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便是孟嫂艾小可远嫁的日子,我是不是该把她霸拦下来,毕竟她怀的是我的孩子,我怎能让自己的孩子去喊别人爹呢?

  我对董荣等人笑道:“王芙蓉当押寨夫人是迟早的事,急什么呢?”

  董荣道:“那倒也是。[超多好看小说]还是咱大哥的登基大典要紧,到时候老焦和大锤你们可要都来。”

  “那是自然。”

  “我已请了不少英雄,梁兴要是能赶来,那就太好了。”

  我问道:“若非就是忠义保社的梁小哥不成?”

  “正是。”

  梁兴,人称“梁小哥”,与我同样是出身农家。金军破太原府,梁兴与赵云、李进扛起义旗,在河东路各地与金军战斗盘旋,仅杀头目便有百余人。其父梁建与母乔氏被金军杀害,梁兴更加痛恨金人,在太行山组织忠义保社,进一步网罗抗金的英雄。

  我说道:“早闻其大名,但愿早日相见。”

  又说了会儿闲话,我出去暗中使古风去焦家庄探听风声。

  不觉便到午饭时间,王芙蓉说什么也不就席,我只好让几个丫头安排她在惜芳院用餐。

  宫素然、志铃、蓝燕儿、美铃、艳铃、唐嫣诸娘子围坐一团,说说笑笑的比我们桌上还要热闹几分。

  当然,若比喝酒还是没我们禁熬。不过,她们一撤我也先撤了,我想趁此机会跟芙蓉再呆一会儿。

  进了屋,芙蓉半躺在藤椅上已然睡着,我拿起一床薄衾给她盖了,不想她睡觉很轻,竟惊了她的梦。

  她一激灵,睁开眼一见是我,眼里含笑道:“吓死我了!”

  “若困,再睡会儿?”

  “不了!他几个喝得怎样了?我们该走了。”

  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晃。

  “又喝多了!”她一边嗔怪着一边起身扶我到床上摁着我躺下,把那薄衾又给我盖上。

  “没事!我清醒着呢。”我又坐了起来,笑道,“我知道你叫王芙蓉。(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我老丈人叫王得胜。”

  “你胡说什么?”听起来有点撒娇的味道了。

  我又躺下去闭上了眼睛。

  “看来,你在惜芳院的日子好快活啊!我还替你担着心!我王芙蓉来这里很有些多余了。”

  “怎么多余,就差你来,将来这支娘子军就交给你了!”

  “我可管不了,管好我自己便是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又坐了起来。

  “我阿爸说路上他被葫芦贼带走了,更儿和柳下安被绑到了大树上,然后他像是被带进一座庙,那关公竟然显了灵,说你和我是姻缘前定,我一猜就是你在装神弄鬼。想来想去觉得你也没别的去处,听焦兴梦说董荣曾劝你上山,十拿就稳你便在这山上落草为寇了。”

  “你真是聪明!我落草为寇,你是不是很不愿意?”

  “你做什么我才不管呢,只要你不把坏事干绝了,我便睁只眼闭只眼了。而且,你也是有你的考虑的,在我家你是不能招兵买马的,上了山若有了实力,从小里说可以寻找草花、剿灭葫芦贼,从大里说可以抗击金兵。”

  “你真是我肚里的虫子,什么都瞒不过你!”

  “你们抓我阿爸不会只为告诉他你和我是姻缘前定那么简单的,你跟我说实话,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亮晶晶的双目逼视着我。咳,既是知心人,索性便与她道出实情。

  我起身从箱子里拿出王员外的“供词”递给了芙蓉。

  王芙蓉看完后,“真是我阿爸给你下的毒?”

  我点点头。又将所知的有所保留地向他述讲一遍。

  “那个带葫芦头的女贼真是宫素然吗?”

  “怎么可能?”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我跟她……”一喝多就把不住嘴,我差点将睡了宫素然,得知她还是处子之身说了出来。

  “你跟她怎么了?是不是她找过你也那样了?”

  “怎么可能?我跟她一起设计捉过这个贼,让冯秃子当得钓饵,只是这戴葫芦的###功夫太不一般了,飞檐走壁不说,还他娘的会水上漂呢。”我临时编造了一番想蒙混过去。

  “真的?”

  “不信算了。”

  “真没想到会这样?”芙蓉摇了摇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这些呢。”

  “有关你阿爸的名誉,我怎么好说?”

  “其实这也怨不得我阿爸。”

  “你是他的闺女当然向着他了。差点药死我你都不在乎?”

  “那你也不能恨我阿爸,要恨,你就恨那女葫芦贼!有本事赶紧把她给我找出来!”

  “若找出来,我让一群男人排着队让她好好地过把瘾就死!”

  “又胡说了!好了,你睡吧。我得走了。”芙蓉把王员外的供词还给了我。

  “这个你拿着吧。你想烧就烧掉吧。”

  “看来,这供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是给我看的了,不过是想证明你的冤屈?”芙蓉便把这张纸装了起来便欲离去。

  “我送你!”

  “不用了!”

  我没听她的,下了床摇摇晃晃地直把她们一行人送出了大门。

  回到屋我便呼呼大睡起来,睡得正香时,我曾幸弄过的翠娥把我推醒了,我以为她是别有所图,便一把拉进我的怀里,“别闹了,外面有个叫古风的要找你。”

  我立马坐了起来,快让他进来。

  翠娥领着古风便走了进来,我一摆手,翠娥便退身而去。

  “打听清楚没有?”

  古风点头道:“明日便远嫁。”

  “你可有办法让她留下来?而且这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不难办。明日里她们必经金龟湖,有一渔叟名唤乔吉,与我是忘年之交,明日我们借用他的船,也戴上葫芦劫了那新娘子便可。”

  “不好,不好,若吓着那艾小可便不好了。”

  “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你只管在一边看着就是了,保险完璧归赵。”

  “那就有劳小弟了!”

  “大王客气了。”

  “我听说金龟湖的水贼不让任何渔夫打渔,这个姓乔的神通广大不成?”

  “这个乔老爷,家有二女,皆有如花美貌,人也称她们为大乔小乔,这大乔在刘豫称帝后,便被强行选进了宫,作了妃子。这水贼一来,那个水上嫖哪能放过小乔,强行又纳她为妾,刘豫想给老丈人出了这口恶气,便派兵来攻打水上嫖想夺回小乔,不想刘贼的兵却大败而归,后来也就稀里胡涂地认了这门亲。这刘贼和水上嫖都想接乔老爷以享天年,乔老爷过惯了打渔的生活,说什么也不肯。”

  “那好吧,一切你来安排便好。”

  古风退了出去。

  我刚要闭眼,只见翠娥进了屋倒插了门,对我莞尔一笑,“大王,你是不是还要睡会儿?把刚才没睡完的觉补一补?”

  “你过来!”

  翠娥站着不动。

  “你头上有个东西。”

  翠娥情知是当也要上,便轻移莲步挪了过来,我一把搂住她,解了她绑着丫鬟头的红头绳,便揪着她的头发和她亲到一处……

  我扯开她的衣,爆出了一对###,含住红头头便轻嘬慢吸起来……

  上下一心,皆大欢喜之后,翠娥道:“我既是你的人了,也该盘发了,我想住进惜芳院。”

  “你不就在惜芳院吗?”

  “我想和美铃一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有自己的屋子。”

  “缓缓吧,当我的丫鬟多好,我们想什么时候在一起便在一起,听话,早晚会给你个名分的。”

  “你就哄我年纪小!”

  我又抱紧了她以示对她有所安慰。

  次日一早,我和古风带着十余人,骑马赶车地便向金龟湖而去。

  满山满谷,红叶黄花。

  一行人骑着马抬着轿竟缓行在我们前面。想想离人便要远走天涯,心里不免有些凄凉与悲忧。

  我们勒马而止,古风道:“还有一条路!跟我来!”

  我们绕路快行,直奔金龟湖而去。

  遥山隐隐,远水粼粼,一叶舟飘行在迢迢山水之间。

  古风招手喊道:“乔老伯,借船一用!”

  那叶舟便向我们行来。

  行至岸边方知这舟并不小,乔老爷停浆上岸,我等向他行礼报了姓名,留下一人看着马匹,其余随乔老爷上了船。

  乔老爷道:“听小古说,你和那新娘素有交情,想暗中会她一面。”

  我点点头,“还请老伯行个方便。”

  乔老爷道:“会一面也不是不可以,切莫欺男霸女!既成了人家的新娘,这位小哥还不如罢手!”

  我叹口气道,“小生实在有难言之隐,但求见她一面也便死了心了。”

  乔老爷道:“看来,这位小哥也是多情之人。”

  “听说这水域皆有你的女婿霸占……”

  “什么女婿?畜牲!”

  “嗯,是那个水上嫖霸着,他们这送亲的又如何过得去呢?”

  “多花钱便是了。只要钱到位了,水贼便会把他们运过去。对了,等会儿你们把我也绑上,不然的话,这些水贼以为我和你们勾结呢。”

  “那就委屈老伯了。”

  “无妨。”

  “眼看老伯已是风烛残年,就算小女嫁人不淑,还有大女贵为王妃,何苦要山里来水里去的呢?”

  “我是个不识字的渔父,只想住在这金龟湖。我娘子嫌贫爱富,年轻时便和她的情踏上远去的路,留下大乔小乔两个不懂事的小凤雏。小凤雏养成小凤姑,没钓到金龟婿,却摊上两只下山虎。云水茫茫怎比人海滔滔?风波过去便会心归平途。浪花里一叶舟,睡他个烟雨蒙蒙不知归路,醒来时看遍青山绿水图,唱他个呀呀嘿嘿乌鸦笑母猪。”

  我和乔老爷笑说言语了一会儿,便见一条画船停在了岸边。

  乔老爷让我等把他绑了,嘴里塞了布。

  但见送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队伍远远而来。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