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遇荷芳把腿压到我肚子上道:“那些公子哥们,求见我十次,我不定见一次,那有幸见过两三次的,无论怎么求我,我都不会依的。可跟你见了一两次,就……你说你是不是毒药,专害女人的毒药?我早晚会让你药死的!”

  “你是良药,让我兴奋起来的良药!”我把头探向了她的两乳,拱来拱去,竟有些无所适从。

  她翻过我的身子看我的屁股。

  “哎呀呀!怎么烫成这样?”

  “烫成什么样我是看不到的。”

  “那苗女与我们相比,有什么不同?”

  “虽都是一样东西,感觉却是不一样的,但这种不一样又不可说。”

  “真想与你天天在一起!”

  “那不如明天再来吧?”

  “明天我可没时间,我们要彩排,晚上在飞马有场篝火歌舞会,赈灾义演。”

  “这主意不错!是谁的主意?”

  “当然是天使白掂本北门大官人了,他一向心慈面善,想人所想,急人所急,别说百姓,就是我们这些下等人也念他的好!”

  “看起来这北门大官人真是个大善人!”

  “那还用说?”

  回到寨里,我这才得知芙蓉、宫素然、志铃、董洁、艳铃等皆报了名参加义演,我虽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允了。焦兴梦、李大锤、古风、杨若兰、郭炼、黄勃启等众好汉乔装打扮一番,随我一起下了山。

  夜色降临,飞马大广场上一堆堆篝火燃起,树上、杆子上挂起长形绿色灯笼。灾民们乱乱哄哄地等待着。

  主持人是白鹿寨的毕福枪和白灵灵。

  毕福枪着大蓝袍,头戴大蓝花,白灵灵白衣白裙,裙摆直拖在地,走路只好慢慢挪移。

  白臂猿黄勃启道:“古风,你的相好上场了!”

  “别瞎说!”古风扭头看了黄勃启一眼。

  黄勃启道:“别假正经,心里没准早想抱她了?”

  毕福枪道:“大爷大娘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弟弟妹妹姥姥姥爷,大家好,很荣幸跟美丽可人的白灵灵小娘子主持这场篝火歌舞会,在这个时刻,我的心情十分地激动,两只不大的眼里窝满了泪花花。”

  李永在我身旁道:“什嘛玩意?谁找的破主持,长得难看,话也不会说。”

  郭炼道:“你懂什么,这叫亲民好不好?”

  李永道:“按说一开场,怎么也得来几句诗词吧,这样才叫有文化有气度!”

  “好了好了!听台上说!”我制止着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位的争执。

  我也没注意白灵灵说了什么,光顾看她了,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才回过神来,“有请父母官顾知县讲两句。”

  顾知县上台挥了挥手,压住了此起彼伏的掌声,“地震突来老天爷大吃一惊,太阳瞪着月亮,月亮瞪着星星。茹野县的老百姓我给你们鞠个深深躬,咱们同患难,共渡雨雨风风,撑起一把伞等待万里睛空!”

  “好,等待万里晴空!”台下随声喊着,一浪高过一浪。

  顾知县耸了耸肩,又挥了挥手,“考验我们茹野县的时候到了,考验我们大宋国的时候到了,我们一定要借圣上的浩荡长风驱逐震魔……”。

  顾知县越讲越兴奋,越讲越说不完的样子,以前没发现他口才这等好,真是人才,这样的人不做官岂不是人才浪费?

  焦兴梦道:“***,长得又不好看,丫挺的在上面没完没了,我真想上去把他拽下来。”

  顾知县在焦兴梦烦燥的目光中终于退下台,白灵灵再次风光满面地上场,“有请歌舞会的发起者北门宏!”

  北门宏在掌声中上了场,一抱拳道:“各路英雄,各路朋友,大灾之后见真情,在今个儿这个晚上,大家有艺献艺,有钱献钱,但愿饥寒交迫的灾民能喝口粥,能穿上过冬的寒衣,我北门在此谢过诸位了!”北门宏鞠了个躬下了场。

  毕福枪又上场,“寒风潇潇,地动山摇,不管何时,我们皆心存美好,有请金铃十三钗‘花枝舞’。”

  金铃十三钗上场,因缺了美铃、春铃,董洁和墨玉替补上去,她们手捧各色菊花,或高低错落,或并拢齐放,或一枝独鲜,面如花,花似人,少了一些娇俏,多了几分淡定。果真是在什么台上跳什么舞。

  舞毕,一些童子童女执铜盘募捐,十三钗将手上的花献给了那些募捐者。

  歌清舞炫,火跃风清。

  芙蓉弹琴小唱,素然丹青抒怀,北门家众娘子更是一个赛一个的妖娆,献出了十八般歌舞艺。我们各大山寨也比着赛着捐了不少银两。

  不知过了多时,阅尽多少春色,听过多少清音,毕福枪、白灵灵又是齐上台,齐声道:“身似浮萍人飘摇,彼岸花开待今朝,有请清呤楼色艺师宋佳佳。”

  “哦”台下欢呼声一片。

  一大群娘子着青衣上场,手执各种乐器,吹拉弹唱起来。一个高挺大气上档次的绿衣美娘轻移莲步,站定后向台下望着,目光如炬。

  毕福枪道:“今日捐资最多者,宋佳佳准备当场献上一个香吻。”

  “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台下哄声四起。

  白灵灵道:“今日捐资最多者,便是茹野县大官人天使白掂本北门宏!”

  八个清面大眼的公子哥执着扇子簇拥着北门宏上场。

  北门宏屹立在台上,装出不苟言笑的样子,色艺师走上前,果真一个香吻献上,台下一阵骚动。

  北门宏转身而去。八公子朝台下呶了呶嘴,也转身而去。

  色艺师启朱唇边舞边唱: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芙蓉问我:“你可知这是什么曲?”

  “周邦彦的《少年游》,相传是为李师师所做。”

  说到这里,我大吃一惊,但见台上的色艺师,似曾相识,却原来竟是梦幻中的李师师。

  “李师师!色艺师原来就是李师师!”我脱口而出。

  宫素然拉了我一把,“别胡说!”

  我这一喊,也有人喊道,“真是李师师啊!”

  “师师啊!”“李师师啊!”

  台下大乱。

  “李师师,我想你想得睡不着!”

  “李师师,我要和你在一起!”

  几个人竟窜上台,“师师姐,我们抱一抱吧。”

  李师师有些慌乱起来,“我不是李师师!谁说我是李师师?”

  林一飞带着一些官兵挡在了最前面。

  顾知县走过来,半搂住色艺师,“别怕,有我呢?”

  “放手!”李师师一把推开顾知县。

  顾知县有些尴尬,但很快坦然起来,“大家冷静,冷静!李师师早让金兵抢去了,哪有什么李师师啊?这是色艺师。色艺师。她叫宋佳佳!”

  那些官兵哪里挡得住人潮涌动……

  “不好了,金兵来了!”

  话音未落,一群金兵像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快马冲进人群,乱砍乱剁着。

  “杨若兰、古风,你们几个护着众娘子回寨!”我翻身上马,朝金兵杀去。

  一个灯笼被箭射了下来,燃着了台上的帷幔,没多时,便火光冲天。

  “不好了,李师师被人抢走了!”又有人喊。

  没想到金兵竟选在这种时候对手无寸铁的宋民下手,我气得直咬牙,愤杀着金兵。

  “完颜喜落!”

  我看到了完颜喜落,便冲杀过去,可一晃又不见了他。

  我骑着独角马与各路英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起战金兵,没一时就杀红了眼,杀红了衣袍。

  “救命啊!”李师师叫着喊着,往巷道里奔跑,后面金兵紧追。

  “捉住她!别再让她跑了!她就是李师师!”

  我跃马奔了过去。也有几个汉子快马奔了过去。

  一个金人将李师师拽上了马,众好汉便争抢着,乱打一气,血色飞溅。

  我挑杀了几个金兵,大声喊道,“我是伏牛寨牛显,快把李师师还我!”

  一场争斗之后,我终于从金人手里抢回了李师师。

  “大哥!”

  李大锤、焦兴梦与我并肩战斗。一个使金锤金光闪闪,一个使石斧火星四溅,二人得宝器后,更是勇猛无敌,的确如我左膀右臂。

  “芙蓉她们呢?”

  “放心吧哥哥,杨若兰他们护着回寨了。”

  我们三人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