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嫣问我怎么在金龟湖搞得这么狼狈?

  我说我不是都讲过了吗?

  她说你讲得不真实,不要跟我讲什么仙女讲什么宝贝,我只想听你的真事。

  逗了几句嘴我便给她讲起了我的真事。

  我说:“我和古风几个,本想游玩一下金龟湖,结果碰到了一条叫‘鱼水欢’的船。船头上站着好多漂亮的小娘子。他们截住我不让我走,非要让我们上去玩玩。没办法,我就一个人留了下来做了个代表,让古风他们先回去。”

  “你肯定心里早就想上那船了。”她这样揣度着我。

  “想是想,但更多的是担心,担心被水贼扣住。听说我是伏牛寨的大王,那船上的头目对我很是恭敬,把船上所有的娘子集在了一起让我挑选。这些小娘子每到晚上都不穿衣裳。”

  “那怎么可能?”

  “我说的是真的。她们全是用一些薄纱从大腿往上,直缠裹到胸部,看起来有点像缠着彩线的线板。”

  “一看就知不是良家女子。”

  “别这样说人家,她们不也是水贼抢去的不是。你若抢了去要让你这样你不这样?”

  “我就跳水去死。那###们要不把我劫回来,我迟早会死的,我早就做了拼命的打算。”

  “当时那些人站在一起让我选,你猜我选中了谁?”

  “谁?”

  “那小娘子叫小洁,后来才知道竟是董荣的妹妹。”

  “是不是跟她睡觉了。”

  她越关心的我越不急着说。“那船上有条规矩,选娘子必须是双数,后来我又选了个叫兽兽的小娘子。”

  “这女孩是不是长得很瘦。”

  “她那个兽是野兽的兽,你别说,她在床上真像只小野兽,好猛烈啊!”

  “别讲你的床上!”

  “你不是就想听真的吗?”

  “好吧,你想怎么讲就怎么讲吧?”

  “董洁和兽兽先陪我喝酒。”

  “你们不会三个人一起睡张床吧?”

  “听我讲。(广告)后来兽兽就掀帘子去睡了。没一会儿就喊董洁进去,董洁就让我进去了。兽兽先是扭扭捏捏地捂着被子让我出去,后来我真想要出去时她却一把拉住了我,说是让我给她挠痒痒,挠着挠着我们就做了那种令你好讨厌的事。”

  “你们男人都好讨厌。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好鸟!后来呢。”

  “后来,那水大王来了,就让兽兽去陪他了。”

  “一个女人刚陪一个又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这叫什么事儿?这种女人你就不嫌脏吗?以后,你要少去这种地方。”

  “好。我睡不着就穿衣服出去了跟董洁聊天。”

  “什么聊天?是想打她的主意吧。”

  “聊了会儿天,她约我去船头看月亮。”

  “假浪漫!是不是从船头就看到了床头。”

  “那是自然的。”

  “后来,那水大王知道我是伏牛寨的大王,就把我给捉住了,说我是去探他们的底,就往我身上给我绑了个大磨盘要把我沉湖。”

  “好狠毒!你当时怕不怕!”

  “也说不上有多怕。只是有些后悔。”

  “后悔不该上那贼船?后悔不该去金龟湖游玩?”

  “这我都不后悔。只是后悔还没跟你亲热过就这样要死了。”

  “你真的想到我了吗?”

  她开始抚摸我的头。

  “也不止你一个,你们这些小娘子对我都这么好,可我说没就没了,再也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想想我心里好凄惶。”

  “没事儿的,你这不是回来了吗?”

  “唉,这乱世,不知哪一天……?”

  “要不,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她在嗓子眼里说了这话,听起来却是很清晰。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先吻上了我。

  我一边和她亲热着一边褪了她的裤子。

  “你不会后悔吧?”我问着她。

  “废话!”

  我不再废话,扛着她一条腿,掐着她的小腰,那东西在门口探来探去,然后一下就搡了进去,里面很紧很潮……

  “你好讨厌,不会轻些么?”

  做完好讨厌的事儿我们一时都睡不着,又亲抚着说着枕边话。

  次日醒来时,我心情格外好,我发现我的大腿上沾着血,床单上也留了血痕。

  她也醒来了,我要起床,她又抱住了我,“再睡会儿吧。”

  她拧着我的脸道:“你好讨厌,都把我的腿弄脏了!”

  她的一条**上也沾着鲜红的血。

  不是所有的血都令人惊恐。

  英雄的热血是种壮美。

  处子的鲜血是种纯美。

  那一天,太阳初升时也是一个红的世界。天边,红云漫卷;远山,红叶飘然;寨里寨外,大红灯笼高高悬。

  我的登基大典在卯时准时进行。

  众兵士执枪横棒,侍立在寨里寨外,好不威武。

  三十六条好汉每四人并行,皆着皂袍骑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高头大马鸣锣开路。

  十八个女子一身红衣,盘着一样的发,骑着黄牛吹着笛子。

  我身穿橘红色并绣有向阳花的袍子,脚登虎头大靴,坐在一辆三匹马的车上,向众将士挥手致意。

  那一天我虽不是当皇上,却跟当皇上一样风光。

  彩旗飘飘,漫卷秋风。

  一面大旗上书着“抗金保国,除恶扬善”。

  一面旗上一个“牛”,一面旗上一个“董”。

  鼓声一喧嚷,更是人人激奋。

  志铃等十三钗在寨门处擂着鼓,还间杂着口号声,“大王牛显,洪福齐天”。那些兵士们随声附和:“大王牛显,洪福齐天。抗金保国,除恶扬善。”

  对于庆典,我们是一个有所积淀有所创新的民族,若是搞得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即为成功。当然,我们这次山里的庆典还不能达到此种效果。

  在这之前,我虽一再强调不搞个人崇拜,但当众人喊出“大王牛显,洪福齐天”时,我心里依然感到美滋滋的。

  众人簇拥我走进了“和畅堂”。所谓“和畅堂”也就是把之前的大厅稍加改造,我亲题了一块匾。

  我坐在了虎皮交椅上,我身后站着两个打扮一新的丫头交叉打着扇。

  诸位头领及将官分两边依次而坐,一个个倒也像模像样。除宫素然是个道姑外,其余皆为汉子。

  董荣带领众人站起来向我行拱手礼,“恭贺大王登基,我等将随大王同生共死,成就大业!”

  我还礼道:“承蒙诸位兄弟看得起,我伏牛寨虽是小寨,但牛某实在是能力浅薄,担此兴寨大业实在是诚惶诚巩。诸位兄弟虽不显山露水,但有真才实学者一定很多,愿我等同心协力,竭尽所能,共创伟业,有朝一日,潜龙抬头,牛某必会让贤。”

  古风道:“大王不必过谦,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众人举你为王,便是信得过你,我等愿随大王同甘共苦。”

  “好!什么也不说了。我现在不担心别的,只担心怎么郭炼还不回来?也不知那贼头能否请得来?”

  董荣道:“大王莫急,我想那贼头早晚要来,我们不如趁早吃饭,迎接一些贵客。”

  “好!各位兄弟还有什么事?”

  射日部统制光头孟非道:“大王,咱虽用不着立王后,但怎么也得找个押寨夫人啊?”

  众人笑道:“是啊是啊!”

  “哈哈,云否老弟不如以后也管起寨里的婚事来吧。以后就喊你孟红娘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听说没几日台底村的王员外要比武招亲,听说他闺女有西施之容,大王不如去参加一下,一来扬扬我寨的威风,二来也抱得美人归。”

  宫素然道:“我看可以,孟非,不如你这几日盯着这事儿一点,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大王能不能成此好事,就全看你的了。”

  “大家就瞧好吧。”

  我说道:“各位要没什么事儿便先散了,赶紧吃饭,吃完饭各就各位,我和董贤弟等亲迎贵客。”

  董荣道:“大哥,你坐在厅里等便可,我带人迎客就是了。”

  “诶,这哪儿成,无论是远道而来,还是近道,我都得亲迎一下方好。”

  早饭过后,我等并到大门处迎接远近贵客。

  最新来的是台底村的,焦兴梦、李大锤、草花爸、大个子、百步穿、林墨玉、苑冰冰等人。

  车上拉着一些牲礼和银两。

  墨玉、冰冰等女客被蓝燕儿等人先接到了惜芳园。

  草花爸一见我就擂了我一拳:“小子,哪有你这样的?连招呼也不跟我打一个,摞下我这个孤老头子,自己上山想清福来了?”

  “叔父大人勿怪,我一时也不知去何方,但没敢惊动你老人家。”

  “我连行李都带来了,你收不收我我都带赖着不走了。”

  “真的!太好了!”听说草花爸要上山,我心里真是高兴。

  宫素然道:“你若来了,不如找一个地方,蓄养一些虎豹狼虫,必能效力杀场!”

  我说道:“甚好!”

  草花爸道:“我早有此意。”

  焦兴梦道:“大哥,我和大锤也上山吧。”

  “不可!”我摇头道:“王家也少不了你二位,好好跟着百步穿兄弟吧。”

  百步穿道:“我来,是不是牛大哥不欢迎啊?”

  “诶,兄弟这是哪里话?其实我早想你了!”

  百步穿道:“牛大哥,芙蓉本要来,但身体不适,便托我等向你深表祝贺!”

  “多谢美意!”

  我们边走边聊,进了和畅堂,上了茶果,便闲聊起来。

  这是进来一个兵士报道:“大王,金龟湖的水大王来了。”

  “你可见到郭统制了吗?”

  “没有?”

  “你可见二大王的妹妹了吗?”

  “没有。不过,抬着三顶花轿。”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