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员外如今不再骑驴,有了太平车,由五头牛拉着。车夫姓刘名光字得华,原在宗泽府上供事。宗泽逝后不久,刘得华就带着家小回了老家大名。

  刘豫在大名称帝后,不少人皆说刘得华之女刘诗书有皇妃之姿。刘得华心里惶恐,便一路南下,本想再投奔宗泽之子宗颖,不想汴京附近遇了金兵,妻与子皆死于金兵刀下,女儿刘诗书被劫了去,至今不知下落。

  刘得华逃出后便一路乞讨,我在焦家庄时,他恰到了王家,芙蓉见他可怜便留他住了下来。

  宗泽质直好义,亲故贫者多得其救济,自己却奉少廉洁。各路义兵,燕赵豪杰,皆甘愿归于旗下,奋力抗金,收复失地。泽一死,东京人士无不痛哭流涕。皇帝任用杜充,充反泽之道,豪杰复为盗者甚多。

  因一直敬仰宗泽,我虽不能言,常与刘得华以棋会友,无几日便心有所赏。

  刘得华平日话不多,与哑者无异,只是无事时爱自言自语:览镜影还在,掩镜影还去。试问镜中人,却归什么处?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宗爷爷的《览镜偈》。

  在这乱世,悲欢离合的故事真是不少。家家有本难写的史。

  人在时,还能在镜里留个影,人走了,留下来的便只是一面空镜子。

  胡思乱想着便到了县城。

  在飞马前,王员外让刘得华停了车,等在那里,给他留下银子让他随便吃点什么。

  不觉便到了清吟楼。

  青楼临大路,朱门向客开。

  白日里这里略嫌冷清,却也有笑声传来。

  我和王员外被小姐领进一室,坐定。没多大工夫,另一妙龄女子提瓶献茗,我们各饮一了杯,王员外付上了银两。

  这种醉太平其实始于太祖。太祖感于藩镇之乱、兵马横行,便杯酒释兵权,“多积金帛田宅,以遗子孙;歌儿舞女,以终天年”。优礼文臣,鄙薄武将,广开科举,大录文职,官僚机构臃肿,各类公务庞杂。官私女妓队伍也便应其所需。

  无论太平还是乱世,我大宋国民尤耽于逸乐,一时确难改变,我也难以例外。

  老妈走了进来,常规性地一笑,“姐夫,可有一程子不来了。是来找小师师的吧?”

  王员外道:“早就想来走一走,只是近日事太多。老妈,可否一见色艺师?”

  老妈又是一笑,“我们这里是小地方,哪里有什么色艺师?”

  王员外奉上了不少银两,老妈眉开眼笑,“是一人见还是你们两人都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员外看了我一眼道:“我一人见就行,这一位让小师师陪一陪便好。”

  老妈道:“不巧,小师师出去还没回呢。”

  王员外道:“不打紧,上好姿色者皆可。”

  老妈道:“不过,我得问问色艺师见还是不见,她若不高兴,神人也没办法。”

  王员外道:“不打紧,妈妈去说就行。”

  那老妈离去。

  王员外道:“这色艺师不知姓字名谁,不知是哪里人,不知有多大年纪,传言跟仙女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个色艺师,我也是去外地时才听人说起。这真是,时人莫嫌家院小,小树上面落凤凰。”

  好长时间,老妈才进来。

  王员外便被老妈带了出去。

  王员外临走时对我说:“既来之,则乐之!你想怎样便怎样?”

  没一时,我被领进一室,有桌有几,有瓶有花,有帐有幔,虽简设却也显出几分豪奢。

  点心和酒菜上来,一浓妆女子便斟酒陪笑,尽献殷勤。

  “官人可是第一次来?”

  我点头。

  “怎么不爱说话?”

  我倒了一杯酒,笑着喂了她一口,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不说话的官人最坏了。是从心里坏的。”说完就自己笑了,饮了一小口,便嘴对嘴地喂我。

  没多时,一个小娇人,抱着个大琵琶走了进来。

  娇人见毕礼,也没说话,便弹唱了一曲,年纪虽小,却是色艺双全。越是不语,越是让我心生怜爱,有心以腹语相谈,又怕吓着她,一时竟顾不得去思想王员外所要见得色艺师。

  浓妆女子道:“别老唱这些老调调,来个新的。”

  娇人挑了一下细眉,弹着琵琶就又唱起来:

  前山风烟净,小桥流水映愁容。

  后山刀枪鸣,碧血丹心佑苍生。

  不是恋风尘,乱世飘零一孤影。

  此生多少恨,都付笑谈中。

  远山云霞红,天涯处处皆离情。

  近山虫鸟鸣,身外热闹心里冷。

  不是恋风尘,乱世飘零一孤影。

  此生多少爱,都付笑谈中。

  小娇人放下大琵琶,上前来朝我磕了个头,多亏自带着银两,小小赏赐一下,小娇人拜谢而去。

  浓妆女子道:“刚才唱得这词是色艺师新写的,叫《恋风尘》。这色艺师来这里不久,经她调教的小女竟一个个走红。刚才这个唱的就是她的小徒弟,叫天然秀,比我来得还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可就是不爱说话。经色艺师一调教,特别招人喜欢了,有几个大户都争着梳笼她,老妈都没同意,还等着卖个大价钱。还有个叫潘金娘的,经色艺师调教后,盖过小师师了。只是目前她没摆小师师那么大的架子,依我说,早晚她会超过小师师的。”

  我只对天然秀有兴趣,便问道:“天然秀姓什么?”

  浓妆女子一愣。

  “莫怕,我是哑巴,只能用腹语说话。”

  那女子速到门口喊了一声:“盼盼姗姗娟娟,快来啊,那个会说腹语的来了。”

  几个女子一轰就走了进来,我有些生气,对浓妆女子道:“你”

  其中一高个女子道:“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觉得稀奇!说句腹语我们听听。”

  “你们都出去!”

  我一摆手。

  “这么凶!”

  “这腹语挺好玩的!”

  女子们先不散去,逗了我一会儿,听到老妈喊丽丽,那陪我喝酒的女子就跑了出去。其他人也赶紧散去,竟剩了我一人。

  没一会儿,我听到了外面有说笑声,高个女子竟笑着走了进来。

  见过礼便挨我坐下,纤手剥新橙,一瓣一瓣地喂我。

  然后又陪我喝酒说笑。

  “你真是岳爷爷的部下?”

  我点头。

  “我才不信,岳爷爷怎么会有你这么年轻的部下?”

  “岳云比我还小呢。”

  “你见过岳云吗?”

  “当然,他是我不错的小老弟。”

  “这辈子能见见岳飞岳云便好了。不知你这大英雄怎么竟哑了?真是那个小道姑害的你吗?”

  我摇了摇头。

  高个女子不再说话,便亲抚起我来。

  水道渠成地我们进了帐幔之内,现出一张床,便一时兴起,抱起女子上了床。

  这高个女子果真好风月,粉脸斜偎在我的胸上,一朵乌云便乱堆了下来,舌尖轻挑着我深色的肌肤,玉指轻拢捏着我那浓黑的胸毛。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撇开两条长腿,轻探而入,似进不进,撩拨地她莺声恰恰,情水津津,加速度,加力度,咚咚声竟如石投水,她的两条**压在我身上,紧紧勾着我……

  ###之后,女子手抚着我的胸,细言细语地跟我说着闲话,告诉我她叫潘金娘,以后让我常来找她,不然一定会想我的。我也只当戏言。

  出去后,王员外竟在外面等我,他只是对我笑笑,也没说什么。

  走出清吟楼,王员外便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端的是好模样,好气色,真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等女子。我本无心再娶,见了她,我竟有了再娶的心。牛将军,你说,我能不能将她娶到手呢?”

  “能!”

  “有你这话就行。我老王在有生之年,一定把她娶到我王家。”

  且不知这色艺师是何等人物,竟让这王员外爱得如此痴狂。

  在焦家庄,王员外就下了车,嘱车夫刘得华明日一早来接他还去县城。

  夜里,小朵又来找我。

  她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一首词,名曰《雨中花》。

  我有五重深深愿:

  第一愿、且图久远。

  二愿恰如雕梁双燕。

  岁岁后、长相见。

  三愿薄情相顾恋。

  第四愿、永不分散。

  五愿奴哥收因结果,做个大宅院。

  我看完问她,“你写的?”

  她点头。

  “你愿娶小朵为妻吗?”

  “愿意。忙完这段我就和王员外说,娶你为妻。只是……”

  “只是什么?”

  “也无需瞒你,孟嫂怀的是我的孩子。”

  小朵拉住我的手,“其实我早有这种感觉。小朵情愿做妾。”

  她抱住了我的腰。

  我扳过她的头,亲吻她。

  上床后脱衣进了被窝。

  她的身体不仅再无异味,而且还透着一种淡淡的清香,我有些着迷的闻着吻着。

  “亏了你是个有心的人!”小朵一只手搭在白肚皮上,一只手去拭眼角晶莹的泪。

  “莫哭。”我用帕子给她擦泪。

  “其实我也怀了你的孩子。你若无心娶我,我便想办法打下去。”

  “孩子?”我惊喜地将耳朵抚在她的肚子上去听。

  “怎么没动静?”

  小朵抚着我的头发,“傻瓜,还太小,听不到呢。”

  我掀开被子,扶她坐了起来,我去吻那背上的红莲,赏那背上的红莲。

  小朵道:“我们不如做个游戏吧?”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