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如梦令》作罢,梁兴连声叫好。

  董荣说看不太懂,只是觉得“真快真快,一眼便是将来”还算有些意思。

  春铃领着艳铃和爱铃走了进来。

  春铃拿起我写的词从头至尾念了一遍,高兴道:“这研墨纤手黑白,不就是在写我研墨吗?只是不明白,哪里有竹杖敲青苔?”

  我说:“哪里没有?等将来你和董哥哥老了,你俩一人一根竹杖非把青苔敲烂不可?”

  春铃道:“去,去,又来编排我。将来那么远,谁又想得到将来?”

  董荣道:“依我看,的确是有竹杖敲青苔,竹杖是董哥哥的竹杖,青苔是春铃的青苔,夜夜都在竹杖敲青苔。”

  “我说二大王,你不说是不说,一说比别人更难揍!”春铃娇嗔道。

  酒宴摆好,我们六人围坐一团。春铃陪梁兴,爱铃陪董荣,艳铃陪我。

  这爱铃我以前还没太注意,老是扬着一张小白脸,额头有点高,鼻子有点高,看起来少言寡语更是清高。爱玲便是个三高的小娘子。

  我一时竟对她有了几分歹意。当然了,这种歹意还不宜浮于言表,只能先隐于心底,这才算有心机。真是没办法,好像每一个稍有姿色的我都想要霸占起来,我也深知这样做很不好,可就是管不住自己。心里的占有是不是比身体的占有更罪过?当然,我没有工夫去细想这个问题。

  我尽量不去看爱铃,而是一个劲儿地喝酒。

  春铃道:“梁哥哥,我敬你一个!明日一走,不知何日再见,便让这离愁化作一杯酒!”

  梁兴道:“多谢妹妹相陪几日,梁兴永世不忘,若有闲时,一定来看妹妹。”

  梁兴一口干了。

  春铃慢慢饮着,斜眼望着梁兴。

  我道:“既然情妾意,春铃不如就跟梁小哥走吧。”

  董荣也道:“正是正是。”

  梁兴道:“多谢二位贤弟美意,只是我来此一趟,寸功未立,便拐一个美人姬而去,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我说道:“哥哥,这是哪里话?自古美人配英雄,明###走我也不拦了,只是带上这春铃妹子好好地恩恩爱爱吧。”

  艳铃道:“春铃姐,你倒说句话啊?”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听二位大王的。”

  艳铃道:“来,我们一起敬小两口一个。”

  我们欢喜地干杯。

  这时,倒酒的是新进来的一个丫头,我便觉眼前一亮,浑身一股清纯之气,与这三个铃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处一站,这铃没哑我倒是先发起了呆。

  梁兴给我敬酒我才回过神来。

  这丫头倒完酒便垂手而立,其神态姿容,纵是柳三变也一纸难书。

  我问董荣:“董贤弟,这里总共有几个丫头?”

  “好像是四个。这四个都是新买来的丫头,宫素然给她们起的名字,春来、夏达、秋至、冬归。”董荣又问那丫头,“夏达,那三个呢?”

  “春来在灶上帮忙,秋至和冬归去拿酒去了,怕酒不够喝。”这夏达声音很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重要的便记,不重要的就别提,这样看起来才算不太垃圾。而我当时的确并不知这个小丫头于我来说是重要还是不重要。

  我是这样认为的,不管重要不要,都要记上一笔。哪怕留下个名字也好,不能因为她的不重要便把她忽略掉。大家不妨回过头看看,自三皇五帝以来,即便是西施、昭君、飞燕、玉环这等人物,史家对她们所用笔墨也甚少,大多只是一些口口相传的传说。至于李白、东坡、秦观、柳三变这些才人的侍妾或相好,我们也知之甚少,所以,不妨再嗦一句,不要认为她不重要便把她忽略掉。

  人生无安排。那些以为人生该有意义的,的确很想安排好自己的人生和摆布别人的命运,可到头来最后的结果也是不可知的。

  所谓有所安排的,大致两种人,一种便是把别人当棋子,一种便是把别人当攀梯,目的都一样,无非是往上爬使劲往上爬。

  即便是把别人当棋子的汉高祖刘三,在鸿门晏时,他就是没被吓尿了也是很忐忑不安的,当时肯定在想“我命休矣”,哪敢去做他开国之君的梦?

  不可知,一切都不可知。

  我的人生无安排。我的人生无意义。何况我也没有三迁的孟母,所以我便如水上浮萍,飘到哪儿便是哪儿。

  和梁兴、董荣喝酒时,我便这样杂乱的思想着。在梁兴大谈退金兵的宏论时,我的确是走了神,这很有些无礼。

  再回到这个小丫头身上,我的目光虽炽烈如火,但也是干净的,面对如此纯净的人,你不得不目光澄澈起来。当然,这也是自我的感觉,若让别人来看,或许我的目光里满是淫邪或银 荡。

  如今身为大王,我很有摆布这个小丫头的可能。狼遇到羊,便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那一夜,我的酒在杯里感觉有些晃荡,那小丫头让我很有些心神不定,也在我眼里晃来晃去。

  想早早地散去,免得想着这个小丫头受煎熬。又不愿这么早就散了,总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多看一眼是一眼。这小丫头无论是倒酒,还是一旁侍立,无论是笑还是不笑,她的姿容和神态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劲头。

  美,有时也没什么道理可讲,你觉得美便美了。有时这美虽是一瞬,却让你永远也望不掉。记得我还是一个不大的孩子时,在集市上,围观打把师卖艺的,有七八个女娃娃一个接一个地打着跟斗,虽是一样的衣裳,若看姿色也是让我眼花缭乱。可我就是独独对一个特别的喜欢,只盯着她,很少去看别人,总觉得她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这小丫头往这三个铃面前一站,便领了先,也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梁兴说了好几次,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看牛大王累了,不如早早歇息吧。

  其实,的确有些不早了,散就散了吧。我跟董荣说,咱们走吧,梁大哥还得跟春铃温存呢。

  我和艳铃便一起走了。董荣和爱铃还在后边磨蹭着。

  艳铃拉住了我的手,这是很自然的事了。第一次,一般都是,男先拉女;再往后,便是女拉男;再再往后,便是,两个人不再拉手,而是拉距,拉开了老大的距离。

  从她的手上我能感觉出她的意思。但她怕我有些笨,还是把这意思说了出来,“回你屋还是去我屋?”

  “艳铃,我今天酒喝得不舒服,也累得够呛,困得不行,明日吧,明日我去你屋!”

  我好像这是第一次拒绝小娘子,一般来说,我都是来者不拒。当然,我这样拒绝她,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可毕竟我这些天的确有些累,天刚黑时又跟蓝燕儿一起戏过水。

  艳铃说:“你也不是不舒服,其实,你是看上倒酒的那个小丫头了,有些丢魂了!”

  “咳,就是看上她了,又跟我不舒服有什么关系?不过,说真的,那小丫头倒酒倒得真好,既倒得满,又滴酒不漏。我手下那几个丫头,都慌手慌脚的,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

  “那还不好说,把这小丫头弄到你身边就是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事你去办。你办事我放心。”

  “等你明日进了我屋再说吧。”

  “那就算了,我找别人来办这事吧,就不劳你大驾了,我从来不愿别人跟我讲什么条件。”

  “我跟你开玩笑呢,你还真当真了!大王交待的事,我哪敢不办?”

  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明天我等你,不管白天黑夜都等你!”

  她进了屋,咣当把门关上了。

  其实,我只是想去看看志铃,志铃这样回来了,我不能不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的。

  我敲了好半天门,小璐才来开,打着张口说,“这么晚来干什么,人家都睡着了!”

  “我来###!”说着粗话我便粗俗着低级趣味着搂着她亲着嘴。

  小璐道:“没你这么当事的!一时一刻也闲不住,冒着机会就偷个嘴儿,跟馋猫似的。”

  小璐领着我进了志铃屋,点了灯,她便笑着撤出去带上了门。

  我爬到床上,挨着志铃躺下,把手搭在了她的胸上。

  志铃睁开眼,“不害臊,又脱了个精光!”

  “你没睡着哇?”

  “这么晚,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若不是梁小哥明日要走,陪他喝酒,我早就来了!”

  “我早就听见门开了,可你迟迟不进来,你和小璐在外面这老半天干什么了?”

  “能干什么啊?我只是问了问你药喝了吗,好些没有。”

  “那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被抬回来时,俩小丫头急着忙着地换床章呢。我当时就晃了一眼,那床单上还真有血。你可真行!我不回来,是不是更趁了你的意了?”

  “我不是想你吗?你被劫走后,我就睡在你的床上,后来,小璐给我倒水时,因为喝了酒迷迷糊糊地把她当成你了!”

  “又撒谎!我都问清楚了,你不只睡了小璐,小怡你也睡了,你们三个一起睡的,是不是?”

  见瞒不过,只好多一半承认,“就算是吧。”

  “你真脏!以后不许在我床上和她们鬼混!你去她们屋吧,想怎样便怎样?反正我也不管你!”说着,志铃便推我。

  这女人也是,同样都是女人,跟她整一起便是圣洁的事,若跟别人整一起那便是脏了。

  我使劲搂住了她不撒手,她挣扎着最终给了我一个背。

  我捏着她胸高之处说,“脱了睡吧,穿着衣服多不舒服!”

  “就这样睡!”

  “没有什么比肉挨肉更好的了?”

  “那你便去当杀猪的屠夫吧,天天都可以肉挨肉!”

  “脱光吧。我只想抱抱你,什么也不做,好吗?我实在有些累,想抱着你睡!”

  志铃一边慢慢地脱衣服一边说:“你不嫌我脏吗?我毕竟在水寨……”

  “心里干净,一切就干净!我们即便淫邪,但我们的心灵是无比的纯洁!”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