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让柳下安等人拉我起来,把小朵抬进了闲屋子,我跟了进去。(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芙蓉回自己屋拿来几件新衣,把男人轰了出去,独独没有赶我。芙蓉和几个女人一边哭着一边帮小朵擦洗身子,冰冰大惊掉,“红莲!”

  众人都看到她背上的红莲,止了哭声,屏住呼吸呆望着。

  “好漂亮!”芙蓉不由得赞叹道。

  诸女子给小朵擦洗干净,便给她穿上了新衣,那朵红莲最后在我眼前一闪,便被遮了过去。

  何一朵或是叶如眉,被水葬在望龙湖。那些时日,一有时间就去湖边,何一朵便宛在水中央,可再一睁眼,又是只见流水不见人。

  草花爸也搬进了王家,声言若葫芦贼再袭扰王家,便调令狼虫虎豹,管他姓关姓张,一个都跑不了。

  芙蓉买下了冯秃子家的院子,并在了一起,又加筑了院墙,重修了暗道,防退皆有所备。

  芙蓉将家里安排妥当,护卫工作暂由草花爸和车夫刘得华负责,柳下安协助,家小之事靠给了墨玉,便在宫素然的引领之下,陪我去了九连山。

  王员外本不想让芙蓉出远门,但又担心葫芦贼再来抓芙蓉,倒不如出去避避风头也好。

  若这次再治不好我的哑,就只能用怪怪的腹语说些三言两语了。

  到了县城,自然是车水马龙,人行如织。

  一些小店打着“崔羊肉”、“周家酒”的幌子在门前招揽食客。

  “待我放下歇一歇!”喊声不断,声音越来越近,只见一矮子挑着担子走了过来。

  宫素然朝他挥挥手,矮子果真放下歇了,芙蓉问了价付了钱,矮子给了我们九张环饼,两个女子一人一张,我自己一人七张。

  矮子喊着“待我放下歇一歇!”挑着担子钻进了人流。

  我们吃着饼赶路,宫素然道:“其实,他们以前不这样喊,而是喊‘吃亏的便是我啊’。”

  “哈哈,有意思。那怎么改成现在这样了?”

  “不知你听说过元皇后没有?”

  芙蓉摇摇头。

  “元皇后姓孟,她是宋哲宗的第一任皇后,两次被废,两次复位,可以说是两起两落。”

  “怎么被废的?”

  “孟氏是眉山人,进宫时16岁,后封了后。她生的女儿福庆公主重病,什么药都不管用,孟氏的姐便拿着道家治符水入宫医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本是宫禁,孟氏大惊,将符水藏了起来,后向哲宗说明情况,哲宗觉得也是人之常情。可这公主病逝后,孟氏的养母等人又为公主和孟氏祈福,此事正落人口实,两件事弄到一起便有人搬弄是非,说这是在诅咒皇上,哲宗由此疑她,命人调查此案。在宰相章和刘婕妤的授意下,他们逮捕了皇后左右侍女及宦官数十人,不是肢体毁折,就是断了舌,用刑逼供,可这些人都不去冤枉孟氏。最后不得不伪造供词,才让哲宗相信孟皇后图谋不轨。孟氏被废,出家居于瑶华宫。”

  “又如何东山再起的?”

  “哲宗病逝,他兄弟赵佶继位,就是徽宗。向太后等人有了势,孟氏时来运转,就被复位,因她封后于元年间,故被称为元皇后。

  “不料,第二年向太后也病逝了,徽宗重新任用蔡京等人,孟氏再受牵连,二度被废,重回瑶华宫,加赐‘希微元通知和妙静仙师’之号,说起来与我是同道中人,就这样过了20多年。”

  “听说靖康之祸,不少王妃公主被带到了金国,下场大多凄惨,这孟皇后当时如何?”

  “靖康初年,孟氏因瑶华宫失火,移居延甯宫,后延甯宫又失火,出宫居住相国寺前之私宅。因她是久废之人,没有在金人的名单之上,幸运地留了下来。后来,张邦昌迎接孟氏入居延福宫,上尊号为‘宋太后’,再后来又恢复元皇后的尊号,并让她垂帘听政。稍后,赵构于应天府即帝位,元皇后撤帘不再听政,并被尊为元太后。南渡以后,孟氏随高宗南渡至杭州。建炎三年,苗傅、刘正彦兵变,逼赵构退位,由年仅3岁的皇太子继位。因乱军所逼,孟氏再度垂帘听政。孟氏表面上慰抚苗傅等人,暗中召梁红玉去找韩世忠速来勤王。乱事平定之后,再度撤帘。”

  “看来,这皇后真是了不起,困境中竟能力挽危局,顺境时又不贪恋权欲,这种人更称得上女中尧舜。”

  “高宗南渡不久,金人再次南侵,高宗乘船入海,孟氏向江西逃亡,甚至到了要以农人抬轿的窘境。高宗对她一直非常感激,派人迎她到了高宗的行宫。孟氏性情恭谨,却喜饮酒,高宗便命人买甜酒给她喝。不想绍兴元年便去世了,高宗在病重时却也如孝子一般。”

  “深居道观,又屡经波折,这孟氏或也是在借酒浇愁。你喝酒吗?”

  “我当然喝了,就是姓牛的也一不一定喝得过我。”

  “嗯……啊……”我拐着弯发了声,以表不服。

  宫素然回头对我一笑,接着道:“有一次,一个卖环饼的小贩没喊对地方,竟然在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废的孟皇后门前喊叫,招来衙役的注意,说他在讽刺皇上废后不当,将他抓捕审讯,得知确实是为了多卖几张饼才这么吆喝的,于是责打一番就把他放了出来。自此,这人再也不敢喊‘吃亏的便是我了’,别出心裁地喊‘待我放下歇一歇吧’。”

  芙蓉笑道:“哈哈哈,吃了亏是不能说的,歇一歇还是可以的。”

  “老挑着走卖不了钱,歇一歇才能赚到钱,是不是很有些意味。”宫素然学贩子喊道,“待我放下歇一歇吧。”逗得芙蓉笑了,笑声不大,但毕竟还是笑声。

  一路走走歇歇,四处看看,到一山脚下时竟已是过午。

  宫素然指着面前的山说:“这就是九连山。九山相连,山山有九洞,九九八十一洞,洞洞皆有奇观。山上有座寺,叫红莲寺。”

  芙蓉笑道:“好艳俗的名字。”

  宫素然道:“所谓艳俗也是各人感受不同。莲花瓣数皆有不同,人间不出数十,天上不出百,净土的莲花却千瓣之上。莲,生于污泥,绽开于水面,有花则实,象征清净的功德和清凉的智慧。三界的众生,以淫欲而托生,净土的圣人,则是以莲花而化身。这当然都是佛理。”

  她俩下了马,牵马上山。我的大青马依然能够自行上山。

  芙蓉道:“没想到你这道姑竟懂佛法。”

  宫素然道:“佛道相通。红莲寺的方丈志南也是能诗会画之人。他的诗并不多,有一首绝句让我十分喜欢,‘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必成千古名句。”芙蓉一边念着一边衷赞叹。

  宫素然道:“与这种人不管是论道说佛,还是谈诗品画,长见识不说,实让心里愉悦无比。”

  芙蓉道:“姐姐这样一说,倒真想尽快见他。”

  太阳落山时,我们才到寺里。寺里依山建着好高大的楼阁,叫做九天阁。我数了一数,是九层。

  出外迎接的志南大师腰板挺直却拄着拐杖,只有漂白的胡须才略显老态,但也看不出多大年纪。寒暄几句,便领我们进了大殿,大殿里皆莲花柱石和铺地花砖。

  殿里的僧人一边念经一边歪头看着两个女子。

  志南一挥大手,众僧离去,有的竟敢还回头看两个女子。

  我们坐定,宫素然道:“看一看这个哑人能不能医治。”

  志南大师一摆手,“莫急,莫急。一日劳累,稍作歇息,明日再看不迟。宏元!”

  一个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形很怪的和尚走了进来。

  志南大师吩咐宏元:“速领二位施主去‘思美人’。我和素然小坐片刻。”

  我和芙蓉跟着头形怪的和尚离去,折折绕绕地到了一个山洞。

  天色略暗,却能见洞口之上刻着几个隶书大字“思美人”,两边刻着对联,“思忧赏乐景,美心养静气。”

  芙蓉笑问:“你们是不是经常在这里思美人?”

  头形怪的和尚摸摸头,笑着说:“施主有所不知,这九连山山山相连,山山皆有九洞,每座山最大的一个洞皆起了名字,每个名字都对应屈原九章的一个章名。排下来便是惜诵、涉江、哀郢、抽思、怀沙、思美人、惜往日、桔颂、悲回风,方丈既让我安排,我想既有美人来,不如就住思美人好了。”

  芙蓉道:“哈哈,你真会说话。”

  头形怪的和尚带我们进洞,点了灯,说道:“二位稍坐片刻,等会儿就有茶饭奉上。”

  头形怪的和尚离去。

  此洞极大,灯光只能照亮一小片。

  四壁皆画着飞天的女子。

  美女石像更是摆置得恰到好处,首见一座巨塑便是前朝女王武媚娘,余者要小很多,依次而立,姿态各有不同宓妃、苏妲已、褒姒、西施、卓文君、卫子夫、王昭君、赵飞燕、貂蝉、张丽华、侯夫人、杨玉环、张红拂、鱼玄机、薛涛、朱淑真、花蕊夫人、李师师……每一个女子都有一个传奇。

  芙蓉走到一旁念道:“思美人兮,揽涕而眙。媒绝路阻兮,言不可结而诒……”

  我走过去,见壁上刻着小楷,正是屈原九章里的“思美人”。我自觉读书较多,却很多字不认识,芙蓉竟读得琅琅上口,音韵清扬。

  洞深处竟流出了泉水,形成一个水潭,水潭上浮着水雾,水雾袅袅飘散。

  我近前观看,水中一石舟,舟前立着一女尼石像,裙带飘然,极目远望。

  越看这女尼越是像林墨玉。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