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步穿出了狠招,似要把他老杨家的绝学都拿出来一般,越是这样我越轻松自如,让他摸不着头脑近不得身,我却处处都能碰到他。

  我用了一招鹤交颈,他双手去拦,我腾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鞋,一下扒了下来,竟是只小脚,为不使他难堪,我迅疾地又给他穿上,这脱鞋穿鞋的动作快得都令我惊异。

  “是个女人,还敢来打擂?”

  “谁是女人?”她还嘴硬,气恼地向我扑来,我只躲闪着,不再出招。

  “趁早退下去吧。”

  “我要把你打下去!让你娶不成芙蓉!”

  “好哇!你如果打下我去,我不但不娶芙蓉,立马就滚出茹野县。”

  “你说话算话?”

  “自然!如果我要把你打败了……”

  “随你怎样!”她气急得随口而出。

  “你也得嫁我!”

  “想得倒美!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个王芙蓉还不够吗?”

  她一下把我推到了台沿,我差点闪了下去,她再推我时,我一把抱住了她,我贴紧了她的胸……

  “下流胚子!放开我!”她低声说着,奋力挣扎着,越发的脸红,越发的动人……

  “再不松手,我便飞针了!”提起了她的无相飞针,我有些怕了,赶紧撒手跳出几尺开外。

  她向我飞腿而来,脸上笑着,轻声道:“胆小鬼!”

  我这才断定她应该不会下狠手飞我针的。

  我躲开她的飞腿,使出一招猿博,长臂竟碰掉了她的帽子,她没有捂住,慌急之下竟弄散了秀发……

  飘柔,飘柔,就是这么柔美风流。

  “女人,是女人吗?”

  “肯定是女人!”

  台下一阵骚乱。

  她瞪了我一眼,气急败坏地慌慌下台。

  草花爸喊道:“还有上场的吗?”

  台下没了动静!

  我一眼看到了水上嫖,他竟然也来了,看起来他要想上场,竟被他身边一个英姿飒爽的小娘子拦住了。莫非她就是那个带兵讨要小乔的小娘们儿不成?

  草花爸喊道:“天也不早了,没人比就这样定了,我们请……”

  “慢!”

  一眨眼台上便跃出一个人来,我一时竟没想来起是谁。

  “在下是关胜之子关荣关树青!”

  “识相的话快快滚回去!王芙蓉怎会与贼相好,简直白日做梦?”

  “五十步笑百步,我是贼,你也是贼,试看天下,哪个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是贼?废话少说,你只管胜了我,再成你的好事!”

  念他私放芙蓉,我没有说出他是葫芦贼,只称他为贼。不过,他喊我为贼,倒也说的过去,我只能一笑了之。

  当然,某种场合,笑,屁用不顶,是要用拳头说话的。

  两个贼战在一处。

  没一会儿,台下便连声叫好!我们的比试某种程度上便有了一定表演的成分,好像除了为了王芙蓉之外还想得到观众的喝彩。

  若论表演,我的仙人掌的确是一流的。在台下观望的蓝燕儿后来告诉我,她当时竟然有些恍惚,真以为我是天上来的仙人一样。当然,蓝燕儿这样说有恭维之嫌。我把它写出来,又有些自吹自擂,你也不必太当真。

  关荣道:“若用我的大刀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那不妨拿刀来比?”

  “算了吧,我不破坏规矩。”

  关荣渐显不支,却装着没乱阵脚,激流勇退一般,一抱拳道:“今日一会,果真有些功夫,关某甘拜下风!”

  “的确有云长之风!若你不是贼,咱还真可能成为兄弟!”

  关荣跳下台,扬长而去。

  “还有上台比试的没有?”

  连喊几声,无人相应。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我宣布,得胜者为骑过飞疙瘩死而复生哑后能言的牛显牛得路将军!”

  满场欢声雷动。

  这时天色渐暗,点了红烛,亮了灯笼,人们兴奋得不肯离去。

  草花爸问我:“牛显,你愿意娶王芙蓉为妻吗?无论美丑?”

  “我愿意!”

  “好!请王芙蓉上场!”

  哇!九个一样妆扮的女子皆蒙红纱而出。

  草花爸道:“这是王芙蓉对你的考题,如果在九个女孩中你能找出她,则必定终身,若找不出则再作商议!”

  好在众女子鱼贯而出时,我细作端详,一眼便看出第三个走出的是百步穿杨若兰,她走路还是比平常女子快了一些,看走路便排除了三四个。

  又去看那些人的鞋,虽穿同一样式,大小不一,特大特小者又做了排除。

  我说道:“一看走路我就知哪个是百步穿!”

  草花爸道:“哦,是吗?”

  我点点头。

  “大家想不想看看她猜得对不对?”

  “想!”

  “那好吧。咱临时加个游戏,你先把百步穿的面纱揭了。”

  我走到第三个女子面前,她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脚踩住了我,慢加力,我咧着嘴不敢出声。

  一揭面纱,果真是红妆粉面的杨若兰!

  “哇!啊!呀!”下边连声惊叫。

  草花爸说道:“我隆重介绍一下百步穿,她本叫杨若兰,是杨门之后,她父亲便是梁山好汉杨志。平时,她不爱红妆爱武妆,喜弄刀枪棍棒,箭法更是不用说,让我们的傻小子们误以为男子也不足为过。”

  下边一听是杨门之后,都往前凑,乱纷纷地往前挤拥。

  “杨若兰什么时候比武招亲啊?说个时间,我得把武艺好好练练?”有粗门大嗓者喊道,台下便起着哄。

  “静一静!静一静!不可喧宾夺主,杨若兰如何招亲,何时招亲,这是后话。该点王芙蓉了!”

  “爱拉无有!”我突然喊了一声,第六个女子的身子竟然一颤。我上前细细端详了一下她的脖子,脖子上有颗小小的黑痣,又看了其他女子,脖子上皆没有。而芙蓉脖子上就有这颗痣,我敢断定这就是芙蓉了。就站在她面前用手一指。

  “确定吗?”

  我点头。

  “真的确定吗?”

  我还是点头。

  “你真的敢确定?”

  我想了想说,“确定。”

  “就这一次机会了,要改的话还来得及,别怪我没提醒你?”

  莫非我真的选错不成。我从上到下把面前人看了一遍,又盯在她脖子上的那颗痣上,“就是她了!即便这个不是芙蓉,我也娶她为妻!”

  “有胆魄!”

  “不是王芙蓉的都揭开面纱吧。”

  一个个女子都揭了纱,果真一个个似水葱一般,不同方式地可人。

  而第六个人没揭纱。

  “傻小子,该你动手了!还愣着干啥?”

  我的手竟有些颤抖,我的心跳得厉害,我的泪水都滚了出来,我缓缓揭开了纱……

  哇!

  怎一个哇字了得!柔美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真真比宫素然的画中人还要美上几分。一切到了极致,一切无法形容。似乎一股说不出的气迷漫在我的面前,迷漫在台上台下……

  全场一时哑然。只闻得风声水声。

  “这是人吗?”台下突然发出一声喊叹。

  冯秃子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扭头便跑开了。

  也有一些男人或掉泪,或感叹,或摇头,五情六绪无以言表。

  台下又突然大乱,有一个果真晕倒在地,围上几个人叫着他的魂。

  几个色胆包天的竟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跳上台走到近前观看。

  “好了!好了!退下吧。都退下吧。”草花爸竭力喊道。

  几个女子退下,我刚要抱起芙蓉走下,只听一声断喝:“且慢!”

  孟兴郊跳上来了台。

  草花爸说:“贤侄,你是要给你盟兄道喜吗?”

  孟兴郊也不说话,瞪着大眼就向我扑来。我知道他不过是想搅我的好事,如此作为竟让我有点看他不起,我心里生气,但还是尽可能让着他。

  他扑了几次扑不到,越发地着急,若比摔跤我可能摔不过他,只能是四两拨千斤地来对付他。找准机会,我一下抱住了他,竟然举起他来,只听台下一片喝采,“扔出去!扔出去!”

  我哪能这样做?我把他放了下来,放下时他站立不稳,差点倒了下去。

  “等一下!大家别急着走,好戏在后头!”周伦杰不太清晰的声音响彻四方。

  一些跑开的人便又折了回来。喜欢看好戏的人大有人在。

  草花爸问道:“孟员外这是……”

  “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只想把心里的话当面讲出来。大家都知道,我以前嫂子曾经耳聋过,是姓牛的帮她治好的,这我应该感激他。前些日子,我才发现我嫂子给姓牛的织过一双袜子我现在问你,那袜子是不是我嫂给你织的?”

  “是。她报答我给她治好了聋,便给我织了这双袜子。”

  “好!你还算诚实。大家知道,我嫂寡居好几年了,我和我妈早有意让她改嫁,只是她自己不肯。若是她和姓牛的有了真感情,我二话不会说的,可他不该偷偷勾引我嫂子,我怀疑我嫂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

  草花爸问道:“你有证据吗?”

  “现在还没有,等孩子生出来,若要像这个姓牛的,别怪我不客气。这事,早晚我会弄个水落石出的!”

  若此时承认了势必会对艾小可及肚里的孩子不大好,我只好梗着脖子道,“我曾喜欢咱嫂子这不假,但我并没做什么,她肚里的孩子若真是我的,她也不会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不是?有哪个娘子会胡说是让葫芦贼奸了呢?”

  “不说葫芦贼还好,若说起葫芦贼我觉得这事有点复杂。草花跟姓牛的在一起时丢了这大家都是知道的。可是在我未婚妻唐嫣跟我大婚临近时,却也被葫芦贼抢走了。没办法,我岳父母让她妹妹唐娇替她姐跟我完了婚,更奇的是没多久唐嫣竟被这个人救了,而且又霸在了他的身边。大家想一想,为什么这些事都这么巧?其实多动动脑筋,我们就会猜到,这个姓牛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是葫芦贼扎在茹野县的眼线!”

  没等孟兴郊说完,台下便议论纷纷,“是啊!是啊!这个姓牛的确来路不明……”

  “诛杀葫芦贼!”不知谁开了个好头,便此起彼伏起来,这还不算,刀刀枪枪的一些人竟然围住了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