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小璐到墨玉屋里,墨玉正在描眉画眼,我说,“大晚上的,描什么眉啊。”

  墨玉道:“我愿意!”

  “她叫小璐,你先使唤一两天,到时候再给你换一个!”

  墨玉从小璐身上看到我身上,笑了笑,“好吧!条子还挺正!会跳舞吗?”

  “会一点点。”

  “跟我混,不能不跳舞!”

  我走了出去。找到董荣,聚齐几个头领道:“今夜,大伙一定要和衣而睡,分派些人马埋伏起来,那田贼一定派人来救他妹。定让他们有去无回!”

  如果这预料要准的话,我得感谢志铃。跟这些娘子做事时我总会突然想到些什么的。

  到了蓝燕儿那儿,丫头说:“蓝娘子有些不舒服,早早便睡了。”

  我说:“不舒服也让她赶紧起来。”

  蓝燕儿在卧室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说:“你组织娘子、丫头赶紧搬出惜芳园,能自己找住的自己去找,不能找住的都去芙蓉那院凑合一宿,挤一挤。今晚估计惜芳园要有一场血战。”

  没一时,惜芳园便空了。一开始,夏达说什么也不走,非得留下来跟我作伴,我瞎唬了她一顿她这才不情愿地离去。惜芳园临时潜伏了一些将士。

  董荣和杨若兰在芙蓉大院守护一些娘子家小,孟非带兵埋伏在寨外,白臂猿带几个人守着寨门,古风带人埋伏在和畅厅。

  我和葫芦僧等人在惜芳园。离惜芳园不远的回心院、金钗院的人也搬了出去,藏到了芙蓉大院。

  觉得时候尚早,便和葫芦僧、刘得华、焦兴梦、李大锤等人一起喝酒。

  大家边喝边聊,渐渐有了酒兴,刘得华说:“咱不如也附庸风雅一下,一人一句,作顶针诗,咱也不是诗人,差不多就行。说不出来的,罚一杯,还得讲个笑话。”

  焦兴梦道:“这我可不会,你们来吧。”

  李大锤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大不了喝酒便是。”

  焦兴梦道:“那行!谁先来?”

  刘得华道:“当然是牛大王了,他来第一句,然后转着圈往下轮。”

  我喝了一杯,顺口说道:“芙蓉生在秋江上。”

  刘得华吃了酒道:“上有轻舟载花香。”

  众人皆称好。

  葫芦僧端着杯,“香,香……”,那酒便溢了出来,一拍大脑门,“香溢金杯如流水”,一扬脖酒干了。

  焦兴梦道:“不行,不行,咱这是瓷的,哪里又是什么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杯?”

  葫芦僧道:“你懂什么,你想它是瓷的便是瓷的,你想它是金的便是金的。万物皆随心。该你小子了。快点!”

  焦兴梦干了酒道:“该哪个字了?”

  李大锤道:“水!”

  焦兴梦巴砸巴砸嘴,眨了眨大眼道:“水酒一杯真他娘的美!”

  焦兴梦伸出大拇指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绝,是不是绝句了?”

  刘得华道:“不怎么样,七个字你整了几个字?你应该押第一、二句的韵,不应该押第三句的韵。”

  焦兴梦道:“什么韵不韵字数不字数的,念起来顺口就行。芙蓉生在秋江上,上有轻舟载花香。香溢金杯如流水水,水酒一杯真他娘的美!你们说顺不顺?”

  李大锤道:“顺,顺,真他娘的顺!可就是你这句最不入诗了!”

  刘得华笑道:“就冲你刚才这记性,把这几句连贯了一下,就算过了。该大锤了!”

  李大锤连着就喝了两杯,说道:“姓焦的都做成绝句了,我还说啥,我自认罚一杯,讲个笑话吧。”

  李大锤擦擦嘴道:“两个男童一起戏耍,说好的互弄屁股,一个很不清理,弄完另一个便跑了。被弄的就追到他们家,哭叫道,‘要还我,要还我!’他老娘不知什么事,出来好言相劝道,‘学生不要哭,他赖了你甚么,待我替他还你罢。’”

  众人听完大笑,又接着做顶针诗,多是焦兴梦和李大锤罚酒,李大锤还能讲些笑话,倒苦了焦兴梦,连笑话都讲不来,自然更要多罚他。

  顶了好一会儿,估计是时候了,便藏在各屋,静待贼来。

  大约一更时分,只听白臂猿跳上房顶大喊了一声,有刺客。

  不多时,火把亮起,有蒙面人进了铜雀巢,叮叮当当就交起手来。

  “我们上当了,快跑!”

  一听就是红袍将的声音,我一阵窃喜,“别让他跑了!抓到红袍将,大大有赏!”

  “杀啊!捉住红袍将!”众将士如洪潮一般,直冲红袍将。当然,此时的红袍将,一身黑衣,蒙着面,显露不出昔日的光彩,不过功夫却依然了得,打倒了我的不少将士,突出重围。我和葫芦僧齐上手,追赶着红袍将。

  “好几个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红袍将提出了抗议。

  “捉住你便是英雄好汉!”我有些不讲理。

  打出了惜芳园,这时和畅厅的伏兵也一拥而出,堵截着逃出来的蒙面人。那些蒙面人虽个个身手不凡,但架不住我们人多,没多时,便东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东,西的西,倒的倒,窜的窜,被打得稀里哗啦……

  红袍将想独自逃去,一支箭便射在了他的屁股上,红袍将带着箭疼得上窜下跳,葫芦僧乘机擒了红袍将。

  少有的几个蒙面人逃出寨,也被寨外的俘兵砍的砍俘的俘。

  我一时兴奋,便使人将红袍将押到和畅厅。

  “报上名来!”

  “你爷爷便是名震三军威震敌胆的沈乾沈小阳。”

  “你们听说过吗?”

  众答:“没有!”

  “看你还算条好汉,跟那田贼混有什么意思?胜了功劳也不属你,败了罪责肯定你得替他顶着,早就知田贼是个夺人之功仗势欺人暗中使坏的小人!”

  “我沈小阳做事不为某个人,而是为了我大宋王朝!”

  “一片忠心赛玉壶,可敬可敬!我等虽是山贼,却也是心系苍生,报效朝庭,你若能与我等并肩作战,共抗金兵,岂不更好?”

  “贼终究是贼,又有几个有好的下场?我堂堂朝庭的人,若与你们这些歪瓜裂枣为伍,我感到无比的耻辱!今天便让你们再见识见识我有多么帅。”沈小阳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被反绑住了,大声喊道,“把我的衣服脱了!”

  我一摆手,上去几个人摁倒了沈小阳便扒了他的裤子,沈小阳一边挣扎一边叫嚷,“我要露上半身,没有让你们脱我的下半身,你们这些男流氓!”

  一阵哄笑。

  那条文龙盘在他的屁股处,那支箭正好扎在龙身上,龙尾直文到他的脚踝。

  郭炼笑道:“帅!帅!真是帅得令人发呆!是龙帅,不是人帅!”

  又是一阵哄笑。

  “罢了罢了!既不降,留着何用?推出去砍了!”

  “砍便砍了,生而为人,不过睁眼闭眼之间,有何惧?”

  董荣闪出道:“还请大王手下留情,我看这小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如饶他不死,先关押起来,降不降,先让他好好想一想!”

  “想什么想?这种人留人难留心。罢了罢了,念他也有抗金爱国之心,便放虎归山吧!他跟着张俊跟着田师中能吃香的喝辣的,还能升官发财!咱便成全了他!”

  沈小阳道:“你这叫什么话?不要这样侮辱我好不好?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为升官发财去找死?跟你说句实话,若不是我身在朝庭,我倒也想留下来与诸位同抗金兵。算了不说了,反正我立了军令状,回去也是死,在这里也是死,不如你一刀砍了我,让我舍身成仁好了!”

  “哦,你立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军令状?”

  “我执意要来救他妹,他死活不让来,怕我有闪失,于是我便立下军令状,若救了他妹,便将他妹许配给我,若救不了他妹,便斩了我。”

  “不是抱着美人归,便是为了美人去送死!倒也是一个好色之徒。”

  “生而为人,孰不好色?山色水色木色花色男色女色,凡上乘者,人皆爱之,若爱之有度,爱之有礼,也不失为一个君子!”

  “此话说出,倒有些见解!罢了,罢了,我干脆让你把田朴也带走吧,让你做一个好色的君子,如何?”

  “大王,不可!”众皆闪出相拦。

  沈小阳道:“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若是我救的便带走,若是你送的,我岂能要?”

  “好!放了他吧!”

  “不可!”焦兴梦闪出道,“大哥,休听他巧言舌簧,这厮肯定在哄骗咱,就算是立了军令状,那田贼也不一定要杀他,肯定得留着他的狗命替他卖命。你若是放了他,他不知还要杀多少山寨的人!”

  “是啊是啊,大哥不能放他!”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说了放了他,便放了他!”我一摆手,上去几人便给他松了绑。

  沈小阳提好裤子拐着腿子捂着屁股离去。

  回到惜芳园,偌大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再加之有些兴奋,一时竟然睡不着。

  胡乱走在夜色沧茫中突然有点小小的伤感。

  其实就是这样

  有时你感觉这人世很纷乱,乱哄哄一大烂摊子;

  有时你又感觉这人世很孤单,单单的就你一个人在这空空的旷野上;

  有时你感觉这世界很肮脏,脏得看都不想看一眼;

  有时你感觉这世界很干净,干净得再没有一个人。

  想到这些时,看起来我更像诗人,放下屠刀,我便诗性大发,举起屠刀,我便兽性大发,人,或许,并不是生而为怪。

  一个高挑的小娘子打着灯笼远远走来,看上去飘飘忽忽似鬼影,直吓了我一身冷汗,赶紧躲在巨石后边……

  我是又想看她又怕看她,一探头,见她将灯笼挂在了树上,一忽便钻进了茅房。我胆子有些大了起来,寻思要是鬼的话估计不用上茅房吧,刚要跑过去看个究竟,但又一想,鬼是人变的,或许跟人也一样,总得吃喝拉撒吧。

  是人?是鬼?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