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就像天上的神,其实天上本没有神,拜的人多了,也便成了神。

  不管是人是鬼,总得要看个究竟,便撑着胆子等待。

  她出来了,轻轻咳嗽一声,看走路的样子有些熟悉,但确实又从未见过。这是谁家的娘子,这样高挑俏丽?在灯笼微光的映射下,更有一种清淡飘忽之美。

  跟踪。

  其实在街上见到了个美的,我也常常去跟踪。何况在这黑夜中只有我和她。

  一闪念,我突然想到在王家的洞里关押我的那个夜里,曾有一个娘子挑弄过我,我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好像就是一个人一样?

  她走进了柳下安的宿舍。我说今晚大战蒙面人时怎么没见柳下安的身影,感情这小子也金屋藏娇偷香窃玉了。

  我没有走开,躲在窗下偷听,没多时便传出一种奇怪刺耳的声音。

  “小安安,好不好?”

  “好!好!”

  “没想到你人老了枪却不老!”

  这淫声浪语声不大,却听得真切,女的声音难辨,却听出男的是蒲秀才。

  我捅破窗户纸看了看,那高个娘子扶床沿上,那蒲秀才赤身裸#体地正从他身后使着劲儿,跟我在九连山思美人洞里干墨玉一样。

  高个娘子叫得越来越欢。

  床架上挂着的灯笼晃来晃去。

  “好了,好了!歇歇吧。上了床,把灯笼熄了再干!”

  “别,别,有点光好,我怕黑。”

  “你经常写鬼故事还怕黑?”

  “我怕黑,所以我都是在大白天和亮光下搞鬼!”

  我一脚踹开了门。

  两个人慌得停下来转向了我……

  我们都彼此惊呆了。

  高个娘子不是娘子,却是柳下安,他露着身子,特征明显,只是头上是女人打扮,衣服穿得也不齐整……

  我关上门,坐在椅子上。两个人迅速穿衣,齐齐地跪在了我的面前。

  柳下安竟女人一样泪眼婆娑,声音也变柔和了许多,敢情那日在蒲秀才屋里的女人竟然就是这位柳大官人。

  两个哭成了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磕头告饶。

  蒲秀才道:“大王大人大量。其实,我只是想写鬼故事,一直不知怎么去写那些女的,因为我从没找过女的,柳下安愿意扮成女的让我找找感觉,可他实在是比女的还漂亮,我就禁不住……”

  柳下安道:“好哥哥,亲哥哥,你就行行好,放过我俩吧。他一定会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鬼故事写好的,一定会的……”

  我说道:“莫要讲鬼话来骗我,你们要一男一女,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可你们两个,一个是老男人,一个是小男子,让我怎么接受得了,这要传出去了……?如今又是在山寨?”

  蒲秀才说:“大王容禀,小的自小到大,从来就没喜欢过女人,再漂亮的女人也不喜欢,所以,我一直未娶,不是没有女人追我,可我真的不喜欢她们。自打见了柳下安后,我就魂不守舍。后来,他扮作女人给我看,让我更是爱得死去活来,他说他想听鬼故事,为了他我就想把鬼故事写出来……”

  柳下安道:“可能我从小听鬼故事听多了吧。牛哥想必也听说过我的事,那一夜竟然睡在坟前,果遇了一个女鬼,我不仅不怕这些鬼,反而更是迷恋上了听鬼故事。蒲秀才有一天晚上来我屋里聊着聊着就讲起了鬼故事,他讲得是那么那么得好,竟让我迷恋上了他讲的故事,后来我就迷恋上了他……”

  蒲秀才道:“不管牛大王怎么想,我是永远爱着小安安的,永远永远!”

  “你们明日便下山吧,爱咋咋的!”说完,我甩袖便走,那柳下安竟然扯住了我的袖子,“哥哥,你别走,别走,我有事要跟你说!重要的事!”

  柳下安朝蒲秀才使了个眼色,蒲秀才站起身就灰溜溜地走了。

  我只好坐了下来。

  柳下安呆呆地看着我。

  他看得我让我心里发了慌,于是便没话找话道:“我知道他爱你爱的好痛苦好痛苦,我也知道你爱他爱的好痛苦好痛苦,可你们毕竟是两个男人啊!”

  柳下安连连地摇头,“我的心其实你不懂,永远永远地都搞不懂!哥哥啊我的亲哥哥啊,其实我并不爱他,可谁又安慰我那颗孤寂的心?自打见了你,我就喜欢上了你,可你从来就没好好看过我一眼!自打你离开王家,我好想你,我真的真的好想你!感谢上苍,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可我刚来山寨才几天啊,你便要赶我走。你让我好伤心真的好伤心。”

  柳下安泣不成声,越来越像个女人,我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的确一打扮,比女人还女人,更有一种特别的美,妖精啊,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更是妖精!我眼前一恍惚,差点把他搂进怀里。

  “不瞒你说,那一夜芙蓉让我负责看押你,我给两个家丁灌了酒,便扮作女人进了洞。可不小心簪子掉到了地上,第二天等没人时,我便去洞里找,终于在松土里翻了出来。牛哥,那一夜,你可以遗忘,我是遗忘不了的,永远都遗忘不了的。”

  “老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啊!”

  一想到那一夜竟是这个男人鼓捣了我,我一时想吐,柳下安扶住了我,我推开他摇着头,就要离去。

  他哭得竟更加伤心,拉着我的袖子道:“哥哥啊,我真的好喜欢你,不管是那个傻里傻气的你干净利落的你,还是现在这个雄风飞扬的你,我都好喜欢好喜欢!牛哥,请你原谅我,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实在是……我也不知为什么?我经常怀疑我是不是一个男人?”

  我又坐了下来,甩开了他的手。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我那么多娘子我不爱,我会爱上你吗?不可能的,绝不可能的!我只爱芙蓉只爱芙蓉!至于你和蒲秀才,那是你俩的事儿,我也不想多管,只是今后别再让我发现。”

  “你真的这么绝情!”他的眼神里有些绝望。

  “若是有自己喜欢的小娘子,不妨就娶了她,这样你或许会好一些。”我竟说出这番安慰他的话。以前倒也听说过“断袖”之事,没想到这天亲见,竟心里有些不大相信。这难道就是风度翩翩的柳公子?

  柳下安道:“哥哥知道我对你的心就行。哥哥若允我记挂你,我再也不去理蒲秀才,我再也不去听鬼故事!”

  我摇头道:“记不记挂我也没办法左右你,且不可对我有任何念想,除非你柳下安是个真女子!”

  柳下安道:“哥哥对她们都好,为什么偏偏对我如此绝情,我这样,比她们又差到哪里?你太残忍了,你太狠心了!你太绝情了。”

  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只希望你正常一些!”

  我站起来走出了他的屋子,大步流星。

  “老天啊!”

  柳下安在屋里也喊了一声老天。

  回到惜芳园,我往床上把身子一摞竟然就睡着了。次日醒来,夜里所见一幕仿佛又在梦里一般。

  吃完早饭,我陪着王员外和芙蓉等人回到王家,请九连山的和尚超度那些亡灵。王家的尸体已清理掩埋,对能找得到的家属抚恤了一番。

  忙活了一天,便把王家大门锁了,又回到山寨。路上,王员外和芙蓉都免不得要哭一场,我们便劝来劝去。在寨里的王家院,我吃了饭,便陪着芙蓉下围棋,冰冰在一旁端着茶倒着水,偶尔还给芙蓉支支招。

  芙蓉道:“难得你一时清闲,如今见你倒难!”

  我笑道:“不是不想见,只是你漂亮得让我有些心慌,是有些不敢见!”

  “看你这棋走得还稳,倒不像心慌的样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面上平静,心里狂跳不止,不然你过来摸摸看?”

  “谁摸你?我可不像惜芳园里的,不三不四的!”

  “哈哈,这惜芳园让你这一说,倒不是正经人住的似的?”

  “我可没这样说,是你不打自招!”

  输输赢赢,倒有些不舍离去,直到芙蓉推我走这才离开。

  回了魔王窟,夏达正在缝着衣服,我去拉她的手,她便用针扎我,逗了一会儿,我便径直去了后院翠娥屋里。

  丫头见我进来,惊喜道:“娥姐,大王来了!”

  翠娥慌着跑出来,差点摔倒,我一下扶住她,“小娥!”

  “大王!”翠娥竟喜极而泣,忙不迭地去梳头,那丫头赶紧上去帮忙,翠娥推了她一把,“妮妮,不用管我,快去给大王倒水。”

  我坐在椅上闭眼想着事,不知牛能那里如何,打探到有用的消息没有,且不知如何收了那个水晶晶?又想起与水晶晶的那一幕幕,想起自己光身子走在路上,不由得笑了。

  “大王,请用茶。”

  这丫头脸蛋上有点粉,眼睛低垂,小胸突出着,我没急着接茶,而是呆看着她,她的头越发低了。我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发。一手接茶,一手拉住她的手,她想抽出却抽不出,便一个劲儿往外扭嘴……我的手捏得她更紧了,她抿着嘴不敢叫出声,可能感到有些疼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倪,叫小妮,大伙都叫我妮妮。”

  “哪里人氏?”

  “建康人。”

  “好,去吧,早点休息吧。”我抚了抚她的手,放她出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