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素然明知道我想要芙蓉的画像,却又不想让我轻易拿走。[]

  “诗是无声画,画是无声诗。只要你为这画配首诗,且让我满意,我就把此画拱手相让;若我觉得狗屁不是,此画是断断不能送你的。”

  宫素然展开一张纸,拈着毛笔递给我。

  我心中纵有千言,此时却一片茫然。盯着画目不转睛。提笔,放笔,背着手转了几转。芙蓉画像看也是在眼前,不看也是在眼前,像由心生,情自心起……提笔点纸,一挥而就。

  宫素然在我身后击掌,我这才感到她的气息吹到了我的脖子根……

  宫素然念出了声:

  芙蓉曲

  素颜一见画图中,情色有亦空。

  把酒抬头问月,前世可曾相逢?

  一日不见,挥愁饮恨,难去西东。

  呤秋纷纷落木,来年但愿花红。

  “《芙蓉曲》?我看你是娶芙蓉!”宫素然指了指我笑着说。

  “至于这词吗?写得还算不错!不管别人觉得如何,反正我是喜欢,我说了我喜欢这画就送你。”

  我刚要伸手去拿画,宫素然面碰了一下我的手,“慢!我看你的字写得着实不错,这画就由你来题诗!”

  我摇摇头。

  宫素然看了我一眼就要收走画,我拦了她一下,只好将此诗题于画上。

  宫素然摇摇头,“这字没有初写时好,可能因为你太认真,越认真反而会不好!不过也无大碍,这画我也不甚满意,送你了!”

  宫素然卷好画递给我,“不过这画你可不能给任何人看,别人问你你也说不了什么不是,反正不让别人看就是了。”

  我点点头。

  宫素然推了我一下,“嗯,本姑娘心情超好,走,咱们一起去见那个顾大人吧。”

  我们进大厅时,屋里正说着话,一见我俩进来,立马静了下来,顾大人竟然站了起来,觉得有失身份,又赶紧坐下。(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邱道长说:“素然啊,你可来了,你要不来,顾大人可要去看你了。”

  宫素然说:“我有什么好看的?”

  顾大人说:“你不仅好看,还很有才,我对你仰慕已久啊!今日果见到真身了,真如天仙下凡啊!”

  宫素然看都没看他,而是直接走到雪琴面前,拉着她的手说:“妹妹,他们没把你怎样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雪琴眼里含着泪摇了摇头,叫了声“姐姐”,便倒在宫素然怀里嘤嘤泣着。

  “好了!好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雪琴这才止住哭,看了我一眼,朝我走了几步。我把宫素然给的画抱紧了,大家这才注意我手里的画。

  宫素然说:“这画是我给姓牛的。”

  顾知县说:“什么画啊?让我们也看一看吧?”

  我赶紧摇头。

  一官差说:“大人要看,没听见吗?打开!”

  我把眼睛一瞪,把手中的钩月白龙枪往地上一戳,那官差不憷我,竟然与我拔刀相向……

  邱道长说:“他虽服了我的药,但一时半会还难如常人,这种人不招惹为妙。”

  顾知县一摆手,“算了,不要强人所难。”

  那官差只好把刀放进鞘里,但放了好几次才放进去。他拔刀利索,进鞘哆嗦,脸上是一片尴尬之色。

  邱道长说:“顾大人是仁义之官,孽徒本下了药,即使牛官人一时无忧,孽徒罪责也难逃,顾大人念雪琴年幼无知,才铸大错,已经罚作奴役,送这观里与我们道个别。”

  顾大人说:“这得谢圣上隆恩,前些日子下了诏书,杂犯死罪有疑虑及情理可怜悯的人,可酌情减刑,再者,牛让又赶到法场救下她,也等同于求情不是。我顾某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宫素然说:“那就留在咱贞玄观吧。(ianuaang)”

  邱道长眉毛一挑,“这贞玄观是何等圣地,竟容得这等人?她既害了牛官人,不如就罚作牛官人的奴役,让她去王员外家吧?”

  宫素然说:“你这里既是圣地,那王员外家容了我小师妹,又成了什么地方?”

  邱道长一时难堪,芙蓉笑笑说:“我看这雪琴可爱伶俐……”

  这雪琴也不长脸,大家正看她时,她竟然又流下口水,一时忘了擦,墨玉扭头不去看,宫素然碰了雪琴一下,将自己的帕子递了过去。

  芙蓉接着说:“这妹妹我是喜欢的,就跟我去我家。”

  宫素然道:“这真是我小师妹的福分,跟着你我最放心不过了。”

  邱道长说:“我们说了有什么用?这还得要顾大人裁定!”

  顾知县说:“本来决定留在我府上做事,既然宫素然妹妹开了口,她的面子我不能不给,还望她今后也到我府上坐坐,留不留大作我顾某都会欣欣然的。”

  我以为宫素然会朝他发狠,没想到她竟朝顾知县笑了笑没说话。

  那顾知县屁股欠了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又坐下,又欠了欠想说句什么没说出来,又坐下去,端出极其一本正经的样子来。

  “那我就谢过顾大人了。也谢过王家千金。”邱道长转对雪琴说:“雪琴,去了之后,要勤快些,少说多做,跟你墨颜师妹学一学?”

  那雪琴连连点头。

  “师父有时间会去看你的。”

  “谢过师父。”那雪琴说着便拜。

  邱道长说:“起来吧。墨颜!”

  只听外面应了一声,先前领我去做法的小道姑走了进来,“你领着你雪琴师姐去好好打扮一番,毕竟是我贞玄观出去的人,也不能失了我贞玄观的颜面不是?”

  宫素然说:“我陪着去吧。”

  邱道长说:“那自然好。”

  宫素然和墨颜带着雪琴走了出去,我也不由得跟在他们身后。

  在宫素然的屋里,宫素然和墨颜忙着给雪琴打扮,我傻乎乎地在一旁观看,那宫素然有时还与我打趣,“怎么样?像不像你的新娘子?”

  我点头。

  那雪琴一脸绯红,镜子里的她煞是好看。

  宫素然说:“我这师妹,就是爱流口水,不然的话,配你是绰绰有余的。”

  我没有点头也没摇头,一会儿看看镜子里的雪琴,一会儿看看不爱说话的墨颜,一会儿看看雅致清高的宫素然,一会儿看看墙上的两幅美女图……一会儿什么也没看,像是在思考一个极为重大的问题……

  芙蓉和墨玉走了进来。

  墨玉人未进声先进,“还没收拾好啊?不会是儿要打扮成新娘子吧。”

  墨玉和芙蓉前后脚进屋。

  芙蓉说:“你别说,素然给她这么一打扮,还真像新娘子一般。”

  墨玉说:“这新娘子好啊,没出嫁就先自己洞房花烛夜了。”

  我嘿嘿笑出了声。

  墨玉又委婉地抬起俩手指头狠狠地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看美的你!去了王家大院也不一定是你的货?”

  邱道长带着众道姑送别我们时,我朝芙蓉比划了一下,然后又指了指邱道长,意思是你不是要让邱道长看看吗?怎么没看呢?

  那芙蓉拍拍我的肩说,“没事儿了,回去告诉你。”

  雪琴虽有点傻,但也极通情理,离开朝夕相处的人,难免要大哭一场,涕泪交流,口水涟涟,直到上了车还在泣声不止。

  芙蓉在劝慰着雪琴。

  “姐姐,我们要走时,牛哥哥对你比划半天,什么意思啊?”墨玉问芙蓉。

  “也没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有什么事何必等着回家再说,现在不妨说出来吧?”

  “真没什么?”

  “哼,你俩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有又怎样?”

  “那我再也不理你!”

  墨玉扭了扭身子,果然不再对着芙蓉。

  静默没一会儿,墨玉又有话说了,“牛哥哥,那个宫小妖给你的什么宝贝画,打开给我看看吧?”

  我装作没听见。

  “你聋了你!我就看一眼!只看一眼!”

  我依然不作理会,骑马便往车的前边去了,只听墨玉说:“切,不让看拉倒!让我看我还不稀罕呢?”

  回到家,王员外听说添了这个雪琴,也没说什么,芙蓉便暂时安排雪琴和小朵住在了一起。

  晚上,我正在灯光下翻看着《芙蓉锦》,林墨玉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夺过了我手里的书,“哦,我当是什么,原来是芙蓉写得诗词啊,看得这么认真!”

  我去夺,她不给,而是翻开一页念道:“鹊桥仙——青牛望水,芙蓉对柳,星月相依天路……这些字词看起来真是熟,这不是模仿秦少游的吗?一看就没兴趣了!”

  林墨玉把《芙蓉锦》扔给了我。

  她的目光扫向我放在桌几上的画卷。没等她行动,我便先她一步抢到手里。

  我把它举得高高的。

  “我看一看!”墨玉要么拉我另一只手,要么伸手去够!

  “我看一看吗?”

  我使劲儿摇头。

  不管她怎么求我,我就是不松手,跟我拉拉扯扯半天也没用,跟我撒娇耍蛮也没用。

  “什么破画!是不是她画了你的光身子,不敢让人看!羞死人了!让我看我也不看了!”

  墨玉气乎乎地一走了之。

  觉得外面没了动静,便展画再赏,惊闻门外脚步声,以为是墨玉贼心不死又杀了回来,赶紧手忙脚乱的卷画藏画,藏了几个地方都觉得不妥,刚想要把画卷放进被窝,那人已然进了屋,不是墨玉,而是芙蓉。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