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最初我只想抱一抱章小怡。(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但得了寸就想进尺。

  花床依旧,佳人不在,双娇但在眼前。

  不知怎么,我突然想把这俩丫头睡了。睡。什么都不想了。

  我的舌头终于侵进两片红唇。一开始她老用细长的手挡着,以为这样一挡便会安然,孰不知,这种挡法只防君子难防小人。

  她开始对我这种小人有所包容有所回应。她的舌头是香软的,竟有力地跟我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我将她抱到了床上,她又说了句,“大王,别,小璐会醒的。”

  其实,我感觉小璐早醒了,虽然她还使劲闭着眼睛。便是睡着的老祖陈抟听到了我们这种声响也会醒来的。一定会的。

  我将小怡三下五除二扒了个精光,把她的头发弄散,烛光里她的胴体是那样的柔美,头发垂在她的胸上,黑是黑,白是白,她一扭动,更是扯着我的心蹦蹦直跳。

  她如雪的肌肤之上,有几个轻描淡写的小痣,越发衬得她洁润如玉。

  小璐的脸更白,白得却是清透。

  我在小怡的身上,也不免去欣赏小璐。

  两个小娇人。

  注定这个鸡鸣之夜不寻常。

  我抚摸着小怡,亲吻着小怡,好大的工夫,才将那物探了进去,虽是慢慢进入,小怡还是“啊”地惊叫了一声。小璐歪了一下头,赶紧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一条被子横盖在我们三个人的身上,小怡可能也感觉出来被子动了,歪着头看了小璐一眼,她用手推了我一下,下边却在极力地扭动……我腾出一只手抓住了小璐的手,她想抽出去没能抽出去,她的另一只手便拧我这只手,一点也不疼。

  我在小怡身上使着劲动着,“章小怡,好不好?”

  “好!好!大王!你轻点。我快不行了。”

  “别叫大王,叫哥哥。”

  “哥哥。”章小怡搂住了我的脖子,让我整个身体压得更紧一些。

  我一只脚搭在了小璐的脚上,我们两只脚在下边也调着情。

  我转移了战场,一翻身就压向了小璐,很快便和小璐舌吻起来。[]

  扒掉了小璐的裤子,撩起她的碎花裙,掰开两腿就把大物顶了进去,小璐也“啊”了一声,“大王,你别欺负我,我要死了!”

  小璐的下身早已水湿一片,“小璐,你还装睡?是不是早等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谁急啊?有小怡姐还不够,还打我的鬼主意!”用她的小粉拳头捶了一下我的背。

  那时,做这种事因为年轻,还略显青涩,不够老练,尤其这些对象实际上更是稚嫩,既有所渴盼,又有所畏惧。当然,青涩自有青涩的美好。等到老气横秋了,那离朽木也就不远了。

  我一边弄着小璐一边一边脱着她的衣裳,哎呀,她的###更是惊人的清亮,嫩白之上两粒鲜红,我把嘴拱在上面就不愿下来。

  小怡也不安生,抱着我的大腿亲吻着。

  我腾出一只手搬过小怡,一手摸着######,一手摸着小璐的###,“你俩的谁大?谁白?”

  小璐道:“当然是小怡姐的了。”

  “竟瞎说,大小也差不多,要比白,我怎比得过你?”小怡用手压着我的手,我的这只手在揉着小怡的###。

  小怡道:“咱们这样,多对不起志铃姐啊。”

  小璐道:“这有什么啊?咱这是替志铃姐安慰大王,大王失了志铃姐,心里肯定想不开。”

  我说道:“你看,你志铃姐说没就没了,你两个要有一天也不在了,我肯定更想,不如咱们能欢娱时且欢娱。不过,你们放心,明日我一定接回你们的志铃姐来。”

  小璐道:“那我们三个一起伺候大王!”

  “好,好!”我连声说着。

  小怡道:“你想得倒美,志铃姐不吃了我们?”

  “还是我先吃了你吧。”我又从小璐身体上转向了小怡。

  如此轮番地做着,直到最后在小璐身体里射了才作罢。

  那小怡却不甘心,没费多大劲又将大物搞硬,用细长的手把它拉了进去,又是一番奋力,直到在小怡的身子里放完水才了事。

  我一边拥着一个便呼呼睡去。

  做或爱,或许是尽快遗忘的良方。

  我醒后,从小璐和小怡中间起了床,看着她们熟睡的小小脸,一人亲了一口,刚要下床,两人一起抱住了我。

  “别闹!我还有事!你们睡吧。我还会找你们的!”

  我草草吃了饭就进了和畅堂。

  各位兄弟也一个个进来,依次坐好。

  “古风回来没有?”

  董荣道:“还没有。”

  “我拷,这小子不会出事儿吧?”

  没人说话。

  “范跑跑!”

  范却闪了出来,“大王!”

  “你的火药联系得怎样了?”

  “制火药的是找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是说什么也不卖。要卖也可以,得拿到北门大官人盖的字条。”

  我说道:“看来,这背后的大老板便是北门宏了。”

  魏宝强道:“要不我带人去抢吧?”

  “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再去抢。”

  “董荣,梁小哥这几日如何?”

  “很好,几乎闭门不出,春铃陪着不是读书便是写字。”

  “嗯,这两日没顾得去看他,他不会挑我的眼吧?”

  “我当然挑你的眼了!”梁兴瞪着大眼走了进来。

  我忙起身走下来相迎,“哥哥勿怪,这两日实在是事赶事,弄得我凌乱不堪。”

  “我看你还够从容,是块当大王的料。你们这议事的地方,我实在不该来。”

  “哥哥,这话言重了,本该请你多多指点,又怕你受累,便没扰你。哥哥,请上座。”

  “你那位置我可坐不得。”说着梁兴便挨着董荣坐了下来。

  我问道:“哥哥有要事相商?”

  “这两天也给你们添了些乱,我今日便回。”

  “不可!再留两日吧。我今日要去打水寨,把叶志铃救回来。然后好好陪哥哥一醉方休,且不可说我冷了哥哥的心。”

  “贤弟既如此说,那我不妨替你走一趟,看能否把志铃讨回来?”

  “哥哥不知那水贼,实在蛮横不讲理,跟他好话说根本没用。”

  “当然,我也不能空着手去,得带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小乔。贤弟既留了人家小乔,若是还给他,我想他也不会赖着你的志铃不还。”

  “哥哥有所不知,那小乔是我跟他比武赢来的,我岂能还他?哥哥的好心我领了,我今日怎么都得去跟他干一仗!不夺回志铃我誓不罢休!”

  “那好吧。还望贤弟小心为妙。要不然,我陪贤弟去如何?我功夫虽不高,但也能杀一两个水贼。”

  “哪需哥哥亲劳?哥哥是远客,还是好好歇着,等哥哥该亲自出马时我必定会三拜就请。”

  “那好!”梁兴挥手转身告辞。

  “把那些俘虏都拉上来。”我喊了一声,兵士们便押着那三十几个人进了和畅厅。

  “松绑!”

  董荣道:“大哥,不可,这些整清楚了再说吧。”

  “松绑!”我又喊了一遍。

  兵士们给他们都松了绑。

  “让你们吃饭了没有?”

  砍了那个头领的满脸须道:“西北风都喝不上,还吃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莫急,等会儿便让你们去吃饭。若想留在山寨的便留,不想留的给些银两想回家就回家,想回水寨便回水寨。只是有一样,我们跟水寨誓不两立,今后我们再碰上了,绝不手下留情。”

  满脸须道:“大王,你是看到了,打我砍了那个姓赖的,我就是要铁了心地跟着你了。还回什么水寨?”

  “是啊,是啊,我们都跟着大王!”

  我问满脸须:“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黑海波。”

  “哪里人氏?”

  “我就是本地人。大王,你若给我些人马,我定能给你夺来一条大船。”

  “也不急,你们若入了我山寨,便都是兄弟,能者上,庸者下,真有本事,绝不会埋没的,更不会亏待你们。赶紧下去吃饭,等会儿跟我一起去讨伐水上嫖。”

  那些水贼被我的兵士引领出去,董荣吩咐孟非,“你去看看,别让这些人背后捣鬼。”

  我摆了摆手,“勿疑!”

  董荣道:“那也不能让他们去跟着你讨伐水上嫖,若再反了水岂不要吃大亏?而且,我觉得此时出战,还不太合适,且不可因为一个女人说出兵就出兵!”

  “贤弟不必多虑,这两次,水上嫖都没占了上锋,心里肯定憋着火呢,咱水战不行,便诱他出水跟他陆战。”

  宫素然道:“我觉得也是等练好水军再战,这时打有些急于求成。”

  “好了,我意已决!郭德钢,你为先锋,带二百人马前去骂阵,一定骂得那水贼上了岸,诱他们到九棵树。宫素然,水枪怎样了?”

  宫素然道:“只有五把现成的,正在加紧做。”

  “郭德钢,这五把水枪你都带上,带上两把竹火枪,留一把在寨里用,以防万一。”

  “得令。”

  “孟非,你埋伏三百人马在九棵树,我带二百人马埋伏在土桥,等水贼一进包围圈,咱们以牛角为号,围而攻之。”

  “得令!”

  “董荣,你和宫素然一定守好山寨,不要放可疑人等进来。”

  “请哥哥放心,再不能出差错。”

  我们散去,亲点人马。

  郭炼带兵出了山寨。

  这时,草花爸走了过来,递给我一封信。

  “放心吧,芙蓉身上只是出了疙瘩,并无大碍。”

  我一边回惜芳园一边展信看。

  显:

  蓉知你甚忙,能让草花爸来看我,我心足矣!整日刀刀枪枪的,你要时刻小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妙。不几日,便是比武招亲之时,我等你来!你一定来!

  ……

  我停下来靠在一棵松树上继续看信。

  “好娟秀的字!”

  我一回头看到蓝燕儿正站在我身后。

  我赶紧把信合上。

  “怎么,是你老家的相好来的?”

  “是啊。水晶晶那里怎样了?”

  “别提了,我派了个人给她送信,竟挨了她一顿打,自称良家女子,永世不为山贼。”

  “这小丫头,我非让她做了贼不可!”

  “我倒有个主意……”

  “好。我得要出兵了,回来再找你。”

  “好吧。你一定要小心啊!”蓝燕儿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