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素然和李师师相见,皆喜极而泣。

  “姐姐,昨晚金兵一来,可把我吓坏了,以为你又被金兵抓去了!”

  “是啊,其实已经让金兵抓住了,当时竟有浑水摸鱼者,都想抢了我,结果让这个姓牛的把鱼给摸住了。”

  “你可别胡说,我可什么都没摸!”我开玩笑道。

  宫素然朝我笑了笑,欲言又止,又对李师师说道:“姐姐,以后就不要走了,就在这寨里吧。北门家太大,树大招风,还不同于你在清吟楼。”

  “我在清吟楼你怎么也知道?”

  “姐姐的事我能不知吗?只是不敢去打扰姐姐,怕给姐姐添乱。”

  “你几时离开的贞玄观?邱道长还好吧?”

  “也没多长时间,我是被他劫进山的。”宫素然指了指我,又叹了口气,“唉,没办法!只好混日子吧,苟且偷生了。我也无脸见师父,跟她有一程子不联系了。”宫素然装出一副可怜惜惜的样子,在师师面前故意耍弄我。

  “我可没劫你,是你自愿留下来的!要想走,你随时可以离开啊!”

  “看到了吧,不想要了说丢就丢了,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可得小心些,可别上了他的道!他可是个大魔头!”

  “哈哈,我只把他看成不懂事的弟弟,我们两个肯定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我看你两个倒般配得很,妹妹不如还了俗,跟他成就一段好姻缘,总比作个道士要好?”

  “道士自有道士的好,反正我也没有清规戒律,也无需逢场作戏,活个自在多好!”

  “这样说,我倒很羡慕妹妹了。我虽人老珠黄,却贱名天下闻,很多人不是缠着我就是追着我,让我一点自己的空间都没有。有时候我倒真想去亲自面见金贼王,让他见见我的真面目或许也就没了什么想法,我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梦,他却是穷追不舍!”

  “姐姐可千万别冒着这个险,那金贼王若对你有意,自会霸占了你,若是无意,他肯定会让那些小金贼糟蹋了你,无论怎样,都别让他们捉住。”

  “逃来逃去,不是无路可逃,而是不想逃了,我的心累了。我也呵出去了,再遇金贼,我便与他们鱼死网破。”

  “那可不行,姐姐以后小心便是。也别想那么多了,以后咱姐妹在一起,互相照应着,能欢乐便欢乐。”宫素然道。

  两个人似有说不完的话,把我冷在一边,我只好先退了出去。

  那几日,我有事没事总去李师师那屋去看看。宫素然与她一起琴棋书画着,雪琴和另两个丫头在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边侯着,日子倒也快活。

  那天,我刚从李师师屋里出来,夏达和明月便迎了过来。

  夏达道:“我们找你半天了,没寻思你竟来了后院。”

  “翠娥身体不舒服,我来看一看。怎么了?”

  明月道:“也没怎么,芙蓉姐姐让我来找你,我也不知有什么事儿。”

  夏达道:“害我们找了你半天,整个大寨转遍了,也没见你。”

  夏达回了屋,我和明月到了王家院芙蓉屋里。芙蓉、冰冰和欢儿正在牵针引线,做着冬衣。

  “哎呀,这么辛苦!明月赶紧沏杯茶,让你主子歇一歇!”

  芙蓉埋头继续缝着,“那倒不必,我们都是干活的命,还是你这山大王喝杯茶,清闲清闲吧。”

  我走上去,去捉她的手……

  “别闹,在丫头面前也不嫌臊!我们这里可做了不少冬衣了,不知你们惜芳园怎样了?”

  “做着做着,都做了不少了。”我随口说道。

  明月道:“做什么做,我去蓝燕儿屋时,屋里围了好多娘子,艳铃在教她们唱戏呢。不过,回心院还好,志铃也带着两个丫头缝冬衣呢。”

  “你去把蓝燕儿给我叫来!”我吩咐明月。

  芙蓉道:“别去!你让她来我这里叫什么事儿?好像是我在搬弄是非似的。她们缝不缝也不关我什么事儿,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倒当真了?”

  “要不,你也搬进惜芳园吧,这些娘子教你管教管教也好!”

  “我可没那本事。我要去了还不要吃了我?再说了,咱俩也青不青,白不白的,这叫什么事儿?”

  “所以说,得赶紧订婚啊!”

  “听说你这些日子常去后院?”

  “翠娥身子不舒服,我很担心,便常去看一看。”

  “啪!”芙蓉把线板往地上一丢,“你没长别的本事,倒学会撒谎了!”

  “我真没撒谎,不信你去问问翠娥。”

  “你干嘛非得让我揭你的底,不自己讲出来?”

  我有此理亏了。我惜芳园有芙蓉的耳目不成,怎么什么都瞒不过她?“这……实在是不好说!”

  “你们都出去吧,也散散心!”

  冰冰、明月、欢儿都走了出去。

  “明月,清霜呢?”我没见清霜,便问道。

  “清霜去赵家帮着看张大嘴的孩子去了。”明月回身说道,然后扭身便跑了出去。

  “说吧。”

  “其实,我早想告诉你,只是这事真不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知道的人太多。那晚上我救了李师师,便安排她住在了后院,就挨着翠娥的屋子。”

  “真的?”

  我点点头。

  “你算是得了大宝贝了。”芙蓉笑了笑,“我有时间一定去拜访拜访,看她到底长啥样。”

  “那天晚上你不是见了吗?”

  “离那么远,再说她抹那么多粉,也看不出什么啊?”

  “你一个人去便是,千万别让人知道多了,你也是知道的,她的处境多危险,倒成了惊弓之鸟一般。”

  “这我晓得。所以你惜芳园门口最好有高手把守。实在不行,你就和李师师住在一处。”

  “你又开玩笑了!”

  “我可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不如我们也住在一起吧,你睡在我身边我才放心。”说着我便去勾她的脖子。

  “去你的!”她使劲推着我。

  “又不是没吻过,在洞里咱……”

  “此一时彼一时!你再这样,我便喊了!”

  “喊便喊!”

  我刚亲上她,只听门外传来孩子的哭声,紧接着是敲门声。

  芙蓉一把推开我去开门,我也跟着走了出去。

  只见清霜抱着张大嘴的孩子一个劲儿地哄着,可越哄孩子越哭得厉害。

  “怎么回事?”芙蓉问道。

  清霜道,“冬冬嫂说什么也不带这孩子了,非要让我抱回来!”

  “为什么呢?是不是奶不够吃?”

  “我也不清楚。”

  “芙蓉,你去找八夫人一起问一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清霜,这事张大嘴知道不?”

  “我抱着孩子去伙房找他,葛无尤说这一大早就没见他。”

  “这小子真不着调!我去看一看。”

  我和芙蓉分头行动。

  没见伙房,老远便听到切菜的声音。

  我一走进去,众伙夫立马站得倍直,“大王!”

  只见葛无尤依然“咔咔咔”地切着菜,声音紧凑而匀称,又听“啪”地一声,最后一刀更是干净利落,一起身朝我一举拳,“大王好,大王驾到,有失远迎。”

  “兄弟们辛苦了!”

  众伙夫齐声喝道:“大王更辛苦!”

  “兄弟们好刀工!”

  “大王更是好刀法!”

  我顺手抄起一片葛无尤切的藕片,往空中一抛,数刀挥出,片片蝉翼一般,纷纷而落。

  这些小伙伴们捡起一片片,细细地看着,再看看我手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刀,他们只有惊呆了。

  好半天,葛无尤问道:“大王,你莫非也在伙房干过不成?”

  “那是!别看伙房不起眼,灶前灶后有好汉,只要功夫天天练,炉火纯青赛神仙!”

  “大王一番教诲,让我等心悦诚服,今后,我们无论在哪里,都要苦练功夫,不辜负大王厚望!”葛无尤说道。

  “很好!很好!你们伙夫哪个负责?”

  葛无尤道:“正是在下!我也是赶鸭子上架,我的前任听说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就离开了山寨,董大王便让我接任了。还请大王多多指教!”

  “好样的,猪喂得也不错,伙房也大有起色,我说现在蒸得包子味道怎么这么好吃。”

  “都是许冬冬馅拌得好哇!”

  “许冬冬?”

  “就是赵家的一个娘子,张大嘴领来的,让她教我们拌拌馅。”

  “张大嘴呢?”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