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众围上来观看半的小朵,细看那背上的红荷。[超多好看小说]

  一个道:“狗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回去了慢慢赏,慢慢干,不比在这里好?”

  狗蛋道:“老子这豆腐吃定了!回去?回去还有我的份?那么多狼!”

  另一个道:“那你快点,一个女人都摆弄不了!我可等不急了。不然老子就先下手了。”

  “你敢?”狗蛋吹胡子瞪眼。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那贼举刀要拼命相争,被几个贼拉扯住相劝。

  狗蛋顾不得别的,一往情深地在小朵身上手忙脚乱着。

  小朵大声哭喊。

  我长啸着急得要奔过去,努力几次无济于事。

  情急之中,小朵可能咬了狗蛋的手,他嗷地叫了一声松开了小朵,小朵趁机撞向不远处的巨石……

  我大喊:“不要!”

  紧急之时,狗蛋抓住了小朵的脚,顺势便在了小朵身上……

  两人在地上奋争着,地上的杂草被压倒一片片……

  小朵的裤子眼看被褪下,绝望的她从头上拔下了金簪,向自己的脖子上扎去……

  狗蛋一愣神,一抬头,一支箭嗖地一声射到了他的面门上,他熬地一声从小朵身上翻了下去……紧接着又是几个葫芦贼中箭应声倒地。

  听得我身后有箭声,我心说不好,怎么连我一起射?我慌得一动,绳子竟然挣脱,一支箭从身侧滑过,很明显,是这箭射断了绑我的绳索。

  我一挣脱,如同翻开身上千斤重的巨石,如同疯了的白顶牛一般,从贼的手上夺我的勾月白龙枪,左冲右突起来,贼抱头鼠窜,跑不及的就做了我枪下鬼。

  双角马带着大青马也奔了过来,迎着逃窜的贼乱踢乱咬……

  贼众逃者无几,我回身去看小朵,那狗蛋竟然爬起来捡了一把刀就跑,脑门上还拖着那箭,很是碍眼。(广告)

  也怪它乱骑马,骑错了马,他竟然骑上了我的大青马,那还有跑?没出几步,那马把头一扬嘶鸣一声,便把他摔了仰八叉。

  我跑上前去,把勾月白龙枪往地上一戳,他刚要起身,我一只大脚就朝他面门上的箭踢去,箭断而飞,血流如注……

  他哎哟一声在地上乱滚,我一脚便踩住了他的肚子,夺过了他手中的刀,把他的衣袍一割,那软塌塌的物隐在乱毛之中不敢露头,我碰了几碰飞起一刀,那物便飞了出去。

  狗蛋破了蛋没了鸡,头也满脸花,狼狈地在地上打滚,我乱刀向他砍去,结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了他的性命。

  我回身去看小朵。一位壮士包扎了小朵的脖子,帮她整了衣衫,依然难掩其。

  小朵乱发散着,脸上有着血迹,已然奄奄一息,像那颓败的一朵,美得哀伤。

  我扒了一件贼的衣服裹上了小朵的身子。

  这才对壮士说:“多谢救命之恩,来日必报!”

  壮士道:“还是救人要紧,快快去吧!可否借你的马一骑?”

  我便将双角马借给了这位眉清目秀的壮士。

  我刚要去抱小朵,发现了她手里捏着的簪子是那样熟悉,与柳下安那个一模一样。我从她手里拿过,在我的衣服上抹去血迹,现出几个字,果真是“杨柳叶如眉,芙蓉花似锦”。

  这簪子怎么又到了小朵手里?那日去洞里调弄我的莫非就是小朵?我来不及细想,抱着小朵骑上大青马奔去。

  小朵在我怀里呓语着:“我们的孩子!孩子!”

  我抚着她的乱发安慰着她。

  这大青马失踪数日,竟也长了本事,再陡的山路它也能攀。

  快到半山腰时,小朵道:“放下我!让我歇歇。”

  我没有听她的。继续骑马上山。

  “放下我,歇一会儿再走好吗?”她哀求着我。(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我只好把她抱下马。

  她在怀里瞪着眼看着我,大朵泪滴滚了出来,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对不起你!王员外给过我一包药,说是宫素然给他的,是邱道长的灵丹妙药,说让你偷偷服下,你的哑就能治好了,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后来芙蓉说有人给你下了毒,你的哑再也治不好了,我还不相信。她问我们谁下了药,我怕药失了效,死也没承认。后来你会说腹语了,我就觉得有希望了。不过,我越想越不对劲,那所谓的‘灵丹妙药’真可能是害你的毒药。

  “都怨我!若不是让你吃了那药,你的哑早就治好了!我是将死之人,不再怕你恨我!

  “你可以去问问王员外,看在芙蓉的面子上,能放过他就放过他吧。在王家,你小心一点,我不想让你再受到伤害!

  “不管你信不信,以前我这样说你肯定不信的,秦会之是我少女的情愫,成都郭公子是我一时的退路,只有你才是我飞蛾扑火的梦幻,我心里全是你!不求你只爱我一个,但求你心里有一点给我就行。爱上你,我死而无憾!

  “我知道你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欢芙蓉。不娶芙蓉你是不会离开王家的。我了解你!我以为我能嫁给你,给你当牛做马,可是……好好待芙蓉吧!

  “还有……我就是柳下安要找的叶如眉。我们从小就没见过,那天夜里我被一个和尚劫了,他把我弄进一个洞里,三番五次地奸 污我。他知道我叫叶如眉后,就卑鄙地在他大腿根上刻了个眉字,说让我永远跑不出他的裆部。我渐渐顺从她,哄骗她,他慢慢就放松了对我的警惕,我终于得机机会逃出了山洞。

  “谁知晓又是从粪篓跳进了粪筐,碰到一对夫妇又哄骗了我,把我卖入了青楼。在那里,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也叫我芙蓉。第二年我便认识了秦会之。他带我在背上文了荷花,又开始叫我何一朵。

  “当我听芙蓉说柳下安那个簪子的来龙去脉时,我很是惊奇,我叶如眉怎么会和柳下安以这种方式见面了?但我打心里不喜欢他,也就一直瞒了下来。我喜欢你,早就喜欢你了。不要让柳下安知道我就是叶如眉!叶如眉早就没了!当然,这何一朵……花总有落的时候。我喜欢水,我死后你把我……”

  她不再说话,用手轻抚着我的脸。

  “我被关进王家洞里那天夜里,进去的那个女人是你吗?”我想弄清楚心中的疑问。

  没有了声音。

  我抱她上马再次向山顶洞进发。

  等到了山顶洞,小朵还有气息,只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紧紧拉着我的手滴着泪……

  孙思祖和妙雨只是叹气。

  ……

  我把小朵抱下马时,王家正在乱着。这时天已经大亮。

  王员外让人抬了块板,将小朵放在了上面。

  墨玉、冰冰等人皆哭了起来,雪琴拉着我的手问道:“相公,小朵姐这是睡着了吗?你们俩怎么在一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柳下安竟扑在小朵身上大哭起来,“妹妹啊,你怎么死了?怎么死得这样惨?”

  冰冰拿来了梳子,给小朵梳着头发,柳下安抢了过去,他一丝丝给柳下安梳着……

  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他,何一朵就是叶如眉,若是那样……

  算了,小朵既然不让说,就不说了,免得再添更伤心的人……

  “葫芦贼杀得她!今后,我牛某,见一个葫芦贼就杀一个,管他娘的是谁?芙蓉回来没有?”

  王员外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没呢。不想又会怎样呢?没准连小朵都不如……”

  王员外给我下药的事暂且也算不得事,先放放再去问他。

  我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枪上马,奔了出去,后面竟跟了一些家丁。芙蓉的大狼狗也紧跟在我身后。

  没一会儿,我就甩开了家丁。大狼狗竟跑到了我的前面。

  我四处找寻,其实心里明白,这不过是大海捞针一般。草花这么长时间都找不到,又何况这新失的芙蓉?

  我仰天长啸起来……

  大狼狗继续往前跑着,我便跟着它。

  忽然听到有人喊我:“哥哥!”

  我放眼望去,百花丛中闪出一个人影,向我挥着她的花色披巾……

  是芙蓉?我狂喜地飞马奔去。

  快近前时,我不再想什么,下马迎上了她,抱起了她,紧紧拥着她,我失去了草花,我失去了小朵,这芙蓉,我不能再让她没了!

  大狼狗在拉她的衣服,又在拉我的衣服,管它呢?就这样抱着她,我真得不想分开……我甚至很想在她怀里大哭一场。

  女人的怀抱足以安慰一个男人的所有悲伤。

  “小朵死了!”

  “什么?”她推开我,呆呆看着我,眼睛抹过一丝哀伤,“怎么会死呢?怎么会死呢?”

  “葫芦贼要侮辱她,她自杀了!”

  “走,我们赶紧回去吧。”

  在马上,我们沉默着。

  半路上,芙蓉才说道:“多亏了关荣!关荣后来让人给我松了绑,放在了他的马上。快到百兽山底下时,竟然听到了长啸,我知道,除了草花爸,就是你会长啸,我心里高兴,以为你会来救我。可你并没来。

  “我正失望时,一群虎狼竟从百兽山上追了下来,吓得葫芦贼乱窜,咬死咬伤了不知多少。这关荣的马跑得飞快,他把我带到了小树林,告诉我先藏起来,不要乱跑,等天快亮时再让我往回走。我问他为什么要放我,他也不说。看来这葫芦贼也不都是坏人,让我看,这关荣就是好人。”

  回到了王员外家,王员外见到芙蓉后破啼为笑。

  小朵的死给大家带来了悲伤,芙蓉的回归又给大家带来了惊喜,悲与喜就这样交织着。

  小朵面目一新,脖子上的伤像是也看不出了,跟活着一样。我抚在她身上大哭。她的手脚早已冰凉,她的身子还是软的,可她已经是一动不动,没了哭,没了笑。

  可她的哭,她的笑,又不时地闪现在我眼前。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