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梦之后是美景。(广告)

  一扭头,但见藕花深处坐着那个黑衣少女。因红光的映射,她的脸也有些红。藕花有些败了,荷叶有些残了,只是少女正青春饱满着。如一粒饱满的嫩麦粒,色是绿的,牙一咬便出水。

  她摘了面纱,但见她,桃形脸,尖下巴,不施脂粉,肤白肌嫩,一双眼含情,两弯眉堆恨,墨发飘飘迎风,玉指纤纤拈尘。

  她起身走到芦苇丛中揪下几根芦苇,编了条小绿绳,把长发拢作一处,用芦苇绳一绑,故意把发垂到她的小胸上,扭转身看着我或是让我看。清爽!好清爽的女娃娃!

  “谢谢你救了我!”

  “你怎么知道是我救了你?”

  “除了你还能有谁?你是水晶晶吗?”

  “不是。”

  “你肯定是!”

  “不是就不是!我先走了!”说着,她转身往芦苇丛中钻去。

  “好妹妹,你别走哇,告诉我怎么救得我?”

  “这很重要吗?”她头都没回继续往前走着。

  “妹妹啊,你救人救到家啊,我不认识路,你怎么也得把我带出去吧。”我有些急了。

  “你连衣服都没穿我怎么带你?光成这样能救下你就算你祖宗积了阴德了!”

  “把你的衣服脱给我一件呗?”

  少女回眸一笑:“那我穿什么?”

  “你只给我一件就行!”

  “我没多余的衣服!”

  “那你帮着想想办法吧,我总不能捂个荷叶走在大路上吧?”

  她笑出了声,很是清脆。“摊上你,真麻烦!”

  哎呀!看来少女就是少女啊,天真无邪遮都遮不住,一颦一笑都是那么动人心。

  只见她用刀子割来一些芦苇,这芦苇有黄的有绿的,还有白毛毛,挺好看的。当然,那些飘在风中的芦苇更是好看。

  她望了望我的身材,开始用芦苇巧手编织起来,她的手细长绵软,似乎跟芦苇一样的绵软,穿来倒去的竟跟变戏法一样,没多大工夫就编出一块帘子,扔给了我,“你可以跟在我后边,但必须在百步之外,我不想看到你这个丑样子!”

  “好!好!一定!一定!谢谢我的好妹妹。”

  “别喊我妹妹。我可没这样的丑哥哥!”

  “好!好!谢谢我的小菩萨!”

  “菩萨就菩萨,怎么还小菩萨?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菩萨了?”

  “菩萨菩萨,你便是观音菩萨,救我于深水之中,引我到光明之路,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某将永世不忘!”

  “真贫!”她从藕叶丛中取出钢叉,拎出一个小木桶,木桶里应该有几条鱼,因为我听到了鱼的抖动,看到了溅出的水花。

  “你怎么惹着这个水上嫖了,把你整成这样?”

  “我听说他太坏了,我就想为民除害,只是我水性没他好,吃了亏了,早晚我得除掉他!”

  “看来你还是个大英雄呢!”

  “咱俩合起来对付他如何?”

  “我对付他干啥?他当他的大王,我打我的渔就是了。”她扛起钢叉提着木桶快步离去。

  我这才明白,这之前她的走不过是假走,想吓唬我一下,若是真走,肯定这些东西也是要带走的。生活中弄出这些小把戏开些小玩笑倒也有趣,不然活得多闷啊。

  我站起身,撒了一泡尿。我试了试苇帘子,担心因为那个太长再露出来,便捡起一根芦苇把它绑结实,倒吊在腰间。这才把苇帘子围在了腰上,别说,大小还挺合适,前后都基本挡上了。我头上还顶了个大荷叶,争取把眉目也遮一遮。

  沿着少女的足迹,我穿过藕花丛,钻出芦苇荡,终于看见少女的背影,小屁股一扭一扭,头发一甩一甩,不知从哪儿采了一大朵黄花,还别在了束头发的苇绳子上。

  我这样走着,觉得有点没着没落的,便折了根木棍,一手拄着木棍,一手扶着头上的荷叶快步向前。

  “小菩萨等等我!”

  少女听我喊她便加快了脚步,我紧追不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少女站住了,我以为是在等我,便紧跑几步追上了她。她猛一回头,头一边是几朵小白花,点缀得她更加清丽动人。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非跟着我干嘛?我不是说了吗?至少要离我一百步!”

  对于她的怒斥,我抱以微笑,“我只是想帮你提着桶!”

  “用不着!”她冷言冷语地给了我一句,继续向前。

  我站住不动,望着她渐去的背影,大声数着她的步子,一、二、三、四、五、六……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差点要笑出来,赶紧扭转身把步子迈得更快了……

  数到一百,我正式迈步,基本与她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她快我便快,她慢我便慢,她停我便停,她走我便走。

  走着走着她便落我不止百步,这走路的功夫大个子估计也不是个儿,草花更是没法跟她比。我不再强求自己,不再去追她,看着她越飞越小。

  山空云净,水远天长。风把红叶皆吹偏,人将山路欲走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路上行人渐多。闹半天今天又是逢集。大伙见我像个怪物一样,虽有些怯意但还是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我身上像穿着一件芦苇筒裙,裙色有绿有黄,当然还有一些白毛毛,这些白毛毛,被风吹起来,是何等飘逸,何等不染纤尘。当然,我摸了摸后边,好像也有些白毛毛,从远处看,没准有些像尾巴。除此之外,我浑身是泥,看起来与常人更是不同,以我自己看倒极似一个不小心掉进泥潭的天外仙客。

  我以此等面目出现给路人带来了新奇与乐趣。

  得意时我笑人,失意时人笑我。

  一个小娘子拉着个小男孩走在路上。小娘子和小男孩目光皆如炬,神色共痴迷。

  小男孩因为站位低,便看到了一些低级趣味:“妈妈,妈妈,我看到了他的蛋。他的蛋真大,跟牛蛋差不多!”

  “别胡说!小心这个疯子吃了你!”小娘子站位高,便识出了我吃人的本相。

  我回头朝那小男孩把嘴张到极限,“嗷嗷”叫了两声。

  “哇!”小男孩被我吓哭了。

  小娘子抱起小男孩快跑几步,哄着他:“乖,不哭,人是不会吃人的,妈妈跟你开玩笑呢。不哭了,不哭了,回家妈妈给你煮个蛋蛋。”

  “我不想吃鸡蛋了,你能跟我煮个牛蛋吗?”小男孩立即止了哭声,跟他娘提着有那么一点点过分的要求。

  小娘子道:“你这孩子真不听话,我从哪儿给你找牛蛋去啊?”

  当然,面对这些生人还好说,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就怕遇到熟人。

  怕什么就来什么,事情往往是这样。这不,大个子领着芙蓉、墨玉、冰冰远远走来了,估计也是去赶集吧。

  这仨女人我还是挺想见的,可这时候不是时候,要紧的是我怎么躲一下呢?跑是来不及了。唉,只能做惊人之举吧。我把头发全披散开,搞得乱乱的,往地上一躺,脸上遮着大荷叶。

  “这个人怎么躺在这儿了,大个子,别跑那么快,你回来看看!”好心的王芙蓉竟然停住了脚步,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从老远我便看着像牛哥哥,他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好可怜!”墨玉说着说着都快哭了。我心里也感动得有些揪心。

  芙蓉道:“竟瞎说,前天我还在伏牛山上见到他了,比以前还胖了呢,很快就要当山大王了。”

  墨玉道:“姐姐,你真是的,你明明知道牛哥哥在哪儿,我问你好几次你就是不说。”

  “我不也是才知道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个子道:“走吧走吧!一个疯子,有什么好看?”

  我慢慢移开荷叶,只见这几人走了过去,心这才放下来。

  又听到冰冰说道:“我看那身体好像真是牛哥哥耶!”

  芙蓉道:“怎么?你见过显的身体?”

  “不是,不是,我当然是说他穿着衣服的样子。”

  几个人又折了回来,只听芙蓉问道:“这位官人,你是遭了什么难了吗?”

  我摆摆手。

  “你是病了吗?”我没说话。

  芙蓉道:“大个子你掀开荷叶看看他的脸色!”

  我直摆手。同时嘴角挤出了些口水。

  “哇,这人好脏!估计这病肯定传染。我可不敢看!”大个子不进则退。

  “我来!”墨玉这个时候却充起了英雄,我赶紧翻了个身趴在了地上。

  “哎呀!屁股都露出来了!”冰冰大喊一声,想必是跑开了。

  “都病成这样了,露了屁股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芙蓉蹲下来往我手里塞了几锭银子,“要是饿了,便去买些饭吃,要是病了赶紧去看病吧。”

  这几个好心的瘟神终于离去。

  如此一折腾,竟然不见了少女的踪影,我只好一个人走在别人的目光里,走在很高的秋阳下,走在蜿蜒的山路上。

  马鸣萧萧,旗展猎猎,一队人马迎面奔行过来,不是别人,正是董荣带着的人马。

  见了我,众人翻身下马,“大哥,你怎么成这样了?”

  “咳,别提了!他们请我到了‘鱼水欢’,请我喝酒,估计酒里给我下了药,我感觉浑身没劲儿,上来几个水贼就扑到了我,我急了,使出了仙人掌,打死了几个打伤了几个,但架不住他们人多,还是把我给绑了。黑不说白不说,那水上嫖竟然往我身上坠了个大磨盘把我沉了湖。也多亏了一个女孩,也不知怎么就把我给救了。”

  “这女孩是谁啊?”

  “你们刚才碰到一个扛钢叉提木桶的没有?”

  “咳,别提了,我们的兄弟差点没把她抓起来。”

  “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她木桶里是什么,她不让看。后来终于看到了,又有王八又有鱼,我们的兄弟就想全买了,她说什么也不卖。”

  “那也不能抓人家啊?”

  “那是,我当场训了那几个兄弟,给她赔了礼道了歉。”

  “就是这个女娃娃救得我。她也不告诉我是谁,我估计就是那个叫水晶晶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董荣道:“哦,她就是水晶晶啊!捞王八的闺女,早有耳闻。

  这时,古风走过来道:“二位哥哥,你们先回去,把人马交给我,看我怎么对付这个水上嫖!”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