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还是那座山,寨还是那座寨,不过是有所变化而已。(广告)无论在什么地方,换个头头就是不改弦更张,也得要出点新花样,以示自己与前任有所别。

  葫芦寨正式更名为“伏牛寨”,三个大字镌刻在门前新树的巨石之上,倒也显得气势磅礴。

  门两边蹲着两只石刻的雄狮。

  门前是青石铺路,直铺下去百米开外,路旁皆是四时不谢的花,或星星点点,或闪闪烁烁,或蓬蓬勃勃。

  进了寨是高大的影壁墙,宫素然欲在上面创作一幅《百牛图》。宫素然擅画马和仕女,之所以她这次要画牛,大多还是为了我吧。伏牛寨的牛的确不少,仅满山跑的野牛随时可见,每一头牛都成了宫素然的模特。

  我们站在影壁墙的前面,只见水上嫖一行正在上坡,越来越近。到了寨前,水上嫖也不下马,朝董荣一抱拳道:“哥,你不是早就是大王了吗?怎么还要登基?”

  董荣冷言冷语道:“郭炼没给你说清楚吗?是我大哥牛显登基!”

  水上嫖这才朝我看来,吃惊道:“是你?你怎么会没死?”

  董荣等人“噌”地一下拔出剑道:“敢对我大哥不敬,定让你有去无回!”

  水上嫖身后的水贼也皆拔出了刀剑,花常采道:“我金龟寨的也不是吃素的,你们人多又怎样?”

  我和水上嫖同时朝身后摆了摆手。

  水上嫖道:“敢问这位高人,那么大磨盘你怎么竟能逃脱了呢?”

  我微微一笑道:“不瞒这位水大王,我天生最不怕的就是水,在水里我能缩骨,你那绳子又怎能绑得住我?”

  水上嫖半信半疑地盯着我,哈哈大笑道:“这位哥哥,那###若早说了是我大舅哥的朋友……”

  “谁是你的大舅哥?可有三媒六聘?我妹妹呢?郭炼呢?”董荣有些气急败坏。

  水上嫖也不看他,接着对我道:“你若早向我实话实说,我怎能会把你沉湖呢?”

  “就因为我向你说了实话,我把北门家的五娘搞了,你才沉得我湖。好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今日咱兄弟两个好好喝一个!”

  “好!看起来你倒也爽快!”

  水上嫖一摆手,两个丫头从轿上搀下一个着红袍的小娘子来。步步莲生宫锦,笑笑梅开芬芳,万种风情齐堆眼角,千般娇嫩轻点红唇,百样灵秀淡扫娥眉,十分婀娜扭摆细腰。

  水上嫖道:“这是我的夫人小乔。”

  其实不用他说,我已猜个**不离十。今日一见,果然名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虚传。

  我一时没有说话,不错眼珠地盯着小乔。小乔向我等行了个礼,便低头站在水上嫖身边。

  水上嫖又一摆手,两个丫头又搀下董洁来。

  “哥哥!”董洁直扑进董荣怀里哭了起来。

  我问道:“第三顶轿里又坐的哪个?”

  “也算是我给你的一件薄礼,是我鱼水欢上的一个娘子,你也是见过的。我给她盖上了盖头,美色自是不用说的,不过,你要是性急,现在让她下来看看也无妨。要是喜欢,便留下,要是不喜欢,随你怎样,反正扔出来的娘子泼出来的水,我也不打算带回去了。”

  且不知这水上嫖送来了哪个女子,是兽兽,还是路苇,或许是其他吧。但不管是谁,也皆秀色可餐。

  “谢谢马大王的美意!我伏女寨不缺美女。但既然送来了,那便留下吧。田谷华,你带他们把她抬到惜芳园。”

  田谷华领着那顶轿子进了寨。

  我问道:“马大王,你不会是把我们的郭炼也沉了湖了吧?人呢?”

  “那我倒不会。我只想把他留在水寨做个人质,我马宗瑞也是说话算话的人,我若能平安回去,必放他回寨!”

  我强压着怒火,“你好卑鄙,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好心请你来赴宴,你竟敢扣下了我的使者!”

  “这世道,不多长个心眼怎么能行,我再卑鄙又哪能赶得上你?我这人是直肠子,吃了就拉,想了就说,我大舅哥当得好好的大王,你凭什么没来几天就篡权夺位?”

  董荣道:“你别在这里胡乱放屁,谁当大王,这是我们伏牛寨的事,外人岂能干涉?你要是成心捣乱,不如趁早滚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给董荣使了个眼色,对水上嫖笑道:“来得都是客,马大王,请了!”

  我带水上嫖等人走进了和畅厅,宫素然带着小乔、董洁以及相伴的丫头向惜芳园走去。(ianuaang)

  寨里之前便有仙鹤、孔雀等一些珍禽,草花爸出门啸了几声,又有一些珍禽异兽在房前屋后或行或止,也不惧人。小乔等也不急着去,而是停下来逗弄那些孔雀。一只孔雀开起屏了,似要与这些女子比比美。

  四方宾朋聚到一起,显得热闹无极。当然,大多是各山寨的一些寨主,都是董荣请来的,我几乎一个也不认识。现如今,各地称主称王者实在是多。乱,不只乱在金兵上,也乱在了自己人身上。当然,我等这些小寨主,还没引起朝庭的注意,若引起朝庭的注意,是好事也是坏事。

  毕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是无功名之人,却窃取了伏牛寨的果实,这些寨主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心里是好大不服的,甚至还有些不耻。我虽看出了这点,但脸皮还厚着赖笑,很多人说,心黑面厚手辣是称王称霸的基本素质,我可能还不具备这些。

  众人大多没空手来,都带着一些奇珍异宝。

  其中,草花爸献上了一头玉牛,活灵活现,极有冲撞之势。

  不用草花爸说我就知道,这块玉本是我和芙蓉从河里捞出的那块玉,给了草花爸换来芙蓉的坐骑小桃红,如今这玉又到了我的手上。看到这块玉,便想到了和芙蓉那日的情景,是那样的美好。

  开宴了,我们等了一会梁兴梁小哥,迟迟不见人,只好开了宴。

  金铃十三钗唱了曲,打了鼓,跳了舞,弄得大伙都不动筷子,看得呆若木鸡。

  我看出墨玉有点心里痒痒,也想露一手,便道:“我有个林妹妹,舞也跳得极好,不如让她给大伙助助兴。”

  墨玉便走到中间跳起了凌波舞,静时若###初绽,动时若电光一闪,一扬袖,便是风生水起,一闪跃,便是乱花飘零。

  墨玉舞罢,董荣道:“我妹妹董洁也是自小好舞,今日是我家大王登基大典,不妨就让我妹妹献献丑。”

  水上嫖站了起来,“不行,董洁是我的女人,我不让跳她就不能跳!”

  我也站起来道:“既是你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让她去鱼水欢接客。”

  董荣也站了起来,“妹妹,这可是真的?”

  董洁点点头。

  董荣冲过去握拳向水上嫖面门打去,水上嫖却是迅即闪过,没过几招,二人便被其他寨主拉开。

  水上嫖道:“大家想知道,董洁接的第一个客是谁吗?便是这个牛大王!”说着他自己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以为董洁会当面恼羞成怒,没想到她走到我身边朝众人微微一笑,竟依在了我的怀里,“是又怎样?今天既来了这么多人,不妨便做个见证,我是被水上嫖抢去的。他把我当鸡女一样使唤,的确我接的和第一个客就是牛大王,但我也说也是最后一个。我喜欢牛大王。自今日起我要离开那个水贼,跟牛大王做个长久的夫妻。”

  水上嫖道:“你好不知廉耻,他刚当个大王,你就想当压寨夫人了,你也不想想,他缺女人吗?连臭道姑都被他拐骗上山了,你跟着他也是被晾的货。”

  “那也比你这个恶贼强!”

  “你这见议思迁的东西我要不要也无所谓,不过,大家都在也不妨见证一下,我得和这牛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比试一番,她若胜得过我,不仅这个董洁我不要了,就连这小乔我也搭给他,若是打不过我,我便要那个叫志铃的和刚才跳舞的这个。”

  “比就比!”这也是当众露一手的好机会,我岂能放过。

  水上嫖便和我拳掌来往起来。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我一面念念有词一面使出仙人掌来。

  他的拳脚如猛虎出林,风声呼呼,来来往往,难找出破绽。我的仙人掌似蜻蜓点水,飘然不见,上上下下,也神不可测。

  这时,我用眼角一扫,大厅里竟然进来两个人,董荣忙上前相迎,“梁小哥,你可也来了!”

  梁小哥一摆手,意思是先看我和水上嫖的打斗。

  斗了十几个回合,突然见水上嫖袖里甩出一样东西,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盘子悬着就飞了出来,和水上嫖抛出的东西撞到了一起,盘子立马粉碎,一个铁球也掉到了地上。

  水上嫖一愣神,我乘机一掌击在他的胸上,他踉跄几步,我随后跟上,一个扫膛腿,便将他摞倒在地上,他刚要起来,被我死死摁住,“竟然暗下毒手,把这厮给我绑了!”

  董荣朝百步穿伸出大拇指,众人也把目光聚向百步穿,不用说刚才的盘子肯定便是他抛出的。他不动声色地低头吃着东西,旁若无人。

  花常采等要来相救,被古风、孟非等头领围了起来。好几个已束手被擒,花常采斗了一会儿,也被绑了。

  小乔站了起来,“啪”地摔掉酒杯,“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和大王好心好意参加你的登基大典,竟如此相待,难道这果是鸿门宴不成?”

  宫素然道:“是你家大王自找没趣,他自己要比,比输了自是胜者说了算,大家也听到了,你家大王已输了,你就是我们大王的人了。”

  小乔道:“想都别想,好女不嫁二夫!”

  董荣道:“先把这妇人,押到惜芳园,省得她胡乱叫嚷。”

  “没想到你们竟是群无赖,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小乔一边叫嚷着一边被推了出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