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荣说要把芙蓉抢上山同我拜天地。这种馊主义只能让我跟芙蓉交恶,即使要了她的身,也征不了她的心。

  我一摆手道:“不可!宁可拱手让人,也决不强娶!”

  焦兴梦道:“你是不知大哥的心啊,大哥是怕吓着她了。”

  董荣道:“那就等等看吧。反正还有的是时间,咱想办法搅了姓杨的和王芙蓉的好事,咱牛哥就有机会不是?”

  我说道:“要娶,也要明媒正娶,决不走旁门左道!”

  董荣道:“哥哥又是怨我的不是了。好了好了,既然走出王家,来到这大山深处,索性便乐上一乐,管她什么王芙蓉李芙蓉。上酒菜!传金铃十三钗。”

  酒菜上齐,我们和山寨几个头目围坐一团。

  没一会儿,便听得清脆铃声,随之十三个美妙女子款款而来,打头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回心院里的抚筝女子,独有她穿着烟霞色的衣裙,其他皆着红衣,衣上皆缀金铃,行走摇摆便传清脆之音。每人手中各持乐器。

  金铃十三钗齐整整地道了万福。

  董荣道:“就连那日大喜之日我也没让她们抛头露面,只有贵客临门,方让他们出动。志铃,给牛爷爷唱个小曲儿。”

  那领头女子点头道:“喏。先来个《喜迎客》吧。”

  启朱唇,露皓齿,十三钗一边奏着一边唱起来:“葫芦寨上风光好,男男###吃得饱。父母兄弟有长幼,同富同贵有依靠。迎客来,笑一笑,青春年少好逍遥……”

  词句虽略嫌粗俗,但经十三钗一唱,配以动听的乐律,欢快中竟有了几分甜腻腻的味道。

  我们边喝边赏,无比的舒服自在乐陶陶,顿觉到这世上真是没白走一遭。

  一曲唱完,十三钗一一喝下赏酒,又开始新节目。四人一旁奏乐,其余便舞动起来,我虽位卑身微,却也见识过一些歌舞,大多是委婉轻柔,却不似这等狂野。

  我问道:“这是什么舞?怎么从没见过?”

  董荣道:“不瞒大哥说,这个叫志铃的其实不叫志铃,她说叫完颜次奥野,是完颜昌的闺女,她跳的舞自是有不同的味道。我嫌她名字太长,便随口叫她志铃。”

  几人舞动一番,又各饮赏酒,便退了下去。几个喽抬上数面大鼓小鼓来。

  我们互敬着酒正说得热闹,那金铃十三钗紧衣短袖、束腰披巾地又走了进来。场内立即便止了声息。

  她们的发皆往后一拢,用红绸带扎了起来。齐整地站于鼓后,志铃一扬鼓槌,便咚咚咚地敲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身体大幅摆着,发辫疯疯甩着,蝴蝶结欢欢跃着,长丝带微微飘着,似水的女子便有了火一样的激情。

  我的心也随之咚咚跳着。

  敲完鼓,董荣一摆手,十三钗便都围了过来,志铃给我倒酒,我拂了下她额前的发道:“不急不急,快歇一歇,擦擦汗吧。”

  志铃取出花帕子递给我,我便轻抹她脸上的汗珠……董荣道:“你看,大哥就知怜香惜玉。”

  我笑道:“对女孩,该软就软,该硬就硬。”

  众人皆笑。

  李大锤怀里的秋铃道:“这位牛哥哥真坏。”

  李大锤道:“你是不是也想去陪牛哥啊?软的硬的我这里其实也有。”

  秋铃道:“去你的!我就知道你吃醋了!”

  “我不想吃醋,我想吃奶。”李大锤顺手就朝那女子摸了一把。

  原来这些女子,皆带一个铃子,依次是志铃、春铃、秋铃、冬铃、美铃、艳铃、爱铃、风铃、玉铃、玄铃、舞铃、歌铃、小铃。

  这些个铃在桌前晃来晃去,皆给我敬酒,让我看得都有点头晕眼乱,真的是个个如花似玉,味道却大有不同。

  志铃先喝了半杯,又将剩下的喂我喝了,我们便用同一杯子饮酒。她的胸不时袭来,温软绵热,没一会儿,就与我搂作一处。今日的柔情与那日初见的艳冷判若两人。

  吃吃喝喝,笑笑闹闹,不觉天色大暗,我起身要走,董荣执意拦我,我虽有不舍,但想想王家若是再遭了贼,那芙蓉……

  见我去意已定,董荣便派人打着灯笼,送我们下山,连同那日的嫁妆也一并还回去。

  隔了一宿,心里还念着志铃,员外家又没什么事,便又带着孟兴郊和李大锤上了山。墨玉和冰冰见我们要出去,很想跟着去,我觉得不便,只说我们去打猎,便没有带她们。

  到了山寨,董荣果然带人去打猎,我们便一同随往。

  风吹草低,野物时现。

  没多一会儿,那董荣便射中了一只好大的羊。

  一只白兔窜了出来,我抢先搭弓射箭,那兔子一下就翻了个跟斗。众人欢呼,皆赞我的好箭法。我打马去拿战利品。

  草丛中飞马跃出一个红衣少女,厉声喊道:“放下!我的猎物!”

  董荣等人也赶了过来。

  焦兴梦道:“明明是我大哥射死的。”

  红衣少女道:“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谁的箭?”

  兔子身上的箭果是她所用的白羽箭,而我用的是无羽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衣少女飞马过来,顺手便将我手中的兔子夺了过去,打马飞驰在荒草之中。

  白马。红披风。玉面妖容。

  突然而来,突然而去。我看得发呆,心里怅然若失。

  我痴痴望着她的背影,一时失魂落魄。

  李大锤道:“不就是一只兔子吗?就算送给这女娃娃了!”

  我的心神这才回到众人面前。

  “贤弟有所不知,这兔子的确不是我射死的。我娘生我时,梦见一只兔子从月亮中掉进了她的怀里,所以我是从来不伤害兔子的,本想一箭把它吓走,不想这兔子竟死在了这红衣女子手里,哎,可惜可惜!”

  董荣话中有话道:“大哥真是重情义之人!”

  显然这小子看出了我对红衣少女的心思。

  我们依然奔跑着打猎,我妄想再遇到这红衣少女一次,可妄想终究还只是妄想。

  好在,终于一只白狐死在了我的箭下,证明我的箭法虽比不上百步穿,倒比以前好了许多。

  回到山寨,自然要享受一番这些猎来的野味。

  自然又是金铃十三钗陪着喝酒同耍。

  我一高兴对志铃道:“那张白狐皮,哥哥送你了。”

  志铃笑着地跟我干了一大杯。

  李大锤道:“这百步穿是没来,他要来了肯定还要猎不少。”

  董荣道:“下次约他来。”

  焦兴梦道:“他哪有心思打猎?抢了我哥哥的芙蓉,正忙着要跟她订婚呢!”

  提起此事,我心内烦闷,抱着志铃就与她同喝了一杯。

  吃完饭,天色尚早,董荣派人陪焦兴梦和李大锤转一转。他则陪着我转。

  转来转去便转到了回心院。

  “志铃便住在这里。”

  “哦。”我心里有些酸意,想必这院子也是董荣常来之处。

  “牛哥,整天窝在一个大院子里有什么意思?不如上山吧,这头把交椅非你莫属,带着我们做几笔大生意,岂不快哉?”

  “多谢贤弟抬举,他日若无路可投,必来宝地。至于头把交椅,当然非你莫属,我岂能白白窃取?”

  “不管你什么时候来,我随时恭候。”

  我以为他会带我进回心院去看看。他却拉着我的手道:“走吧,我们去别处转转。”

  客随主便,也只能听他的了。

  老远便听见笑声,我们来到了“金钗院”,董荣道:“除志铃外,其他十二钗皆住于此处,这里也是她们排演节目的地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王!”两个喽见我们走来,立马挺直了腰杆。

  董荣带我走了进去,原来众女子在投壶饮酒,让我惊喜的是,正在投的两女子其中一个便是志铃。

  这投壶我并不陌生,自###玩过,口广腹大颈细长,壶中装满红豆,投入的箭杆便不会跃出。

  两女子投完,美铃报数道:“志铃,9奇;春铃,7奇。”

  显然是志铃胜了。一边女子拉着春铃罚酒,一边女子撺掇我和董荣比试一番。

  董荣和我同站一线,他投一支,我便投一支,美铃面东而立,抱着计数的器物专管计数。若董荣投中一支,便从器物里抽出一支扔到南面,我投中一支,便扔在北面。

  最后,美铃报数道:“董荣,七奇;牛显,九奇,客胜主一奇。”于是,便罚董荣喝酒。

  诸女子又让我和志铃比试一番,我自是巴不得。也许是因为我老看她,有些心神不定,最后这女子竟投中10支,我只投中6支,女子们嘻笑着拉扯着我好不灌我酒。

  因志铃胜我太多,觉得只罚酒不行,小铃便提议让我背着志铃围着院子转几圈。我心里满是欢喜,嘴上却不愿意,几个女子追打我直到我求饶点头。另一边志铃也是不肯,几个女子便推推搡搡地把她强推到了我的背上。我背着她转了不知多少圈,诸女子更是欢笑。

  “一个说不愿意,一个说不肯,其实他俩心里早勾搭成奸了。”秋铃像是看破天机一般。

  众人又是笑。

  我一边背着志铃,一边卖弄风骚胡乱呤着:

  忘忧草,含笑花,打打闹闹偷偷骂。有喜有乐好年华,有喜有乐爱天涯,有喜有乐便是家。千古年少人,一夕疯狂话!

  董荣带人鼓掌,“好,吟得好!赶紧记下来,谱曲传唱。”

  疯狂一时,总须离去。

  我放下志铃,向诸位告辞,其中几个铃似真似玩笑地拉扯着我不让走,这个说“去我屋吧”,那个说“陪我坐坐吧”,直到董荣发话,又摁着我喝了几杯酒才放我出门。

  董荣道:“牛兄随时可以来这里,若看上哪个,便找哪个。”

  我笑道:“我看得上人家,就怕人家看不上我啊?”

  董荣道:“哈哈,没看到她们刚才对你的热情劲吗?恨不得今晚便让你住下,别看她们说说笑笑的,小娘子群居的地方便是最寂寞的地方。”

  “哈哈,兄弟真是看透女人心啊!”

  董荣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一物道:“大哥,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