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吹空林,飒飒如有人。

  那一日,我正在竹林里一边长啸着一边练着仙人掌,妙云跑了过来,“我以为老虎叫唤呢,把我吓了个半死!快回去吧。有人来找你。”

  她气喘吁吁,满脸通红,一抹黑发,甚是可人,一时勾起我的大欲……我挥了几掌,花叶纷纷而下,堆集一处,我抱起妙云就上了花床。

  “疯子快回去吧!”她这样说着,却紧紧拥着我。

  竹林里的鸟飞来飞去,叫个不停,阳光斜照进来,照在了我和妙云的身上,我们在花叶里疯狂地滚动着,挤拥着,那物也疯了一般,出出进进着……

  妙云推开了我,“有人来了!”

  既到了最后时刻,我哪肯放手,暗里使劲儿把身体里的所有放进了妙云的身体。

  我抬头一看,那妙雨靠在竹子上扭着头,不知所措着。妙云轻声说:“快把他捉来,交给我就行了。”

  我衣袍未整,像个野人一样就窜向了妙雨,妙雨胀红着脸扭头便跑。我们绕着竹子追来奔去,他哪是我的对手,很快被我死死勒住,扛在肩上就走……

  “放开我!无耻,无耻透顶!”

  我把他扔到了妙云身边,他还想跑,我一脚就把他踹得又趴了下去。我知道我做得有些过分,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既然撞见了就该他倒霉,总得把他收拾妥当才行。

  妙云朝我一摆手,我披衣走开,当然我没忘了挡住妙雨逃去的路。

  “师兄,我知道你更喜欢我,师父对我好你就看不惯,你就很生气,我知道你经常跟踪我。”

  “我没有。”

  “你的眼神早告诉我了。我现在就成全你,你来吧。想怎样就怎样!”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我听得很真切。顿时没了声音。两个人好像在呆呆地看着。我想妙云这样做肯定不是出于自愿的,她为了保护我们不让妙雨告密,只能这样委曲求全了。我当时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也有些僵住了。

  “啪!”妙雨竟朝妙云脸上挥了一巴掌,“无耻,无耻透顶,没想到你变得越来越无耻!”

  妙云捂着脸道:“无耻?你跟踪我才更无耻。(ianuaang)你偷看我洗澡不更无耻吗?”

  妙雨大步离去,被我再次拦住,他义正辞严地喊到:“让开!让开!”

  妙云喊道:“放他走!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我放他离去。

  我走到妙云身边去抹她脸上的泪,妙云横着手背擦了擦了眼睛,竟然笑了一下,“别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知道,肯定会戳我们的脊梁骨的。”

  我帮着她穿着衣服,她又问道:“师弟,你是不是怕了?”

  我摇摇头。

  “我也豁出去了,师父要赶我们走,我们就一起走,就是要饭咱们也在一起,好不好?”

  我点点头。

  我们前后脚回的观。这几日冲和子出去一直没回,当下不会有事,可等他回来,真不知情况会怎样?毕竟我跟妙云做得是为众人所耻的事。

  回到草屋子时,小朵正在等我。她说是芙蓉让她来的,想接我回趟家,也没说有什么事儿。

  这些时日,不见芙蓉,也是有些念她。

  我要走时,妙云的目光里有些不舍,但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表露出来,只是低着头不说话,然后扭头就跑开了。

  当然了,我肯定还得要回来的,事出了,不能让妙云一个人扛,毕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回到王家,自然见过了王员外、芙蓉、柳下安、林墨玉、冰冰等人,因我哑着不能说话,也就少了一些不必要的客套。

  冰冰看我时,眼里有话,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朵跟我进屋简单收拾了下,就回了她的屋子,她说有点累,得先回去补一觉。

  想起冰冰的眼神,我一时无了倦意。

  天快擦黑时,便去洞口瞎转悠,转悠半天却无一人来,刚说要走,却见冰冰轻移莲步而来。我惊喜地躲在树后。

  她四处望了望,便转身欲去,我一下跳了出来,唬了她一跳,她嗔道:“真可恶,还得吓出我毛病来。”

  她便向洞口走去,开门进洞,我随她闪了进去。

  “你跟我进来做什么?我看看就走。”

  我抱住了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你好坏!”她不再矜持,极力着迎和着我。

  我们把思念化为了相互折磨的动力。

  亲昵片刻,我抵她在洞壁上便水###融起来……

  小时代。快时光。

  同欢之后便各回各屋。

  草花爸正在屋里等着我一起喝酒。

  不一会儿,王员外和柳下安也来了,又添了不少菜,置办了酒席,让柳下安去喊蒲秀才一起坐陪。

  蒲秀才没有来。我想,可能因我撞见他屋里女人的事,不敢面对我吧。我虽是个哑巴,但我的眼神越来越厉害,就我这眼神也得看得蒲秀才低了头,看得王员外生了疑。

  冰冰和欢儿在一旁伺候着,我常去看冰冰,冰冰却不敢看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家喝了几杯,草花爸和王员外因鸡毛蒜皮的事就又吵了起来,王员外就不管不顾地退了席。等了会儿,柳下安跟草花爸和我各干了一杯,也跟着出去了。

  草花爸说:“跟这些人喝酒真他妈没意思。你虽不会说话,但比这些说人话拉狗屎的强多了。”

  我俩不断地碰着杯,草花爸一时也找不到要跟我讲什么,可能觉得讲什么都不合适吧。

  按说没话说,这酒喝着也就没意思了,可草花爸就是没走的意思。我知道,草花失去后,他心里不痛快着,时常喝得都是闷酒、苦酒。

  小朵来我屋里好几次,每次虽都有借口,但实际上是想撵草花爸离去。

  第一次她把冰冰喊走了,说王员外在找冰冰。

  小朵陪草花爸喝了两杯说道:“天不早了,大伯该回家了吧,不然我大妈会着急的。”

  “他才不管我呢!”草花爸说完就跟我碰了一杯。

  最后一次小朵进来时说:“大伯,牛将军今晚刚回来,也挺累得了,都早点休息吧。明天让他去你家看你。”

  草花爸说:“要等他看我,得猴年马月去,我们草花不在后,他去得越来越少了。”

  小朵只好无望地离去,再也没来。

  草花爸喝得有些多了,我扶他上床睡去。

  我的酒或许喝得恰到好处,一时兴奋得睡不着。好久不见芙蓉了,今日相见自然要高兴些;好久没爱抚冰冰了,和她洞里私会自然要欢快些。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芙蓉的叫喊声:“来人啊!”

  我起身持剑便冲了出去。

  我这才听到芙蓉的门在咣当着响,一个庞然大物在撞着芙蓉的门,芙蓉在屋里只是惊喊着。

  我心里难免胆怯,心说千万别是老虎,武松虽打过虎,可我又怎敢跟武松相比呢?

  啊,我喊了一声,想吓唬那兽一声,那兽却不理不睬的依然撞着门。

  门咣地一下开了,这时院子里乱了起来,火把照得通亮,那兽竟像马却又不似马,要进芙蓉的屋里,我一下向那兽屁股上打去,那兽反身向我扑来,我向那兽使起了仙人剑,借机横剑堵在了那门口,那兽几次三番进攻都被我打了回去。我回首看芙蓉,她正缩躲在一个桌子后边朝外面看着。

  家丁们都不知这兽是什么,都不敢近前,王员外惊喊,“快啊,快给我上啊!给我把它赶走!”

  柳下安拿着个剑站在家丁前面但也是不敢向前。

  蒲秀才躲在大树后边偷偷地看着。

  这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有几支箭射了过来,我这才发现王逢带三个家丁登上房顶向兽进攻起来。

  虽没射着兽却惊了兽,狂吼着向家丁们冲去,又踢又咬又踩,伤者无数,鬼哭狼嚎着,院子里顿时乱作一团。

  我追赶着那兽。

  这兽全身乌黑,只有鬃毛和蹄子皆是红色,头比马头要粗短一些,尾巴是上截白下截黑。嘶吼声要比马低沉许多。

  我找准机会跳上这兽,死揪着他的鬃毛不放,家丁拿来剑抛给了我,我接在手上就要向它脖子上刺去,一声大喊:“别杀它!”

  只见草花爸走了出来,那兽正在狂颠着我,甩着我,草花爸又喊道:“下来,快下来!”

  我翻身跃了出去,又到芙蓉的门口,这芙蓉走到门口拽住了我的衣服大着胆子朝那兽看着……

  那兽竟又向我和芙蓉扑了过来……

  我一下就将芙蓉扑倒在地……

  只听草花爸呜呜了几声……

  那兽还是将蹄子踩在我的屁股上……

  我这才感觉芙蓉的身体是那样绵软,就在我的身下,柳下安大喊道:“牛哥,快起来吧!”

  我这才站起,拉芙蓉起来,芙蓉又惊又羞,躲进了屋子……

  草花爸正在用手轻抚着那兽的身体,家丁甩给他绳索,草花爸很快就把他拴套起来,绑在了大树上。

  王员外说:“你赶紧拉走吧,这东西在家里我想想就怕。”

  草花爸说:“大家不要害怕,这是一头水兽,并不害人。我夜观天象,知你家必来异兽,等了半夜。”

  王员外说:“那你不早说,我们好有些准备啊!”

  草花爸说:“你们这些人啊,说了比不说还要怕,反正这兽也不害人。这兽你们要对它好,它就对你们好,你们要对他使心眼,它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明日选个好时辰,给它披红挂彩,咱敲锣打鼓地送到河里就是了。大家都散去吧,有我在什么事都没有的。”

  大家见没了危险都不想走,又看着稀奇,女人们也站在门口朝这边望着,小朵、墨玉和雪琴竟然走到了近前。

  那雪琴不知好歹竟走过去想摸那兽,被草花爸拦挡了。

  王员外说:“都散去吧,明日大白天地看不是更好吗?”

  家丁们扶着受伤的离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