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在宫素然眼里很美的思美人洞却是一些和尚们的慰安之所,为了给这些可怜的和尚腾地,我和志南大师提出想换个洞住一住。(广告)

  于是我便住进了涉江洞。

  涉江洞不用涉江,需过一条溪水即行,水有缓有急,在急处却搭有小桥,小桥不过是一条钢索。一开始过桥我的腿有些发软,渐渐地便能摇摇晃晃地晃过去了。据说,此洞只有志南大师和葫芦僧进去过。

  奇景在险处,的确如此。这涉江洞虽无一美人,洞内却有天然之石,石上却有天然之图,细看这些图,似是在摆兵布阵,虽不着一字,却能看出《孙子兵法》之端倪。我每日看得竟也入神。

  转眼便是月余时间,易筋经已烂熟于心,还书于志南大师。我的仙人掌自融入内家功法后,也自觉大有长进。那涉江图也被我看出了一些不可言传的道道。

  这一日,我又在看葫芦僧教练武功。众僧皆做得齐整,独有马力不是迟半拍,便是出拳方向与他人相反,引的不少小僧窃笑。那葫芦僧也不去管马力,任他做着自己的。

  车夫刘得华突然快马来报:王家又出事了,让我速回。

  原来,那些葫芦贼青天白日大摇大摆地抬着聘礼进了王家大院,言说三天后便来接亲让芙蓉作压寨夫人。否则,剿灭全村。

  当然他们在大白天没戴葫芦,一个个倒也人模狗样。

  葫芦僧说:“***,只听说有葫芦僧,没听说过有葫芦贼,我愿助施主一臂之力。”

  都说葫芦僧有功夫,我却没见识过,真刀真枪地倒想见识一番。跟志南大师一说,我们便快马加鞭下山而去。

  我带葫芦僧一到王家,大家真像见到救星一般,王员外竟扑通一下给葫芦僧跪下,哭着说一定让他救救他苦命的女儿。

  葫芦僧道:“这葫芦贼在哪里?吃饱了喝足了,咱便上山杀他个鸡犬不留。”

  我说道:“葫芦贼来无影去无踪,一直不知身在何处。[]”

  葫芦僧道:“不打紧,但他们来接亲时,来一个杀一个,一个都跑不了。”

  我说:“不可,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他们若一把火烧了村子,那怎么办?”

  芙蓉道:“我们不如将计就计,他们接亲时我们吹打着上山,等他们麻痹大意喝多了酒,你们想办法把山大王擒了,说不定还可以救出草花。”

  王员外说:“不行!说什么也不行!他们山上究竟多少人,我们谁也不清楚。就你们这些人,这不是明摆着给狼送肉去了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说:“不如这样,王员外去趟官府找顾知县多派些兵马,派人悄然随行,伺机而动。他们也正好想剿灭葫芦贼,这也是他请功升迁大好良机。”

  王员外道:“搬救兵可以,反正芙蓉不能当新娘子,让冰冰欢儿墨玉去也行,反正蒙着红盖头呢。”

  芙蓉道:“祸是我引起的,怎么能让冰冰她们替我冒险。若是一举剿灭葫芦贼,我王芙蓉虽死犹荣。”

  墨玉道:“不如让柳下安扮成新娘子吧。他扮成新娘子一定漂亮。”

  蒲秀才道:“不可不可,葫芦贼见过芙蓉,柳下安身材这么高,一看便看出破绽来了。”

  芙蓉道:“好了,别争了,我去就是了,就这样定了!有牛将军和葫芦僧护着我,肯定会万无一失的。”

  王员外道:“你……真是没法!”

  大家有些心绪不宁。

  葫芦僧是个酒肉和尚,我俩吃喝起来也便不再去想什么。

  我正睡大觉时,更儿跑来喊我:不好了,柳下安在百花山下跟一个人打起来了。

  我骑大青马去百花山下一看,跟柳下安和焦兴梦打在一处的人,正是那日救我的壮士。

  刘得华一手拉着双角马,一手护着王员外。

  柳下安和焦兴梦早无还手之力。

  壮士执一口双手单刀,舞得灵逸而不着痕迹,气势逼人却也点到为止,显然也是在避让三分。突然马上一个转身,便用刀背将焦兴梦打下马,挥刀直取焦兴梦的项上人头……

  “住手!”我大喝一声。

  “是你!”壮士急收刀朝我一乐。

  我对王员外说道:“那日,我和小朵被葫芦贼擒住时,便是这位壮士救得我。”

  王员外道:“原来是恩公。”

  那人指着焦兴梦道:“这厮好无礼,我明明说这马是有人送我的,他非得还抢我的马。”

  柳下安道:“牛将军从来没说过他被人救的事,我们以为这马被葫芦贼抢去了,见你骑着便把你当成葫芦贼了。”

  我说道:“那时我哑得说不出话,怎么讲这些啊?”

  壮士一笑道:“原来你那时是哑巴?我说当时怎么那样跟我说话呢。”

  “那时,我只能用些腹语说。”

  “奇了,奇了!你这人真有意思,可否在你家借住两日,跟你交个朋友?”

  我望了眼王员外。

  王员外道:“欢迎欢迎!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壮士道:“勉贵姓杨,人称‘百步穿’,你们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百步穿就行了。”

  “百步穿,有意思。是不是,杨兄弟在百步之内……”焦兴梦有意顿了顿,“把衣服就穿好了!”

  这话逗得柳下安和刘得华直乐。

  “你这厮好没文化,百步穿杨都不知吗?因我姓杨,便讳了这个杨字,号称百步穿。”

  焦兴梦道:“嘿,又见了一个有文化的了。你有文化我信,就你这个小白脸能百步穿杨我可不信!”

  大家说笑着回了王家大院。

  百步穿一进大院,搭弓射箭便朝远处一口大缸射去,吓得正在舀水的冰冰一下跳了几丈远,“漏水了!水缸漏水了!”

  我近前去看,水果真从箭眼里流了出来,没有神力这么厚的缸是断断射不透的。

  王员外道:“可惜了我的大水缸啊!”

  众人正在讶异时,又一箭射来,这一箭刚刚把箭眼堵上,滴水不漏。

  王员外满眼含笑道:“杨壮士有如此神威,若能助剿葫芦贼,那可是如虎添翼!”

  焦兴梦说:“百步穿果真是百步穿,是不是杨家将之后?”

  百步穿笑了笑,没说话。

  进了王员外的客厅,大家各自落座,欢儿、冰冰等人忙活着端茶倒水。我便把葫芦贼如何抢芙蓉,又如何大摇大摆地下聘礼向百步穿讲了一番。

  百步穿站起来道:“我正愁没仗打呢,这小小毛贼怕他何来?”

  焦兴梦道:“你的弓箭带不上山,又能怎样?”

  百步穿道:“功夫到家了,随手便是武器,还用什么刀枪弓箭?”

  晚上,我们几个男人暂抛烦忧,围坐一团,好好喝了一番。

  焦兴梦喝到兴处,去给百步穿敬酒时突然说道,“你若穿上小娘子衣服,更他妈好看,男人见了肯定想跟你睡觉!”

  百步穿一杯酒全泼在了焦兴梦的脸上。

  焦兴梦立马就怒了,正要动手,被我拦腰抱住,劝回座位。

  柳下安道:“眼下还是考虑下怎么度过这次难关。刚才老焦的话虽有些粗俗,倒也提醒了我,我个子高,要再矮一些我就替芙蓉上山了。我觉得这次上山应该是爷们儿的事儿,不应该让娘们儿去……”

  “你直奔主题就行了,不就是想让我替芙蓉扮成新娘子吗?”百步穿说完喝了一杯酒。

  焦兴梦说:“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没等我说完呢就泼了我一脸酒。”

  大家都看向百步穿。

  百步穿跟我碰了一下杯道:“我替芙蓉可以,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员外站起来道:“什么条件?只要不是摘星星摘月亮,我都答应你。”

  “我要娶你家芙蓉!”

  大家都愣了。当然大家愣只是表现在脸上,而我不仅在脸上而且心里也是一格登。

  草花爸说:“还是打了胜仗立了功再提条件为好!”

  百步穿道:“这本身就算立功了。我这样说,肯定就意味着我能活着回来。当然,万一回不来,芙蓉该嫁哪个就嫁哪个。”

  柳下安道:“这事得和芙蓉说下啊。”

  百步穿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不知吗?”

  焦兴梦道:“那也不能你自己提出来啊?”

  百步穿道:“我父亲不在了,这事自己不着紧,谁能帮我着紧?当然了,我又没说现在就跟芙蓉入洞房,我自会找媒人来说亲的。”

  李大锤问道:“你见过芙蓉真面目吗?”

  “在座的又有几个见过真面目的?我想就是王员外这几年也没见过吧?”百步穿从袖子里取出芙蓉的画像在众人面前一展,“自打见了这画中人,我便魂不守舍,心说一定要找到这个小娘子,真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近在眼前了。我岂能放过这一良机。”

  柳下安道:“信画则不如无画,那毛延寿一点一抹,可毁画中人其美,亦可遮画中人其丑,自古画师有几个能如实画得来的?”

  百步穿道:“我相信王芙蓉一定比画上还美!我非王芙蓉不娶!”

  柳下安道:“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只知你姓杨,可是你的来路……?”

  百步穿道:“既说到这里,我也无需隐埋,不妨亮明身份,我就是杨门之后杨再勇。我父亲便是梁山好汉杨志,母亲便是锦秀姑。”

  “果真是吗?”王员外站了起来。

  百步穿问道:“牛将军见多识广,杨家刀、杨家枪想必应该见过?”

  我曾见过我好友杨子练过杨家枪,似与他的套路有所相似。

  大家看向我,我连忙说道:“极似!极似!”

  “失敬失敬!来,我们一起敬杨家后人一杯!”王员外端杯提议。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