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儿和夏达笑着闹着。

  我在一旁道:“好了,好了!快放她出去吧。该侍奉着黄灿灿吃饭了!”

  夏达问道:“哪个黄灿灿?”

  我说道:“就是铜鹊巢关的那个啊!”

  郑爽儿道:“大王好厉害,我问她半天她都不说叫什么。大王竟知道她叫黄灿灿了!”

  夏达揶揄我道:“要不人家怎么能当大王呢?”

  郑爽儿整了整衣妆忙不迭地跑了出去,夏达给我打水洗脸梳头。

  直听屋外蓝燕儿问道:“爽儿,你到这屋做什么?”

  郑爽儿道:“大王昨晚睡在了铜雀巢,打发我跟夏达睡了一宿。”

  “哦,你去吧。”

  我以为蓝燕儿会进屋里来,可等了会儿却没来,我打开窗户往外一望,那蓝燕儿、美铃、艳铃都去了铜雀巢,想必是要看看那个妇人。

  我正吃饭时,古风领着一个人闯了进来,那人进屋便道:“大王,我是白鹿寨的一个小头目,姓郭名达,字路远。陈寨主让你快去,葫芦僧带众人躲进了我们的大寨,如今田师中正在围攻,危在旦夕!”

  我放下筷子披盔戴甲,让夏达喊马童给我牵马备鞍,我说道:“古风,你带郭达兄弟赶紧去吃饭吧!”

  郭达道:“无需吃饭,带些干粮便可。”

  我问道:“郭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达道:“我便长话短说。一个大和尚带着好多人昨个儿傍黑子到了我们寨门口,说是后边有追兵躲一躲,一开始我们不敢给他们开门。也正巧我们陈寨主回来,一看里面有王芙蓉,便赶紧把他们迎进了寨,这时官兵果然到了,大和尚一个人便把他们打退了。没想到大半夜官兵就攻起了寨,口口声声要我们交出王芙蓉,为此大寨主白嘉黑差点跟二寨主陈实忠吵了起来,大寨主想交出王芙蓉以自安,二寨主想奋死护着王家好给你有个交待,便悄悄让我赶紧朝你来报信。”

  “那田师中可在?”

  “田贼后来去的。”

  “古风,速点五百骑兵。”

  “遵命!”古风带着郭达出去。

  我随后跟了出去,马童在后边牵着马。

  我对董荣悄声道:“我去后,要紧闭寨门,以防田贼来攻。”

  董荣道:“我便怕是调虎离山之计!”

  我说:“看起来那人的确是白鹿寨的。等会儿我仔细盘问一番就是。反正田贼的人在我们手上,他要耍赖,你也不必客气。等一会儿,把草人放在高台之上,四周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些湿柴,冒些浓烟,他们也就分不清真人还是草人。他若真要攻进来,你一个个把三个草人丢进火里,唬他一唬。”

  我站在出兵台上高声喊道:“众位将士,葫芦僧护着王家躲进了白鹿寨,田贼正在围攻,我们要誓杀田贼,解救王芙蓉!”

  众喝道:“誓杀田贼!解救王芙蓉!”

  我们以牛角饮了酒,便飞马出寨。后边紧紧跟着一辆花车。

  不觉到了一山谷,便见菊花漫野,煞是好看。此谷名曰菊花谷。

  我无心看风景,飞马驰奔。

  古风道:“大王,不妙!我们中计了!”

  古风话音未落,只听喊杀震天,炮火和飞箭也向我们扑面而来……

  伏兵四起。

  “冲出去!”我大喊一声。

  “郭达害我!”又喊一声,却风郭达正在奔逃,古风一箭向他射去,郭达倒于马下。

  我举枪道:“赶快闪开!不然便砍了车里的田夫人。”

  那个红袍将道:“不把田夫人交出来,你们便别想逃!”

  “花车开道!”我喊了一声。

  那花车在前,敌军果真不敢造次。

  “杀啊!”我大喊一声,趁机会杀出一条血路,古风与花车断后,直到我们出了菊花谷,甩开了田军。清点人马,只有二三百人。

  古风道:“大王,我们还去不去白鹿寨?是不是白鹿寨也是一个圈套?我们的伏牛寨不会也出事吧?他们官兵毕竟比我们要多。”

  “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是圈套也得钻了,我感觉王芙蓉就在白鹿寨,快点行军!”古风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来不及细想,便直奔白鹿寨。(ianuaang)

  未到白鹿寨,便闻炮声震天,杀声四起。田军刚刚攻进了大寨。大寨已然火光冲天。

  “速战速决,他们援军一到,便失良机!”我带着人便冲杀进去。

  陈实忠、葫芦僧、杨若兰等带着喽罗们正和田军搏杀着。

  我的骑兵一边喊着“活捉田贼”,一边冲杀着,田军背后受敌,一时便乱了阵脚。

  我直奔田师中而去,那田师中见我便逃。我们一气追了出去,缴了那两门炮和各种兵械,不敢再追,便关了寨门。

  陈实忠领着一个使锤的汉子朝我迎了过来,只见他一半脸要黑一些,一半脸要白一些,胡子不长,却乱了大半张脸。他的锤一只是黑铁锤,一只是白银锤,也果真是白加黑。

  陈实忠道:“牛大王,这便是我家白大王。”

  那人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礼道:“在下便是白鹿寨寨主白嘉黑。久仰牛大王大名,果真是气势非凡,牛气冲天!”

  我也行了礼,与他一起哈哈大笑一番,说道:“白大王之名也是如雷贯耳,今天一见,果真是白锤黑锤上下翻飞。”

  “你们这救兵来得好及时,莫非有能掐会算的诸葛亮不成?”

  我说道:“有一个自称郭达的人去报信,我们便匆匆赶来,结果在菊花谷遇了埋伏,损兵折将二百来人。那郭达当场要逃,被我手下一箭射死了。”

  白大王道:“这肯定是他们派的假郭达。我的确派真郭达去送信了,不想被他们捉住了,押到寨前逼我交出王芙蓉,我哪肯依,他们就把他活活给烧死了!”

  “好可恶!若不是我谎称花车里有他家娘子,我们也难逃他们的埋伏!”

  这时,刘得华、焦兴梦、李大锤、柳下安等人也向我围拢过来,见过礼,打过招呼。

  陈实忠道:“走吧,我领你去见王芙蓉。”

  我一摆手道,“不急不急”,却紧跟着陈实忠而去。

  只见一个山崖前面伸出一个巨大的石虎头,陈实忠在它头上使劲拍了九下,那虎口便张了开来,没一会儿,王员外便从虎口钻了出来,我忙上前施礼道:“王员外,让您老受惊了!”

  “去,去,你小子,让你可把我一家害苦了。”

  这虎头原来是一个设计巧妙的洞门,里面是一个很深的洞。一个个都从虎口钻了出来,那王芙蓉从里面钻出来时,美艳得惊呆了周围的小伙伴们。我见了王芙蓉,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王芙蓉也看着我,嘴动了下,也没说什么,便转过身子抹泪。

  陈实忠道:“好,总算又见面了,我们收拾一下吃了饭便送你们回。”

  我对白嘉黑道:“给白大王造成得损失,我一定要赔偿的。”

  白嘉黑道:“若说赔偿,我那些兄弟的命是无法偿的。”

  “是的。是的。我为此也深为痛心。”

  这时从虎口里钻出一个靓丽的白衣女子,上前拉住白嘉黑的手道:“哥哥,我以为我们再也出不来了呢?”

  白嘉黑道:“又胡说了,算命的不是说了嘛,只要有你在,咱白鹿寨就能逢凶化吉,你便是咱白鹿寨白鹿的化身。”

  “我只是觉得里面好闷,我再也不进去了,敌人再来,我要和你一起杀敌!”

  我问道:“这位……?”

  白衣女子道:“我叫白灵灵。你是不是就是芙蓉常说的牛显。”

  我点点头,“正是在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还以为有多帅呢?没想到却长着个东瓜头!脸真够长的。”

  我笑道:“这叫特帅,特别的帅!”

  白灵灵朝我笑了笑,拉着芙蓉跑了。

  我朝虎口看了半天,问冰冰道:“冰冰,墨玉呢?”

  冰冰一下就哭了起来,“林姐姐在乱中便不见了,后来再也找不到了,雪琴也不见了。”

  “雪琴我已经救了,如今在伏牛寨。”

  “真的!”冰冰脸上掠过一丝惊喜。

  我没再说什么,墨玉的舞姿却不时出现在面前。失去了才知珍惜,的确是这样,最初,与墨玉相交,也曾痴狂,后来便淡了好多,这时,猛地一失去,心里还是很有些痛的。可时再痛,眼下大敌当前,却顾不得思虑太多。

  两方一起收拾残局,不想为两门大炮争执起来,我说道:“所有东西统统留下。这是在白鹿寨,我们岂能带走?”

  白大王道:“这俩破铁筒筒有屁有,我们不要的,你们想要就带走吧。”

  “此言差矣,这炮火威力实足。”

  “再有威力,我们也不会玩啊!”

  “这好说,我给你留两个炮兵,教会你们便是。”

  “太谢谢牛大王了!只是火药用完了不还是废物一个吗?”

  “将来我们山寨肯定能制火药,我们供应你们便是。”

  “要这样可就太好了。真没白交你这个朋友!谢谢了!”

  “诶,我谢谢你白鹿寨才是,若没你们鼎立相护,他们还不知……”

  “客套话就不说了,改###来我寨里,咱非喝个一醉方休。”

  正说着,有喽罗来报,“大王,贼兵卷土重来。”

  白大王道:“把那些花拳绣腿的俘虏都带出来!”

  话音未落,只听炮声轰鸣。

  我也顾不得是不是在自家了,便吩咐道:“魏宝强,还击!”

  很快,两门炮也朝外打了出去。居高临下,大占优势。

  那些高大帅气的俘虏也被押在了高台之上,白大王站在他们身后高声喊道,“再不退兵的话,我便砍了花腿兵!”

  贼军有人高喊:“这些人已是降者,随你们处置,我们只管剿平山寨便是!”

  白大王手起刀落,一个身文老虎的帅哥的人头落地。

  “退不退兵?”

  田师中也喊道:“给我攻寨,替死去的兄弟报仇!”

  这时,白灵灵也披挂上阵,手使一杆镗钯,高声道:“哥哥,守莫若攻,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打开寨门,冲杀出去!”

  白大王没说话,手起刀落,又一个身文雄鹰的帅哥倒地。

  这时,一支箭嗖地一下直中白嘉黑,白嘉黑一下从高台上摔了下来……

  白灵灵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哥哥!”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