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邱道长移开一巨幅山水画,竟是一个暗门,邱道长打开后,就拉着我进去。

  里面只有一张大床,暗门没关,昏黄的灯光照了进来。

  床头上放着一盏灯,灯形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娃娃头顶着一个大盘子。

  邱道长点上灯,随便按了一下床头,那暗门就合上了。

  地上竟放着博山炉,炉身上有山有木有兽,“下刻盘龙势,矫首半衔莲”,“上镂秦王子,驾鹤乘紫烟”。邱道长放一些薰香草点燃,没一会儿便香气满屋,紫烟轻飘。

  邱道长示意我躺下,竟然用手指捏着我脖子处,按着我嘴边,揪着我的耳朵……最后她的手碰到我最为敏感处,我哼了一下,那地方腾地一声竟蹦了起来……

  邱道长脸上很平淡,手上却有些激动,以不同地力道捏来捏去,且念念有词:“人身处处机关,关关相依相连,最易开的是情关,最难过的也是情关。情关一开,欲海自来,海浪淘天……”

  我用嘴一下堵住了邱道长的嘴,把她的浪拍了下去,她还假意躲了躲,很快便向我情关大开,使劲儿咬住了我的舌头,我们彼此听到了对方的喘动。

  她勾着我的脖子,我掐着她的腰,得说她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可能跟她的日修月炼有关。

  我的手解开了她的道袍,伸进去乱摸一气,手不够用,又用牙去咬,她的叫声进一步刺激着我……

  这个时候,一点也不显她的老态,娇声竟如处子。

  她既然说是神让我们做的,我也便跟着她信神,只是我还担心能不能做好,因为我从来没做好过。

  我们撕扯掉对方的衣服,感觉都成了火炭一样,不一会儿便赤身相见,倒卧在一处……

  邱道长那方寸之地竟如虎口,一下便将那物吞没其中。

  只觉其间润湿无比,一时难以把持,那物似要倾吐,邱道长伸手指往我腰间只一点,那物便有回流之感,蓄势不再发。

  静默不久,那物便大肆动作起来,竟响起了清脆的铃声,我这才发现,床顶上正悬着一个小铜铃。

  邱道长的声音有些放肆起来,与铃声交织在一起,我竟然也自然发出了粗喘声,像扛着木头喊着号子一样,虽然用力却感觉劲头很足。

  在这过程中,邱道长除了有些叫声,也说了一些我不是太懂却能听清的话: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在邱道长的玄之又玄中我竟有些五迷三道。

  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过程中,她既然说她不是她,我不是我,我便把她想成了宫素然,我觉得我身下就是宫素然,而不是邱道长。紫烟中一切辨不太清,我竟真不知身在何处,身下究竟是何人。她,的确有些朦朦的美。

  虽时光不是太久长,倒也痛快淋漓。

  此时香炉早熄。

  我想穿衣离去,那邱道长一下抱住了我,说了一句实在话:“急什么?”

  我们又抱了一会儿摸了一会儿才穿了衣。

  邱道长吹灭灯,领我出了暗室,关了暗门。我发现红色暗门上有很多玄字,每个字似有不同,但又都是玄。

  邱道长从墙上取下一个挂着的瓢,让我帮她端着,她打开一坛子女儿红,捧坛倒进瓢里,泛起的酒花跳跃着,纯香扑面而来,我使劲儿吸了吸鼻子……

  那邱道长看也不看我,一瓢饮,将瓢抛了出去,摔碎在墙上。

  那邱道长便围着我手舞足蹈,嘴里念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我一会儿看着她,一会儿看着门上的玄字,心里默数着门上有多少个玄,但因邱道长晃来晃去,这些玄我就是数不清……看一会儿便花了眼,那玄似密密麻麻,罗列在一起,交织在一起……竟搞得我心如乱絮。

  那邱道长已经摘了冠,头发披散着,越发的疯痴与颠狂,有时这种非人的状态极其适合欣赏,我竟然从中感觉到了邱道长所特有的美,老妖妇也有老妖妇的道。(ianuaang)

  她甩着头发,舞到桌几前,拿着一只毛笔蘸着墨在红暗门上一挥一甩,并现出一个大大的玄字,字体不美,却飘逸如飞。

  莫非门上每个玄字就代表一个男人?我再次去数,想搞清楚我的排名,可数来数去,还是一片玄乱……

  邱道长推了一下那山水画,山水画便挡住了那暗门,挡住了那玄字,挡住了那暗门里的一切风月之事……

  邱道长停了下来,用手抹了抹头发上和脸上的汗,恢复常态说道:“问清楚了,我都问清楚了。你那日还记得你去阎王殿的事不?”

  我摇摇头。

  “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还是摇头。

  邱道长说:“我到那边问过了,不让你说话,就是怕你说那边的事儿,那边出了叫错人的事儿,也不光彩不是?我再跟宫素然说下,也别让她再提那事儿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记住了吧,任何人都不要说,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就能说话了。”

  我点点头。

  邱道长说:“当然了,我做法的事,我怎么做法,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是秘密,不能让别人学了去。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门道不是?”

  我点点头。

  “当然了,以后你管不住自己的嘴,我是不怕什么的,就怕你再受到灾害我可没法救你!”

  我点点头。

  邱道长这才从身上掏出一颗大约丸,倒了水让我服下,摆摆手道:“好吧,我太费劲了。给别人做这种事,我哪儿下过这么大力气。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再呆会儿。”

  我想说:“你辛苦了!”但张了张嘴,药效没那么快,依然还是哑着。

  我离开了这个屋子,走了出去。

  墨玉拉住我的手,“怎么这么半天?”

  我张了张嘴。

  “怎么还不会说话呢?”

  邱道长又换成平常打扮,执拂尘走了出来,不高兴地说:“你以为那么快,等着吧,我说他能醒不就醒了吗?我说他迟早能说话肯定就能。”

  墨玉嘟嚷了一句:“什么叫迟早啊?要等到猴年马月去,我这些日子可怎么过?”

  这时,宫素然开门挥手:“师傅,你来看看我画的画?”

  邱道长就进了宫素然的屋,几个小道姑也挤了进去,见宫素然也没说什么,我和墨玉也进去观看。

  两个小道姑提起了画的两个角,一幅美女图展现于众人面前,众人皆叹嘘不已,一会儿看画上的芙蓉,一会儿看遮面的芙蓉。

  我的手也奇痒无比,真想冲到芙蓉面前扯下那遮挡着美丽的面纱,看一看是不是比画中人还要美丽。

  但又一想,这样一来,即使她原谅我此时的痴傻,但毕竟于她来说是一种大不尊的冒犯,我也怎么忍心让心爱的人受到或辱或伤或痛呢。

  我有两只手。我于是一会儿用左手死劲儿拧着右手,一会儿用右手死劲儿掐着左手。

  这时一小道姑急匆匆跑来:“师父,大事不好了,顾知县押着雪琴来了。”

  “慌什么?我去看看。”邱道长一甩拂尘走了出去。

  林墨玉说:“我只是小时候见过姐姐,没想到姐姐变得更是漂亮了,快快快,赶紧把姐姐的画像挂到墙上吧。”

  宫素然说:“这不过是一张草图,有时间我一定给芙蓉画幅更好的。我已跟她约好了。”

  林墨玉说:“看了姐姐这画像,我说什么也不敢再请宫仙女给我画了!”

  宫素然说:“言重了,所谓的美也难分高低,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认为的美,要不怎么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呢?放心吧,你的画像我也会画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太谢谢宫仙女了。”

  芙蓉说:“我这林妹妹,坐也好看,行也好看,舞起来更是好看,不是我夸海口,我妹妹这等人物也是世上少有。”

  林墨玉说:“姐姐真会说话,不过是头一次听你这么说我,姐姐若把我看到眼里一点,我也便心满意足了。”

  这时,小道姑又跑来喊道:“我师父让你们都过去呢?”

  宫素然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还要看看我的画。”

  小道姑说:“师姐,顾大人非要见你,师父让你一定要去。”

  宫素然一甩袖子:“我不想见。”

  芙蓉和墨玉离去,我痴痴看着芙蓉画像不肯走,墨玉拉我我就是不动,宫素然说:“你们去吧。等会儿我要心情好或许带着他一起去。”

  芙蓉和墨玉只好离去。

  宫素然朝那个提着画的小道姑一挥手,小道姑将画放在几上离去。

  宫素然在看她的作品,我在看画里的芙蓉,看是一样的看,心里想得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们各自看着画,好一会儿,宫素然抬头说:“喜欢吗?”

  我点点头。

  “喜欢这画还是喜欢画里这人?”

  “我伸出两根手指头。”

  “谁说你傻啊?两个都喜欢?”

  “那喜欢画这画的人吗?”

  宫素然看着我,我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好勉强啊!”

  我赶紧摇摇头。

  “说你不傻是真不傻,你是不是怕见雪琴小师妹?”

  我没反应。

  “那就是默认了。”

  我赶紧摇头。

  “哼,其实我是知道的,你是想要我画的这画,是不是?”

  我赶紧点头,心里满是期盼。

  “没那么容易。”

  我眨巴了一下眼。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