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亲的来到金龟湖畔,响了一挂鞭,吹拉的声乐猛然响起,新娘子盖着红盖头被搀下轿,扶上了画船……

  我偷眼观看,见送亲队伍的里竟有孟兴郊夫妇,第一次远见他的妇人唐娇,与二妖唐嫣的确不相上下,只是略显娇小一些。[超多好看小说]

  那艾家的在船上逗留了好些时刻,方才离去,一边行着一边回着头……那画船已然离岸,分水前行,欲行欲驰。

  我们紧随画船,时而在前,时而在后,倒也无人问津。

  送亲队伍已远远不见影,我们快船冲过去,直挡在画船的前面。一个水贼头目一张柿子饼子脸,一瞪眼道:“乔老伯,你这是干什么呢?”

  没等他话音落,古风等人便一一跃到画船之上,砍倒两个水贼。我头戴葫芦也冲了过去。

  有一个水贼见大事不妙,往水中一跳,我夺过另一水贼的短枪往水中一抛,血晕泛在水里,一瞬间便尸沉波起。

  余者通通被擒。柿子饼子脸被古风摁倒时还嚷嚷着:“真他娘的邪了门了,葫芦贼不是晚上才活动吗?怎么大白天的来到了我们金龟湖?”

  一个个迅即被我们嘴里塞了布,诸水贼只有出气声,再无乱叫乱嚷着。

  外面一乱,自然惊了里边,一个戴着大红花拱嘴露牙的书生走了出来,执扇一指道:“大胆狂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杀,杀人?”

  古风道:“这位兄台勿管闲事,这些水贼想必你们也听说了,欺渔霸市,强抢民女,百姓怨生载道,我们是为民除害来了。你且放心,我们定会将你们安全送达对岸。”

  “那也不能以怨报怨,应该跟他们讲道理,教化他们,方是上……”

  没等他说完,古风便箭步上前将他扭住,摁在地上一绑了之。拱嘴露牙的书生却是没喊没叫,神色自若道:“你们应该教化他们,方是上策。君子死不足惜,死得值方为上!无论你们对我怎样,且不可对我娘子造次,我娘子身怀六甲,行走不便……你们若做伤天害理之事,老天也是有眼的,吾皇万岁万万岁也是明察秋毫的……”

  拱嘴露牙的书生被堵住了嘴,东拉西扯的话便止住了,只能干瞪眼脸扭曲成痛苦的样子这种人的痛苦大多源于有话想说却不让他说。[超多好看小说]

  古风道:“你莫怕,我们很快便会放了你!我们都认识你的,你便是大名鼎鼎屡考不中的读书人,姓冯名乾字大刚。我们放了你,还让你接着考,就凭你这么爱说话将来肯定能做官的!”

  拱嘴露牙的冯大刚点点头,脸上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出一丝笑意,竟摆出了一幅官爷的姿态……

  古风一摆手,一个兵士给冯大刚哥捂了眼。

  “放了他!”新娘子走了出来,厉声道。

  我走上前,摘掉头上的葫芦,新娘子一惊,我一打手势止住了她的话,她惊慌地回身进舱,我紧跟其后。

  船掉头回行。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站定,回身,冷冷地看着我。

  “快跟我上山吧!我如今在伏牛山有家了。”我上前去拉她。

  她推开我,“我不是都跟你讲过了吗?我是没办法跟你在一起的?”

  “你这一走,倒也心安,就没有什么留恋?难道对我这么绝情?”

  艾小可的脸抽了一下,眼泪刷刷流了下来。

  “小豆豆呢?不带走了吗?”小豆豆是她在孟家的孩子。

  “先给他奶奶放下,过些时日再来接他你赶紧走吧!就当是给我送了行了,咱以后再也别见了。见一次便让我心里难受一次,你这冤家!”她捶了我一拳,倒在我怀里,硬压着不敢哭出声,满脸泪花花都粘到了我的脸上,我不由得想去吻她,她又一把推开我。

  “我已是大刚的人了,你不能再这样!听我的,赶紧回吧,大刚对我挺好的。”

  我呆立着不动。

  “你要不回我便跳水了?”

  “如今船上的水贼都被我们控制了,我要不送你,你们怎么到对岸?你既然铁了心要走,我送你一程。等会儿放了那个拱嘴露牙的书生,你只管撒谎说我是你表弟,就说我很###失踪了,没想到这时竟遇上了。”

  艾小可点点头。

  “他若问你姓字名谁,家住哪里呢?”还是这妇人心细一些。

  “你编一个吧!”

  “我的确有个表弟小时候就丢了,叫周发润,是鸭子峪的。你不如便顶他的名冒他的姓吧!”

  我们又串了一下细节的问题,我便转身欲去。妇人道:“可是,这水域都让水贼把控着,你们又怎能过得去?”

  我扭头笑道,“这不用你担心,好好的陪你的大刚哥要紧!”

  我头戴葫芦走了出去,指令道:“换上水贼的衣服,转头,向对岸行去!”

  说着话,我亲自给大刚松了绑,解掉蒙眼的,扯出塞嘴的……

  我一抱拳道:“多有得罪!原来那新娘子竟是我亲表姐,我还得叫你姐夫呢?”

  “哎呀!这么巧啊!不如摘掉你头上的葫芦,跟我进去喝两杯吧!也跟你表姐叙叙旧”

  “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船舱便是你的洞房,你还是陪我表姐去吧。你要好好对我表姐,若有半点对不住她,我绝不轻饶你!”

  “敢问小弟尊姓大名?”

  “周发润。”

  “小周兄弟,不如摘下你的葫芦头,让我见见真容,以后见了面也好相识。”

  “唉,我又何尝不想摘掉这葫芦啊?只是我们被割了鼻子毁了脸,摘掉他会把人吓死的!”

  “哎呀!好歹毒!早闻葫芦贼作恶多端,没想到对你们自己人也是如此。大刚兄弟还不赶紧退了伙儿,改邪归正?”

  “说得轻巧!我走到现在这步田地,哪还有脸见人?还谈什么改邪归正?好了,我不想跟你说了!你赶紧回舱去吧!”

  “发润兄弟啊,你可要知迷途而早返,走错了路停下来也是一种大进步啊!”

  古风道:“没听我大哥说吗?不想跟你说了!”

  “心灵的慰藉胜过一切说教,我是在慢慢熬心灵的鸡汤……”

  古风道:“快端走给你新娘子去喝吧。我耳朵都难受了!”

  古风一摆手,几个兵士连推带搡地把冯大刚推进了内舱。

  这时,一个兵士报告:“大王,前面来了一只船,若是问我们怎么说?”

  我看了一眼古风,古风给柿子饼子脸解了绳索,扯掉塞嘴的布道,“你要想办法护送我们到对岸,若耍花招当场要了你的狗命!”

  “放心吧。放心吧。我一定护送几位爷过去。”

  我问道:“这位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范,叫一桶。”

  “听口音像本地人啊!”

  “我本来就是这里一个渔夫,以前常跟乔老爷一起打渔,打不成渔了只好跟着做了贼。只因和新娘子她哥有些交情,也没收多少银两就答应护送这对新人过河,没想到竟让你们给劫了。”

  一只披红挂彩的船越行越近,一杆粉色的旗上书着几个娟秀之字“鱼水欢”,几个小娘子站立船头扭捏说笑着……

  柿子饼子脸范一统悄声道,“这条船主事的是我的一个哥们儿,叫花常采,若他在,还好说。就怕我大王也在上边!”

  我躲在船里偷看着。

  名为“鱼水欢”的彩船果真横拦在前面,只见一个人拨开船头的小娘子站到前面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你范哥都不认识啦?”

  “哎呀,是一统哥啊,失敬失敬!”

  古风一手拽范一桶的外腰带,一手用尖刀逼着他的腰后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们只是送对新人过去,他们急着赶路呢,花兄弟快快放行吧。”

  “你身边几个我怎么面生啊?”

  “我的兄弟你哪能都认识啊?”

  “废话,你的兄弟没少上我这船,你说哪个我不面熟?”

  “哦,最近又招了几个新的,放心吧,今夜我带着他们全光顾你的船上,慢慢就不面生了。”

  花常采默思了片刻道:“放行!”

  “慢!”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走了出来。

  “大王!”花常采退到一边。

  范一统也拱手行礼道:“大王,船上是一对新人,我们送他们过河。”

  只见这水贼王,腰部只围了一块遮羞的大花布,露着的肌肤皆古铜色,看起来倒精干结实,若是不动,阳光下倒像是一尊雕塑,有种金属的质感。

  “新娘子漂亮吗?”水上嫖问范一统。

  “盖着盖头呢,我看不到。”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只要是娘子,管她蒙头遮布的,一率看看货色,若好便送到这鱼水欢上,我看你是违旨不遵啊?”

  “哦,这个只因是个孕妇,觉得也没看头,便没有看。”

  “孕妇?”水上嫖笑道,“有意思,怀了孕的新娘子我倒是第一次听说,谁这么大胆,婚前就给她种上了?估计不是新郎官吧?新郎官是哪儿的?”

  “均州的。”

  “哈哈,看来,这新娘子也是风流主儿,不然怎么会让人弄怀孕了再嫁这么远呢?带出来让我过过目!”

  “一个大肚子的有什么看头?”

  “你找死啊?赶紧带出来!孕妇才好看呢。”

  “带出来!”范一统只好喊了一声。

  一个兵士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朝他使了个眼色……我往葫芦头上蒙了一块布,找准机会窜进了内舱,一对新人正手拉着手,见我进来,两人忙不迭地把手松开……艾小可迅即遮上红盖头。

  冯大刚问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