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达带着一个妇人进了屋。只见她,上着绿衫子,下着短制的红旋裙,身材高挑,模样俊俏,一进来便朝我行了个礼,“见过大王。”

  “赶紧喂孩子吧。”我一摆手。

  妇人从芙蓉怀里接过哭得正凶的女娃娃,妇人扭过身子就喂起女娃娃奶来,只听得女娃娃嘬得很香的样子。

  冰冰怀里的男娃娃见厚此薄彼,就不干了,简直都哭到了极致。芙蓉赶紧将妇人领进了里屋。

  “睡着了!”没多时,妇人笑着走了出来,赶紧从冰冰怀里接过那个男娃娃……“哎哟!”妇人喊了一声,往男娃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男娃娃哭了一声就不哭了,只顾嘬着奶。

  “你这家伙,上来就咬我一口。”妇人说着就又进了里屋。

  “我早就知道这俩娃娃是饿了。”冰冰道。

  “有奶便是娘,看来真是这样。”我笑着道。

  张大嘴也是满脸高兴,“这娘子真会哄孩子,比我老婆还会哄。”

  芙蓉道:“她的奶要够得话,就让她帮着养一个,另一个再雇个奶妈。”

  张大嘴道:“我闺女就交给她养吧,交给她我放心。”

  冰冰道:“人家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排算好了。依我说也不用雇奶妈,不如拉头奶牛来,养出的孩子更是白白胖胖的。”

  正说着,妇人又走了出来。

  “也睡着了?”冰冰问。

  妇人笑着点点头。

  “这奶看来可是真好,要是失眠了嘬两口保准就睡着了。”张大嘴没正经的话又说了出来。

  “你这叫什么话,我帮你喂孩子,你倒……”妇人有些生气。

  “抱歉抱歉!”张大嘴打了自己两个小嘴巴,“你看我这破嘴。我也是言者无意,只念着你的好,便说走嘴了。”妇人不再言语。

  “先坐会儿歇歇吧。”我说道。

  妇人坐在了我的对面,丫头奉上茶,妇人抿了一小口,看起来竟有些典雅的样子。

  我盯着妇人短制的旋裙看了会儿,这种裙前后开胯,以便乘驴骑马。很多妓#女都喜欢穿这种裙子。如今也有些妇人试着穿了。

  我刚要问她话,张大嘴又说道:“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我若不是穷得叮当响,花多少钱我都愿意,雇你当我孩子的奶妈。”

  “谁当奶妈?你便是金山银山我也不当奶妈!”妇人生气地扭了下头,竟然掉了泪,可能想及身世凄惨,一时伤情。

  “大嘴,你再胡说,就赶紧滚出去!”我有些发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芙蓉劝妇人道:“姐姐莫生气,这位大哥的娘子在地震时,把孩子压在了身下,自己却被砸死了。因孩子没人养,他也是着急才说出这番话的。”

  我问妇人:“这位娘子是不是会骑马?”

  “略会一些,也骑不好。”

  “不知怎么称呼?”

  “奴家姓许,小名冬冬,本是大虎的小妾,孩子都养到六个月了,不想前两日孩子生病夭折了。”

  “哦!没找郎中吗?”

  “找了,郎中来了也喂了些药,可没多一会儿便死了。”

  “是哪个郎中?”

  “碾子台的卢郎中。”

  “看来艺儿肯定不怎么样!”

  “还可以吧。我铁鸡岭以前都是找他看病,不仅他,就连他的闺女卢六六也很有些医术,一些疑难杂症都能治好。我的孩子也怨我粗心了。”

  “冬冬,这两个孩子交给你抚养如何?我们也会经常去看的。若你不想养,我们也不强求,再想别的办法便是。”

  “大王的话我哪敢不听?不如明日送两个孩子到我那儿吧。”

  “也好。”

  “那奴家告退!”

  “等等,我们一起走吧,先送你回!”

  芙蓉对妇人道:“孩子夜里哭怎么办啊?不如你今晚便睡在这儿,明日再作安排吧。”

  冬冬道:“好吧。只是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是带不了的。”

  “让这俩丫头跟着你一起带,这样总可以吧。”我指着随我来的两个丫头道。

  芙蓉赶紧说:“你出一个丫头吧,我再出一个丫头。”

  妇人道:“这样就没问题了。”

  “芙蓉,那我们先走了。”我站了起来。

  张大嘴也站了起来,连着作了一圈的揖,“太谢谢各位了!太谢谢各位了。”

  我们打着灯笼告辞,一出屋门,夏达便搀住了我,张大嘴一直送出我们老远,一路好话没完,我说:“你也别这么多好话,既然来了山寨,就得干点什么吧,不能光动嘴!”

  “那是,那是。”

  “我照顾你一下,给你找个清闲的吧,明###去猪舍找葛无尤,你跟他一起喂猪吧。”

  夏达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

  “这次地震,猪死得都没几头了,就连葛无忧都被董大王安排上了灶,还喂猪呢?”

  “那你先去伙房吧。”

  “好好,去伙房好,去伙房好。”

  “可有一样,你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偷嘴,挨了揍,我可管不着。”

  “好,好。”

  张大嘴回了王家院,我和夏达回了屋。

  夏达让我提着灯笼,她点上灯。

  我说:“去把菲菲叫来。”

  夏达提着灯笼没一会儿便叫来了菲菲。

  夏达伺候着我和菲菲泡了脚,我们便进了被窝拥在了一起。

  我摸着孙菲菲光滑的略略隆起的小肚子,心里感到说不出的高兴。小朵怀着孩子不在了,美铃怀着孩子不在了,孟嫂怀着孩子去了远方,翠娥肚里的孩子不敢确定是我的……想到此,我越发地爱孙菲菲,紧紧抱着她,“你一定要好好的,菲菲。”

  “放心吧。”孙菲菲用手指在我胸前画着圈,“你困在洞里时,可把我急坏了,你以后可要注意些!”

  “嗯,我会的。”

  孙菲菲压在了我的胸上和我亲起了嘴。

  次日一早,我早早便起了床,夏达帮我梳洗打扮一番,便与志铃、艳铃、唐嫣及众丫头去给美铃上坟。

  这是美铃的头七坟。她的坟埋在来生谷。这里新起了不少坟,很多人都来这里上坟,哭哭啼啼地竟一时热闹起来。

  “姐姐啊,哥哥带着我们来看你来了,姐姐啊,你怎么走这么早啊,在咱们姐妹里你最会笑了,你笑得最好看了,可你怎么就走这么早啊,你还怀着大王的孩子啊,姐姐啊,你好没良心啊,说好了我们要常相伴,可你说走就走了……”艳铃最会哭了,似哭似说又似唱,哭得人越发得伤心。

  我哭不出声,只是默默掉着泪,眼前人忽然变成一堆土,怎不让我心伤。我和美铃的交往虽大多在床上,但多次的肌肤相亲已让我们融为一体,她突然孤零零离去,真让我心如刀割。小朵、美铃,已有两个娘子离开了我,就这样年轻美貌地离开了我。我在心里语无伦次着,给她烧了不少纸钱,这才离去。

  回到屋,孙菲菲正梳洗打扮着,等她用完餐,妙雨也骑着驴来了。

  妙雨进了屋,给孙菲菲号了脉,笑道:“恭喜大王,果真有喜。”

  “可用安胎?”

  “用不着。都挺好的。我还要去趟白鹿寨,就先走了。”

  “白鹿寨是谁病了?”

  “二寨主陈实忠。”

  “什么病?”

  妙雨只是笑。

  “到底什么病?”

  “我师父上次给他看过,说是相思病,问他想哪个姑娘,可他说什么也不说。这次,师父让我再去看一看。”

  “哈哈哈,这个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陈,好没出息!你先到素然那里吧,她有事跟你说。”

  “好!”妙雨走了出去。

  过了几日,给美铃立了碑,上书“爱妻文美铃”。

  我的身体也是一天好似一天,寨里的人虽越来越多,却被董荣、杨若兰打理得井井有条,倒让我很是省心。

  这日,我正在寨里闲转,只见几个少男少女正在丈余开外击打着一根木头桩子。

  一个小厮连击数石竟是打不着桩子,赵丽影上前一把推开他,连击五石把木头桩子击倒。她依然是一身白衣,飘飘洒洒,在众人欢呼中退到一边。

  明月清霜见我过来,喊了声“大王”,众人也跟着喊“大王”,只有赵丽影“哼”了一声。

  红衣少女,站定两丈之外,捡起一个石头便飞了出去,只见木桩断为两截。

  “好厉害!”我不由得喊出了声,清霜明月等人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