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的历史在院落里堆积,又随风飘过,不留一丝尘埃,没有言词。

  我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拉着芙蓉,蹑手蹑脚地走进洞里,一一看过壁画,凝神遐思。壁画上甚至隐约现出一个赤的少女,她长发上缀着一朵花,双手擎着莲花灯……因其似隐似现,便觉从远古而来。因那一丝丝线条,久经岁月,不曾磨灭,又觉必将走向未来。

  不远处,是另一幅壁画,骏马仰嘶,英雄挺枪而出,似我又非我,非我又似我……

  这之前,我也看过这些壁画,却好像并没曾注意过这两幅。这些没有色调只有简单线条的壁画,如今看来,有着混乱和透明,有着凝固与苍远。

  在洞里,我和芙蓉没有一句话,只有相互的呼吸,彼此的眼神,微妙而美丽。

  我喜欢水,喜欢洞,更喜欢有水的洞。

  洞,固而不动,水,流而无境。

  我和芙蓉相互一笑,往洞深处钻去,没有风,灯笼却突然灭了,芙蓉一下倒在了我的怀里……她淡淡的香气让我欲醉欲迷……

  我紧紧拥着她,正如拥着这沉默寂寂的黑洞。

  “我们快出去吧!好怕!”

  我没有说话,只有一种意识,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我们的脸相挨着,那种感觉美好得不好言说。

  黑洞,给了我一颗空洞的心,我将用它去装这个世界。当然了,牛毕的事也只是让吹牛毕的人偶尔一闪念,也很难改变世界什么。

  我没听清她的喃喃细语,唇便碰上她的唇。

  过程,往往比这种点到为止的描述更过瘾。

  动,晃动,洞在晃动,我们在晃动。

  转,旋转,洞在旋转,我们在旋转。

  “大地发怒了,快跑!”

  芙蓉推开我拉着我便跑,可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轰隆”一声,我一把拽住了她,将她压在了我的身下,如果洞坍塌下来,这种防护也无济于事,或许将深埋在这个洞里。一些碎石飞尘还是向我扑来……

  一切来也迅猛,去也匆匆,没多时,便又沉寂下来。

  越是沉寂越是不敢动。

  “你没事吧?”芙蓉在我身下问道。

  “我没事。”

  “你呢?”

  芙蓉没有说话,推了我一下,我和芙蓉费了半天劲儿,才从石土中钻了出来,我的后脑勺有血流出,我用手使劲捂住。

  “你等我一下,别乱动!”说着我向洞口摸去,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我只好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回来,“外面有人吗?”

  我连声喊着,没有一丝回音。

  我用石头敲打着,还是没有回音。

  我走了回去,对芙蓉道:“洞口全封上了,估计那些喽们在救我们,等等吧。”

  “显!”芙蓉握住了我的手,用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脸,“你的头流血了!”

  “没事的,反正也不疼!”

  “都怨我!要不进这个洞,什么事儿也没有!”

  “也甭后悔,这一地震,在哪儿可能都有遭殃的。”

  “是啊,我只想到洞里了,没想到洞外。不知我弟弟和我阿爸怎样?”

  “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他们不会有事,我们也不会有事!”

  这老天真不禁念叨,我话音未落,又感觉抖动起来,我再次将芙蓉压在了身下,护住了她。

  这次还好,身上没有落下多少东西。

  沉寂后我摸了摸四周的石壁,找了一处还算结实的地方,便拉着芙蓉躲在了那里。

  果真再次抖动时这里却是安然无事。

  “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出去的!”我这样宽慰着她,其实,究竟会怎样,谁又知道呢?

  “都是我不好,你说我没事回这家干啥?来这洞里看什么?”

  “能跟你在一起,无论怎样我都愿意!”

  我的确说的这是心里话,初见她时,我总感觉她离我很远,远不可及,如今距离近了,没有再这么近的了……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偶尔能听到外面有轻微的叫声,然而这世界终像隔成了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我和芙蓉,另一个世界,是我和芙蓉之外……

  我们不再说话,没什么事就亲嘴,亲累了就再歇一歇,如此等待着,如此惊恐着……

  又一次动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掉的了,只掉了几块小石头。

  “啊!”芙蓉一声尖叫,紧紧抓着了我,我感觉到了她浑身抖得厉害。

  我扭头一看,见洞的深处传来一星光亮。

  “别怕!你在这里,我去看看!”

  “不要!”芙蓉紧紧抓住了我,“鬼!莫非真有鬼!”

  我抱着她说,“别怕,有我在,你什么都不要怕!”

  我回头看了看,那星亮依然没灭,也没有往外移动。

  “没准那边也有洞口,我们去看看吧。反正我们在洞里也是困住了,还怕什么啊?”

  我拉着芙蓉朝光亮走去。

  终于看到光亮是从一个缝隙透过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缝隙太小,我往里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

  我捡起一块石头啪啪啪地在上面砸了几下,那缝隙竟然越来越大,哐地一声,一块大石板竟然倒在了,显露出一个更大的洞。

  洞里亮堂地很,里面有一盏灯,灯有个罩子,发着蓝色的光。

  “啊!”芙蓉又是一声尖叫。

  只见两具骨骼紧紧以拥着的姿势,靠在石壁之上。

  莫非我和芙蓉会如他们一样吗?

  里面还有一双金锤一双石斧,甚至还有石桌石凳,桌与凳上皆刻有精细的图案。

  “这两人曾经住在这里不成?可这又是哪朝哪代的事儿?这灯又为什么长久不灭?”

  一面墙上刻着四行字:脚踢金锤出水,手抛石斧开金。近水可解小渴,薄金可解远忧。

  我一脚踢向金锤,金锤竟然飞了起来,落地便砸出一个大坑,没多会儿果真便渗出水来。

  我和芙蓉也顾不太多,实在渴得不行,便喝起了里面的水。或许是太渴了吧,这水有些发甜。

  我拿起了一双石斧,抛了出去,竟击出金石之音,冒出了火花,芙蓉高兴说道:“这里是金石,可以开采。”

  “太好了,等咱们出去了,就来开采。”

  “怎么出去啊?就是真出去了,也不能先开采,你没看上面写着吗,薄金可解远忧,不急着采,写留着吧,就是留给子孙也行。”

  “好,听你的,就留个咱俩的子孙。”

  “谁跟你要有子孙啊?想得倒美!”

  我心说,都这地步了,还不想美点啊。

  实在困了,也顾不得太多,我和芙蓉就搂着睡在了一块大石板上。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