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夏达骑马归寨,远远便见寨门处围者甚众,莫非又是水贼来闹事?

  “夏达,要不你先藏起来吧?”

  “藏什么藏,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我走近前一看,原是孟兴郊、唐家三少等十几个汉子。(广告)

  孟兴郊不由分说便执铲向我冲来,“我杀了你!”

  我用枪一迎,“贤弟,有话好说!”

  “说什么说,你把娇儿藏到哪儿了?”

  “哪个娇儿?”

  “别跟我装蒜!”

  这时,寨门大开,我一边迎击着孟兴郊一边退进大寨,唐家三少又拦又劝这才让孟兴郊住了手。

  唐嫣在寨里哭着,我扶住了唐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唐大少说:“牛显,昨夜闯进孟家一些贼,抢了不少财物不说,还把小妖抢走了。他们说让她到伏牛山当压寨夫人。”

  宫素然道:“我早跟你们说了,这是在借刀杀人!”

  我说:“我怎么能做这事儿呢?就算你不认我这个结拜的哥哥,可唐娇是唐嫣的妹妹,我也不会这样做的。说不准,是水贼在背后捣鬼?”

  孟兴郊道:“只要沾上你,总得倒大霉!你这些话我又怎能信呢?”

  我说道:“不信,你可以搜,只要伏牛山有你家一物,那唐娇就算我们劫来的,这样总可以吧!”

  “搜便搜!给我搜!”

  孟兴郊带的人便里里外外搜起来,我们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个家丁突然喊道:“孟员外,这里有只绣花鞋。”

  我们都跟过去看。

  孟兴郊拿起鞋就哭喊道:“娇儿啊,你在哪儿呢?”

  又转而恨恨地对我说:“如今娇儿的鞋在你寨里找到,你还有什么话说?”

  宫素然道:“我们寨里好多娘子,这种鞋仅蓝燕儿就有好几双,凭什么说这是你家娘子的呢?”

  孟兴郊举起鞋在大家眼前晃了晃,“你们看看,都好好看看,这鞋底上有一个孟字,另一只鞋底上是一个唐字。”

  鞋底上果真是红线绣出了一个孟字。唐嫣接过去看了看道:“这鞋是我亲自绣的,本该是我要穿的,妹妹替我出了嫁,便穿了这鞋,没想到……”

  “二妹子,跟我们回家,这种人你跟不得!”唐三少又举刀对我道,“赶紧交出我三妹子,不然,我要了你的狗命!”

  唐嫣挡在了我的面前,“我相信牛显,小妹肯定不是他劫的,昨夜他去了王家,根本就没回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没在王家,谁又知道?”周伦杰道。

  夏达道:“我当然知道,昨夜我主子喝多了,是我伺候着他睡着的。一宿都没离屋。再不信的话,去王家问问便是。”

  孟兴郊道:“一个飞檐走壁的人去哪儿去不了?问什么问?再说,也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指使手下人便是了!”

  董荣道:“我都问过卫兵了,除了我大哥和夏达住在了外边,昨夜我们寨里没有一人出去!再说了,我大哥最不缺的就是娘子,怎会抢你的呢?你们好好想想,这明摆着是有人在陷害我家大哥!”

  唐嫣道:“娇儿被抢,我比谁都急,我想一定是水寨的人在背后捣鬼,三位哥哥且不可轻率行事。”

  唐大少道:“我觉得这事儿也蹊跷,我们先回去,一起找唐娇吧。牛显,你要有了音信,赶紧告诉我们一声。”

  “一定一定!几位哥哥留下来吃饭吧,我速派人去打听唐娇的下落。”我说道。

  “告辞!我去水寨问一问!若没有,我跟你没完!”孟兴郊翻身上马离去。

  “古风,速点人马相随,免得这家伙吃了大亏!”我赶紧下了指令。

  “得令!”

  我又对大少道:“哥哥,你放心,我会尽力找回小妹!你们也先劝着点我兴郊兄弟,且不可鲁蛮行事,不然会上了水上嫖的当的。”

  大少道:“好吧,你看好我二妹子就是了,且不可让她受半点委屈。我们赶紧去追兴郊吧。”

  众人打马离去。

  古风也点齐人马飞出大寨。

  众人散去,我、董荣、宫素然聚在一间小屋里关门议事。

  宫素然道:“咱寨里肯定有细作,不然这只绣鞋是怎么回事?”

  我说道:“会不会真有人打着我的旗号去劫色劫财呢?”

  董荣道:“不可能。我每晚都巡寨的,从没发现过异常。不过,水寨那些投降的不如一个个审问一番,这绣鞋会不会是他们放进寨里的?”

  “不可,这事一闹大,反而会乱了人心。从明日起,凡是出寨者皆需有我的手令。咱俩个随时去巡寨。”

  “好!”

  我走出小屋,想物色一个兵士,见其中一个正靠墙根晒太阳扪虱。

  “过来!”

  他披上衣服跑了过来,“大,大王!”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牛,牛能,借大王洪福,我,我跟你一个姓。”

  “你都会干什么?”

  “也,也干不了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当,当步兵跑不快,骑,骑马,马又不听我话,打,打#炮,又打不响,射,射箭,老把弓拉断,在伙房烧,烧火,又老挨骂,那干柴见了我只,只冒烟,愣,愣不着火,大伙都不叫我牛能,都叫我牛不能!”

  “咱老牛家的没有不能的,我说你能你就能,你去办点事儿,你肯定能办好,我一看你就是一个大能人!”

  “真,真的?那太谢谢大王了,这么看得起人。什么事儿?掉,掉脑袋的事儿我牛能,也,也不怕!”

  “你扮个老百姓,去金龟湖上找一座船,上面打着旗子,旗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范,这个船上的头领叫范一统。他是我的朋友,你偷偷问他,水寨有没有劫过一个叫唐娇的娘子,是飞马大酒店孟大掌柜家的。这事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任何人知到。”

  “这,这事儿好办。我这就去。”

  “我等你好消息。办好了这事儿大大有赏。”

  牛能转身便去。

  过了晌,古风带人回来了,说那孟兴郊在湖边喊了半天,没有一只船靠岸,没办法只好回去了。

  天大黑,我刚刚跟唐嫣睡下,有人敲门,我开门见是牛能,便把他让进了客厅。拿了个苹果给他啃。

  “怎么样?”

  “范,范一统说,不知道有这回事,那,那鱼水欢,欢上也没有新来的娘子。不过,小,小乔如今被打发到了鱼水欢,乔,乔老爷却不知影踪,有人说被水上嫖沉了湖,有人说乔老爷逃,逃他娘的了。”

  “水上嫖为什么要这样对小乔?”

  “她说小乔在山寨,换,换了新衣裳,身子早,早就不干净了,这种货就该大家一起玩!”

  “***!”

  “如今倒,倒有个良机?”

  “什么良机?”

  “范一统说,花常采回了水寨也不顺心,如今不再让他在鱼水欢上了。”

  “鱼水欢上现在是谁?”

  “就是那个,那个腰间露白肉的小娘们儿!”

  “她啊?”

  “我觉得一个女流之辈没什么可怕的,不如咱派水兵把那船上的娘子都救出来!”

  “不急于一时,万一这小娘子身怀绝技,我们岂不要吃大亏?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是个剃头匠。后来,发大水时把我摊子给冲走了,就饿了肚子,是董大王可怜我才把我弄到了山上。”

  我拿出一包银子,递给他,“从明日起,你便下山,置办一套家伙事儿,重操旧业吧。”

  “大王,我不想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山,我还想跟着你!”

  “你当然还是我山寨的人,明日我让蓝燕儿去选个丫头配给你,就算成了家,等到除掉水上嫖,你想回来就回来,随你!”

  “多谢大王成全,若有了家,没有我牛能不能做的事!”

  “你眼下主要跑水寨和北门家,这两处只要有什么动静你便来朝我汇报。”

  “没问题。”

  “你拿着我的手令一大早便去下山,安排好了,我会让人亲自把丫头给你送过去。”

  “多谢大王!”

  牛能离去,我回卧室进了被窝,唐嫣又哭了起来。

  我劝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小妖肯定能找回来的,我相信就在水寨,一定的。”

  我抚慰着唐嫣,一手一手地摸了不少泪,我爬到她的身上,用另一种方式安慰着这个泪人。

  次日,我找来蓝燕儿,让他物色一个丫头,准备嫁给一个剃头匠,而且要好好置办一下嫁妆。

  我一出惜芳园,董荣便急匆匆跑来,说是买菜的兵士看到县里贴了告示,除孟家娘子被劫外,北门家的九娘昨夜也被劫了,而且都是冒充伏牛寨的人。

  “岂有此理!”我背着手转着。

  董荣道:“官府白纸黑字声称是我们伏牛寨作的案,我觉得很不妙,我担心会有官兵来围剿。毕竟北门家不同别家。我已派探马去打探。”

  “通知各头领到和畅厅议事。”

  没一会儿,各头领两班站立,我坐在虎皮交椅上,说道:“有贼冒充我荣显军屡次作案,抢走了我唐娇妹子不算,又抢走了北门家的九娘,官府若是来询问我自能辩白,若是不问青红皂白便来问剿,我等自要与山寨共存亡。”

  “我与山寨共存亡!”郭炼领头一齐喊道。

  “古风,你带五百人马埋伏在乌云岭。”

  “得令。”

  “孟非,你带五百人马埋伏在朝阳岭。”

  “得令。”

  “我们以炮声为号,炮声一响,便冲杀出来。炮声不响,便隐伏不动。”

  孟非、古风出去点兵出发。

  “报!”探马跑了进来,“张俊手下田师中带五千精兵与顾知县同剿我山寨,估计现在兵到九棵树。”

  “田师中?哪位兄弟知道这是个什么人?”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