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两姐妹竟把晓龙摁到了地上。

  “别闹了!”张桃枝喊着跑了过去。

  我对赵丽影道:“怎么样,你也当个女护卫吧?”

  “屁!什么女护卫?不过是你床上的玩物!”

  小小的丫头竟懂这么多。

  我朝她笑了笑,刚要离开,明月、清霜跑过来躲到了我的身后,张桃枝和晓龙追了过来。

  “开个玩笑你们怎么就当真了!”张桃枝冲明月、清霜嚷着。

  清霜道:“什么叫#床上功夫?谁让他胡说呢?我看你们家的三枝都有床上功夫!”

  “你再说一遍!”张桃枝要从我身后拉她两个,我两手展开拦在中间,“都是孩子,都是孩子!”

  张桃枝哼了一声,“没想到你这么偏心眼,晓龙,我们走!”

  “等一下,晓龙,我还有话说。”

  晓龙甩开桃枝的手,回过身来。

  “你愿意跟着我不?如今我身边只有个丫头,要出门的话得有个小厮。”

  张桃枝道:“我弟弟不去!”

  晓龙道:“小的愿意侍奉大王。”

  “那好,回家你俩跟爹娘商量一下,明日就去惜芳园找我吧。”

  第二日,一个略有些驼背的老人带着桃枝和晓龙果真来惜芳园找我。

  桃枝道:“大王,这是我爹!”

  “叔父好!”

  “大王好大王好!”

  “夏达,你带晓龙在园里走一走,跟他讲一讲这园里都住着谁。”

  “好。”夏达领着晓龙离去。

  “走吧。”我带着桃枝去找杨若兰。

  杨若兰正在较武场上训着娘子军。

  杨若兰喊了一声“停”,走了过来,“显,有事吗?”

  “我给你带来个好苗子!”

  杨若兰上下看了看张桃枝,问道:“我们这些娘子都靠本事说话,你有什么本事?”

  “我没本事,我只会扔石头。”张桃枝淡淡地说。

  众娘子窃笑。

  “你扔一个我看看。”

  张桃枝捡起一个石子,朝树上丢了过去,一只麻雀被打掉在地上。

  “好,入列吧。”

  桃枝爹道:“久闻杨小姐大名,今后我家桃枝就靠给你了!”

  “请老伯放心。”

  桃枝爹又对我道:“多谢大王照看,我家晓龙若调了皮,你该怎么管便怎么管。”

  “放心吧。你先回吧。”

  桃枝爹离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看了会儿杨若兰训兵,便转身回了惜芳园,吩咐马童备马。我和小厮晓龙骑马去了县城。

  震后的县城一片破败,到处都是破壁残垣。

  一些百姓没有办法,不得不背井离乡。

  我径直到了清呤楼,但见这里也是门歪窗斜,一些汉子们正在拆着楼。

  我问一个汉子,“请问哥哥,这楼里的人可有死的吗?”

  “怎么没有?地震一来,死得死,逃得逃,不过听说不少妓#女都跟那个色艺师逃进了北门家。”

  “那你可知,天然秀怎样?潘金娘怎样?景甜甜怎样?小师师怎样?”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认识,我从来不来这种地方。听人说,小师师受了伤,其他我是一个也不知。”

  “哦。”

  “以后这里会更好!这楼要拆了,天使白掂本准备再起一座全国最大的楼。北门家正在招揽能歌善舞的美色,由色艺师亲自选拔训导,在大楼开业之前先搞几场选美大赛,前十名都有大奖。我还听说,平时还会请各地的名妓来串场子。”

  “真够可以的。”

  “那是啊,要没钱没本事哪干得成这么大的事?”

  这事闹得,本想让色艺师帮我去掉脸上的字,结果她如今也去了北门家。

  先去找一下牛能,跟他合计合计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我和晓龙骑马找到牛能的住处,但见这里一片房子都倒了。

  哇!牛能夫妻不会有事吧?

  我连问了几个人,“这里原先住着个剃头的,你知道他去哪儿了?”众人皆是摇头不知。

  时候尚早,我们只好在城里瞎逛着,只见飞马大酒店巍然屹立,四周皆是灾民。

  晓龙说:“好多人都说这里是风水宝地,也有人说,因为这里安放的飞马,把地震给压住了,很多人怕再有地震,都聚在了这里,想走都不敢走。听说,就连孟家的宅子也没什么事儿。”

  “大伙别急别急,人人有份,人人有份。”声音听起来好熟悉,我下马挤进去看,那个给人打粥的不是别人,正是郑爽儿。

  我站在一边看着她,她忙活的样子好动人。

  “大王,你认识她?”

  “以前是我的一个丫头,许给了一个兄弟,就是刚才我们要找的人。”

  “我帮你去叫她吧?”

  “不急。”

  打粥的人渐渐稀少,郑爽儿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朝四处望了望,发现了我,笑吟吟地向我走来,“大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爽儿,你怎么在这里?我去你们住的那儿一看,都倒了,可把我吓坏了,牛能呢?”

  “他在北门家呢,北门家招了很多娘子,他负责给她们做头发,一时忙不过来。北门家熬了些粥给灾民,我闲着没事,就来帮忙。”

  “你们现在住在北门家吗?”

  “本来是要去住的,可我听说还要包头包脸,我不习惯,就执意没去,在附近又租了一家小院。走吧,跟我去看看,也认认门。”

  “好吧。”

  郑爽儿领我们进了一家小院,院不大,很别致,两层的石头楼却是安好无损。

  郑爽儿道:“这次地震也怪,路那边的房都倒了,路这边的一点事儿都没有。听说这石头楼是一个老石匠盖的,传到了第五代上,这第五代竟然出息了,中了举当了官,但这处小院说什么也不卖,交给邻居看管着,牛能曾给这家剃过头,找到这家好说歹说才租了这房子。”

  “哈哈,看来也是一处风水宝地。”

  我摸了摸石头楼的石头,但见各种不规则的石头相互咬合着,看上去的确美观结实。

  进了楼,郑爽儿用茶碗倒了茶,“这小门小户不同咱大寨,连个好看的茶碗都拿不出来。”

  “这就好,这就好!”

  “牛能什么时候回?”

  “我也不知,有两天没回了。”

  “那我们先走吧,等他回来了你就说我找过他,让他去趟山寨。”

  “都大中午了,我去炒几个菜,吃了饭再走。”

  “那好吧。”

  郑爽儿倒也麻利,没一会儿就炒了几个菜,晓龙帮着端上了楼,摆放了一桌。

  郑爽儿要晓龙一起坐下吃,晓龙说什么也不肯,便在在厨房留了些饭菜给他吃。

  郑爽儿满斟一盏酒,递给我,要磕头下去,被我拦住了,“不要多礼!”

  几杯酒下肚,郑爽儿说:“那时让我跟牛能下山,奴家哭得好不伤心,心说大王怎么这么狠心,偏偏把我打发掉了,我还寻思能跟夏达一起伺候大王呢。”

  “这事我也不清楚,过后把蓝燕儿好好骂了一顿,为这,夏达还跟蓝燕儿吵了一架。”

  “夏达还好吧。”

  “好,好着呢。”

  “在大王身边多好!我是没这机会了,早早嫁为人妇。”

  “牛能对你可好?”

  “好,好着呢,也便是床上那些事,除此之外再无话说。”

  “你有时间,也去找夏达玩。”

  “我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想去,可那么远,又怎么去啊。爹再来时,不如也带上她,让我俩见一见。”

  “好!我很愿意听你唱曲,给哥哥再唱一个吧。”

  郑爽儿便又唱了一曲《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

  “好好!你坐过来说话。”

  郑爽儿走过来挨我坐下,我抓住了她的手……

  “哥哥!”

  她喊了一声。

  我搂过她的脖子就亲嘴砸舌。

  两个一边亲着一边喝酒。

  郑爽儿把手伸到我的下边摸索着,那物早已是爆起,我两个便不再喝酒,插上门脱衣上床,滚作一处。

  郑爽儿不再是丫头,没了羞涩,又毕竟还是小小的新妇,其娇嫩不可畅言,又有几杯酒下肚,我的迅猛不可想象,一边使着劲儿一边问,“我能,还是牛能能?”

  “哥哥能!”

  “他三下五下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