”

  “我不信!”

  “我还有事儿呢?”

  “我不管,反正就是不让你走。”

  “要不然你跟我上山吧?”

  “我跟你上山那叫什么啊?”

  “你家现在不就在伏牛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吗?你就当回娘家。”

  “我不回。你走就走吧。我也不拦你了。想什么时候来你就来吧。”

  “这还差不多。知道你就很听话!你一个人住在这儿不怕吗?”

  “住惯了也没什么可怕的。再说了,我让贞玄观的邱道长用狗血往大门上画了符,白天什么也看不到,夜里就能看到两个门神,再无人敢敲我的门。”

  “哈哈,真有这么神?”

  “夜里我也不敢出去看,只是听村里一些人这样传的。不过,这次地震,很多家的门楼都倒了,可我家的门楼一块瓦都没掉。”

  “哈哈,那我以后必须得白天来了,晚上我是不敢来的了。”

  “你早来一会儿就是了。”

  张柏枝也开始穿衣。

  “你躺着吧。”

  “现在还早,一个人躺着也没意思,你要是不走,晚饭咱也不用吃了,就这样躺到明天天亮多好。”

  “我还得找张大嘴呢。那个娘子说什么也不帮他奶娟娟了,只有找到张大嘴才能把这事整明白了。”

  “那你去吧。张大嘴跟我借了一两银子,他说再借些银子去买头奶牛,我估计是去了县城了。县城那么大地儿你肯定也找不到他,不如回山寨去等他吧。”

  “嗯,也好。”

  张柏枝深情款款地望了我一眼,开了门,送我出去,故意大声说道:“牛显,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弟弟,让他有时间来看我。”

  我点点头,笑了笑,翻身上马而去。

  回寨时,天已大黑,我派李大锤带人去县城寻李大嘴。

  许冬冬和夏达正在屋等我,见我进来,两个人都站了起来。

  许冬冬喊了声“大王”。

  灯光下的许冬冬头戴两朵大紫花,分外妖娆美丽。

  我笑了笑说:“坐吧。你早来了吗?”

  许冬冬点点头。

  “你来我这儿,孩子没事吧?”

  “没事,睡着了。”

  夏达说:“怎么才回来?饭都凉了,要不要去热热。”

  “不用。”我坐下来,夏达给我倒上酒,我边饮边吃着菜。

  “冬冬,你过来,喝杯酒吧。”

  “我不喝。”

  “你吃饭了吗。”

  “吃了些。”

  “来,过来坐。”

  夏达过去拉她,“大王让你坐,你便坐吗?”

  许冬冬挪到我对面坐了下来,低下了头。

  夏达帮她斟了酒。

  我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夏达,你帮我去伙房拿些蒜来。”

  夏达应声出去。

  我端起杯子,对冬冬说:“冬冬,谢谢你帮着喂养两个孩子。”

  “我只喂养了一个。”

  “这我知道,我听说了。是不是张大嘴欺负你了,为什么不帮他喂养娟娟了?”

  “没有。”

  “张大嘴抱你了吗?”

  “没有。”

  “张大嘴亲你了吗?”

  “没有。”

  “张大嘴是不是强迫你和她睡觉了?”

  “没有。”

  “那是为什么呢?”

  “奶不够。两个都吃不饱都哭,还不如喂一个是一个呢。另一个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你说的是真的?”

  许冬冬点点头。

  “你要跟我说实话,我可以替你作主。”

  “我说得就是实话。大王要我来做什么?”

  “等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见个人。”

  许冬冬偷偷看了我一眼便又低了头。

  “你是不是很害怕?”

  “不怕。跟大王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哈哈,冬冬你很会说话。在你们眼里我是不是恶魔?你跟我说真话。”

  “我不知道。”

  跟冬冬闲聊着好一会儿,夏达才进了屋,把蒜放到桌上,看了看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