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琴在我身上踩着踩着就把我踩睡着了。

  有人捏我的鼻子我才醒来。

  竟然是王逢和欢儿。

  王逢说:“牛将军,别睡了,欢儿要学你的仙人掌,你教教她吧。”

  王逢可从没这样求过我,可能不是为了欢儿,我想他是不会求我的。

  自打我不会说话之后,王逢依然是很少理我,但他的眼里好像少了凶巴巴的劲儿。同情是种力量,很多人都愿去同情一个弱者,其实这也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而是人本身就有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我被同情着。其实我并不认为我是弱者。而正是这个时候我才感觉我其实是多么的强大。

  我带着王逢和欢儿进了院子,开始教欢儿仙人掌,我以为王逢不会学的,但他比划得比欢儿还有劲儿。

  我这才明白其实是王逢想学,不过是以欢儿的名义来让我教他而已。

  有人肯跟我学仙人掌,这让我感觉心情特爽。

  我先给他们练了一套,感觉比往日更行云流水,不知怎的,这些时日我很少去练,却像是开了窍一样,做什么像什么。

  如果我会说话的话,在教他们练之前,我会给他们讲一讲仙人掌的传说的。

  关于仙人掌,这之前我不是不想讲,我是怕讲了大家不信,因为太传奇就容易让人感觉假。

  但这的确是真的。其实我的仙人掌也是做梦学的,当然学时并不感觉是做梦。

  梦有时就跟真的一样。这谁都做过,谁都知道的。

  当然,你可能会说我怎么老做梦。的确我是太爱做梦了。爱做梦也并不新鲜,孟德兄还在梦中杀人呢,我就不能在梦中学仙人掌了吗?

  那天我一个人去山上砍柴,砍着砍着就犯困了,就睡着了。

  一个披头散发脸不洗的疯子将柴草棍捅进我的鼻子把我弄醒了。

  我睁开眼时只见这疯子又用这草棍剜着黄板牙。

  我吓得要跑,他一把拉住了我,我大叫着“放开我!”

  他笑了笑说:“只要你跟我学会仙人掌,我就放了你。”

  他这一笑,并不十分可怕,我大着胆子问:“什么叫仙人掌?”

  他拍了下我的头说:“笨蛋!仙人掌就是仙人的掌,你遇到我是你的幸运,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仙人。”

  然后他就教我,总共只有九掌,第一掌“喜送”,第二掌“蛇降”,第三掌“爱影”,第四掌“抽死”,第五掌“怀杀”,第六掌“思美人”,第七掌“戏王日”,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八掌“举送”,第九掌“被回风”。

  我说:“这不跟屈子的九章差不多吗?”

  疯子说:“要不我没白收你这徒弟呢,还知道屈子呢?唉,我不是屈子,我也得受委屈,就是不屈死,也得断手臂,所以在趁我断手臂之前我把我的仙人掌传授给你,这样就不会失传了。”

  我觉得他说的是疯话,也不太在意,但当时我是特别喜欢习武练艺,自然不放过这个机会。

  我跟他就一招一式地练了起来,练了一会儿他说:“我看你记得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可我还不熟呢?”

  “要熟可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你得长久不懈地练,熟才能生巧,但只巧了也没用,还得有深厚的内功,深厚的内功也得要靠平时的积淀不是?”

  他说这话时我感觉他像个很有学问的老先生,哪里又像个疯子?

  我连连点头,倒头便拜,“师父!”

  “免了吧,免了吧。”他一手就把我拎了起来。

  “师父,我记性不大好,我要忘了该怎么办?”

  “拷,要这样我不就白教了。这样吧,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在青云山上有个仙人洞,这个仙人洞,有点不好找,他的洞口荆棘丛生,你钻进这片荆棘很容易就能找到洞口,进了洞,你要有心,就能看到什么,你要无心,就算我认识了一个大笨蛋。那就让我这仙人掌成绝学吧!”

  “青云山上好到荆棘呢?我怎么更容易找到那丛荆棘呢?”

  “好!不错不错。有心人总要多问几句的。这丛荆棘同一株上大多开着两种不同颜色的花,蓝花与紫花居多。”

  “我可以把这荆棘割掉吗?”

  “不可。有些秘密只能自己知道,你割掉了让别人发现了怎么办?”

  “这洞口大不大?这洞深不深?”

  “废话,你找到了不就知道了吗?没人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你的,有的要靠自己去发现。多问几句是有心人,但问得太多就是没脑子了。”

  “师父,那你总得留下你的大名吧?”

  “我叫登独子!”他拍了拍我的头顶接着说道,“如果你仙人掌学得好,你见人就说你是登独子的唯一弟子,如果你要学得不好你就说你是自学成才。”

  “这是为什么呢?”

  “没什么为什么。用自己的脑袋瓜子想想就知道了。”

  这个叫登独子的仙人扭头便走,我泪流满面深情无限地喊了一声:“师父!”

  登独子一回头见我跪在地上,便往回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几步,吸了吸鼻子,“你这么痴诚,那我就全告诉你吧。无论是武还是艺,光靠勤学苦练还不够,要开了你的窍,通了你的血脉才行,不然的话是无法达到出神入化之境的。”

  登独子说着说着竟也落了泪,“不久后,我将有断掌之灾。这也是我为什么急于找人传我仙人掌的原因。也是你小子的造化,按说你呆头呆脑的不太合适,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好了,太晚了,我必须得走了。还有一些话我下次再跟你说。”

  说着,这登独子闪了几闪就不见了。

  我站起来就追他,大喊着“师父,师父……”

  我一醒来发现我父亲正站在我面前,“什么师父师父?你砍的柴呢?又偷懒!又跑到山上睡大觉了!”

  我父亲就拿着荆条子追着抽打我。

  “第一掌,喜送……”我使出梦里学的仙人掌向父亲轻推而去,没等我推到他,他一荆条就抽到我的屁股上。

  “我让你乱比划!我让你偷懒!我让你睡觉!我让你不砍柴!……”父亲排山倒海势地一边抽打我一边数落我。

  而我梦中学的仙人掌屁用不顶,看来做梦终是做梦,成不了现实。

  父亲打累了,便光着背开始砍柴,父亲的身体是古铜色的,看起来很有质感……

  不一会儿,父亲就挑起两捆柴回家,我跟在他的屁股后边与他若即若离。

  虽说,这是个梦,但我很快又相信它的真,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便独自练登独子的仙人掌。

  但我只记住了前六掌,后三掌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想到登独子所说的仙人洞,如果我真能找到这个洞,那说明梦里情境果是真的。

  我登上了青云山,找了半天,果真发现一大丛荆棘,同一株上开的是蓝花和紫花,一朵朵小花攒在一起,甚是诱人,每看一朵,又让人心生怜爱。

  看着好看,要从这荆棘里钻过的确是件难事。但有些事必须得二百五一些,不然是做不成的。

  我不顾一切地钻进了荆刺丛中,小刺扎在了我的身上,快跟刺猬差不多了。果见一个洞口,洞口不大,也就能钻进一人。

  我有些害怕,这洞里要有妖魔怎么办,就没妖魔有蛇虫又怎么办?但梦里登独子的话又不时地响在我耳朵,激励着我终于钻了进去。

  洞里不是很暗,燃着一堆火,这火一闪一闪,这洞便一亮一暗,很是吓人……这不会就是人们所说的鬼火吧?

  我进了洞四处看着,终于发现壁上刻着图,正是登独子教我的仙人掌,我惊喜异常,照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图就练了起来。

  此处实在是练功的佳境,洞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我的喊声和掌风……

  再者,现实毕竟不同于梦里,梦里那些动作似也是虚幻的,落不到实处,而现实里,每一掌的指向我感觉是那么有目标。

  这次练完之后,记住了每一个动作。

  要不说我是有心人呢,我第二次来时我拿了笔和纸,竟然照葫芦画瓢把壁上的图都画了下来。也许,这一次让我算是有了一点初步的画功。

  没几天,我们当地人都发现青云山上冒了青烟,大胆者前去观看,山顶处竟然喷了火,成了火山。

  我庆幸我把图画了下来。

  又一个晚上,我正在睡觉,有人用脚踢醒了我。

  是我师父登独子。

  “跟我走!”

  我披了件衣服就跟登独子跑了。

  他带我到了青云山,青云山上的火更旺了。

  我被吓得大叫一声,火光下,只见登独子两只胳膊果真没了手掌,还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血。

  “别这么大惊小怪,我不早告诉你了吗?我有断掌之灾。”

  “是谁干的?”

  “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快爬进洞里,把我的手掌捡出来。”

  “都是火,我没法进。”

  登独子扒光我的衣服,用他手臂上的血在我身上写着字,写了很多“山人”,一边写他一边念叨:“山人不是仙,但可以成仙!”

  他一脚踹到我的屁股上,我进了火里,只觉得有些温热,也没什么感觉,钻进洞里,果真见到了登独子的断掌,我扭着头拿起一个,又拿起另一个……

  等我从洞里钻出时,等我从火里窜出时,登独子的手掌竟然烤得发红,烤得啧啧直响。

  登独子用断臂上的血,在一只掌上写了个“女”,在另一只掌上写了个“子”,“你快去找个好点的地方,当然不能是青云山,把我这手掌埋了,千万别起坟,也别留记号。”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