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说:“放心吧。雪琴在我家,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慢慢调养一些日子,再找郎中看看,也许会好的。”

  宫素然说:“妹妹费心了。”

  她俩边走边聊,我紧跟其后。

  也许她们早就知道,也许她们这才意识到,宫素然扭头笑着推了我一下,“一个大男人,跟着我们像什么话?”

  我笑笑扭身回自己的屋。

  这时柳下安和墨玉玩得正欢。柳下安见我过来,便撒手离开墨玉,跟在我身后,“牛哥,我跟你去呆会儿。”

  晚霞漫天,墨玉还在秋千荡,大骂道:“柳下安,你说你跟一个大男人去干什么?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柳下安跟着我进了屋。

  回到屋我就往床上一躺,柳下安赶紧过来拉我,“牛哥,真不像话,这破衣服还不脱下来换了。”

  柳下安热心地从柜子里帮我找了件袍子,让我换上。又打了水硬扯着帮我梳洗一番,他流利的动作不亚于王芙蓉。我一时出现幻觉,恍然他就是一个女人。

  “牛哥啊,真没想到你成了这个样子?要好好的,我带你去快活快活多好啊!今天我们茹野县四大公子聚了一聚,我们去了一趟清呤楼。这清呤楼虽是新开的,却捧红了个‘小师师’,这清呤楼也靠‘小师师’火了起来,就连一些官员也偷偷地去。这小师师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唱得着实的好,她不唱别人的词,偏偏只唱李清照的……”

  柳下安一边给我梳头一边兴奋地讲着,芙蓉和宫素然走了进来,竟然不知道。

  芙蓉问道:“李清照怎么了?”

  柳下安说道:“我在县城见到李清照了。”

  宫素然道:“瞎扯!”

  柳下安说道:“有什么瞎扯的?现在这么乱,都在跑,跑到哪儿算哪儿。好在咱茹野县并没多大事儿。自然来避居的人就多。连冲和子不也来了吗?”

  宫素然道:“这你也知道?”

  柳下安道:“我走南闯北,也是见多识广之人。[超多好看小说]”

  宫素然道:“切,我是没看出来。不过,你这头梳得还真不错!”

  柳下安道:“那是,要不,明天一早你等我给你梳妆吧。保准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

  芙蓉问道:“你这跟谁学得,做得这么麻利。”

  柳下安道:“也没人教我。我八个姐九个妹,她们梳头时,我看就看会了。”

  宫素然道:“啊,原来你家是八姐九妹啊!”

  柳下安道:“当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都是一母同胞的,我家是个大家,比这王家要大得多,男男女女的我嫌乱,很少在家。”

  芙蓉拿起了我那件衣服便缝了起来。

  宫素然道:“这个姓牛的真有意思,上次让我那马扯了前胸,这次又让你家的马扯了后背。”

  柳下安道:“你不说马我还忘了。这草花爸就是能,前些天我看他拉着一匹桃红马,我问从哪儿买的,他说从百兽山捉的。”

  “桃红马?”宫素然惊喜地问道:“不会是我那匹吧?”

  柳下安道:“怎么会?你那匹我见过,他这匹比你那匹还高还大,身材特别匀称,跟美女一样,我见了都想骑。”

  宫素然道:“切,比我的马漂亮的我还真没见过呢。”

  柳下安说:“眼见为实。明日我要没事,我带你们去看看,一看你们就服了。”

  宫素然说:“你忙你的,明天我让姓牛的带我去。姓牛的,好不好?”

  “啊!啊!”我朝她笑了笑,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芙蓉。

  宫素然说:“他让芙蓉也去。”

  柳下安说:“我看芙蓉最好也去,这马真值得一看,草花爸拉着马在街上一走,后边就跟了好多人,一直跟到他家。我也跟去看了一下,当场就有人提出买下这马,为此争吵起来,草花爸最后说这马千金不卖。大家这才不吵了,但都舍不得离去,就守着那马看着,直到天色黑得什么也看不到了才散去。”

  宫素然说:“没想到你挺能瞎扯的。”

  柳下安道:“怎么叫瞎扯?不过,芙蓉要说买这马草花爸可能会答应的。你还别说,芙蓉要骑上这马,那简直……”

  柳下安给我梳好头,就找椅子挨宫素然坐下。

  我坐在芙蓉对面看着芙蓉缝衣服。

  宫素然也在看着芙蓉缝衣服。

  芙蓉问宫素然:“你那桃红马呢?怎么这次又换了一匹骡子?”

  宫素然说:“哎,别提了,邪门的事儿都让我碰上了。我那次从你家回观里,半路上竟跟上了一匹大青马?”

  芙蓉道:“大青马?我家就养过一匹大青马,丢过可有一程子了。那大青马跟你回观里了吗?”

  宫素然道:“没有哇!这马一直跟着我走。快到观里时,我回头看了它一眼,它就撒腿跑远了。可第二天早上,我那马竟不见了,树上只剩半截缰绳。我查看了一下那缰绳,估计就是那大青马给咬断的。没想到这马比人还多情,竟双双私奔了。”

  柳下安笑了,“哈哈,等着吧,你那马回来就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带个小马驹了。这小马驹将来肯定又是一个情种,我柳下安有言在先,五两银子定下这小马驹了。”

  宫素然道:“失而复得的事哪儿有那么多?就真生了小马驹我也不会给你的!送给谁都行。”

  柳下安说:“咳,这话说的,好像我哪儿得罪了你一样。”

  大家又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些闲话不提,等芙蓉缝好衣服,芙蓉也不避柳下安和宫素然,对我说道:“过几天,我还得带你去见冲和子,他要给你医治。这几日要修身养性,锻炼肌体,我会按冲和子的指点教你来做,你一定要听话啊!”

  我点点头。

  柳下安道:“修身养性,锻炼肌体?不会是用火把他烤一烤吧?这道士炼丹要用火,治病估计也用火。是不是,素然?”

  宫素然道:“你别吓唬他了!生病要受苦,治病也得要吃点苦头不是?姓牛的不会说话,但也算条汉子,什么苦挺挺就好了!”

  这时,王逢走进了屋,朝我比划了一下拉着我就走。

  我听到墨玉屋子里有哭声,便闯了进去,王逢只是停在了门口。

  我看见雪琴赤着上身跪在地上,林墨玉正用竹枝抽着她,“我叫你不听话,我叫你不听话。”

  我上去夺过墨玉手中竹枝,推了她一把,墨玉倒在了椅子上,磕了一下头,墨玉捂着头气急败坏道:“有你什么事儿啊?”

  我把竹枝撅成几截,扔到墨玉身上,捡起地上雪琴的衣服,扔给了雪琴。

  墨玉说:“该我荡秋千了,我喊她回来推我她不听话,她不该打吗?王员外早就说过了,让她伺候我,她是我的奴才,我想打就打!”

  我瞪了墨玉一眼,抱起雪琴就走,雪琴喊道:“相公,你早来就好了!”

  王逢见我出来,紧跟着我说道:“这女人也忒狠了,早晚看我怎么收拾她!”

  我直接把雪琴抱进屋里,放到床上,啊啊地朝芙蓉比划了一番。

  雪琴还咧嘴笑着,“我相公抱我上床了。”

  宫素然掀起雪琴的衣服,只见背上数道血痕,“是谁?小朵吗?”

  雪琴说:“是。就是她!”

  王逢道:“不是小朵。是墨玉干的!”

  “我去找她!”宫素然说完就奔了出去。

  柳下安和王逢也跟着走了出去。

  我呆呆看着雪琴的背。芙蓉推了我一把,“快去看看,别让她打墨玉!我给雪琴涂药就是了。”

  老远就听到了墨玉尖厉的叫声。柳下安和王逢站在窗下偷听,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敢进屋。

  我大步进了墨玉的房间。

  宫素然正甩着拂尘抽打墨玉,一把拂尘比她的画笔还自如,竟舞得天马行空,纵意流畅,绵绵不断,一气贯通,见不到拂尘打上墨玉,却疼得墨玉唉唉直叫。她的衣服不时被撩起来,露出玉白的肉,我一时呆望着宫素然的拂尘生花。

  墨玉喊道:“傻瓜,还不快救我?”

  我一下冲到了墨玉和宫素然之间,我感觉脸被甩了一下,火辣辣得疼。

  宫素然喝到:“让开!不然一起打!”

  墨玉道:“你的拂尘是打人的吗?”

  宫素然道:“我的拂尘既打苍蝇蚊子,又打小人恶人。”

  墨玉在我身后一扬头:“我怎么小人了?我怎么恶人了?”

  宫素然道:“欺负我小师妹就是小人恶人。”

  墨玉道:“就算我是小人恶人,他也是吗?你为什么要打他。”

  “为虎作伥助纣为孽,比小人还小人,比恶人还恶人!闪开!”

  我依然不动,护着墨玉。宫素然果真将拂尘甩在我的脸上、身上,连绵不绝。

  墨玉砸我后背喊道:“傻子,你就这样让她打啊?还手啊!”

  我这才使出了轻易不使的仙人掌。

  没几个回合我便一把抱起了宫素然,出了墨玉的屋子。

  宫素然用拂尘打着我,“放开!放开!”

  我把宫素然又抱进我的屋里,扔到了地上。

  柳下安跟着进了屋,拍着掌道:“行啊!牛哥,这一会儿抱回来了俩。”

  那宫素然站起来,又给了我一拂尘,转身还要出去,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拂尘……

  柳下安说:“行了,宫素然,你打得墨玉嗷嗷叫,够本了!”

  宫素然目光软和下来,半求着我说:“我不打她,我警告她两句总可以吧?”

  芙蓉笑道:“也好!牛,你跟着她去。”

  墨玉见宫素然又进了她的屋,往后躲了躲,依然无处可藏。

  宫素然甩了下拂尘道:“妖女,你要再敢动我小师妹一根毫毛,我不知便罢,要知道了,我轻饶不了你!”

  说完,宫素然转身就出去了。我欲跟着出去,那墨玉竟一把便抱住了我……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