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木山转身对一个喽罗道,“你去告诉大虎、二虎,速抓了伏牛寨的另一个贼子,先关押在大榕树下那间秘室。大虎二虎若问,你便说那伏牛寨的山大王偷走了镇寨之宝铁公鸡。”

  “遵命!”那人转身而去。

  赵木山又对另一喽罗道:“快把希子喊来,让她当面跟他对质。”

  这希子怎么大半夜的就进了我的房间?若是自己走错了,又因何大嚷大叫,生怕别人不知道呢?莫非这是一个圈套?但赵木山以他新婚的儿媳为钓饵,是不是代价太大了点?我和他并无过结,为什么要除掉我呢?一头雾水,我也很想搞清楚,即便死,也不能不清不白地死去。

  人活着,其实就是一个较真和猜谜的过程。所以,累。

  赵木山拿起一个皮鞭扔给了留下来的喽罗道,“你也别闲着啊!给我打!狠狠地打!”

  我被吊了起来,扒去了身上仅有的袍子,啪啪啪地抽打起来,当时那劲头真觉得自己牛马不如。

  凡事皆有代价,既做了牲畜的事,就得像牲畜一样挨揍。当然了,这事说真的也不是我强迫的,即使做了,也不算太牲畜,即使做了,也不是太后悔。

  既然图了一时的痛快,就得要忍受随之而来的折磨。

  我咬紧牙关,尽可能不去哎呀喊叫,如此这般更像是一个男子汉。

  疼,钻心地疼,一死了之的心都有了。

  杨希子低着头走了进来,我甚至把她看成了一丝救我的希望,呆呆看着她,那内心的渴盼一股脑拥进了眼睛里。

  她抬头望了望而望我,便低头面向了她的公爹。

  “说,到底怎么回事?”

  希子一下跪在了公爹面前,喊了一声“阿爸”,便哭了起来。

  “哭有什么用?把事情讲清楚!”

  希子竭力止住了哭声,低声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夜黑惹得祸,我承认都是夜黑惹的祸,那样的夜色太黑我看不太清……”

  “别嗦了!快说!”

  “我去小解,回来时,走错了房间,仅此而已!”

  “咳,你说你?!”赵木山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让那人停下了对我的鞭打。

  “你屋里不是放尿盆了吗?怎么还要出去小解?”赵木山又生了疑心。

  希子道:“我扶着常乐往尿盆里尿了一泡尿,结果都漏了出来,我拿起尿盆一看,底下竟然钻了个眼。”

  “***,钻个眼钻出这么大的问题,我一定要把这钻眼的查出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喽道:“大王,这也是闹新房的一种方式,且不可小题大做!”

  “多嘴!”赵木山怒斥一声,瞪着眼道,“谁让你停下来的,给我打,狠狠地打!”这赵木山看起来也是个翻脸不认账的手。

  这喽也憋了一肚子气,便把这气也撒在了我的身上。

  杨希子站起来,扭头瞪着我,“都是这厮害我,他明明知道是我,还不肯放我出去!”

  她这样说,让我很生气,“怎么是我害的你,是你先摸的我,先搂得我,你把我错当成新郎,我其实也把你错当成别的小娘子了,若知是你,我动都不会动你一下!”

  “你胡扯!我当时说话你听不出来是咋的?”

  “你说了吗?你根本就没说!你只是叫了,大声地叫了!”

  “你无赖!我说了好几句呢!”

  “那你说的什么?”

  “我……”杨希子胀得脸通红。

  赵木山走过来,夺过了喽手中的鞭子,真可谓老当益壮,一鞭子抽得我如刀割一般,“你是不疼咋的,怎么还这么多废话,我儿媳妇你以为是白干的吗?”又转对喽罗道,“你也别闲着,赶紧给我烧烙铁去,给他脸上身上留些记号。”

  哇噻!今日若毁了容,又如何面对我那些小娘子啊,若如此,还真不如死了干净呢?

  这杨希子,为啥偏偏跑错我的房间呢?

  赵木山抽了我几下子,又把鞭子丢给了杨希子,杨希子瞪着我,抖着手便一鞭子一鞭子打在了我的身上,第一鞭还算温柔,此后一鞭比一鞭凶狠,这鞭子用得比她公爹还溜!

  “你下去歇着吧!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就是别人小六子知道。”赵木山接过了杨希子手中的鞭子。

  杨希子点点头快步离去,赵木山又喊住了她,“你不是会那个什么蛊,也给这厮下下蛊,让他娘的生不如死!”

  我心说,就是不下蛊,也让我生不如死了。

  杨希子狠狠剜了我一眼,让我不寒而栗。她要真下蛊,且不知我要遭多大罪,看来,女巫一样的娘子是惹不得的。

  赵木山把鞭子丢到了一边,他喘口气,也该让我喘口气了。我闭上了眼。

  赵木山问道:“好了没!”

  在火里烤着烙铁的喽道:“快了快了,不是太红!”

  “先试试吧。”

  那喽便拿着烙铁来了,我睁开眼望了一眼,赶紧闭上了眼睛,这要不叫红,那什么叫红啊?红得直刺我的心。

  “是不是先烙脸?”

  “先烙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股吧,我看火候还不够。”

  我把牙咬紧了,等待这深深的一烙,身体不由得抖动起来。

  赵木山嘿嘿笑着,“我以为伏牛山的大寨主是个大英雄呢,狗屁!你别傻愣着啊!给我烫啊!”

  “啊”,我不由得大叫一声,一股胡焦味,很是难闻,疼得我破口大骂,“赵木山,我草你姥姥!”

  “你草了我儿媳妇,还想草我姥姥!”赵木山一个耳瓜子又扇向我。

  四周迷漫着烟气,我有些看不清赵木山的脸了。

  那喽把烙铁又放进了火里,那火越烧越旺。

  “这会儿闻着是胡焦味,等会儿就是烤肉味了!”赵木山说着又笑了一下。

  “叮叮邦邦……杀啊……活捉赵木山……”外面人声嘈杂,莫非是我的弟兄们杀了过来。

  赵木山支愣起耳朵,与我想到了一起,自言自语道:“伏牛山的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不成?他们山寨有神算子不成?”

  “大王不好了!”去抓李大锤的喽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红袍将杀进山寨,三少爷战死,大少爷被活捉了。”

  “快去给我取铁公鸡!”

  “铁公鸡被红袍将夺了去!”

  “天灭我铁鸡岭!”赵木山望了我一眼,给我交待了一句,“等会再收拾你!”带着两个喽离去。

  门上了锁。

  外面喊杀震天,且不知什么情况,更不知李大锤的生死。

  正胡乱思想着,只听附近有了声音,“这房子关得怎么这么严实!”

  “谁知道呢?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里面有火光,肯定有人。”

  “那好,可是咱有话说在前头,若里面关着个小娘子,归我来处置,若是个大老爷儿们,便交给你了!”

  “不行不行,凭什么你弄小娘子?石头剪刀布,这样公平合理。”

  两个在外面石头剪刀布着,好一会儿,才把门打开。

  是两个官兵。

  一个失望地说:“我觉得就是个男的,你来吧!”

  “这有什么难?一刀砍了算了。”

  “慢!”我赶紧说道,“我跟赵木山有不共戴天之仇,赶紧放我出去,我把他碎尸万断!”

  “你们有什么仇?”

  “赵木山见我妻子生得漂亮,便霸为己有,把我关在这秘室里活活折磨我,你们看我的屁股就知道了。”

  一个看了看我的屁股,“哎呀呀,好可怜!那你的妻子呢?”

  “我也不知她的生死,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放我下去,兴许我还能救了她!”

  其中一个便把我解了下来,然后又解我手上的绳索……

  “慢,我看他好面熟,感觉像伏牛山的山大王。”但他的话迟了,我已经被松开,反身一把搂住解我绳索的人,夺了他的刀,另一个撒腿就跑。

  “我救了你,你不能恩将仇报!”

  “放心吧,我只借你一条裤子,快脱下来!”

  那人迅即扒下裤子,我穿上拿着刀便冲出了秘室。

  外面差不多全是田贼的兵,红袍将带兵围攻着赵木山和父子。

  “我来也!”

  赵木山赶紧一躲,大吃一惊,“你怎么出来了?”

  “我自己挣脱了绳索,救你们来了!”

  “用不着,我死也不要你救我!”

  我直奔红袍将而去,这才看清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