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除了那铁鸡岭那三个喽知道多些,也就是李宝了,真是李宝吗?他为何要这样诬陷我呢?

  我回到魔王窟,夏达给我研墨,我一挥而就,写了一篇《新娘进错门,魔王认错人》。(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铁鸡岭惨剧,皆田贼所致。

  伏牛魔王,苗女新娘,一夜间竟生奇缘。新娘之尿盆,为作恶者穿洞所漏,夜半出屋如厕,反时误上伏牛魔王之床。苗女屡握其物,魔王不能自持,铸大错。

  苗女醒,大惊失声,魔王被捉,遭酷刑。恰逢田贼剿寨,魔王自挣绳索,逃出后与赵大王同战田军。赵大王被斩。魔王独战。后五洪寨李宝至,助魔王解围而逃。又遇田军追苗女与其夫,救归二人。斯时,魔王军至,收拾残尸,埋成坟。忙乱中,苗女与李宝皆失。寻无果。赵之家小归,魔王带众归寨。

  魔王实贪美色,其惜芳园,娘子甚众,但魔王非霸为己有,走留自便,两厢情愿。至于同妻之事,更是子虚乌有,若不信,不妨来寨久住便知。

  魔王与田势不两立,更未与红袍将狼狈为奸。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魔王愿道出实情,是非但由人凭说。

  完篇后,交给兵士,拿去印刷。

  我虽身为大王,但我还是感到手下一些怪怪的目光,远远看到他们时,他们站着一堆一堆的说说笑笑着,等到我走近了,再没一个言语的。

  我晓得,不少人还是看到了那揭贴,对我有了一些小小的误会。其实,这也正常。好坏都没写在脸上,谁也不能一眼就看出的,就是日久也不一定见人心的。

  天气有些冷了,好像是突然冷的一样,在这里我一直没感觉冬日的来临,其实应该算是冬季了吧,虽然很多树还有叶子,地上还有些许绿草,甚至还有很多绽放的花。

  风刮着窗户纸呼啦啦地响,也许因为风有些大,我才更感觉冷一些。

  芙蓉找到我,要我陪她去买些布,要做棉袄,我想到街上可能还会有那种揭贴,怕她看到不好交待,便劝道:“改日吧,今天风大,把你刮着跑了怎么办?”

  芙蓉道:“你不陪我去拉倒,我自己去!”

  蓝燕儿走了进来,“哎哟,芙蓉妹妹怎么了?你要去哪儿啊?”

  芙蓉道:“天都这么新冷了,还不去多买些布做些棉衣,就是他不穿,那些兵士们怎么办?”

  我赶紧说:“我去我去,这次拉他几车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回来,你们也别闲着了,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做棉衣棉鞋吧。这事我也不是没想过,只是以为还早,而且,听说这里冬天也不冷,几年看不到冰雪。”

  芙蓉道:“每个冬天都不一样,而且就是没冰没雪,穿单衣,也是受不了。”

  蓝燕儿道:“芙蓉说得很对,显,你要没时间,我们几个去吧。”

  “那怎么行?你们这么一招摇过市,抢了你们去,我哭都没处去哭,我正好今天也没什么事儿,陪你们去。”

  蓝燕儿摸了摸我的屁股,“你还是在家养伤吧。”

  “也没什么事了,我躺在车上就行。”

  芙蓉笑道:“我倒忘了你的屁股了,算了算了,那便改日吧。”

  蓝燕儿却道:“不能再拖了,你们不去,我去。”

  我说道:“去,去,都去。”

  一听说要去县城,这些娘子丫头们呼啦一下,都疯了一样,涂胭脂抹粉地准备上路。想想又难为这些人了,整天窝在山里面,不让去逛街怎么行啊?

  呼啦啦一大群,红红绿绿的上了车,李大锤、白雪,明月、清风、欢儿、冰冰等各房丫头,也都随着一起去。

  当然,我还带上了一些身手不凡的兵士,只是都是平常打扮。

  屁股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还是不能坐,只能侧躺着,好在有夏达陪在一边还好。

  另五辆车里挤着些娘子,李大锤、芙蓉、林墨玉、叶志铃及众兵士骑着马。

  到了县城,果真是与山里不一样,各种叫卖声,听起来杂乱却蛮有生机。

  下了车马,我们便陪诸娘子丫头转了起来。

  有些丫头看看这个,问问那个,觉得什么都挺新鲜的。

  看了一些花布,娘子们皆在身上比着,问好看吗。

  蓝燕儿拿一块布,在我身上比了比,问芙蓉:“你看这布怎么样?”

  芙蓉道:“就是有些太鲜亮了,看起来不够沉稳。”

  蓝燕儿道:“他本身就轻浮吗?”

  芙蓉道:“轻浮不轻浮我可不知道!”

  蓝燕儿又问我:“你觉得这布咋样?”

  “我就不做了。我穿去年的就行。”

  芙蓉道:“你去年的有吗?我怎么没见过?”

  我想了想道,“好像是有吧。我回去再翻翻吧。”

  “有什么有?就你那个小包袱能装多少东西?”芙蓉拿起一块大红布在我身上裹了裹,“就这块吧!”

  宫素然道:“穿这么红?芙蓉是不是想让他当新郎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

  芙蓉的脸比布还红,“好了好了,还是你们给他挑吧。我是不敢多说了。”

  我说:“就这块吧。给我做件大红袍。再拉些黑布做件薄袄就是了。”

  挑了布,装了车,又去买了些棉花。

  我的眼睛没少看墙,也暗中嘱那些兵士,凡有那种揭贴的统统给我揭下来。还好,并没什么揭贴,看来我们的喽清理得还算干净。

  这么多人一起出来,再加上有这么多美娘子,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观看还评说。

  “这是哪家大官人的娘子?”

  “可能是北门家的吧?”

  “不像。”

  “估计不是有钱的就是当大官的,你看那个汉子,腿好像不得劲,但长得就像有福之人,那嘴真够大的。”

  ……

  我越发得意洋洋。

  又随意转了转,不觉便到了飞马大酒店,我们上去围坐吃饭。

  我问伙计,“你家孟大掌柜的呢?”

  “咳,别提了,自打娘子失了后,很少来酒店了,整天闷闷不乐的样子,还迷上了赌博。”

  唐嫣上前问道:“他家娘子有音讯没有?”

  “有倒是有,还不确切,有人说在金龟湖的船上见过一次。那个伏牛山的大王是我们大掌柜的把兄弟,可这大王又忒不靠谱,说帮他找他家娘子,可到现在也没动静!”

  李大锤要上前,我一把拦住了他,“这些日子牛大王专对付田师中了,哪有时间对付水上嫖啊?现在好了,估计该对水上嫖动手了。”

  “咳,就真动起手来,不想谁胜谁败呢,朝庭大军都对他没办法。”

  伙计听有人喊他,赶紧跑了出去。

  酒菜很快上来,我们便边吃边聊起来。

  芙蓉道:“我都想好了,等过些时日,我们不妨多买些织布机,多织些布,这得要省多少钱?”

  “嗯,不错,这想法很好。山上还可以开些地出来,种些庄稼什么的。这么大的摊子总得有些资本才行,不然日子也难过的。”

  墨玉道:“我和以为你是个混世魔王,这不挺上进的吗?”

  只见唐嫣在垂泪,我劝道:“小嫣,你且放心,妹妹的事我一直挂在心上,若她真在金龟湖,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她出来的。”

  这时,一个大娇娘领着几个小娇娘走了出来,齐声道:“欢迎大官人光临,祝大官人发大财,升大官,马到成功!”

  我站起来道,“多谢多谢!”

  墨玉站起来问道:“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们来做什么?”

  大娇娘笑道:“只敬薄酒三杯,聊表寸心。”

  “我们这么多娘子,哪个比你们差,不妨去别处表寸心吧!”

  “墨玉,不得无礼!”我盯着她。

  大娇娘没理会墨玉,靠近我一步,“大官人真是稀客,我可从未见过,敢问尊姓大名,在哪里发财?”

  “在下朱八一,是山里的土财主,没见过什么世面,自然很少来这么大的酒店。”

  有的时候也真是逢场作戏,可能见一次以后不一定见,就是再见,也不一定会发生什么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发生故事的。

  大娇娘端着酒,说道:“一敬大官人天天快乐!”

  大娇娘一饮而尽,一个小娇娘给她倒上。

  “二敬大官人年年发财!”

  “三敬大官人步步高升。”

  大娇娘连干三杯,我也一饮而尽。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乐起,大小娇娘齐声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