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芙蓉所指竟从水里捞出一大块玉石,百思不得其解,芙蓉笑言:“此处水声不同他处,水玉相触,其声常人难辨,我却能听得分明。[]声有大小之分,大为清声、阳声,是天道。小为浊声、阴声,是地道。中声居于二者之间,是人道。合乎这三道,便具备阴阳定数,然后四时可顺,万物可调。”一番话,更让我对她心悦诚服。

  远远走来一个道士,嘴里也跟我以前一样竟然胡乱唱着: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芙蓉半遮面,野牛无家还。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漾漾清水间,芦花荡云烟。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脉脉斜阳远,依旧笑青山。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乱石美玉见,相看两不厌。

  芙蓉上了马,我抱玉石也刚要上马,那道士一甩拂尘,竟然拦住我道:“人走,石留下!”

  芙蓉道:“这位道爷好没道理,我们刚从水里捞出,你让留下就要留下?”

  道人说:“贫道居于此山,水木山石岂容山外之人乱动?”

  芙蓉道:“道爷既称‘我心素已闲’,又为何一玉石都不肯放过?”

  道人说:“天者,高至极也;地者,下至极也;日月者,明之极也;无穷者,广大之极也;圣人者,道之极也!即使不为圣人,也要知其道。玉归原处,天然之理!非我所属,更非尔等所属。”

  芙蓉道:“玉识君子,马配良人,更是自然之理。玉埋深处无人识,也不过顽石一块?”

  没必要再跟道人费口舌,我抱石上马强要离去,那道人却不挪不移,我拔剑一指,他更是稳若磐石,他的蔑视激起了我的怒气,一剑向他刺去,道人只轻甩拂尘便把我的剑打飞了老远,我虎口发麻,差点闪于马下。

  “哥哥,不得无理!”情急之下芙蓉竟喊了我一声哥哥。又转对道人赔笑道,“恕我哥哥鲁莽,望道爷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芙蓉跟道人说完便下马帮我捡了剑递给我。

  道人微微一笑:“若是跟你们一番见识,今日里你们谁都别想走。看起来二位不像恶人,玉石之事暂且不谈,可否随我走一走?”

  我跟芙蓉使眼色,让她千万别去,万一这道人心怀歹意,岂不就……我速下马拿剑在手。

  芙蓉又盯着道人看了一会儿说道:“道爷仙风道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神霄派的冲虚妙道先生吧?”

  道人说:“然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芙蓉说道:“久仰大名。前几日宫素然还向我提起了你。”

  面前的道人原来正是神霄派的冲和子。那天夜里宫素然也向我讲起过他。心里倒也坦然了一些。

  冲和子兴奋地问道:“哦,你见过小然了?”

  冲和子竟亲热地称宫素然为小然,看来关系不是一般。

  “她在贞玄观呢。前几日还住在我家里,我们是无话不谈。”

  冲和子道:“既是小然的朋友,贫道更得请二位到寒舍一叙。走吧。”

  走不多远,便见四围篱笆的小院,篱笆前是一片菊黄。

  院中一亭,亭内是汉白玉围做的八柱体,每一柱体上都刻着《道德经》经文。

  冲和子喊道:“妙云、妙雨!”

  一男一女两道士跑了出来。

  “清茶待客!”冲和子吩咐道。

  男女小道士应声离去。

  冲和子道:“这里是开元间的一座观,因此山叫望龙山,此观便叫望龙观。现四围皆已荒废,只有这道德经幢还不朽。”

  我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石石左右相连,上下相叠,皆严丝合缝,似为一体,古人技艺真是精妙至极。

  离经幢不远,竟有古柏,柏内又生一槐,槐长丈余。

  芙蓉说道:“先生不如重修此观,长居于此,四传道法如何?”

  冲和子道:“如今云游惯了,还不想久居一处,见四围景致皆佳,便与小徒暂居于此。”

  冲和子领我和芙蓉进了一草屋,三把藤椅已然备好,我们各自落坐。

  小道姑烧水倒茶,小道士一旁侍立。

  女的清秀可人,男的俊气实足。

  我心下暗忖,女如云,男作雨。这妙云自是女童,这妙雨自是男童。

  果听冲和子一声吩咐:“妙雨,你下去吧。”那小道士便离去。他蓄着短髭,约六七寸,疏而秀美。

  芙蓉拿起茶碗少有的“哇”了一声,“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茶碗!”

  她递给我看,果是一神异的物件。这一黑釉的茶碗从外面观看极其普通,向那碗里观去,却极似渺渺星空,与那一夜我梦到与师师道姑同骑飞疙瘩所见并无二异。

  冲和子也面露得异之色,“这是福建建阳窑烧制的,没想到竟烧制出如此奇物,若倒上茶更好看些。”

  芙蓉将茶碗从我手里取过放下,那妙云手捏茶叶末放入茶碗,倒入少许开水搅成糊状,然后续上开水。

  茶末与水泡浮起,碗里星星更为闪亮,很像在海边看到的神邀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测的星空。

  芙蓉因遮着面,端茶赏而不饮。人与碗皆异美难测。

  仙风道骨的冲和子竟开口抛出了一个俗问题:“敢问小姐芳名?”

  芙蓉道:“小女子姓王名芙蓉。”

  冲和子又直截了当问道:“因何要找一个哑巴作护卫?”

  芙蓉道:“他原是我家请的老师,只因在贞玄观遇了件奇事便说不出话了,那邱道长虽给他施法医治,却并未凑效。”

  冲和子道:“贫道就对奇事有兴趣,不妨说来听听!”

  那芙蓉便将我的遭遇前前后后讲述一番。

  冲和子听完大笑道:“此事说奇也不奇,若医好也并不难!”

  芙蓉道:“敢问有何高招?”

  冲和子道:“若叫我医治,也不难,我只求一睹芳容。”

  “这……”芙蓉将茶碗放到几上。

  没等芙蓉答应,冲和子便站起身,“走,跟我到里屋一叙。”

  我急站起对芙蓉直啊呀,意思是,不去,我们赶紧回去吧。

  芙蓉朝我的肩轻拍了两下,“先生有事与我要谈,你在外边好好等待就是。”

  我摇头叹气坐了下来。

  我喝完芙蓉手里的茶,便拿着碗把玩,那妙云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一边喝茶一边玩碗,妙云不时给我倒茶,想说什么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老用眼睛瞟我。

  突然想起那邱道长对我施过的法,这冲和子不会也要对芙蓉施法吧?

  我站起就要冲进去,那妙云早已挡在了门前,“师父在谈重要事情,闲人勿扰!”

  这妙云口齿伶俐,义正辞严。我想拉开她但又没敢动手,毕竟她也是个女子,男女授受不亲是古人之理,某些时候还得要遵守不是?

  我只好再次坐下,没等我拿起空碗把玩,这妙云直接就倒上了滚开的水,并以胜利姿态嘲笑地朝我撇撇嘴。

  我也对她笑笑,她不明所以,我倒觉得她比雪琴还少那么一点点智力,我喝了自己那碗茶不也能玩吗?可我偏不,我喝就喝这牛鼻子老道的茶。可没等我伸手,这妙云竟看出了我的心思,将她师父的茶碗拿起,洒掉凉茶,再续上滚烫的水。

  妙云望着那冒着热气地茶碗,又对我抿嘴一笑。

  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姑娘斗,美不胜收。

  我将手里自己的茶一口饮尽,伸手就去端冲和子的茶碗,不由得“哎呀”一声,真他娘的烫!

  妙云竟“嘿嘿”笑出了声。

  我他娘的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松手,愣没倒手,忍着烫迅即倒进了我的空碗,拿着冲和子的碗看来看去。

  原来他这茶碗与我和芙蓉的并不同,碗里不仅能看到星空,碗底还有一条精雕细刻的盘龙,龙嘴上扬,似吹出很多五彩水泡……

  我正看着入神,妙云竟来夺杯子。

  我哪肯放手,我两个就你争我夺起来。

  我举得高高的,她却够不着……为了逗她,我竟将茶碗扣在食指上让它飞快地旋转起来。

  “要摔了你赔得起吗?”

  我一犹豫,她又来抢,我紧抓在手,她没能成功。

  我玩起了更邪的,竟将碗顶在了头上,那妙云想够又够不着,想抢又怕一碰我摔碎了碗,急得面红耳赤。

  “妙雨!”

  妙雨应了一声,跑了进来。

  “把师父的碗抢过来!”

  妙云搬来的救兵,看看我,看看碗,也无计可施。

  我玩得更邪了,竟顶着碗走了起来。

  妙雨说:“别理他!你越理他他越上扬!让他自己玩。走,咱们出去,看都别看他。”

  妙云扭了一下脸,看了看门口,向妙雨指示着:师父在里屋正谈要事,得把好门。

  妙雨点头离去。

  我顶着碗一边走一边朝妙云挤眉弄眼。

  妙云不再看我,而是走到了里屋门口低头相守。

  里屋传出了古琴之声,伴随着老道的歌声,词依然是先前的词,配上乐后还真他娘的好听。没一会儿,又响起芙蓉的歌声和笑声,很显然,老道在教芙蓉唱歌……

  我仿佛看到,那道士揭开了芙蓉的面纱,眉目传情的看着芙蓉教着芙蓉,教她如何提气如何发声……既然是教,总不能老靠说,总得要做些动作才好……我当过老师,这点还是明白的。

  我玩了一会儿茶碗就失了兴趣,又想到这老道竟给这两童子起名叫妙云妙云,肯定不是个好老道,整天想着云雨,糟了,一时逗这女童竟忘了芙蓉的安危。

  想到此往里屋门前走去,竟一时忘了头上还顶着个碗。

  “你……”妙云大惊失色,“你”字刚出口,“啪”地一声,那茶碗摔了个粉碎。

  看起来,珍贵的东西都是易碎品。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