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里,我正听着有瘾呢,冯秃子竟然止住不讲了,我狠狠地又踹了他一脚。[]

  “熬了一会儿,我还真听到了这小娘子的叫声,叫得我心里真是难受,想走吧又挪不动步子,我就到窗下去听,还真听到了床吱吱地声音。我觉得奇怪,怎么光女人声音,没男人声音呢?

  “我想踹门看个究竟,可又没胆量,万一要二愣子回来了怎么办?万一是比我凶的男人怎么办?按说,要真有男人,男人总得说句话不是,除非这男人是个哑巴。你说实话,那晚上,是不是你在她的屋里?”

  咚,我伸腿踢了冯秃子一脚。二愣子的娘子我见都没见过,怎么会是我呢?

  “听得屋里没了动静,我就翻墙出去了。我刚要进家门,就被人从后边死死捂住了我的嘴,他晃着刀子说,要喊,一刀宰了你!阴阳怪气的,听不出是男是女。可他却穿着一身红衣,跟我那牛追得妖女穿得一模一样。当时可把我吓草鸡了,当场就尿了裤子。他逼我进了屋,让我脱光了衣服,他从他背后取了另一个葫芦头,还在我眼前晃了晃,葫芦头上画着大黑脸。他把葫芦扣在我头上说,从现在起,你就是张飞。他说着便脱衣服,我一下就看晕了,分明就是个女人,那两个###啊……”冯秃子不由得砸巴下嘴。

  “可能我太想女人了吧,我竟然不害怕了,管她是人是鬼,就一把搂住了她。她说,我是宫素然,你一定要多喊我的名字。可我爬上去,就喷了,连进都没进,我很懊丧,以为她肯定会走了。可她没走。好一会儿,她把我又鼓捣起来了,这一次竟如神助一般,久久不喷,我都有些费劲了,可还是不喷,这一场雨下得啊,把她那一块地浇了个水湿。爬在她身上我就不想起来了,我就哭了,这可是我第一次闻女人味啊,哭着哭着我就呼呼睡着了。醒来时,天都大亮了。我看了看我身上,没少什么。看了看屋里屋外,也没少什么。(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心想这宫素然也只是劫个色……

  “说实在的,我现在天天盼着她突然闯进我屋里,可自打那次,她再也没来。白日里我见她去过几次王家大院,我也偷偷跟过她,有一次她发现了我,死死地瞪着我,我一扭头就跑了。这女人,白天黑夜咋就两个人似的,一点情面都没有了。”

  觉得冯秃子讲得再也没了什么趣味,我便睡着了。

  宫素然骑马来到了王员外家,还带着墨颜。宫素然骑的是大桃红,墨颜骑的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桃红。后面还跟着大狼狗。

  宫素然和芙蓉说:“大狼狗还你了,马归原主了,姓牛的应该不会不愿意了吧?”

  芙蓉问道:“你这马从哪儿找到的?”

  宫素然道:“当然是自己回的。不过肚子有点大了,我怀疑是揣了马驹了。”

  芙蓉说:“这小桃红多亏在你那里,不然,估计也躲不过这场马疫。”

  宫素然说:“所以,你要谢我呢?”

  芙蓉说:“那是自然,一定要管你一顿饱饭。”

  宫素然说:“我可不是好吃之人。”

  墨玉道:“那不然让我牛哥陪你一宿怎样?”

  宫素然道:“姓牛的,谁稀罕?呸呸!”

  宫素然朝我笑着假吐几口。

  我扭身就走了。

  宫素然朝着我的后影说:“真不识闹,说变脸就变脸了。”

  这时,听得外面吵吵闹闹。

  我出去观看,芙蓉等也相跟着走了出来。

  只见王逢骑着矮脚马正在鞭打骑着青牛的冲和子。

  这矮脚马与先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头上竟长出了角,约有三寸长,尖利无比。

  王逢鞭打着冲和子,冲和子想躲就躲,不想躲就挨着,不恼不说,还咧嘴朝王逢笑着。

  王逢一鞭子打下冲和子头上的花,冲和子这下急了,一甩拂尘,王逢的鞭子就甩出了老远。

  冲和子生气地质问王逢,“为什么要打我的花?你可以让我疼,不能让我不美?”

  王逢从地上抄起一块石头就要朝冲和子砸去,芙蓉喊道:“不得无礼!”

  王逢看了一眼芙蓉,扔了石头。

  宫素然捡了花,冲和子下了马,宫素然给冲和子把花重新戴在头上。

  冲和子笑着说:“还是我们小然好!”

  芙蓉问王逢:“这是冲虚妙道先生。你不知道吗?”

  王逢说:“就因为我知道了我才揍他。要不是他,白顶牛也不会顶死草花她妈,也不会把你吓得大病一场。他竟然还胡言乱语说我将来位列三公!”

  冲和子说:“你本来就是吗?”

  王逢说:“你说的都是屁话,什么白顶牛下山,必有大难,你说这是不是妖言惑众?”

  芙蓉说:“别瞎说了!回去!”

  家丁把王逢和矮脚马拉了回去。

  冲和子说:“他是你弟弟吗?”

  芙蓉点点头:“他年幼无知,多有得罪,还望先生别和他一般见识。”

  冲和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我喜欢我喜欢。”

  芙蓉说:“走吧!去我家喝杯清茶!”

  “等等!等等!”

  张大嘴和冯秃子等人来了。

  冯秃子说:“你是不是就是什么什么妙道先生。”

  “正是。”

  “我的麒麟,我的麒麟你赶紧还我。”

  “什么麒麟啊?”

  张大嘴说:“你是从白顶牛肚子里剖出一个麒麟吧?”

  “是啊。”

  “那白顶牛就是冯秃子的,所以这麒麟也是冯秃子的。”

  “白顶牛是死牛,我从死牛肚子里掏出一个活物理应归我啊。你们有本事也掏一个啊?”

  张大嘴说:“你这叫不讲理。你从人家媳妇肚子里掏个小孩你就说这孩子是你的吗?”

  冲和子说:“要是跟这牛一样的情况,我当然得掏。而且我也得抱走,不然的话,谁能养得活?”

  “那照你这么说,这麒麟你养活了?那拿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啊?”

  “是啊!是啊!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众人附合说。

  “养活没养活,这你们都管不着。麒麟也不是什么人说见就见的。”冲和子说完就拉着牛朝王员外家走进。

  冯秃子想拉他,他一甩袖子就把冯秃子甩了个屁股蹲。

  冯秃子一时没起来,坐在地上喊道:“不还我麒麟,我天天去你的道观要,再不我就去告御状,你私藏麒麟。”

  王员外迎了出来,与冲和子打过招呼,见好多人在马厩前围着王逢听着,我们就走了过去。

  “我们听说焦家庄的渔民,从河里抓了一条大鱼,我们就去看。回来时,还割着大鱼的肉呢,正一车一车地往县城里运呢。听说飞马大酒楼买了不少。半路上,突然见了这马,感觉像草花家的马,可又长了角,竟不敢认。它认得我,就紧跟着我。后来,我索性骑上了它。可那个骑牛的臭道士竟追得我紧,跟鼻带一样想甩都甩不掉。”

  “王逢,不得无礼!”芙蓉制止了王逢,又去抚马头上的角,“真是怪了!怎么会长了角呢?”

  冲和子说:“马长犄角,贤士不足,必生怪才。”

  大家便把目光转向了我,好像是我骑的马,我就要成了怪才一般。

  王员外领冲和子进了客厅,芙蓉和宫素然左右相陪。

  大家还围着双角马议论着。有人忽地提出来要去焦家庄看大鱼,不少人便响应着离去。

  小朵要我陪她去,墨玉也要我陪她去,我一个人没法带两个人,路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远,柳下安这下解了围,他也要去。柳下安和墨玉同骑一匹,我和小朵同骑一匹,便去了焦家庄。

  观看得人真够多的。

  这鱼身竟有两丈长。有好几人从鱼身上割着肉,装着车。

  这鱼也没有多少血,柳下安也在从远处看着。

  墨玉问一个胖子:“这鱼有多少车了?”

  胖子说:“谁数得过来啊?估计有好几百车了。听说往临安就运了一百车去。那鱼眼睛跟龙珠一样,闪闪反光,人影照得巨大,听说,送到临安要献给皇上。”

  瘦子说:“这半年不到,稀奇古怪的事儿不断,孟津岭挖出铜飞马,台底白顶牛怀麒麟,如今咱焦家庄又得了这大鱼?”

  胖子说:“还有一件奇事,可能你们都没听说过。”

  有几人好奇地问:“什么事儿啊?”

  胖子说:“就是孟津岭挖铜马的那个,本来日子挺好过的了,听说马上要成亲了。可谁想到,他嫂子给他哥上坟下山时,竟遇到了台底的疯牛,撞了她好几个跟斗?”

  瘦子说:“瞎胡扯,那不把她撞死也得撞残啊?”

  胖子说:“有人亲眼看到的。还有更新鲜的,孟嫂到了猴子沟,郎中说她有了身子。你说一个寡妇怎么能有了身子呢?”

  “这有什么新鲜的,一个寡妇,谁想弄就弄呗。”

  胖子说:“挖铜马的不依不饶,逼问是谁的野种,他嫂子就是死活不说。逼来逼去的,就哭哭地说了出来,在一次回娘家时,竟让一个葫芦贼截到了高梁地,污了她的身子,谁知便有了身孕。”

  瘦子说:“说不定不是一个葫芦贼,没准好几个葫芦贼都上了。要这样的话,将来没准要生好几个葫芦娃呢。”

  大脑袋问了一个我也很想知道的问题:“那她的胎保住了吗?”

  没等胖子回答,只听一声惊叫,有两三个割鱼肉的吓得把刀子都扔了。大家顿时惊跑!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