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员外看着什么时,芙蓉和蓝燕儿走了过去。(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阿爸,你在看什么?”芙蓉问道。

  王员外没说话,气乎乎地直奔我而来,将手上一叠揭贴往我脸上一甩,风吹得呼啦啦乱跑。

  诸娘子从地上捡起一张便几个人挤一起看了起来。

  “你说你是什么东西?”看员外很生气的样子,我觉得他还是很在乎我的。

  “王员外,这上面的你也信,都是胡乱写的。”

  “就算是捕风捉影,没风没影怎能捉得到呢,你的屁股肯定不干净。”

  芙蓉等娘子皆围了过来,当然还有些路人,要说我不害臊那我脸皮也厚了。

  我想把实情讲出来,可没说几句,芙蓉便道:“好了,别说了,这事回去再说吧。”

  芙蓉把手里的提贴撒了个粉碎,“一派胡言,等到那个苗女找到了,这事儿就水落石出了!”

  我感激地看了芙蓉一眼。

  王员外道:“水落石出个屁,那苗女肯定被他杀人灭口了。”

  我说道:“我当时光顾着埋那些尸体了,我哪有机会对她下手啊,不信你问问大锤他们?”

  芙蓉有些生气了,“这事儿非得在街上说吗?是不是很光彩?”

  王员外道:“就这样的货,我要把你嫁给他,我能放心吗?”

  这话其实挺伤我的心的,我想说句狠话,但一想王家随我在伏牛寨,我尝过寄人篱下的滋味,只是笑了笑便坐开了。

  我默默地上了车,自己躺在了车上便闭了眼睛。

  夏达也坐在车上一句话不说。

  回到惜芳园,惜芳园竟也乱着,再晚一步,赵家的娘子们不知会将田朴怎样呢?

  她们将田朴摁在地上,用脚踹她踢她,白衣少女赵丽影竟用剪刀剪着她的头发,长发散落一地。

  自打王家来寨后,惜芳园皆换了女护卫。几个女护卫在边上看着,竟不上去拉一把。

  “你们他娘的干什么吃的?”我朝她们骂了一句,赵家娘子见我来了,都一轰而散,那白衣少女却是依然我行我素着,这让我极为生气,上前一边掐住她的手腕,只听她尖叫一声……

  转身便执剪刀向我刺来,我若不是躲得快,非被扎瞎眼睛不可……这赵丽影又将剪刀向我抛了过来,我一下用手接住了,顺手抛到了房顶上。

  “拿命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赵丽影向我扑了过来,我跟她打在一下。

  几个护卫上前搀走了田朴,她衣裳凌乱破碎,白胸脯子晃了我一眼……被芙蓉等众娘子拥着进了铜雀巢。

  女护卫要上前助我,那岂不是对我一种羞辱,我生气道:“都滚一边去,早干什么来?”

  趁一个女护卫一愣神的工夫,赵丽影抢过她手中长剑,便咬着牙步步对我紧逼……

  “我要给我爹报仇,给我死去的亲人报仇!”

  “我又没杀你爹,你找我报啥仇?”

  一个女护卫道:“大王,我给你拿枪去吧?”

  这时不充好汉何时充好汉,我说道,“拿什么刀?赤手空拳若擒不了他,我牛字加一撇一捺,变成朱!”

  “一片落叶随风舞,万点梅花白雪中。兔吮毫,虎步,猿博,凤翔,龙接麟……”我一边胡乱喊着一边使着绝招,但见白衣少女的脸越来越红,没几个回合,我便擒了她,勒住了她的小腰,护卫扔过来绳索,我三下五除二便把她绑了。(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给我押起来!”

  赵丽影被押走了。

  有几个赵家娘子扑通给我跪下,“大王,放了她吧,她也可怜,她娘在这次惨事中也遭了毒手!”

  我对她们道:“田师中是田师中,他妹妹是他妹妹,你们岂能把这笔账记在他妹妹的身上?”

  我捡起风吹过来的一张揭贴到,“这上面的一派胡言,你们也信,我与你们赵家一无冤二无仇,我害你们做什么?”

  我晃了诸娘子一眼,里面没有那个绝色的妇人。

  “你们先回去吧。我不会对她怎样的,关一关,杀杀她的威风便放出来。”

  有几个娘子便转身走了。

  “再不走,统统给我抓起来!”

  我这一喊,赵家娘子一个个便离去。

  我吩咐夏达,找些兵士,将那些布及棉花都卸下来,又吩咐三十多名护卫去后花园等我。

  我走进铜雀巢,只有芙蓉还在安慰着田朴,其他娘子都不在。

  田朴包了红头巾,眼里含着泪,但也没有哭声。

  我吩咐丫头道:“去叫厨房多往铜雀巢加几个菜,芙蓉你也别走了,就在这儿吃吧。”

  芙蓉道:“算了吧,我们回吧,让小自己静一静吧。”

  芙蓉拉了我一下,离了铜雀巢。

  “到底发生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事儿?”

  “进我屋里吧,我慢慢跟你说!”

  “我们边走边说吧。”

  出了惜芳园,一路走着,我将铁鸡岭发生的一切朝芙蓉讲了一遍。

  芙蓉道:“不如赶紧放了那个白衣少女吧?万一赵家把事再闹大了,岂不好了。我去和蓝燕儿把这事儿说一说,我们不妨跟赵家的娘子们解释一番。”

  “解释什么?越解释越黑,先缓缓吧。”

  芙蓉回了王家院,我转身回惜芳园。

  女护卫在后花园站了几排,一个个站得笔直。

  “怎么回事?惜芳园乱成一锅粥了,你们竟不闻不问?”

  一个道:“大王,那个白衣少女说是杨都尉的指令,说你临走说了,趁娘子们在得少,好好收拾收拾田贼的妹妹。我们也就信了。”

  “你去给我把杨叫来。”

  过了会儿,这个护卫跑了回来,“报告大王,董大王说,杨都尉带兵去劫营去了。”

  “劫哪个营,我也不清楚?”

  “好了,你们都回吧。以会不要偏听偏信,不管是谁,都不能来惜芳园随便欺负人,哪怕是女俘,记住了吗?”

  众答:“记住了!”

  “去几个人,把那个白衣小魔女放了吧!”

  “大王,就这样放她吗?要不要收拾收拾她?问问她到底是不是杨都尉吩咐的?”

  “还问什么问?肯定是假传圣旨。”

  我背着手离去,去找董荣。

  这时天已擦黑。

  半路上正好迎到了董荣。

  董荣道:“杨若兰去劫营了,这时还没回,怎么办?哥哥?”

  “我也是才听说,正好想问问你呢?劫什么营啊?”

  “杨若兰去山下巡逻时,见一个马队经过,跑得又慌又急,听他们说金兵又扎营在八大岭上,说不定要攻茹野县城,杨若兰想去杀杀他的威风。”

  “几时走的?”

  “你们走后不久。”

  “她可能想等夜劫营吧。”

  “可她说白天风大,是个劫营的好时机。”

  “她带去了我少人?”

  “五百人。古风跟她一起去了。”

  “那应该没事。走吧,咱们去喝酒吧。”

  我和董荣边喝酒边聊,我说:“兄弟,我在铁鸡岭的事没弄好,坏了咱寨里的名声,我该罚啊!这第一把交椅我是不做了,不如你来坐吧?”

  “哥哥,你这叫什么话?山里的弟兄都信你的,知道有人在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后搞鬼,都喊着要把这鬼捉出来呢。”

  “有你们这话便好。”

  “哥哥,你今日不在时,白鹿寨来提亲了?”

  “是吗?想娶咱寨里谁家的姑娘?”

  “那倒不是,是来给白灵灵提亲。”

  “提的哪一个?”

  “古风。”

  “好事啊!你答应没有。”

  “好是好,只是他们要求古风去白鹿寨,我怎么舍得呢?”

  “这有点……要不这样吧,我们先要求把白灵灵嫁过来,实在不行,再让古风去他白鹿寨也行,咱就忍痛割爱吧,怎么说也不能破坏一桩好姻缘啊?不过,这黑脸得你唱了!”

  “好吧。”

  喝得有点晕乎了,我吃了点饭,便回了魔王窟,往床上一躺。

  “又喝成这样?”夏达用湿毛巾帮我擦了一把脸。

  我抓住了她的手。

  她也没动,说道:“翠娥姐和她的丫头都跑来好几趟了,你要不要过去睡?”

  “我今晚哪儿也不睡,我就想跟你睡?”说着我就去搂夏达,夏达一把推开了我,“去你的,我才不跟驴睡!”

  我也没去追她,趴着就睡着了。

  次日醒来,我让夏达去问,杨若兰回来没有。没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