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丫头在我面前抖着身子,我笑笑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那个叫小蕾的丫头道:“不是大王可怕,只是我俩胆子太小!”

  我被她这话逗乐了,“胆小好!小女子天生胆小!小蕾,你去看看小乔在做什么,她吃晚饭没有。[超多好看小说]”

  “是!”小蕾拉着另一个丫头赶紧跑了出去。

  我好好把自己洗着。若是圣人,在水里一个人洗澡肯定会生出宏大的想法来。可是我没有宏大的想法,只有胡思乱想,一会儿芙蓉,一会儿草花,一会儿小乔,一会儿妙云,甚至还想到与我打猎时遇到的那个红衣少女……当然也不能老是想女人,也想一些别的什么,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正经的事吧,一会儿这大王怎么当能更好一些,一会儿什么时候能把这水贼剿了,一会儿朝庭要让我做官去还是不去……当然了,既然是胡思乱想,就是思前想后,也没什么章法可讲。

  小蕾没一会儿进来告诉我,小乔晚上吃了些,早早就睡下了。

  我点点头,继续一边想着一边洗着,一边洗着一边想着,又想起藕花深处的那个黑衣少女,便走出水盆,擦干身体,披了件大袍子走向“燕子屋”。

  丫头点了灯,开了门,说道:“蓝姐姐睡着了。喝了些酒就睡着了。”

  我进了内室看了看,蓝燕儿果真睡得熟。

  我退了出来,丫头呆立不动。

  我欲出门,丫头问道:“大王,你不在这里睡吗?要不,我把蓝姐姐叫醒吧?”

  丫头穿着月白的小衫,小胸脯挺着。

  我望着她道:“我不走了,你也先别叫醒她。”

  我拉住了丫头的手指尖。

  “大王!”她轻轻喊了一声。

  我松了她梳着的丫鬟,把她的头发弄乱,轻摸着清秀的脸,热吻着艳红的唇……

  “大王,我怕!”

  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小衣,把玩着紧答答软滑滑的**……摸得着看不到,索性解开了她的小衫,发呆地望了一会儿,这才噙住了小茹头,咂咂有声……

  丫头不由得轻呤起来,是青春错落的诗行,是少女潮湿的雨巷。

  我将她推倒在床,解着所剩无几的衣裳,压住她就要耍流氓,突然传来两声轻咳让她有些惊慌,使劲推开了我的渴望,“大王,别,来日方长!”

  我想想也好,这丫头可能有些怕蓝燕儿,便硬着身子进了内室。

  我回身往门外一看,那小丫头正往里边瞅,和我目光一对,娇羞地低下了头,我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海媚。大海的海,妩媚的媚。”

  “好名字。”

  “蓝姐姐给我起的。”

  “哪里人?”

  “东平府阳谷县人。”

  “姓什么?”

  “我姓周。”

  “哦,我认识姓周的还挺多。我记住你了,小海媚。”

  我上了床,轻推了一下蓝燕儿,她翻了个身又睡了,她的脸微红,我轻掀开被子,她还穿着衣裳。

  我先解了她鹅黄的围腰。

  揿起黄色有纹饰的旋裙,轻轻褪掉她的大红裤子,掰开两条**就把大物攮了进去。

  “啊”,蓝燕儿叫了一声,睁开眼一见是我,拧了一下我的大腿,“你好坏!”

  “你怕不怕?”

  “我怕什么?反正别人也不敢来。”

  “那可说不准我想说你不怕我有病传染吗?”

  “我才不怕呢?你要真有也不会故意来找我的。”

  “把我想得这么好!”

  那蓝燕儿也来得快,没一会儿,里边就水汪汪的了。

  我一边说一边做,还忙着帮她脱裙子,直到把裹肚也扒下来,我咬住了######。真白。白的晃眼。真大。大的能支起我的身子。

  丫头在外喊:“蓝姐姐我要熄灯了?”

  “臭丫头,你怎么还没睡着?赶紧把灯熄了吧。”

  灯熄了,蓝燕儿的叫声也没了。

  我越发地使劲,她复叫起来,好像天蹋下来都不管了。

  该乱叫时就乱叫哇,云**雨涨海潮哇!

  那时真叫年轻。白天冰冰,晚上蓝燕儿,再加上和海媚的**,那大物也赶劲儿,有时呆着呆着就噌地蹿了起来。(ianuaang)自打那东西被反吊了一天,更加邪门,给它一点自由便不知所已,越发的肆无忌惮,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真如一杆枪一般,越砺越坚挺,越用越经久。

  缠缠绵绵,快快乐乐,精尽情长,潮起波荡。

  一曲狂歌之后,我和蓝燕儿搂着说着话。

  “你认识水晶晶吗?”

  “认识啊!你见过她?不会又想上她了吧?你们男人在这方面,就是韩信用兵。”

  “哈哈,一提起个女的,就以为我往那边想。那天,水上嫖把我投了湖,我估计就是她救了我!”

  “哦,早就听说她水性很好。怎么?你是想找到她报恩?”

  “报恩倒谈不上,我是想让她来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山寨,帮我训水军。”

  “一个小丫头能干什么?”

  “别看她年纪小,干事肯定干得好,我的眼光绝对没错。她是在北门家吧?”

  “自打她爹被强盗害了之后,她娘带着她和她弟弟就投奔北门家了。她弟弟当家丁,她成了五娘的贴身丫头。她娘在上灶。”

  “你和这水晶晶关系如何?”

  “一个丫头,我能把她看在眼儿里吗?再说了,我素来与五娘不合,这水晶晶自然也是跟她主子一个鼻孔出气。”

  “反正这事儿我就靠给你了。若没水军和战船,就整不了这些水贼。你抽时间写封信,劝水晶晶投我大寨,一起灭了水上嫖,早报父仇。”

  “好吧。我试试看。”

  次日早起后我很想去看看芙蓉,但担心寨里有事儿,只好让草花爸带去一封信。送草花爸时,只见郭炼走了回来。

  董荣、孟非、古风等人十分地惊喜。

  郭炼边走边呤诵着:“头上有太阳,脚下走得忙,急着见弟兄,我是郭德钢。参见大大王,二大王。”

  董荣道:“都把我们急死了,你还贫!水上嫖没把你怎样吧?”

  “哎呀!惨啊!水上昨夜又东风,山寨不堪回首月明中。”

  古风道:“别瞎急八扯,昨夜哪有东风,哪有月明?”

  “不是知己,不想为谋,不是知音,不用弹琴。”

  我说:“别废话了,我们都替你捏了一把汗,你就说你是怎么出来的吧?”

  “奉大王之命,去金龟湖把水贼请。水贼太矫情,不肯随我行。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水贼说得贼他妈高兴。当夜送我上了鱼水欢,一个小娘子,真如出水芙蓉,陪我做了一场春秋大梦。却不想,梦还没醒,把我手脚绑,把我嘴来封。又一夜,我心很孤清,我心好清冷,可巧船靠岸,却难双脚行。夜半钟声,水上静无声。多亏那个出水芙蓉,偷偷把我绳子松,推我下水逃了命!伤情又笑罢,笑罢又伤情。今日见弟兄,何日再见我那出水芙蓉。”

  “这郭德钢,真是出口成章,既然有人敢叫百步穿,咱老郭不如以后就叫出口成!”

  “多谢大王赐号!”

  “赶紧吃点饭,那水贼要来,咱叫他有来无回!”

  吃过早饭不久,便听到望台上传来吹牛角声,我们早已披挂整齐,打开寨门,刀枪相迎。

  那水上嫖刚露头,我们擂响战鼓,孟非从左边杀出,郭德钢从右边杀出,我正面带队冲杀,古风从水贼后面杀来。先是乱箭齐发,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水贼却并不怯战,十几杆竹筒枪向四处喷火,战马燃了火便惊跑,我的兄弟燃了火便嚎叫,一时竟也乱作一团,不少战马被火吓惊。

  我的独角马却是浑不怕,只奔向水贼,几个持竹筒的没来得及喷射,便被我的钩月白龙枪挑了……水上嫖迎上来跟我战作一处,水上嫖渐渐不支,边打边退,我们一气追打他三里地,这才收了兵。

  有三杆竹筒枪被我们抬回了山寨,交给了飞火部,鼓捣了半天,也喷不出火来。急得郭炼头上直冒汗。

  我问宫素然,“跟水上嫖一起来的人里面,有降的没有?”

  “有一个,叫魏宝强,分到古风手下了。”

  古风道:“嗯,这小子还行,看着傻乎乎的,还有点本事,马骑得不错,手使流星飞锤,耍得很好。”

  “让他来一下。”

  没一会儿,一个傻小子跑了过来,“大,大王!”

  “你叫什么名字?”

  “魏宝强。”

  “哪里人氏?”

  “信德府澧川人。”

  “听说你使飞锤,功夫怎样?”

  “还行吧,只要喂饱了我,我就能强。”

  “这竹火枪你打过吗?”

  “当然打过了。”

  “好,你若打得响,我让你吃只烤全羊。”

  魏宝强走到竹火枪后边,让另一人在前边抬着,竟把枪口对准了我。

  我呆望着他没有动。

  魏宝强一笑,黑脸白牙,“好胆量,好大王!我跟定你了!”话音未落,只听“咚”的一声,朝天上放了一枪,一道火线窜了出去。“咚”,又放了一枪。

  郭炼在他身后踢了一脚屁股,“你以为是让你过瘾呢?”

  我笑着夸道:“好,不错。你别在追风部了,先到飞火部吧。”

  郭炼道:“太好了,这小子我喜欢。知道哪儿有卖火药的吗?”

  魏宝强说:“听说焦家庄有一家小作坊,专门偷偷治火药。具体在哪儿,我是不知道。”

  我喊了声:“范跑跑!”

  扬尘部统制范光美跑了过来。

  “大王!”

  “你赶紧去台底村找焦兴梦,让他带着你去焦家庄,多买些火药回来。”

  宫素然道:“水上嫖吃了亏,晚上可能会来劫营,我们一定要做好防备。他们有火枪,若是点燃了山寨可就遭了。”

  董荣道:“那千万不能让他们进寨。葫芦峪是必经之路。大哥,你晚上守寨,我带人在那儿堵住他们就是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用,还是你来守寨,我定有好计来个瓮中捉鳖。”

  宫素然又道:“光有火枪不行,最好还要有水枪。”

  我赶紧道:“我就有水枪吗?”

  宫素然给了我一拂尘,“去你的,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我听说鲁木匠治了一种水枪,专门灭火用,不如把他请来,加紧造些水枪,专门对付水贼的火枪,而且也防他烧我们的寨。””

  “很好,这事你来办吧。”

  天一擦黑,我带着五百兵马直奔葫芦峪。四面设伏。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