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着红樱桃侵扰着妇人的红唇。[超多好看小说]

  妇人紧闭红唇瞪着我,眼里似要喷出火……

  我迅即离开她的唇站定看着她,将红樱桃吞进嘴里,咽进肚里笑道:“多甜的樱桃,你好不知趣!”

  “无耻!”她骂着我,甚至还吐了我一口。

  这有些激怒了我。上前便去亲她脸,亲她的眼,又去亲她的唇,她躲闪着说道:“小心我咬断你的舌头。”

  这话当时我没有太在意,也没顾那么多,果真便侵入她的嘴里,她毫不含糊地咬住我的舌头,我这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这小妇人要真咬断我的舌头……?

  但我感觉她只是微微有力,并没有要咬的决心,我的舌头一经解脱便肆无忌惮起来,她也###着有所回应,我们疯狂着吻着……

  “放开我!我不会跑的。”她呓语着。

  “这样很好!我先绑着你,等会儿你再绑上我。”

  我们宋女子和唐女子不同,她们露得要多一些,而我们宋女子大部分都藏在宽衣大袖里,这更容易让我们想象丰富一些。

  我解开她的领子,细长的脖子露了出来,我咬住了她的脖子就使劲亲吻着,又往下扒着她的衣服,露出了那饱满的一对。

  “你有孩子吗?”我问她。

  “没有。”她一扫刚才的凶悍,显得越发的娇羞柔美。

  “那你姓什么叫什么?”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便咬死你!”我有些无耻的咬住她的茹头……

  “啊……”她叫了起来,当然叫声是不好描述的,也不是这么单调,是有些复杂而断续的叫声。

  “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又有什么用?”

  “我会天天念着你想着你的。”

  “我姓黄,叫灿灿。”

  “黄灿灿。好听的名字。”我掀起了她橘色的裙子,里面露出黄裤子,灯光下着实灿灿夺目,两条腿又细又长。

  我刚要去扒她的裤子,只听牛角声响起,我帮她略整了一下衣裳,说道:“你等我!我去去就来。”

  我回了魔王窟,披盔戴甲。

  郑爽儿道:“我要不要回去看着她。”

  “不用,她跑不了。你今晚就跟夏达睡吧。”

  我提枪上马飞奔而去。

  院内灯笼火把通明。将士执枪举刀相迎。

  董荣道:“大哥,怎么办?设伏肯定是来不及了。”

  “先紧闭寨门,看情况再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一时,田师中果真带兵来了。

  田师中喊道:“你这魔头,赶紧还我家夫人并两个小娘子,不然的话,一个都不留!”

  我笑道:“你家夫人是哪个?什么时候来我山寨了?”

  “别跟我装蒜!那些丫头你还不还无所谓,就算我送给你了,我夫人黄灿灿,我小妹田朴,我表妹孙菲菲,尽快还我,我还可以放你条生路。”

  “还你可以!你得把王芙蓉还我!”

  “哪个王芙蓉?”

  “你也别装蒜,血洗王家,这账算清了再说!”

  “王家通贼,罪有应得!”

  “要说贼,你便是一个大大的军贼!”

  田师中一摆手,两门大炮推到了最前面,“敬酒不吃吃罚酒,跟你们这些贼没道理可讲,不给你们点颜色不知我是张太尉的人!”

  宫素然道:“田贼,你看那里!”

  顺宫素然手指望去,只见一个台子上站着三个娘子。

  宫素然道:“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若是尽敢犯我山寨,立马便砍了那三个!”

  “你们……!”

  我说道:“田贼,你听着,王芙蓉回来便好,咱还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若回不来,你也别想要你家夫人了。我让她给我生一群崽子!”

  “你好卑鄙!看我阿爹怎么来收拾你们!撤兵!”

  田师中带兵离去。

  郭炼带人喊道:“张家寨里没来由,使他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ianuaang)见了金兵掉头走,见了百姓就耍牛,枪头转向真豪杰,虚报战功把官求。伏牛寨上把脸丢,损兵折将赔小妞,花拳绣腿顶屁用,世人总会分美丑!”

  我们哈哈大笑一番,送田师中远去。

  我说道:“田贼虽走,但我们且不可放松警惕,如今既然惹了这身骚,一时半会儿还是洗不脱的。”

  又对宫素然道:“赶快把那三个小娘子送回惜芳园吧,拿娘子做箭靶子总不是大丈夫所为,能不这样做咱就别这样做,不然会把她们吓坏的。”

  宫素然笑道:“那大王不妨走上前去,安慰她们一番?”

  “走,去看看。”

  走着走着,那三个娘子身边的灯笼竟有一个灭了,我远远喊道:“黄灿灿!”

  宫素然便窃笑。

  没有应声,三个兵士从高台上打着灯笼走了下来,我问道:“怎么回事?那三个小娘子摞在上边不管了不是?”

  一个道:“大王,不是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让她们回,是她么回不来了?”

  “怎么?谁下的毒手?”

  “是我。”宫素然道。

  “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知道她们还有用吗?”

  “急什么急?你赶紧上去收尸吧!”

  我奔跑着走了上去,一看,竟然是三个穿着衣服的草人,“你们真够可以,竟敢哄骗你家大王,该当何罪?”

  “贫道任大王处置!”

  “念你这草人做得还不错,本大王便饶你这次!”

  我们说笑一番,便散去。

  田师中来闹了一场,倒把我的酒闹醒了,我进了铜雀巢,黄灿灿还被绑着,困得竟然打着瞌睡。

  看着黄灿灿睡得样子好乖,我便掀裙褪掉她的黄裤子,她半睁了一下眼,看了看就又闭上了眼睛,随我摆布着。

  我的手指伸了进去,里面绵软而滑润……她终于不再沉默。我将她的两条腿搭在肩上便将那物耸了进去,黄灿灿便嗷嗷叫了起来……

  “我要吃樱桃。”她呓语着。

  我动了好一会儿,放下她的双腿,咬着樱桃去喂她,一边喂她一边亲吻她。

  上下轮动,美不可言。

  我给她松了绑,抱她到铜床之上,同衾继乐。黄灿灿使劲抱着我,也恨不得让我把一切都给她的样子,显得有些贪婪起来,似乎一点也不忌恨我对她的暴力。

  她变换着各种姿势,先是马爬着,我们的姿势有些跟牲畜差不多了……

  “是姓田的厉害还是姓牛的厉害?”

  她笑道:“田总得让牛耕,当然是姓牛的厉害了!”

  “那你还走不走?”

  “我不想走又有什么办法?我要留在山寨,我公爹肯定不愿意的!不如你放了我,我去和公爹说,你也别在山寨了,到他手下当差,混个一官半职,比什么都强,没准以后咱还有机会见面呢。”

  “你公爹我是不会跟的。我跟他不是一路货。”

  “我公爹挺好的!”

  “你是不是跟他也做过?”

  “去你的!竟胡说。”她拧了我一把,“我公爹要知道你这样说他,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反正我都扒过你的皮了,也不怕他扒我的皮了。”

  “你和我的事,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不然这样很不好的。等明天一早,你还照样绑起我来。”

  我们一边说着一边做着,直到精尽力竭还紧紧相拥。

  过了会儿,我扶她起来披了件衣裳,陪她吃了些点心。

  “你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回去,我保准田师中不会再来打你!”

  “哼,你以为我怕他!早晚我连他也擒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回去后把他妹妹许给你,做了亲不就成了一家了。”

  “那两个哪个是他的妹妹?”

  “红衣那个便是。”

  “从没听说打仗还有带着妹妹的。”

  “不瞒你说,我公爹看上了我夫君的妹妹,我夫君怕我公爹图谋不轨,所以走到哪儿便将这个妹妹带到哪儿。若把这个妹妹找了人家,他也省去一块心病不是。”

  “你公爹把这关系搞乱了,说得我都有些糊涂了。是不是你公爹也对你图谋不轨,田贼也便常把你带走?”

  “又来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公爹对我可好了,当年我爸爸跟他一起打过仗,他还救过我爸爸的命。我小时候他常抱我,长大了就让我成了他的儿媳妇,谁知他的儿子身体一直不大好,后来便病逝了,我公爹不想让我离开张家,便把我许给了师中。”

  “绿衣服的那个是田贼的表妹?”

  “其实也不是表妹,只是他新近得的一个小娘子,他本想睡她,让我给拦住了,他只好准备献给我公爹,却没想到又让你弄了过来。”

  我吹灭了灯,搂着她继续说着话,也不知是何时睡着的,谁先睡着的。

  睡梦中,她推醒了我。

  天色渐明。她已经穿好了衣服,把自己梳洗得光鲜亮丽,非让我再绑上她。

  我只好把她绑上。其实她这样光鲜亮丽,一点都不像长久被绑着的人,但我也没说破,便让她这样自欺欺人好了。

  回到魔王窟,夏达和郑爽儿正搂在一起睡着,见我进来,赶紧翻转身背靠背地睡,那夏达便脸朝着外,闭着眼假睡,我走过去朝她脸上亲了一口,她打了我一巴掌,我赶紧便跑进了里屋。

  只听外面两个一边穿着衣一边互相搁肢着对方,笑着闹着……

  我不由得走出去看,这两个便赶紧抓起衣裳护住了身子……

  “走开!走开!快走开!”夏达摆着手喊着。

  “我不看总可以吧。”我假装闭上了眼。

  夏达抄起枕头朝我丢了过来,我一下接住,便把枕头放进了我的卧室。

  等我再出去,两个穿衣倒快,基本穿个差不多了。

  我说:“爽儿,你要不也搬过来吧,跟夏达就个伴。”

  “说什么跟我就伴,我看是跟你就伴!”夏达揶揄着。

  “去你的!”郑爽儿给了夏达一拳,又对我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算了吧,夏达不愿意。”

  “谁不愿意?你今天就别走了!”郑爽儿正穿着鞋,夏达便把她的鞋夺过来,将她摁在了床上,两个又是笑着闹着。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