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观的路上,迎面来了两个人影,我截住了他们。(ianuaang)

  “什么人?闪开。”是妙山的声音。

  夜色蒙蒙中,他使木棒朝我打来,我一闪而过,趁他不备,一脚踹向他,只听“哎呀”一声,他就趴在了地上,我顺势踩住了他。

  望龙观那边有提灯笼飞马而来者。

  另一人趁机而逃。

  妙山在我脚下喊道:“妙水,你他娘的怕什么?他好像绑着呢,快来救我!”

  妙水果真就回来朝我冲来,我向后一脚就勾倒了他。

  妙水爬起来就跑,我没去追他,而是加劲儿踩着妙山,妙山哎呀乱叫着。

  妙云、妙雨等人一来,绑了妙山,给我松了绑,我飞马便去追妙水。

  妙水一急,便往山上跑,我下马就追,追了好一会儿才将他扑倒在地,擒进观里。

  妙云妙雨等人有着一连串的问题:他俩怎么会把你绑上了呢?可那剑怎么也绑在你身上了呢?你又怎么把妙山弄倒的?

  妙山、妙水自然挨了妙雨狠狠一顿打,然后被关押起来,等候师父发落。从这二人嘴里得知,我截住二位时就是被绑着的。

  妙雨说:“空山,你把经过写下来,也算给大家一个交待!”

  妙云说:“什么交待?不写!我说不写就不写!”

  “不写就不写,以后出了问题别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就是了!”妙雨离去。

  妙云笑着把我拉到一边,悄声道:“我和王逢有了对付顾知县的妙计。你赶紧回去睡会儿吧!到时候王逢会找你的。”

  我啊啊着指了指妙雨的房间,妙云说:“用不着告诉他,按我们自己的来就行了,知道的人多了就不好了。”

  王逢也没跟我说什么,带着我就去找草花爸,王逢便把顾知县催要麒麟的事儿朝草花爸说了一遍,意思是让草花爸帮着抓只奇物糊弄一下顾知县,躲过这关,等冲和子回了观再另想办法。

  草花爸说:“这办法好是好,但要献给皇上,岂不是欺君之罪了?”

  王逢说:“我们既找,就得找像麒麟的,让众人信以为真的。”

  草花爸说:“百兽山奇物的确不少,但要找个跟麒麟差不多的,这也得要碰运气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如今我骑的依然是草花家的马,与先前并没什么两样,只是头上有了犄角,便老是惹人看个稀奇。冲和子说,马长犄角,贤士不足,必生怪才。我也不管我会不会成为怪才,反正对这马有感情,便照样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它。

  这一次,王逢回家带上了大狼狗。

  到了夜里,我们见了不少,常物奇物皆有,但没有一只看起来像麒麟的。

  我们夜里便在山洞里睡下。

  次日,依然四处寻觅,草花爸哇哇地喊破了嗓子,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

  王逢说:“不然,找个鹿,给它变变色,凑合一下吧。”

  草花爸一摆手,我们侧耳细听,似有呦呦鹿鸣之声。

  草花爸慢慢走向一草丛,果真窜出一只奇物。我们便追它。

  草花爸跑得快,大狼狗跑得更快。

  好半天,大狼狗终于扑住了这只奇物。

  我和王逢都很高兴,与那日见得,白顶牛肚里剖出的竟不相上下,只是个子大了一些。

  得了这奇物,我们没来得及庆贺就趁着夜色回了观。

  王逢说:“你带我去风云洞,我们把它藏到那里。”

  看来,我和妙云偷欢的风云洞,不能再神秘下去了。我和王逢钻进洞里,把奇物放了进去。在洞口处堵了一块大石。

  次日一早,我依计行事,在墙上写了几行字:

  师父托梦道端详,麒麟本在洞中藏。

  寻得此物官必来,悄送县官莫张扬。

  麒麟生来稀奇物,蒙头藏面更吉祥。

  观里看得人越来越多,妙雨问:“这是谁写的?”

  我啊啊地指指自己。

  妙云问:“师弟,师父真给你托梦了?”

  我点头。

  妙云说:“那大家赶紧找吧!”

  我和王逢随着道徒找了几个洞都没见,道徒们就有些失望,有些不奈烦了,说一个哑巴的话怎么能信呢。

  等王逢带我们到风云洞时,王逢喊道:“这里有洞。”

  众道徒都跟了过来。

  王逢扒开草一看,我和他都呆了,洞口堵着的石头竟滚到了一边。妙云看了我和王逢一眼,意思是你们怎么连洞口都不堵啊。

  妙雨说:“妙风,你进去看看,若有的话,盖上红布抱出来。”

  妙风直摇头。

  王逢说:“我去吧。”

  妙雨说:“还是妙风去吧。妙风,你怕什么啊?要真有的话,它是瑞兽,又不咬人。”

  妙雨推了妙风一把,妙风仗着胆子就进去了。

  不一会儿,妙风钻了出来,摇了摇头。

  妙雨问:“里面是不是很暗?”

  妙风说:“挺明快的,还能听到风声,洞顶好像还有浮云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样,可里边一只活物都没有。”

  我心说,洞口大开了,还能有什么?

  妙雨说:“妙雷,你再去好好找找。”

  妙云急了:“谁也别去,我去。”

  妙云钻了进去,可没一会儿就又钻了出来,说道:“走吧。这个洞没有。”

  王逢说:“我就不信了。怎么会没有?”

  王逢一下就钻了进去。

  好半天,只听得一声大喊,“找到了!”

  众道徒抢着就往里钻。

  等我进去时,妙云正抱着那物,它的面目已被红布盖了个严实,只露出一条尾巴。

  王逢指着一块洞壁高兴地说:“我就感觉在里面呢。我见这里有个小洞,就用手扒了一下,结果一用力就把这里扒开了,这奇物就躲在这里呢?”

  我心里觉得奇怪,这洞口没封着,这物怎么不逃呢?它又是怎么钻进这里的呢。莫非这物果是奇物?

  一道徒问:“奇怪,它怎么进去的。”

  另一道徒说:“废话,肯定是师父放进去的。”

  “那它吃什么喝什么啊?”

  “谁知道啊?师父肯定每日来喂它。”

  “那师父会不会在这洞里呢?”

  “师父那么胖,这洞口肯定进不来。”

  “那又是谁来喂麒麟呢?师姐,是不是你?”

  妙云说:“废话,我要知道,还废这么半天事干啥?”

  “我们看看吧。”

  妙云说:“不可。现在只有王逢见了真面目。师父既然托了梦,我们就得听师父的。”

  妙云又私下问王逢,“这是不是你们捉得那只?”

  王逢说:“放心吧,肯定是的。”

  我们将奇物关进密室,只等顾知县到来。

  顾知县说来就来,来时脸上带着怒气,一听说麒麟找到了,脸上立马开了花。

  妙云让王逢带着顾知县去密室私见了“麒麟”。

  顾知县出了密室,满脸皆是笑,“既是奇物,你们要好生看管,我给你们留下八名武林高手,任何人不得近密室一步。明日一早,我会派得力干将带队去临安呈献瑞兽。”

  顾知县留下了护卫看守密室,然后带队离去。

  天近晚时,又来了一顶轿子,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被搀下轿子。我不由得便想起孟嫂艾小可,她的肚子是不是也有这么大了?

  这妇人是顾知县的夫人,说是要见一见麒麟。当然,顾知县还让人抬来了牲礼。

  妙雨先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拒绝妇人看麒麟。妇人又磨了一会儿,妙云就让王逢领妇人去看。

  妇人带着满意的微笑上轿离去。

  妇人的微笑反让我心中突生出一种忧虑:今晚总会有什么事儿要发生的……

  我夜观天象,看不出什么异常,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的星斗,一切是那么的静谧,我的心里却是有些翻腾不止……

  我见两个黑影走了过来,我便躲到了一块大石后面。

  “这可怎好?师父知道我们把麒麟献了出去岂不气个半死?师父既藏着麒麟,肯定是想把它当成镇观之宝了。”

  “师兄放心吧,这只是一个假的?”

  “假的?你真是胆大妄为!若查出来是假的,岂不是欺君之罪?”

  “放心吧,我们不说谁又能看得出来?就真是假的,咱们只要一口咬定这就是从牛肚子里剖出来的那个,就是假的别人也就当成真的了。”

  “什么事儿要像你说得这么简单就好了?”

  妙雨离去。

  “等等我啊!”妙云喊道。

  天上流星划过,妙云抬头去望,一时竟不舍离开。

  我从树后轻闪而出,悄然走至她身后,一手捂住了她的嘴,一手搂住了她的腰……

  我轻轻啊了一声,她知道是我,这才平静下来,“吓死我了!你藏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也跟踪我吧?”

  我不容她再说什么,就与她亲吻起来。初回望龙观,见了妙云我就不想好事,白天即使乱作一团,夜深人静时那小铜铃一般都会响起,我们不知为什么都乐于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

  那小铜铃已有几日未响。

  我把她推到大树上,抵住了她……

  她推开我说道:“今天不行,红还不干净。”

  只好作罢。

  在我屋里,我写了几句话,告诉她今晚皆和衣而卧,派两人巡逻,夜里说不定要有事?

  她说:“你今晚要说得准,我就把你当成诸葛亮!”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