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素然等人把我扣进泥塑后吓唬我不让我出来,我笑道:“这破泥塑我一脚就踢开了,还想捂住我?”

  “你千万别踢,你听我说,王员外被我们带到山上来了,他也不知这是哪里。你等会儿用腹语,最好再变变音,假托关公说话,让王员外好好交待交待他的罪行,我们有人记录,然后,再让他画押。明白了吗?”

  “明白了!看你这招凑不凑效了。”

  两个葫芦头抬着个大布袋子走了进来。

  布袋子里钻出一个人来,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便就势一爬,不住地头点地,“葫芦大王饶命,葫芦大王饶命!”

  少顷,我用腹语道:“我不是葫芦大王,我乃关羽关云长。”

  “哎呀呀,关圣人啊,我天天敬拜你,你真的显灵了呢?”

  “报上名来!”

  “小人王得胜。”

  “你可知你在哪里?”

  “小的不知。”

  “你可做过亏心事没有?”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人在干,天在看;人在抢,天在养;人在要,天在笑。人不能欺天,你可知否?”

  “我知我知!”

  “几天前,有一个人给我烧了香,口口声声说你给他下了药,可有此事?快快说来,若有半句假,你就别想回家!”

  “我说我说!”

  “我真不知那药那么厉害。当时宫素然戴着葫芦约我去了河边的小舟上,说这药若让牛得路悄悄服下,便可以让他变痴变呆。其实我真不想害牛得路的,可她威胁我,我要不照她的去做,就让我家闺女生不如死。没办法,我只能骗一个叫何一朵的小娘子,给牛得路下了药。”

  “那小娘子如今在哪里?”

  “已经死了。”

  “据我所知,那个戴葫芦的根本不是宫素然?”

  “那是谁?”

  “天机不可泄露。”

  “有天晚上,戴葫芦的宫素然……”

  “她不是宫素然!”

  “嗯,那个戴葫芦的###跟我做那种事儿时,让牛得路给撞见了,他误伤了我。我求牛得路放过我后,本想找个地方躲一躲,结果又碰到了戴葫芦的###,她把我又带回河边,扯下我的玉佩扔到了沙地上,然后骑马带着我上了山,把我扔进了一个山洞,让我老老实实等她来接。第二天早上一看,竟然下面就是悬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说好接我却迟迟不来接我,后来多亏了草花爸等人找到了我,不然到现在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定都烂成骨头渣儿了。”

  “她是怎么把你弄进那洞的?”

  “好像是背着我跃上去的,她轻功特别好,估计功夫也了得!就是牛得路和葫芦僧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打得过她。”

  “你觉得牛得路这人如何?”

  “还行吧。一开始我挺喜欢他的,后来也不知怎么有点憷他,有点讨厌他。但不管怎么说,我心里也愧疚,挺对不住牛得路的!”

  “牛得路如今在哪里?”

  “大伙都说他带着唐家二妖回了老家,为此,我家芙蓉哭哭啼啼得竟茶饭不思……唉,谁知那小子有什么好,她怎么意对他念念不忘呢?”

  我心里一动,眼泪掉了下来,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好久把自己失踪了,这不是从心里在折磨芙蓉吗?我赶紧道:“你闺女是嫦娥的小丫头转得世,那牛什么路是个兔子转得世,嫦娥的小丫头经常抱着兔子,久而久之便生了情。这也算是姻缘前定!”

  “那百步穿是不是射下太阳的后羿?”

  “什么穿不穿的?他就俗人一个!你怎么还不明白?据我掐指推算,你家芙蓉若嫁了牛什么路,肯定会锦上添花的!”

  “明白了明白了!那是不是比武招亲就没什么意义了,直接让我家芙蓉嫁给那小子便是了?”

  “比武招亲,招亲不是目的,以武会友才是目的,借这个机会,让大家亮亮相,也是好事。我这个武圣人也是希望你把这事弄好!”

  “一定一定!唉,可惜了!这小子一走,还不知能不能再回来?就是回来了肯定也赶不上比武招亲了。”

  “一定能回来,因为草花还没找到,因为他舍不得你家芙蓉。好了,我累了!不跟你费口舌了!”

  一个戴葫芦的兵士让王员外画了押。

  也就是那么寸,泥塑顶部“哗啦”塌了下来,土纷纷掉落,我赶紧蹲下身抱头,王员外被吓得扭头便跑……

  “回来回来!”戴葫芦的兵士跟着追了出去。

  “什么破泥塑?”

  宫素然把一个葫芦头摘下来,抛到一边,给我扑拉着土问道:“精彩不?”

  “还精彩呢?那王员外要多看一眼,我就露馅了!”

  “你还真能编!还什么嫦娥的小丫头转世……”

  “王员外别被吓傻了,芙蓉要知道端底了,那可就坏事了。”

  “放心吧。应该没事。”

  我们说笑着便去宫素然的屋里歇了一个晚上。

  次日上午,我们正在大厅里议事,有兵士来报: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门外有焦兴梦、李大锤等一伙人,停着一顶花轿子,口口声声说你就在大寨里,再不出去,以后就跟你一刀两断。

  “花轿子?莫非芙蓉来了不成?是不是王员外吓坏了?先把焦兴梦请进来,宫素然,咱俩赶紧回避一下,董贤弟你好好问一问到底什么情况。”

  没一会儿便听到了“噔噔”的脚步声,紧跟着就是焦兴梦的粗门大嗓,“大哥,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藏起来了!老董,你真不够意思,明明大哥来了你这里,你还哄骗我大哥啊,我可想死你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跳河,我就一头撞死,我的大哥啊!……”

  焦兴梦胡乱地叫嚷着,宫素然憋不住地想笑,我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董荣道:“行了,行了,什么是让你来哭丧呢。大哥活得好好的,你这是干嘛呢?”

  “大哥在哪儿?”焦兴梦急切地问道。

  “不瞒你说,大哥的确来过一趟,跟我来告别,说是要回老家看他老娘,正好我从金营劫了一些小娘子回来,便让他选了一个,谁成想选得那个竟是唐家二妖,仁智义尽的咱大哥便把二妖送回了家。想必这事儿你也听说了吧?”

  “听说了听说了。”

  “这二妖听说她妹妹小妖替她嫁给了孟兴郊,便死乞白赖地粘上了咱大哥,结果大哥回老家,这二妖也跟着去了。大哥临走时还叹了口气,‘唉,若是芙蓉也跟着我多好啊!’芙蓉这些日子可好?”

  “好!不过前些日子老哭。”

  “王员外身体如何?”

  “身体也结实大哥真回老家了?”

  “我骗你干啥?不过他说他还会回来的。”

  “我不信!我说什么也不信!他肯定就在这山寨里!我走!我现在就走!反正芙蓉就在外面等着呢!芙蓉说了,给姓牛的最后一次机会,他要不出去就算了,以后就当没认识过这么个人!”

  我“噌”地一下就从屏风后面蹿了出来,“芙蓉真来了吗?你怎么不早说?”

  我大步流星地朝外就走,焦兴梦紧追几步拽了我一把,“大哥,你可把我想死了!”

  我直奔花轿而去,一把掀起了轿帘,不是芙蓉是谁?

  我们都没说话,四目相望,百感交集,芙蓉的眼泪一瞬间“啪啪啪”地掉了下来,“你这个冤家,你果真藏到了这里!”

  “芙蓉!”宫素然走了过来喊道。

  芙蓉走下了轿子,行了礼,“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哦,我也是今天刚来,姓牛的要我给他们画些画,死乞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赖地便把我拽来了。”

  “呃,是吗?我前天还去了趟贞玄观,邱道长说你被葫芦寨的寨主早就接走了,一直都没回。”

  “是啊,前些日子我的确来过一趟,当天我就去了望龙观,跟冲和子学习自修之法。可没清静几天,便又被死拉硬拽地来了!”

  “哈哈,姐姐真是狡兔三窟,哪里都是有去处的,不像我王芙蓉,除了大院哪儿都去不成!”

  “妹妹真会说笑,你这不就出来了吗?”

  “好了好了,你们姐妹一见面便说个没完没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我打了个手势,众人进了寨,明月、清霜紧跟在芙蓉身后。

  宫素然道:“你们几个官人去喝茶吧,我带芙蓉转一转。”

  趁乱着时,清霜拉了我一把,悄声道:“我们村那个大肚子明天要走了!”

  “去哪儿?”

  “远嫁啊!”

  “清霜,你快点。”明月在催清霜。

  “来了来了!”清霜紧跟几步。

  我们进了大厅边喝茶边聊,当然,我的心一半在芙蓉身上,一半在艾小可身上,所谓的聊也是只听着不说话。

  “牛哥,老焦问你话呢。”董荣碰了我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哦,哦,我听着呢。”

  李大锤道:“牛哥一见芙蓉,都找不着北了,哪还有心思听我们说话啊?”

  焦兴梦道:“我是问你在王家呆得好好的,干嘛偷偷来到这山寨?”

  我说道:“贤弟有所不知,我和董贤弟准备干番大事,以这伏牛山为落脚之地,招兵买马,除恶扬善,打击金兵。”

  “这么好的事也用不着偷偷摸摸啊?”

  “树大招风啊!目前还不能大肆张扬。”

  李大锤道:“这王家我也呆够了,整天跟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百步穿在一起,我都烦透了,不如我和兴梦也上山入伙吧。”

  焦兴梦道:“太好了!咱俩算是想到一块了。”

  我说道:“迟早你们要来,但这时来还不合适,你们在王家要帮我保护芙蓉。”

  李大锤道:“不如把芙蓉扣下当了押寨夫人,省得你整天提心吊胆地惦记了,让那百步穿干看着白瞪眼!”

  董荣和焦兴梦异口同声道:“好主意!”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