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勇士要上前绑那满脸涂得黑的妇人,黑妇人执剪刀逼住了自己,“别过来。”

  舍身而保,往往是妇人常见的生死一搏。

  不由得便想起小朵的惨状,我一摆手道,“我们走吧。”

  将出帐门时,黑妇人喊了声,“等一等!你们真是牛皋的兵?”

  我返身望向她,“当然!”

  她扔掉剪刀,“我跟你们走!”

  出了帐门,我抱妇人翻身上马。借电闪光一看,金兵积尸遍地。

  “那边有动静!”几个勇士说着走过去。

  雷电又是一闪,只见一人跃上一个勇士的马,将勇士推了下去,飞马狂走……好快的身手!

  古风打马去追。

  我叫人吹起竹哨,勇士们聚到一起带着战利品撤退。我将满脸涂得黑的妇人抱下马,她被返手绑了,扔到了车上,她大叫大嚷,“你们骗人,根本就不是牛皋的兵!一群贼盗!”

  为防金兵追击,我带着二十来人断后,其余带着战利品先走。

  这时,古风赶了上来。

  “***,估计那个就是完颜喜落,让他溜了!”

  “来日方长,一个无名鼠辈不在话下,早晚得擒他。”

  雨住后,我们点上了灯笼,追上前头行军。

  清点人马,只有五人负伤,无一身亡。

  回到寨里,已是鸡鸣之时,寨内灯火通明。

  董荣等人给我们备了酒饭。

  金银财宝足足两大车。妇女十六人。各类兵器一车。战马五十六匹。

  董荣一一作了安置。将妇女押至金钗院,派人悉心看管。

  吃完饭,我困意袭来,便问董荣:“可有安睡之地。”

  董荣道:“跟我来!”

  董荣派人领我到了“惜芳院”。

  “这名字还是志铃取得呢。好听吧。”

  “好!好!”

  董荣打个手势道:“你自己请吧。我先安排寨里的事务,你想睡到何时便睡到何时。”

  我嘱道:“那些女子我初步问了一下,大多是完颜喜落抢去的民家女,查明情况,登记在册,有想回家的便给些银两送她们回家吧。[超多好看小说]”

  董荣道:“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这时天色已亮,两个女子笑迎我,直把我带入“龙凤轩”。

  里面还有两女子早待立在一个巨大的木盆两边。屋内香气四绕。

  四个丫头帮我褪下征衣,扶我进了大盆,两个退出,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两个给我###。哪里受过这种待遇,一时竟受宠若惊。

  洗了会儿,我便道:“太困了,我想睡了!”

  一丫头轻轻地从上到下抹了两下我的双眼,“在盆里睡就是了。”

  不知洗了多长时间,睡了多长时间,两女子说了声“好了”,便扶我进了卧室,一个披粉纱的女子忙上前扶住我,两女子退出关好门。

  “大王,安寝吧!”

  我这才看出原来是美铃。这粉纱似透却又看不清,似隐却又露半胸,上面小衣紧绷绷,**跳出惹人疼,下面裙子不兜风,两条**直挺挺。小脸蛋,白里透着红;大眼睛,湿里有点空。闲言碎语莫多讲,床上细阅小美铃。

  我抱起她,轻放到龙床上,拉了帏幔,便颠龙倒凤起来……

  一半是熊熊焰,一半是汪汪水。

  一面是清清爽,一面是滚滚潮。

  一会儿是声声疼,一会儿是欢欢喜。

  事毕,不觉相拥到后晌。

  美铃喊了一声“小翠、小莲”,两个给我###的小丫头便走进来,盘子里托着青色新衣,帮我穿戴齐整,梳洗干净。

  我向演练场走去,场上的士兵正在演练着什么仪式。

  董荣朝我走过来道:“大哥,我们在准备你的登基大典!”

  我一摆手道:“莫胡说,只有太子才敢登基呢。”

  董荣道:“大哥,怕什么呢?水有龙,山有虎,各庙有各庙的神与主,他坐他的江山,咱占咱的山寨,若是比快活,他还比不了咱们。”

  “随你怎样,还是你当大王,我护你的驾就是了。”

  “那可不行,你就别谦让了,胜者为王,我早是你手下败将,又岂能为王?”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看个好日,好好准备一下。”

  “那是自然。你若嫌寨小,咱换个地方也行。”

  “不小不小,我们再适情而扩吧。只是这寨名叫葫芦寨不妥,葫芦峪只是一个山口,这座大山既然叫伏牛山,这寨不如便叫伏牛寨。”

  “伏牛寨?俘牛,是不是不好?”

  “此伏非彼伏,伏,藏也,有伏便有起。既在山,必先藏。”

  “好!我听大哥的。”

  “明日,你派人带上我的生辰八字去望龙观,找冲和子道长看个好日,千万别透露我在这里呢。”

  “那好。”

  “还有一个人,我要去请还好请,我不去估计你们难请些。”

  “你就说是谁吧?”

  “贞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观的宫素然。”

  “就是那个美画师啊?”

  我点点头。

  “放心吧。我亲自给你去请。你总该放心吧?”

  “那是当然。今日王家可有人来找?”

  “那是肯定的,焦兴梦和李大锤一大早就来了,说不见大哥了,芙蓉派他们来找,我说你没来这里。他们便让我也帮着找一找。”

  “好。暂时先帮我保密,待时机我再告诉这两个兄弟。”

  “走吧,我领你去个地方。”

  “那些个女子呢?”

  “两个是金国人一个夏国人。其他都是咱大宋的人。只有那个满脸涂得黑的还不知底细,问她什么都不说话,别人都梳洗打扮了,独有她,不梳不洗,脏透了。”

  “哈哈,这倒是个人物。”

  “还有一个想回家的,说是附近神石庄的,她姐是焦家庄的豆腐西施。”

  “原来是她?”

  “你认识?”

  “她姐夫孟兴郊跟我有八拜之交,后来我误杀了兴郊的哥哥,兴郊便和我反目成仇,不过,这次他大婚之日我去喝了喜酒。”

  “我有所耳闻。”董荣笑了笑道,“哥哥,我有一计,定能让她与你同归于好!”

  “兄弟有何良策?”

  “明日里你只装作买主,我把几个女子都带到大厅,你选那个绿衣女子便是。路上你再详细盘问她,她若说出实情,求你送她回家,你再做个顺水人情便是。孟兴郊若是知道了,即使不跟你同归于好,也会对你高看一眼的。”

  “哈哈,兄弟,你鬼点子真多。”

  “白日里睡得可好?”

  “好!好!”

  “走吧。我再送你一件大礼!”

  董荣带我向回心院走去。

  “本来有心让志铃陪你的,她却不想离开回心院,只好让美铃去陪你。”

  “且不可强人所难。”

  “那是那是。我知道大哥喜欢志铃。不瞒大哥,打志铃主意的不在少数,那个豆鸡眼一直想当吃天鹅肉的赖蛤蟆,我就是不给他机会。这个志铃我听说是完颜昌的闺女,就想献给岳爷爷,所以谁都没让动。也算你我有缘,没几日便知心相待,你如今又上了山,这志铃非你莫属。”

  不觉到了门前,董荣推了我一把,笑着离去。

  两个丫头迎了出来,“大王请!”

  “你不是小璐吗?”

  “没想到大王还记得奴家!”

  “怎么能忘了你呢?”

  “大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阅人无数,小奴又怎么入得了大王法眼?”

  “小丫头,你不仅在我眼里,还在我心里呢。”

  “大王莫哄奴家了。”

  “小璐,你姓什么?”

  “前朝的国姓,木字李。”

  “你呢?”我又问另一个。

  她冲我一笑,红唇白齿有些炫目,“我叫章小怡,立早章。”

  两丫头挑帘让我进去,志铃起身向我躬身施礼,我还了礼,二人落座。

  “欣闻哥哥上山,奴家甚喜,今后,还得靠哥哥罩着。”

  “不才愿竭尽所能,当一护花大使。”

  小璐奉上茶,便拉着小怡离去。

  志铃道:“这是上好的花茶,将军慢饮便是,小女愿弹奏一曲。”

  志铃走到筝后,便弹唱起来:

  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

  红绡一幅强,轻拦白玉光;试开胸探敢,尤比颤酥香。

  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

  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宵欢臂上,应惹颈边香。

  和美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口甘香。

  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

  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

  凤靴抛合缝,罗袜卸轻霜;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

  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无非沉水,生得满身香。

  志铃一曲弹完,我心旌荡漾,如此美艳的词却是第一次听过。

  志铃走过来给我续了茶,挨我不远坐下。她墨发高盘,插着三个不同有花有叶的金簪。细长的眉毛高挑入鬓,睫毛又黑又长,眼睛似深藏着一泓清水,她望着我,竟把我的影子入了那水里。

  志铃笑问:“小女弹唱的这曲《十香词》,哥哥可曾听过?”

  “略有耳闻。辽国皇族耶律乙辛暗中使人作了这首词,向辽道宗进《十香词》,诬陷萧观音和伶官赵惟一私通。萧观音被道宗赐死。”

  “将军可知十香为哪些?”

  “发香、**、腮香、颈香、吐气香、口脂香、玉手香、金莲香、裙内香、满身香。”说着我走到她的背后去抚她的发,拔了一个金簪,簪头是一朵花,配以大小不等的四片细长叶子。

  “好漂亮的金簪!”我不由得赞叹道。

  “这是辽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簪字,不过深受你们宋国的影响,已富有中原气质。”

  她自己拔了头上簪钗,置于梳妆台上,把松散开的发用细指拢于脑后,发长及腰。她扭了一下头,妩媚地望了我一眼……

  我轻轻地抱起她,像是抱一个白瓷美女瓶一般……

  “不,大王!”

  她不再叫我哥哥,而是叫我大王,我想她打心里是愿意做我的王妃的。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