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晓龙吩咐下去,给我挖地三尺也得把张大嘴找出来。

  我在寨里正四处找着张大嘴,李师师让丫头金莹来找我。

  进屋后,师师正在喝茶。

  我在另一张红木椅上坐下。

  师师指了指另一个茶杯,玉莹倒上茶,递给我。

  壶与杯是青花瓷。上可见朵朵小梅花。这种瓷用得并不多。看起来新鲜而典雅。

  师师往那一坐,看起来就很有派,一静一动皆是一幅历久弥新的画卷。此人,真不似生活中存在一般,仿佛皆在别人的梦里。

  “姐姐,找我有事?”

  “王芙蓉可是你的相好?”

  我摇摇头。

  “她刚才来我这里了。”

  这王芙蓉倒是快。怎么说来就来了。

  “她说什么了吗?”

  “她只说来找你。然后,又问我姓字名谁,哪里来的。”

  “姐姐都告诉她了吗?”

  “听她说话的语气跟你关系也不一般,我便实话说了。是不是为了她你想把脸上的字去掉?”

  我点点头。

  “我本不想给你去掉。不过看到王芙蓉我倒是想了。这个女人我有些忌妒她,比我年轻时还漂亮。若是经我指点一番,必是青楼的名角。”

  “姐姐你可别指点她这些,我要娶她为妻,绝不会让她成为青楼女子的。”

  “天仙啊天仙!”

  “姐姐也是天仙。”

  “怎么说我都老了,不能跟她们年轻的比了。”

  “姐姐在我眼里是容颜绝伦。”

  “这些好听的话你不说还可爱些,说了就不是你了。”

  “这的确是心里话。”

  “若王芙蓉和我让你只选一个,你选哪一个?”

  “一个都不放过!”

  “必须选一个,必须!我要听真话。(广告)”

  不管什么样的娘子,都愿意出些选择题。

  “我选王芙蓉。姐姐还是我的好姐姐。因为我最先喜欢的是王芙蓉。当然,姐姐,我也喜欢你!”

  李师师点了点头,没什么表情。

  “你真要去脸上的字吗?”

  “必须去!”

  “你不怕疼吗?”

  “姐姐都能熬过来,我也能的。”

  “那好吧,今晚上你带一个奶着孩子的妇人来。”

  “让她来做什么?”

  “这就不用你管了。你只管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好,姐姐,我先告退,有什么事,便差金莹玉莹去找我。”

  李师师点点头。又问道:“最近外面都是怎么传我的,知不知道?”

  “都说你被金兵捉了去,交给了金主,金主要你伺候他,你说什么也不肯,先是用金簪自刺喉咙,但是没有让别金主拦住了,后来又折断金簪吞下自杀。”

  “哈哈哈,倒给我想了一个光辉的形象。看来,我要真被金兵捉去,也不能苟且偷生了。”

  回到惜芳园,这才注意蓝燕儿屋里传来吹拉弹唱的声音。

  墨玉正在门口偷听,我从她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她一哆嗦,一回头说道,“吓我一跳!”

  “进去听吧!”

  “我才不稀罕呢!”

  里面传来的是郭炼唱的声音,“下得马来饮卿一杯酒,一回头但见夕阳楼外楼。虽趁了大哥的意,归了朝庭功名榜上有,且不知南征北战几时休?血染战衣泪酒袍袖,好男儿不怕征战苦,但只怕冤死白骨无人收……”

  “好!好!唱得好!”我拍着巴掌走了进去。(广告)

  “大王!”众人皆站起朝我打着招呼。

  除了诸娘子外,草花爸、王员外、蒲秀才、柳下安、焦兴梦、李大锤、郭炼等人皆在。

  “郭炼,唱得真好啊!这词可是你写的?”

  郭炼道:“是蒲老秀才写的。”

  蒲老秀才跟柳下安站在一起,见我目光扫过去,赶紧离开了柳下安几步。

  “蒲老秀才,你不写鬼故事了吗?怎么写起戏词来了?”

  蒲老秀才说:“大王不知,我们这戏是新编的,是我和爱玲一起写的,就叫《李师师》。前半部分是写的人的故事,后半部分就是鬼故事。”

  “爱玲,你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写的?”

  爱玲道:“其实也简单,前半部分写师师和徽宗、燕青、宋江等几个男人之间的事,后来,宋江身亡,徽宗去了北方,燕青去流浪,李师师也是四处逃亡。不想,李师师被金贼抓了,在北方与徽宗重逢,燕青去搭救未成,金贼王逼婚,师师吞金而死,化为鬼魂后去找燕青,燕青想方设法让她还魂,可她快要还阳之时,宋江却拉住了她的衣袖……”

  “哈哈,倒有些意思。只是李师师并没有死,你们把人家写死了,人家要站出来找你们的麻烦怎么办?”

  郭炼问道:“大王,你怎么知道李师师没有死?现在都传着她死了,我相信绝非空穴来风!”

  李大锤道:“当然没有死,我见到李师师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瞪了李大锤一眼。

  王员外上前拉住李大锤的衣袖,“大锤,你真见到色艺师了吗?”

  “什么色艺师?”

  “清吟楼的色艺师就是李师师,李师师就是清吟楼的色艺师。”

  “王伯,你是不是在说胡话,清吟楼早拆了,什么色艺师不色艺师的。”

  “你别废话,你就说你见到李师师没有?”

  “见到了,那天篝火歌舞会上好多人都见到了,我亲眼看到李师师被金兵带走了。我和焦兴梦去救没救成!”

  “真的?”

  “当然了!”

  “焦兴梦,大锤说的是真的吗?”

  焦兴梦点点头。

  王员外不再说话。黯然神伤的样子。

  蒲秀才问道:“大王,这戏你得亲自指点指点,要改的地方你提出来,我们一定好好改。”

  “用不着,你们好好创作,好好编排就是了,我知道你们都能演得好。郭德钢,你演得是哪一个?”

  “我演的是燕青。”

  我扑哧一下笑了,“你们也太搞了吧?怎么能让郭德钢演燕青啊?就是孟非也比他强啊!古风呢?就让古风演燕青好不好?”

  蓝燕儿道:“古风说什么也不唱,他说唱戏耽误练兵。”

  “那倒也是,你们一些闲人可以唱一唱,也算是鼓舞士气。要都唱戏了,谁去打仗啊?”

  郭德钢道:“大王,你放心,我是唱戏打仗两不误。这燕青我一定把他的风流倜傥英气逼人演出来。”

  “好吧。反正都是胡编乱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吧。”

  “谁演老皇上?”

  王员外精神气来立马就来了,“我!”

  碍于王芙蓉的面子我也没说什么,这徽宗的形象有点太那个了,当今皇上要知道找这样的人来扮演他爹,估计得把我凌迟了!

  “宋江呢?”

  蒲老秀才说:“这个角儿还没定,给大王留着呢。”

  “我不喜欢宋江,宋江就由你来演吧。再说我也没时间,里面哪个戏份少一些?金贼王有人演吗?”

  蒲秀才道:“这个没人演。大家都不愿意演。”

  “这有什么啊?演大坏蛋又成不了大坏蛋。他有几场戏?”

  蒲秀才道:“只有一场,只是逼婚时出现。”

  “好。有时间把本子送到我屋里去,我好好揣摸一番。”

  “只是大王,这金贼王让燕青给杀了,要不要改一下?”

  “改!金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不能死,要让他活着。他只有活着观众才更揪心”

  “那好!我把戏再改改。”

  “这戏什么时候演?”

  “还早着呢?等到过年时再演。”

  “嗯,你们卡时间练练就行,别太用劲儿了。蓝燕儿,除练戏外,你还得卡着时间带这些娘子做做冬衣,不然的话,这冬可就没法过了。”

  “放心吧。大王,从明天起,我们就开始做冬衣。”

  “好吧,你们接着练!练到哪儿了?”

  蒲秀才道:“这是道别的一场戏,征剿方腊之后,燕青要让李师师跟他一起去流浪,李师师说什么也不肯。”

  “大家见张大嘴没有?”

  蒲秀才道:“这戏里他演一个卖包子的,前两天他都在,只是今天没来。”

  “那好!开练吧!”

  乐起,田朴倒了一杯酒,端着递给郭炼,只听她唱道:“白云过高墙,白马尘飞扬,不知官人将往何方?人生太匆忙,南山香来北山香,一日之间走一趟。小娘子本要相伴到远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