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时,宫素然领着小娘子们鱼贯而入,有蓝燕儿、唐嫣、艳铃、翠娥、孙菲菲,田朴一看进来的都是与我长期有染的人,便低着头快步跑了出去。

  “大王!”她们给我见过礼。

  “志铃呢?”

  蓝燕儿道:“她正写字呢,让你放心就是了。”

  “她不来,我怎么放心?我去看她吧。”我要下床,众娘子拦住了我。

  志铃笑着走了进来。

  蓝燕儿道:“就差你了,哥哥不干,非要去看看你呢。”

  我扫了每个娘子一眼,说道:“你们只要都好我就放心了。芙蓉真醒过来了吧?”

  “是啊!比你醒得早多了,是不是把她也叫过来?”蓝燕儿问道。

  “让她休息吧,等我好些我就去看她。志铃,小怡和小璐还好吧?”

  志铃道:“你就放心吧,只是小璐腿上受了轻伤,并无大碍。”

  “这当丫头的你倒也念念不忘!”墨玉走了进来,“哟,这么全啊?这是干嘛呢?是不是要生死相托啊?”

  宫素然一甩拂尘,瞪了墨玉一眼,墨玉往后退了一步,“看来,我是不受欢迎啊。”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翠娥!”翠娥走了过来,我拉住了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肚子。

  “你的身子还好吧?”

  “挺好的,大王不用惦记,姐姐们对我都很照顾的。”

  “呃……”孙菲菲想吐的样子,赶紧往屋外跑。

  “恭喜大王,又一个有喜了。”蓝燕儿等笑着说。

  我一听满脸高兴,“好,好!蓝燕儿,请妙雨过来,给孙菲菲好好看看。素然,咱这么大的寨,没个郎中怎么行,我看你出面跟妙雨谈一谈,再去找找孙思祖,让妙雨就留在山寨吧。”

  “只是他资历尚浅,孙思祖若能来我山寨那再好不过了。”宫素然道。

  “他肯定不会来的,我跟他谈过不止一次两次,他说除非我把山寨搬到他山顶洞。妙雨虽资历尚浅,但她却也聪慧,时长日久,肯定会是个好郎中的。”

  说起妙雨,不由得便想起小道姑妙云,真不知这小丫头如今身在何方,过得好不好?再看看面前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娘子,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艳铃却突然哭了起来。

  “艳铃,你怎么了?”我关切地问道。

  艳铃道:“不怎么,想起美铃我就想哭。不瞒大王,她也怀了大王的身孕,她死时肚子也显了。她早就告诉我了,只是还不想告诉大王,她想等着大王去她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里时再告诉大王,大王可这些时日却没蹬她的门边……”

  “啊!……”我泪流滚滚,一手使劲捏着一个枕头,“你说你?既然知道了怎么不早跟我说?但凡今后你们有了什么事儿,一定要跟我说!”

  众娘子点头。

  孙菲菲这时进了屋。

  “菲菲没事吧?”我问道。

  孙菲菲点点头。

  “今年春节之前,我跟你们几个便把婚礼办了。”

  艳铃问道:“要一个个地办,得办多少天啊,不如大家一起办,这样也热闹。”

  蓝燕儿道,“傻丫头,这么多人,怎么入洞房?”

  艳铃道:“一起入啊!洞房花烛夜咱一起把大王吃了。”

  众娘子便笑。

  宫素然道:“我倒有个主意,一起拜天地,一起入洞房,这都挺好,至于睡觉,不如大家抽签,按顺序来。”

  “哈哈哈”,众娘子又是笑。

  蓝燕儿道:“宫仙姑肯定打好了算盘,她能掐会算,到时候肯定是抽到第一个。”

  宫素然道:“我是个道人,就不搀和你们俗家的事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主婚。到时候我便是牵线的月老,我在茹野县再贴些揭贴,凡是有意嫁给我家大王的,便在那一天一起办婚礼,这肯定是史上最大的婚礼,也是新娘最多的婚礼。”

  蓝燕儿道:“你倒是鬼点子多,要这样的话,我们要见大王一面,估计要等一年。”

  我也笑了,“有你们几个我便知足了,哪里还要别人?”

  蓝燕儿道:“我们这些没爹没娘的,倒好说,就是没婚礼,没名分,也跟定你了。只是唐嫣是个千金,就是她不说什么,她家里也不会干的!”

  唐嫣道:“我依姐姐们的便是。”

  大家说说笑笑着,董荣、焦兴梦、李大锤、郭炼、古风、孟非、范忠美、黄勃启、黑海波、魏宝强等人一个个进来,挤了一屋子。

  蓝燕儿带着众娘子离去。

  “哥哥!”董荣拉住我的手,“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吓坏了。”

  “寨里没什么事吧?”

  “放心吧,没什么事?一些房屋正修着呢,实在修不了的就推倒了,好在我们的房子也结实,就是地震事儿也不大。”

  “小洁可好?”

  “好!只是头上有些伤,并无大碍。”

  “茹野县这些年闹过地震吗?”

  董荣道:“听草花爸说,从来没地震过。这次地震真够厉害的,声大如雷,楼倒屋塌,有的地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裂了十几丈的大缝,一些仓库都陷了进去。茹野县城也有倒的地方,正加紧修呢,也增兵防护。”

  焦兴梦道:“这几日可把百姓害苦了,地震不说,且阴雨绵绵,一些百姓没办法也投了咱山寨避难。我那一大家子没办法也添乱来了。”

  李大锤道:“如今我家人也来了山寨,还请哥哥收留。”

  我笑道:“很好,我有时间一定去拜访各位的长辈。”

  焦兴梦道:“还有更奇的,听说地震前几日,顾知县的府上,竟有大蛇大龟,相互追着玩,顾知县焚香连连磕头,那个叫林一飞的倒胆子不小,将蛇和龟藏于银奁,没多长时间便死了。很多人都觉得地震跟这事儿有关。”

  我问古风:“白鹿寨的白灵灵没事吧?”

  古风道:“小的不知。”

  “他们要你归了白鹿寨,不如过几日,给你送个行,你便去吧,我们也好早日喝你的喜酒?”

  “哥哥这是哪里话?我岂是见色忘义之人,那白灵灵纵有天仙之美,我古天歌也不会舍众位兄弟而去,愿终身随哥哥共举大事。”

  “但愿如此。孟非,过几日,天气晴了,你不妨带个媒婆去白鹿寨求亲,想办法把那白灵灵娶进我伏牛寨。”

  焦兴梦道:“费那事干啥?不如我等攻进白鹿寨,管他白灵灵,黑灵灵,抢来便是!”

  “岂能如此无礼?白鹿寨与我伏牛寨一向很好,此事一定要好上加好,莫伤了两家的和气。”

  众人又说了些闲话,见我有了困意,便知趣地离去。

  迷糊了一觉,夏达给我擦脸时我便醒了,我抓住她的手不放,“好了,都这样了还不老实?”

  夏达猛地把手抽了出去。

  几个送饭的丫头走了进来,将饭菜一一摆好,两个丫头留下来端着菜,夏达端着多半碗稀饭,用汤匙喂着我。

  吃完饭,我要下床,夏达扶住我,“又要干啥?”

  “我想###!”

  “不是有夜壶吗?”

  “不只###。”

  夏达帮我穿好衣服,和另一个丫头扶着我去茅房。

  到了茅房门口,我推开两个道,“我自己来,没事的。”

  大便之后,感觉畅快了许多,“走走吧,我要去看芙蓉。”

  “大王,明日吧,天有些凉了。”夏达劝道。

  “没事的,走走好得更快。给我再拿件衣服。”

  另一个丫头便跑回屋拿来衣服给我穿上。

  夏达让另一个丫头挑着灯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扶着我便到了王家。

  更儿开了门,“大王!”

  “芙蓉呢?”

  “我也不清楚。”

  “王员外呢?”

  “王员外脚砸了,在床上躺着呢。”

  我先进了王员外的屋子,草花爸、张大嘴、大个子等人都在。

  王员外在床上哎呀咳哟地叫着,诸位朝我打过招呼,我握住王员外的手说,“叔父大人,你没事吧?”

  “怎么没事啊?我的脚差点砸烂了。”

  草花爸道:“没什么事?过些日子就好了。”

  我问道:“孙思祖给他看过了吗?”

  张大嘴道:“孙思祖这些日子忙得很,哪里有时间看啊?”

  “大嘴,你家里人没事吧?”

  “怎么没事?我儿子的腿给压住了,孙思祖说以后就成瘸子了。我的女娃娃,坏了,又哭了……”果真传来孩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