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芙蓉将至村口,大青马竟然撵上了我们。(ianuaang)我心里暗自得意,这马肯定跟关荣捣了乱,说不定还会把他摔个半死。

  骑马得意回家。

  院子里燕语莺声。

  一群妙人把玩着各种簪子,举着铜镜了照来照去,品花赏玉一般。

  石桌上,红木盒开着,各式簪子尽现眼前。

  冰冰拉过芙蓉,“姐姐,你看,好多簪子!”

  芙蓉问道:“是你从宫里带出来的吗?”

  冰冰道:“不是,是小朵的。”

  芙蓉回身问道:“哎呀,小朵,你什么时候攒了这么多簪子?”

  小朵道:“大多是现买的,也不值几个钱,觉得好看就买下了。”

  “哎呀,这个好漂亮!”冰冰捏着一个簪子道,“我认识一个红霞帔,姓刘,长得十分的漂亮,她进宫时我差不多快出宫了,跟我特投缘,常常让我给她梳头,她有好多这种簪子呢?这个卖给我好不好?”

  小朵道:“卖什么,拿去!”

  冰冰道:“多谢姐姐!”

  欢儿问道:“什么叫红霞帔?”

  冰冰道:“红霞帔就是后妃的名号,可以升为才人、婉仪、贤妃、贵妃,是比较低等的了。”

  墨玉道:“欢儿是不是也想进宫当红霞帔?”

  欢儿道:“林姐姐莫取笑我了,我这种人做你的丫鬟都不配的。”

  小朵道:“你看欢儿多会说话了。冰冰,你姓什么呢?”

  冰冰道:“我姓苑。”

  小朵道:“苑冰冰,好听好听!”

  冰冰道:“我本叫苑冰清,在宫里人们都叫我冰冰,也便一直就叫冰冰了。”

  墨玉手里拿着个簪子不放,看来看去的,小朵道:“”林妹妹要喜欢,不妨拿去吧!”

  墨玉道:“谢谢姐姐了。”

  小朵又拿起一个簪子道:“芙蓉姐,这个你戴上肯定漂亮,送你了。”

  芙蓉道:“你在这里发簪子了。那大家也别客气了,捡着自己喜欢的拿一个。”

  “有我的没有?”柳下安走过来伸手就翻找了一个,往头上试插了一下。

  墨玉举镜子在他面前,一使眼色,冰冰举镜子在他身后,墨玉笑道:“看到了吧?你一个大男人,捡这么一个女人才戴的簪子,像什么话?”

  “好簪子分什么男和女,戴上好看就行。”柳下安又回头问道:“冰冰,我戴上怎样?”

  冰冰道:“好是好极了,只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柳下安道:“像个女人耶!”

  众人皆笑。

  柳下安扭了扭腰,“女人就女人。”

  芙蓉问道:“我爸爸怎么还没回。”

  柳下安道:“他和更儿在后边呢。估计也快回了。”

  墨玉去抢柳下安手上的簪子,柳下安手一扬,没抢过。

  墨玉道:“快给小朵放下吧,你戴真不合适。”

  柳下安道:“我送人不行吗?”

  墨玉问:“送给谁?不会是叶如眉吧?”

  柳下安扶了下冰冰,“我送给冰冰妹妹。”

  冰冰一闪身:“除非你当我的姐姐,我才肯做你的妹妹。”

  墨玉道:“你要小朵的簪子也可以,只是你得用你另一支换。”

  柳下安道:“哪一支?”

  墨玉道:“就是写有‘杨柳叶如眉,芙蓉花似锦’那支啊?”

  小朵道:“我才不稀罕那个呢,太蠢了。”

  冰冰又捡起一个簪子往我头上比了比,“这个,牛将军戴上挺好看。是不是?”

  大家就点头。

  小朵脸上有些不高兴了。

  墨玉看了看小朵说道:“冰冰快放下吧。牛将军要想戴,用不着我们操心的。”

  芙蓉看了看冰冰,又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冰冰意识到刚才对我太过亲昵,羞得脸通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朵递给雪琴一个簪子,“雪琴,这个送你了。”

  雪琴高兴地接过簪子就来拽我,“相公,回去给我戴上!”

  我甩开了她。[]

  我本想走开,见芙蓉没走,也便没走。

  雪琴靠近我时,我就躲她一躲。

  冯秃子来了,小朵赶紧关上了朱红匣子。

  “王家大千金芙蓉姐姐。”

  “冯哥,有事吗?”

  “我明日便要搬到百花谷了。这家里你可否派个人帮我去照看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了。”

  那暗道口很快就要从冯秃子家打通,这是芙蓉巴不得的事情,便满口答应下来。朝我比划了一下,我就明白是一切由我来安排。

  墨玉问道:“秃子,听说你捡的几个蛋孵出了野鸡?”

  冯秃子满脸开花,“是啊,是啊。十三个蛋只孵出来九个。两个公儿七个母。”

  墨玉道:“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这没什么难的。”冯秃子一边比划着一边说着,逗着小姐妹们直乐。

  “母鸡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屎向后蹲,公鸡走路一条线。用手轻摸鸡体尾,公略尖来母圆肥。抓住鸡脚倒提起,头部朝下是母鸡。把鸡抓起轻放下,若是公鸡跑得急。吹开尾巴看屁股,下有白点为公鸡……”

  小朵道:“好了,好了,别说起鸡来没完没了。”

  芙蓉问道:“你不会是要去百花谷养野###?”

  冯秃子道:“正是。多亏芙蓉姐姐给我的一些银两,如今我在百花谷搞得比我家还好。”

  墨玉道:“你就瞎吹吧!就是芙蓉给你一些,又能有多少?”

  冯秃子道:“不瞒诸位,是孟员外掂的本,既要搭一些窝棚,还要盖一些漂亮房子,让我把这野鸡养好。”

  墨玉道:“你的牛撞伤了他嫂子,还给你掂本?”

  冯秃子笑道:“那当然了,如今他也想过味来了,若不是我的牛撞他嫂子一下,他还不知道他嫂子怀了个野种呢!”

  墨玉道:“跟你的牛撞不撞有什么关系,肚子一大不就看出来了。别被他利用了你。”

  冯秃子道:“放心吧,我冯秃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小朵道:“几只鸡又能成什么大气?”

  蒲秀才摇着扇子走来,“此言差异,积石成山,积水成海,一日成不了秀才,一口吃不成胖子!”

  墨玉道:“我看你永远吃不成胖子!”

  冯秃子道:“有去我家看小鸡的不?”

  墨玉道:“我去。冰冰,你跟我一起去吧?”

  芙蓉道:“现在有什么看头,改日我们去百花谷一起去看吧。”

  墨玉道:“那好吧。”

  这时王员外怒气冲冲地走来,把一张画往石桌上一展,正是芙蓉的画像。

  王员外对芙蓉道:“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画什么画像?谁画的?”

  “宫素然。”

  “宫素然?你说你让她画你的画像干什么?现在满街都是你的画像。我还听到了传言,说是一个金国的大官看到这画了,正在查找画中人。有的说是他想娶你,有的说是要送给金主。你就等着……”

  “这种谣传你也信?”

  “无风不起浪。这可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我才不怕呢。”芙蓉转身离去。

  “嘿,你以为你是岳爷爷的闺女啊?金兵来了,我可没办法!”王员外气乎乎地也走了,画都没拿。

  冰冰把画卷了起来,给芙蓉送去。众人便慌得散去。

  晚上我安排李大锤带着两个家丁住进了冯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子家,并拉过去六匹马,以备急用。

  一晃又是几日,王家依然无事,但我们始终没有懈怠。

  那日,我骑大青马悄然来到焦家庄。自大青马回来后,我很少骑双角马,因为这马太招眼了。

  转来转去无果,正要回时,听到了一群孩子的嘻闹事,我听出来有明月、清霜的声音,便骑马观看。

  发现孩子们在分成两拨弯弓射箭。弓是竹弯的,箭是高粱杆,射来射去的,没有杀伤力,只有热火劲儿。

  他们一边射着,一边躲躲藏藏着。

  我悄然下马,躲进了一条沟里。

  不知是明月还是清霜正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

  我丢了个石子过去。

  她找了会儿终于发现是我。便悄然地也进了沟。

  我朝她摆了摆手,用腹语告诉他:“我有事找你,咱们去别处说。”

  我把她抱上马,向林深处奔去。

  在一僻静处,我翻身下马,抱下她来。

  “你是明月还是清霜?”

  她摸着我的肚子道,“听我哥哥说你肚子会说话,我还不信呢?我是清霜呗,要明月她才不敢跟你来呢。”

  “你怎么敢?”

  “因为我知道你有多坏!”

  她是暗指那日窝棚我的那个吻。

  “我打听一个人。”

  “谁?”

  “娘家是焦家庄,嫁到孟津岭,她老公是葫芦贼,被我……”

  “不就是你跟我哥的盟兄把弟孟哥的嫂子吗?”

  我点头。

  “我经常见她了。她是小苇的姑姑,我跟小苇常在一起玩呢。”

  “你帮我给她送封信如何?”

  她歪着头看着我,“送信可以,你得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

  “教我骑马射箭,我要当像梁红玉一样的女英雄。”

  “梁红玉你也知道?”

  “当然了,我们女孩子都知道。明月跟我想得一样,你得教我们两个。”

  “没问题。”

  “还有一事,孟哥来了几次,过完年让我和明月去他的酒店,我父母满口答应,可我们都不想去,你能有什么办法吗?”

  “容我想想吧。”

  “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把信给我吧。”

  我递信给她,“一定要亲手教给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明月和你哥。”

  “清霜办事你放心。为哑巴哥做事,我愿意。”

  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骑马带她出了林子,见四周无人,便放下她,打马而去。

  晚上,王员外告诉我让我明天陪他去一趟县城。不要带枪不要带剑。

  我初到王家时,王员外曾带我出去应酬过几次,自打柳下安来了之后都由柳下安陪护他。自我哑了之后更难走到大面上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