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虎喊道:“你且留步!”

  我停住脚步转回身子。

  “你要么就杀了我们,要么就放我们走,这山寨我说什么也不呆了。等这事儿弄得一清二楚了,我再来找你算账!”

  “请自便!”我大声喊道:“诸位赵家的男男###老老少少,老寨主临死前说了,让我照顾好你等家小。你们若打心里认为我牛显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小人,那我也不强拦于此,天下之大,哪里都有容身之所,若有一天你们还想回来,我牛显依然欢迎!”

  “走的都给我站出来!”二虎大声喊道。

  竟然没人动。

  “跟我们走的都站出来!”二虎又喊了一遍,有几个娘子走了过去,几个孩子不愿走,竟然哭了起来。

  天有些阴沉沉的,要下雨的样子。

  绝色妇人六公子的娘站了出来,“我们不能凭大街上那些烂揭贴认定那就是真的,我觉得牛大王不是那样的人,咱赵家遭此惨事,已属不幸,可不能再让这个家散了啊?”

  五虎道:“臭婆娘,你懂个屁!谁留在这里谁便是没有骨气不知廉耻!”

  “丽影妹子,难道你也不想走吗?”二虎对赵丽影说道。

  “走,走什么走?走才是逃避,走才是懦夫,血债血偿,我要亲自看着这个王八蛋死了!”

  五虎道:“我说妹子,你好天真啊,你在狼窝里还能怎样?你再有能耐也是一只羊!”

  “咔嚓“一声惊雷,莫不是冲和子有意搞怪,想拦一拦这些人。

  我说道:“眼看天要下雨,大伙要想走,也得等个好天气吧,你们几个汉子没事,可还有老婆孩子呢?”

  “走!”二虎喊了一声,便出了寨,稀稀拉拉的人跟在他和五虎身后。

  “懦夫!”赵丽影转身离去。

  “二哥,五哥!”六公子跑上前去,搂住了二虎的腰,二虎一下把他甩到了地上。

  六公子号啕大哭。

  一些赵家的娘子孩子也哭了起来。

  人哭之时天也哭,很多时候往往都会这样,天人合一,自然之理。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大家迅速散去。

  我一回头,二虎五虎在雨幕中远去,不见了踪影。

  我站在屋檐下,看着似连不连的水滴溅在地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一些喽淋着雨跑了回来。

  “大王,我们刚把你写的揭贴贴完,就下起雨来,估计都淋湿了!”

  “大王写的是诗,自然就湿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吗?”

  我说道:“湿了就湿了吧,大家辛苦了,赶紧让伙房熬些姜汤,大家多喝一些。”

  雨下得并不长,没一会儿便成了东边日出下边雨,雨一住,还出了彩虹,那些娘子们便堆在一起望着彩虹笑闹着。

  董荣、杨若兰带着人马回来了,依然是押着些俘虏和马匹,还有很多丝绸金银等。

  大家欢天喜地,好好庆祝了一番。

  一晃便是十几日,这期间妙雨来过几次,给我查看过伤口,免不了还要亲热亲热。

  孙思祖的药就是有奇效,我的屁股不怎么疼了,也结了疤。妙雨说,那也要注意,尽可能先别沾水。好在不老洗澡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我打小就习惯了。

  这天牛能挑着剃头挑子进寨找到了我。

  “大王,你和苗女的事是真的吗?”

  “差不多吧。是她自己走错了房间。”

  “我昨日在水寨见了个苗女,不知跟你说的是不是一个人?”

  “她高不高?”

  “不高不矮!”

  “瘦不瘦?”

  “不胖不瘦!”

  “美不美?”

  “当然美!”

  “那她眉毛是不是很黑很长?”

  “还真是!”

  ***,怎么又落在了水上嫖手里?莫非这个李宝早就和这个水上嫖勾结上了不成?

  我吩咐牛能:“再去水寨,要好好打听一番,看有没有一个叫李宝的人。”

  牛能说:“好。还有个更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你如今有机会进北门家了?”

  “什么机会,快讲讲!”

  “北门家新娶了房娘子,听说是打老西边来的,这娘子跟以前的芙蓉差不多,也是包头蒙面的。北门大官人自打她进了门就发了神经,除了他及个别娘子,还有一些孩子以外,家里大多数人都让蒙起了面纱。我寻思你要蒙了面纱,就不好认出你来了不是?”

  “嗯,不错,的确是个好机会。只是怎么混进去呢?”

  “北门正在给这房娘子物色一个贴身护卫,过几天我想办法带你去试一试。”

  “我以前送蓝燕儿时和北门大官人照过面,他家里一些家丁也是见过我的,万一要认出我来怎么办?”

  “你化化妆,变变形象就行。不如我给你剃个和尚头!再把胡子也剃了去。”

  “那不就跟孟非差不多了吗?”

  “肯定不一样,你俩的头形不一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咳,只是我脸上刻着的字是抹不去的,这么显眼,也是容易被人认出来的。”

  “我听北门家的一个人说,清吟楼里有个色艺师,她有一种药,能除去脸上的刺字。宋江脸上刺的字就是她给除去的。”

  “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这北门家我是非去不可了,不仅仅要收了水晶晶,更得要想办法弄些炸药。你要尽快把这事促成。”

  牛能点点头。

  我抽出时间便带着郭炼、焦兴梦、李大锤去逛城。

  焦兴梦道:“跟金兵打仗真他娘过瘾,大哥,什么时候你领着我们好好去干一场大仗。”

  我说:“不急,如今咱兵马又壮大了些,等灭了水上嫖,占了水寨,咱有了实力,想往哪儿打就往哪儿打。”

  郭炼道:“春来春去春常在,花开花谢花不败。人等时来,花等时开。姜太公八十才把文王拜,朱买臣朔风凛冽砍过柴。得意人,总有一天是咱碗里的菜,失意人,峰回路转登高台。想来想去荣与辱,不如先靠着南墙跟把太阳晒,说来说去兴和败,不如踏遍千山逍遥在千里之外。”

  李大锤问道:“怎么个逍遥?”

  郭炼道:“就像你和白雪那样逍遥。走吧,大王,我领你们去红番天吧。”

  我说道:“去清吟楼吧!”

  郭炼道:“那没意思吧!就一个小师师还行,可她轻易不理人的。”

  李大锤道:“别废话,听咱哥哥的!”

  我们一进清吟楼,诸小姐皆躲躲藏藏,如若羊见狼一般。

  我睡过的高个女子潘金娘从柱后偷看,一见是我,便闪了出来,笑道:“你怎么现在这种打扮,我竟不敢认你了!”

  “金娘,老妈呢?”

  金娘很激动的样子,上前拉了一下我的手道:“没想到哥哥竟记住了我的名字?”

  “来了,来了!”老妈赶紧跑了过来道,“官爷,请!”

  她领我们进了一屋子,有小姐上了茶。

  郭炼道:“这是我们的牛将军,我们都是岳家军的!”

  “哦!”老妈倒吸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作崇拜状。其实我知道她真正崇拜的是岳鹏举。如今,我已习惯了这种说法,也不作纠正,索性就让那些不明就里的人信以为真吧。

  郭炼道:“这几日,你们这里可安好无事!”

  老妈笑道:“托军爷的福,安好无事,安好无事!”

  “那便好!请出小师师来,好好陪陪我们将军。”

  “不巧哦!小师师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孟员外请去了!”

  “什么狗屁的孟员外?一个破员外也想请小师师?快把她给我大哥叫回来,不然……”焦兴梦站起来伸了一下拳头。

  “不得无礼!”我喝住焦兴梦。

  老妈有点身颤了,“这时她想必已到孟府,来回也要有些时辰。”

  郭炼道:“今日就算了,明日我们还来,这小师师不能再去他处,一心让她待着我们将军。”

  “自然自然!”

  我奉上银两道:“不打紧,一切听从老妈安排!小师师见不见都可,我只想会一会色艺师?”

  “色艺师?什么色艺师?”

  “老妈说笑了,我来过这里,自然知道你这里有色艺师!”

  老妈见瞒我不过,“哦,你是指宋佳啊!”

  我也不知这色艺师是不是叫宋佳,这青楼女子,有几个名字是真的,便随意点了下头。

  老妈说:“我银子是断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