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风暂息,洞顶云散去,风云洞顿归寂寂。[超多好看小说]

  静默好些时候,妙云雪净素手轻拍着我的肚子,抚耳在肚听着似鼓之音……

  妙云抓着清沙洒在我的肚子上、胸上,用细沙搓着我的身子……

  我一翻身抖落身上的细沙,手抓两只**,咬住了她的粉颈,又侵入樱唇与她的舌相绊相搅……

  大嘴下移,尽侵一肌一肤,直到含住红朵,先是轻含慢吐,又是慢咬力嘬……又抱玉体轻翻,抚着她的肉臀,她竟弓起身子,便从后面来了个二进宫……

  相离独守,度日如年;耳鬓撕磨,流景易逝。

  我们出洞回观时,明月已然高悬。

  归了观,妙雨竟在妙云门口转来转去。

  “师妹,这么晚你去了哪里?”

  “我去教师弟内修。”

  “师父闭关前可没安排这事,是让你助我管好日常之事。”

  “自打空山师弟进观,师父就交待我了,我怎么做,会有分寸的,用不着你教我?”妙云说着就进了草屋关了门。

  妙雨竟朝我一甩袖子愤然离去。

  我望了会儿月亮这才进屋睡去。

  这次回来后,我便与妙云临壁而住。妙云又发挥了她的聪明才智,将我们的隔墙挖了个小洞,一条细绳把我俩联通,我这边系一铜铃,她那边只要一移动,以响铃为号,我便悄然进她的房间共成好事。

  几次三番,既便利又美妙,倒胜过与墨玉的偷情。

  那日近午时分,冯秃子、张大嘴、李大锤等四五个闲人果真来到望龙观,吵着要见冲和子,让他交出麒麟。

  妙云、妙雨好说歹说管了他们一顿饭,这才打发他们离去。

  次日,冯秃子等人再来,这次竟有十来个人,依然是吵着要见冲和子,不见冲和子就不离去。[]

  妙云说:“我师父这几日不在,一个月后才回,我们这观里根本没有麒麟,你们来多少次都没用。”

  冯秃子说:“小娘们儿你胡说什么,你师父就在观里呢,都有人告诉我们了。”

  妙云竟看了王逢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我往冯秃子近前走去,冯秃子一边退着一边说:“我可没说是你说的!”

  我把钩月白龙枪往地上一插,就盯着这些人……我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吃谁的饭就得向着谁;二是这麒麟与孟嫂肚里的孩子或许会有一些关系的,冲和子既不示人肯定会对这孩子有好处的。

  张大嘴说:“牛将军,没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样的,你吃着台底的喝着台底的,这才离开几天,就不向着台底人说话了。我们只是想见见麒麟,这要求过分吗?”

  “是啊,是啊!”众闲人随声附合。

  妙云走到我边上说:“我师弟也没把你们怎样啊?他只是告诉你们我师父真的不在,就算我们撒谎,他也不会撒谎啊?”

  冯秃子说:“别哄我们,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就算你师父不在,那麒麟肯定也没出了这观。我们都找大仙看过了,说这麒麟就在你们观里呢!你们不让我们看,我们就不走。”

  说着冯秃子席地而走,其他人想坐就坐,想站就站,胆大的还想往里冲,被我用枪拦挡住了。

  双方就这么僵着耗着。

  张大嘴说:“行了,行了,我们可以回去了,不过,总得要管顿饭吧?”

  妙雨说:“管饭没问题,不过,你们得答应这几天别来了,等到一个月后我师父回来了再来,不然我们这一天就没法修练了。”

  张大嘴说:“明天不来了。”

  妙雨说:“你要说话算话。”

  张大嘴说:“君子一言,别说四马难追,八马都难追!”

  又管了几人一顿饭,几人方散去。

  晚上,我到了妙云屋里,写字嘱她,明日一早就派人去打探,有动静立即回观。观里要做好准备,这些人肯定还会来的。

  妙云把我的意思跟妙雨一说,妙雨说:“一群乌合之众怕什么。山人自有妙计,岂能听一个哑巴的?”

  如我所说,这日一早,果真呼啦啦来了一大群,两人还挑着一大块白布,上书:“还我麒麟!”

  河山丢了少人去讨,一只麒麟便让无数人津津乐道明争暗抢,亡国之民大抵如此。

  妙雨带着师弟们想将这些人拦在观门之外,哪里又拦得住?因妙雨没听我的话,我倒有心看他如何处置,故没有冲在前面。

  妙雨说:“你们说话算不算数,明明说不来了,怎么又来了?”

  冯秃子说:“张大嘴只说他不来了,没说我们不来啊?”

  果真不见张大嘴。

  妙云说:“你们真无赖,他说话自然就代表着大家呢?”

  冯秃子说:“他算个屁?白顶牛是我的,白顶牛下的麒麟肯定也是我的,又不是他张大嘴的,他说话能代表个屁,只能代表他自己。”

  李大锤说:“你们还不还冯秃子我不管,我只想看看麒麟长啥样,然后转身就走。”

  不少人说:“我也是!”

  冯秃子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你们喝我的酒白喝了。你们来干什么的不知道吗?一定得帮我把麒麟要回去。”

  人竟然越聚越多,不只台底村的,哪儿的人都有,就连县城的人也赶了来。人一多,说什么的都有,自然便大乱。

  孟兴郊带着明月、清霜也来了。孟兴郊拉着我的手说:“大哥,你真要当个道士吗?这有什么意思啊?”

  明月、清霜一边一个缠着我,“白顶牛的肚子里真的有麒麟吗?”

  我点点头。

  王逢说:“肯定有,我师父剖牛肚子我亲眼见到的。”

  妙雨说:“妙震,别胡说!”

  王逢在这观里又有了新名字,叫妙震。

  王逢说:“本来就是这样!”

  明月、清霜不再问我这个哑巴,又问王逢,“那这麒麟活了吗?在哪里呢?”

  王逢说:“我师父说活了,但不知道在哪里。我师父说,这麒麟是稀物,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妙雨说:“妙震,你再胡说,小心我处置你!”

  王逢说:“我怕你不成?我的嘴,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冯秃子拍着巴掌说:“好好!就我们台底的王逢才是敢说真话的大英雄!你们肯定是把麒麟藏起来了?哪有你们这样的?我白顶牛肚子里的怎么竟成了你们的了。你们见的,我们这些平民就见不得吗?”

  “是啊!是啊!快把麒麟拿出来让大伙开开眼!”

  望龙观一时拥挤不堪,大伙吵嚷着一定要见麒麟。

  累得妙雨、妙云喊破了嗓子,“这是造谣,我们观里根本没有麒麟!”

  妙云推了我一下说,“师弟,快想办法吧!”

  我摇摇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么多人,我不可能为了这事去杀人吧。

  人们脸上有些焦燥不安了,其中一个喊道:“我们还等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我们自己去找啊。”

  呼啦一下,如洪水泛滥一般,群民就冲了起来,道徒竭力阻挡,哪里又挡得住,不少道徒被推倒在地,竟有人踩踏而去。有几人抱起妙雨,拉胳膊扯腿,筛着他糠,在人群中把他扔来抛去。

  大家一时不再往前冲,而是哄笑着逗着闹着。

  有人喊道:“我摸了他一下,像个女人耶!”

  “***,你想女人想疯了,哪有长胡子的女人?”

  “不如看了他瓜,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要!不要!”妙雨缩成一团喊着。

  妙云上前几步说道:“你们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过分,小心我们告了官,全砍了你们的头。我们的师父你们不是不晓得?”

  大伙正要去抓妙雨时一听这话竟住了手。妙云扶住了妙雨。

  一个道:“这小道姑在吓唬咱们!咱们还不如扒了她看看是什么货色呢?这道观里就这么一个女的,肯定早就破瓜了。”

  说着有几个趁这机会就去抓摸妙云,我像一头怒狮一样冲过去拳打脚踢,打得这些人鼻青脸肿,哎呀咳呀,抱头鼠窜……

  “走哇,咱们去找麒麟吧。”

  不少人趁这机会冲向了各个屋子,我直接冲进妙云的屋子,有几人竟在翻看她的床铺,还有人摇着系铃的绳子,好在铃铛在我那屋,响声没有听到。见我进来,没等我动手,他们就逃窜出去。

  我站在妙云门口,人们想进不敢进。

  有人道:“肯定麒麟就在这个屋里,不然他不会这么守着。”

  胆大的往前挪了几步,我怒视着他们等待出手时机,快到我跟前时竟又退了回去……

  只要是东西就拿,大伙都不想空手而归,拿碗的、捏盘子的、举棒锤的、握擀面杖的、打雨伞的、拎木桶的……大伙都这样便都觉得光明正大了,“望龙观就是该抢!”

  有人将要出观时,被王逢带着道徒拦阻住……以为他一个孩子又能怎样,不屑地往门口冲去,王逢一鞭子就打趴下了拎着我一双靴子的人,其他人再不也不敢动一步……

  王逢再勇猛,又怎敌得过数人,我不如随他守住大门,不放一人出去。正想到此时,妙云拉着我就去了大门处,有几个想趁此进妙云屋,回头望了我一眼,便又止步不前。

  我与王逢横枪甩鞭,守着大门,竟无一人敢出。

  王逢道:“这里一草一木都不能拿走,只要放下手中东西,立马放行!”

  大多人拿着抢来的东西不知进退,却有几个壮汉仰头与我们怒目而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