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终于来临。

  河岸边的沙场,高搭台,悬红彩,水清天高,山重云薄。

  台底以及台底以外的人都像看场好戏的样子,欣欣然张开大眼。山像是高了起来,水像是涨了起来,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孩偷偷地从家里跑出来,慌慌的,急急的。台上的,台下的,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人,坐着,站着,登在长凳上,踩在人肩上,比手划脚着,吐沫横飞着……

  风轻悄悄的,人兴冲冲的。 高个、矮个、胖的、瘦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戴着花儿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还有和王芙蓉的孩儿。

  台中间靠后坐着顾知县,左边是志南大师,右边是王员外。挨着志南大师是冲和子。挨着王员外是邱道长。

  两侧也坐着人,左侧是葫芦僧和慢和尚,右边是草花爸以及县里知名的员外们。

  墨玉指挥着丫头们端茶倒水。

  慢和尚的目光常常盯着墨玉。

  独独不见芙蓉。

  “王芙蓉!王芙蓉!出来!出来!”

  台下喊了起来,一声连着一声,像是浪潮一般。

  “揭面纱!揭面纱!快点快点!”

  “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好着急!”

  台下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

  草花爸走至台中央,一摆手,“肃静肃静!”

  大家乱哄哄地一时静不下来。

  “你们再这样乱哄哄的,老虎可要下山了!”台下立刻静了下来。

  “看来,你们是怕见不到的老虎,不怕你们面前我这只真老虎。”草花爸张着大嘴学老虎啸了一声,逗得台下笑了起来。

  “我们不看老虎,我们只看王芙蓉!”

  “你们想看,其实我也想看。不过不急,我们先看看傻小子们斗一斗,获胜者大庭广众之下亲自揭开王芙蓉的面纱,你们说这是不是最大的奖赏?”

  “是!”

  “盖了好几年的面纱一下子就让傻小子给揭开了,你们说过不过瘾?”

  “过瘾!”

  “傻小子未曾婚配,长得不是太吓人,就有资格比武。毕竟是大喜之事,比时不用刀枪棍棒,拳脚功夫就行。闲话休题,比武招亲正式开始,上台后自报身份与姓名。”

  咚咚咚,擂了一阵鼓,响起了悠长的吹牛角声。

  一个高大的汉子上了台,“在下裴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礼!”

  张大嘴在台下喊道:“一上来赔什么礼?”

  高大汉子道:“不是赔个礼。我姓裴,隋唐英雄裴元庆的裴,李清照她爹李格非的格,礼便是仁义礼智信的礼。我是来自临安的‘倾脚头’,只会三脚猫的功夫,路过此处,喜遇良机,岂能……”

  “下去!下去!”

  “滚下去!”

  “一个‘倾脚头’来凑什么热闹,回临安掏粪提尿去吧!”

  下边一阵哄笑和哄嚷。

  裴格礼笑了笑,“英雄不论出处!我既然上来了,就等着把我打下去,我娶不娶芙蓉不要紧,我只想见识见识你们茹野县的高人!”

  没人上台。

  裴格礼又笑道:“哈哈,都说茹野县人才济济,没想到我一个‘倾脚头’就把你们吓住了。”

  挨在我近前的白臂猿黄勃启早已跃跃欲试。

  “我来也!”

  黄勃启飞身上台,“别人不上台是不想跟你比,怕有失#身份,我只是一个瓦工,姓黄名举,字勃启,人称白臂猿。”

  “什么身份不身份,既是比武招亲,自是以武能和武德为胜。闲话休提,出招吧!”

  两人便打作一处,几十个回合竟难分胜负。裴格礼力大无穷,拳脚快疾,白臂猿闪跳腾罗,十分灵活。然,白臂猿稍有不慎,便被裴格礼扔下了台。白臂猿眨眼间便又翻上了台,向裴格礼行了个礼,“裴兄好功夫,愿赌服输!”

  裴格礼又一连打下去五个人,就连柳下安也被他打下了台。

  郭炼一跃上了台。

  我这才发现志铃、宫素然等人也悄悄来了,挤在了围观的人群里。

  草花爸这时让裴格礼下台歇息,周伦杰就上了台自报家门,“我乃飞马大酒店孟大掌柜的贴身伙计周伦杰,人称破东风,善使双截棍,既然不让用刀枪棍棒那就只好赤手空拳斗一斗。(ianuaang)这位兄长姓字名谁?”

  “哦,久仰久仰,破伤风兄弟!我姓郭名炼字德钢,人称出口成,伏牛寨的一个小头目,功夫不高,出手却无轻重,若伤了人,还请兄弟不要胸怀怨恨!”

  “出招吧!但愿别跟我使嘴上功夫!”

  两个人斗在一处。

  这周伦杰不似比武,却像是在舞蹈,让台上掀帘偷看的墨玉看得直发呆,他一会儿抖身,一会儿出拳,一会儿踢腿,竟让郭炼摸不着头脑,而且周伦杰的嘴还不闲着:

  比武台的风烟弥漫芙蓉是遮着面台上面的评委们绝技有三传佛理道法的僧道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风雷闪耍一指弹硬底子功夫最擅长还会金钟罩铁步衫干什么干什么呼吸吐纳自在干什么干什么气沉丹田手心开干什么干什么日行千里系沙袋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一个马步向前一记左钩拳右钩拳一再重演一个我不看的人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一想好多年她一直在心间干什么干什么我打开任督二脉干什么干什么懦弱宋人的招牌干什么干什么已被我一脚踢开哼如果我有轻功飞檐走壁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气哼他们儿子我习惯从小就耳濡目染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的有模有样什么兵器最喜欢双节棍柔中带刚想要去那九连山看莲花跟和尚我不用双节棍哼哼哈兮不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我不用双节棍哼漂亮的旋风踢一身正气哼不使用双节棍哼我用手脚防御哼漂亮的回旋踢

  郭炼一手捂着耳朵一手跟周伦杰打着,最后架不住他的舞功和嘴功,败下阵去。

  百步穿拿着个喇叭上场了,这是少见的乐器,在军中时杨子就特爱吹这个东西。

  周伦杰依然是边舞边说,百步穿拿着喇叭随他舞着,两人左转右转一时竟难分胜负。周伦杰的嗓子哑了,只有舞动之功,再无说唱之力,只好停了下来。

  百步穿迎势吹着喇叭边舞边唱:

  拉妹子啦拉妹子啦

  拉妹子拉妹子拉拉拉

  小妹子从小拉不怕

  小妹子长大不怕拉

  小妹子嫁人怕不拉

  扬一只小手碰嘴巴

  小妹子从来拉不怕

  小妹子生性不怕拉

  小妹子出门怕不拉

  吹一支喇叭会说话

  拉妹子拉妹子拉妹子……

  拉妹子拉妹子拉妹子哟

  小妹子说话羞答答

  小妹子武功顶呱呱

  小妹子待人吹喇叭

  喇叭帮她走天下

  吹出汗来汗也洒呀汗也洒

  吹出泪来泪也抛呀泪也抛

  吹出火来火也旺呀火也旺

  吹出歌来歌也响歌也响

  周伦杰在歌声中竟有些陶醉了,百步穿趁其不防一掌将他推下了台。

  百步穿把喇叭扔给了柳下安,又有几个轮番上场,接连被他打了下去。

  裴格礼再次上场,两人大战几十个回合,也被百步穿打下了台,若不是我一把扶住裴格礼,估计他得摔个狗啃屎,裴格礼望了我一眼,也没什么礼,转身就钻入了人群。

  我让白臂猿去寻他,最好将他请上山。

  一时没有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敢上台的。

  宫素然挤过来碰了我一下,“该你了!”

  好些天了,我俩都很少说话,她这样示好,我也便朝她笑了笑。

  我摇摇头,摆摆手。

  “装什么装?你不想娶芙蓉了?放心吧,我不会吃醋的。我们都不会吃醋的。”

  “百步穿是名门之后,嫁给他比嫁给我要好!”

  “虚情假义!我敢说,这百步穿是不会娶芙蓉的!”

  “为什么呢?”

  “她肯定是个女孩?”

  “女孩?我看着倒也像。”

  “不是像,而就是。看她一举一动,刚才那一番唱,肯定就是个女的。她肯定也是喜欢你,在有意调戏你,若能当众打败她,你没准就弄一成双了,娶了芙蓉,也要了她。”

  “竟胡说!”

  “快上场吧。”

  宫素然推了我一把。

  草花爸喊道:“再没人敢上台,芙蓉的面纱就由杨门之后好汉杨志之子杨再勇来……”

  我一跃上了台。

  百步穿朝我笑笑:“还以为你怕了呢?你终于肯上场了。”

  我用腹语逗他到:“一个死过的人,还知什么叫怕吗?”

  没把百步穿逗乐,倒把台下的人逗乐了。

  我依然用腹语道:“跟你打,逗你玩!”

  “别贫嘴!看掌!”

  百步穿连击三掌,我一一闪过,便向台下介绍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原叫牛让,现改名牛显,字得路,如今在伏牛寨举起了抗金的义旗,今日比武,一是为了王芙蓉,二是多认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百步穿道:“为什么不出招,有意羞辱我不成?”

  “让你三掌,只是念你的救命之恩!”

  “用不着,为了王芙蓉,出招吧!”

  我使起了仙人掌,每使一掌便喊出了声:兔吮毫,虎步,猿博……我总觉得我师父登独子教我的掌法还可以,只是那些招势名称太造作,不够自然,索性我重起了名字,与那九张画上的并无分别:兔吮毫,虎步,猿博,凤翔,龙接麟,龙翻,龟腾,蝉附,鹤交颈。

  台下连连叫好。

  百步穿瞪了我一眼,“什么下流招?”

  他满脸羞红,皆富女态。

  我大声道:“我用得便是绝世武功仙人掌!”

  一不小心,我的手指碰了他的胸,是那样的绵软,真似触电一般。

  如此这般,他的胸、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肚子甚至他的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总是点到为止,直教他气急败坏。

  “你好下流!”

  “你一个大男人老脸红干啥?”

  我心里暗忖,若百步穿真是男人胜了我,也便抢了我的芙蓉,若真是女人胜了我,更让我脸上无光,不管怎样,都不能败给他。取胜方是硬道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