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刚紧张地问我又出什么事了。我压低声音道:“那个水上嫖要见见你俩,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别胡说八道就行,不然会坏事的。一切由我们顶着,保准送你俩到对岸。”

  这时我的两个兵士也走了进来。

  冯大刚高昂着头道:“我出去会会这个水上嫖就行,小可就别出去了。你放心吧,凭我满腹经纶一定会说得这水上嫖低头认罪!”

  “你以为是想看你啊?人家是想看新娘子好不好?等会儿你要是因说错了话坏了事,我一刀捅了你!”

  “兄弟真是说笑了,你捅了我,你表姐可就守寡了。”

  只听外边传来水上嫖的大喊声:“***,磨矶什么呢?是不是想让大爷亲自动手啊?”

  我让那兵士带着新新娘赶紧走了出去,找准机会我又窜到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偷眼观看。

  水上嫖道:“怎么让新也出来了?他长这样想吓人不成?新娘子,快掀起盖头来,让爷好好瞅一瞅!”

  冯大刚道:“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动。哪有在此掀盖头的道理?再说了,我的新娘子,凭什么让你瞅,你讲不讲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长得难看不要紧,关键得有一颗行善向好的心,你说是不是?你若有本事,应该……”

  水上嫖一挥手,上来一个水贼搭弓射箭瞄住了冯大刚。冯大刚卡了壳顿了音,身体如筛糠。

  水上嫖道:“你再多一句嘴,便让一箭穿你个透心凉!”

  水上嫖话未落,只见冯大刚两脚间有水滴出,这小子莫非是被吓尿了不成?

  “掀起来!”水上嫖一声厉喝,冯大刚一下便揭开了新娘的红盖头,因太惶恐,那盖头竟飘落到水里,随漾漾的水飘来荡去。

  水上嫖眼睛钉在艾小可的脸上不肯动弹,那艾小可把头低的尽可能最低。

  此时静无声息。一条大红鱼忽地跃出水面,抖出的白浪花打破了这种紧张的宁静。众人皆看鱼,水上嫖依然是不错眼珠地盯着我心爱的艾小可。

  “美!真他娘的美!”水上嫖看了好半天不由惊叹道,“这种娘子真是见不得,若见了非害相思不可。看在这美娇娘的份上,给新郎一些银两,打发他打哪儿来回哪儿去,把新娘子请到这鱼水欢上来,我要与她拜堂成亲,白头到老!”

  “是!”几个水贼应声要过来,只见范一统一摆手道:“不可!”

  “有何不可?”

  “这新娘子其实结过婚了,怀得这胎是第二胎,头前还有个孩子。她原是孟家的媳妇,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老公当了葫芦贼,被一个大英雄给干掉了,她就成了寡妇。这肚里怀着的也来路不明,说是个野种,听说是好几个葫芦贼干出来的,根本就不知是谁的孩子,这种女人,凭大王这身份哪能要啊?”

  “好了好了,说半天也没明白你什么意思,这女人我要定了,我就喜欢寡妇,我就喜欢孕妇!给我拉过来!”

  一身海棠红的女子碰了一下水上嫖,朝他摇摇头,对水上嫖耳语几句,水上嫖一摆手,“罢了罢了!可惜了可惜了!快点走吧,若迟了小心我后悔。”

  “鱼水欢”让开,我们的画船冲了过去。

  水上没了行阻,倒是也快,不觉便到了对岸,水波粼粼,红光漾漾,一抬头才见夕阳山外山。

  岸边停着不少车马。我让两个兵士租了辆马车,护送艾小可和冯大刚上路。

  看着冯大刚抱起艾小可上了车,我心里一酸,眼里湿了起来,艾小可掀起了盖头回头看了我一眼,赶紧扭过头去也抹了一把眼泪。

  冯大刚道:“表弟送表姐,水边犹啼血。表姐别表弟,山前泪沾衣。好了,好了,你表弟又不是不认识你的娘家,等过些时日再回来时,兴许还能见到。表弟,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岸边人见我戴着葫芦,皆偷偷看我,却又不敢近我,皆把我当成谈虎色变的葫芦贼。

  马车上路,渐行渐远,没多时便掩在了群山之间。我上了船,将葫芦抛进了水里。

  船行水上听涛声,两山相对皆不语。

  路途遥遥,冯大刚一介书生,又如何护得了艾小可呢?心里越想越是担心,真不如不放小可走了。

  古风问道:“大王,要不要把这个范一统再绑上?”

  “不用了。这位兄弟一看也是实诚人,不会做出尔反尔的事的。刚才他的一番表现我们也是有目共睹的,毕竟还是替新娘子说了一大堆好话的。”

  “这位大王心慈面善,不知在哪座山上?看起来并不像葫芦贼。”范一统眯眼笑道。

  “我也无需瞒你,我便是伏牛山的新寨主牛显牛得路。”

  “哦,原来你便是岳飞手下得力干将,一掌不见血的牛将军啊!早闻大名,失敬失敬!”

  “不敢当不敢当。”

  “牛大王,小的有个不情之请,这船上的人皆是我贴心的兄弟,我敬大王他们哪敢不敬大王?眼看天色暗了,不妨给他们松了绑,做些酒菜,我们边喝边行,岂不更好!”

  古风朝我直使眼色,我觉得这范一统倒也是真心待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便爽声答道:“松绑!”

  古风道:“那我们是不是得把衣服都还给你们!”

  范一统道:“不用,不用,我们船上都带着衣服呢。”

  古风道:“莫耍花招,不然,我让你死得难看!”

  范一统道:“你我是兄弟,我怎么敢耍花招呢?”

  一个水贼走了过来,“范哥,有一些现成的下酒菜,不如现在便去先喝着。”

  范一统道:“请吧,牛大王!”

  我和范一统进了内舱。舱还是那个舱,只是舱里的新娘子只留个影子在我眼前了。

  酒菜已经摆好,一个水贼给我们倒上酒,我和范一统各端起碗碰了一下便一口干了。

  下酒菜是一些小鱼干,吃起来是香辣酥。

  范一统道:“牛大王,那会儿你说你被割了鼻子毁了脸可把我吓坏了,寻思没准我们一个个也得整成那样呢?等你摘了葫芦头我这才彻底心安了。”

  “哈哈,我是吓唬哄骗那新倌呢。别叫牛大王了,你今年多大了?”

  “我父母去世得早,具体年龄我也不知,怎么也有二十五六了吧。”

  “那我要称你哥哥了。”

  “那我便高攀了。敢问兄弟刚才为何不露真面目?”

  我压低声音道:“不瞒哥哥,我也曾跟这新娘子相好过,她肚里的孩子便是我的,只因我误杀了他前老公,她担心她孟家儿子将来找我寻仇,便说什么也不嫁我。我别无他法,只能以此再作挽留。哥哥,这事,你千万别传出去,我信你才告诉你这些的,就是我寨里的人我也没说过。”

  “诚蒙兄弟信任,来,什么都不说了,干一个!”

  我们边说着话边喝着,越说越喝得畅,越喝越说得近,范一统道:“若不是拉家带口,我就跟兄弟上山了,不在这水寨受他娘的气了!”

  我说道:“这水上嫖能让你当个头目,也算是器重你了。”

  “器重个屁?不瞒兄弟,我有一个姐一个妹,姐姐嫁得早,只有这个妹妹还呆在闺中,这个妹妹虽赶不上大小乔,却生得水葱一般,我以为当了水贼可以护着我妹妹了,可没想到,这个妹妹依然让水上嫖霸占了,当时我真想跟他拼了命,还是我妹妹把我劝住了。不怕你笑话,我这个头目也是我妹妹的身子换来的。”

  “哥哥,打我听到这水上嫖的名声,我便有了除他的心,不妨你做个内应如何,咱们尽快找机会干掉他!”

  “好,今后愿与兄弟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双碗相碰,溅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酒花。

  “等除掉他,这水寨便由你统领。”

  “兄弟,不可,我给你介绍两个能人,是姐弟俩,姐姐叫水晶晶,人称金凤子,弟弟叫水亮亮,人称金龟子。这姐弟俩皆能潜水百米之外,那水上嫖带人围追堵截二人,不下十次,可没有一次捉到他们。”

  “他们的水性怎么这么好?”

  “他们的老爹人称捞王八,只要你在岸上说想捞个公王八,他下水便能捞出个公的来,你要说捞个母王八,他下水便能捞个母的来!”

  “哈哈,真够神奇的!若请到这捞王八不就更好了!”

  “可惜这捞王八在去卖鱼时让水上嫖带人暗算了。”

  “如今这水晶晶和水亮亮去了哪里?”

  “我听说,‘天使白掂本’北门大官人早就提出要给水家开个鱼店,可这个水老头在水上呆惯了,竟不想离开水面。听说水老头一死,这一家就投奔到北门家了,至于是不是真在那儿,我也说不准。那水晶晶是个极聪明的小娘子,不仅水性好,还身怀绝技,能踩着荷叶奔跑,飞叉捉鱼一叉一个准,若能得了她的相助,这水上嫖早晚得一了百了!”

  “多谢谢哥哥举荐!我一定想办法把这晶晶亮亮请到家。今天那船上可有小乔?”

  “怎么可能啊?这船上的女子皆是水上嫖玩腻了的,如今,小乔是水上嫖的第一夫人,一时半会儿是来不到这船上的。哥哥是不是想会会小乔?也不用急,等你干掉水上嫖,我去和乔老爷说,你若不嫌弃,便把小乔嫁给你。”

  “哈哈,哪里哪里?听说伏牛寨我的兄弟董荣的妹妹也是水上嫖的夫人,她可好?”

  “今天‘鱼水欢’上一身海棠红的女子便是。”

  “哦,若不是她,这水上嫖定要霸了这小可了,且不知,她和那水上嫖说了些什么?竟神奇地把我们放了行。”

  “谁知道呢?她虽是水上嫖玩腻了的娘子,但水上嫖只要来鱼水欢大多还是让她陪着的。”

  我们正说着,只见一个水贼走了进来,“范哥,那‘鱼水欢’又拦住了我们,花常采让你出去答话。”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