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贞玄观,听说王家小姐来了,那邱道长照样出外迎接。

  进了观,只见桃树上拴着一匹桃红马,甚是惹人喜欢。

  芙蓉和墨玉也驻足观看。

  芙蓉问:“这马是邱道长的吗?”

  邱道长说:“我很少远游,要马何用?这等年轻漂亮的马,我一个老道姑骑上去岂不叫人笑话。”

  “哪里哪里?邱道长欢颜永驻,年轻人又岂可能比。”

  我走到马的近前,虽不能“爱拉无有”,那马倒显得十分温顺和亲切,竟然伸嘴往我脸上凑,我上前抚着它的马鬃……一看便知是大宛的良马,我指了指马,朝邱道长竖起大拇指。

  邱道长笑着说:“这的确是匹良马,大宛的马。是王贵送给我小徒宫素然的。”

  芙蓉道:“宫素然?早闻其大名,可惜一直未见。”

  墨玉凑上前来也想碰一碰马,那马扬起头来叫唤着就向墨玉咬来,我一推墨玉,挡了她一下,那马好在只咬住了我的衣服。

  只听一声断喝:“不要碰我的马!”

  我一急,使劲儿一拽,衣服胸前撕了一大块……

  穿着青色道袍的美道姑往我近前走了几步,厉声问我:“为什么要碰我的马?”

  我朝她咧嘴一笑,把衣服口子竟往大里又撕了撕……

  美道姑也笑了,“莫非我又遇了个奇人不成?”

  邱道长对美道姑说:“这就是我跟你之前讲过的那个牛将军,让孽徙雪琴害成如今这个样子……”

  “你说我那小师妹什么眼光,这样的也能看得上?”

  邱道长对芙蓉说:“这就是小徒宫素然。这是王员外的千金芙蓉小姐。”

  宫素然朝芙蓉笑了笑,“早就听说遮面的王芙蓉了,今日有幸得见,不知能否更有幸画一画芙蓉面?”

  宫素然这么直接的请求,没想到芙蓉竟满口答应,“那太好了。[超多好看小说]只是小女子貌不惊人,有损于这水墨丹青了。”

  邱道长说:“走吧。我们稍坐片刻!”

  我们喝了会儿茶,说了会儿闲话,当然我是插不了嘴的,想听她们说就听,不想听就胡思乱想着。

  真是奇了,这个宫素然竟和那日见的一模一样。但那日毕竟是幻像,没有面前的这么清晰这么实在。只见她一身青色道袍与众道姑并无两样,细长的脖子戴着玉珠串成的项圈,头上青纱束发,两条蓝花的穗子长长地垂在脸的两边直至细肩,两只大圆耳环更是扎眼。鹅蛋脸上五官匀称布置,细眉弯弯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长,嘴唇红红艳艳,大眼却是似睁非睁不愿看人,长而挺的鼻子直通两眉处,总体看起来大器而又清高。宽宽的额上一点红,让她平添一分柔媚。

  宫素然面对着我眼睛微微睁开,却也似清泓一般。她突然说道:“我说怎么这个牛将军似曾见过,原来竟是在那日的梦中啊。”

  墨玉说:“你没见过牛将军,怎么也能梦到他呢?真是瞎扯。”

  宫素然说:“当然,梦中他的面貌我也记不太清,但见了真人我又觉得他就在那日的梦中。不瞒二位小姐,那日我和李师师竟与这个姓牛的在梦中行了周公之礼。”

  芙蓉和墨玉惊问道:“李师师?竟是徽宗时的李师师吗?”

  宫素然道:“正是。金人攻破汴京后,金主也久闻李师师的大名,也派人多次寻找一直未果。”

  邱道长说:“前几年,她来我观投宿,留了几日,我也劝她不如做个道士,她一开始倒也应允,但住得没十天半月便又不知去了何处。”

  宫素然说:“也就是那些日子,我俩相谈甚欢,她当然得大我好多岁,但说真的,她的容颜却真的不显老,如果说要有仙子,我觉得李师师便是一个人间仙子。”

  邱道长说:“要不然怎么会招老皇上的喜欢呢。其实,这李师师也不姓李,原本是汴京城内大染房王寅之女,三岁时她就寄名佛寺,老僧为她摩顶,她突然大哭。老僧认为她像佛门弟子,大家管佛门弟子叫‘师’,所以她就被称为王师师。在她四岁时,父亲因罪死在狱中,师师流露街头,操持妓院的李蕴收养了她,改名为李师师,并教她琴棋书画和歌舞讨人欢心。”

  宫素然说:“在一些王公贵族家,倒也见过她两三面,无非是操持旧业,只是这一年来,竟未曾碰面,也不知她身落何处。有人说,她终究被掳去了金国,不知此事是不是真?”

  墨玉问:“那天你和师师与他行了周公之礼,就没事儿了吗?”

  宫素然笑笑,“我那是做梦,要不做梦我怎么会找他呢?很多细节我是记不清了,只记得他被黑白无常请了去,我们陪他走了一趟。没想到判官竟然勾错了他的名字,本应勾掉牛上,结果竟勾了牛让的魂儿。他到底是不是叫牛让?”

  芙蓉点点头。

  邱道长说:“牛上?真是奇了。前些日子卧牛岗有个员外就叫牛上,他死后请我去设得坛场,讽诵诸经。”

  宫素然道:“越说越觉得离奇。这个姓牛的被送回后,阎王爷竟把我和李师师带回了家,可刚进家门,王后就大发雷霆,脱了鞋就追打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爷到大门口,直到阎王爷答应要把我和师师立马送回才罢休。”

  墨玉笑着说:“看来你是沾了阎王婆子的光了。”

  宫素然说:“那一日我正画着画,可画着画着就头晕得厉害,于是倒头便睡,睡了便做了这个七零八落的梦。”

  邱道长说:“好了!我们还是办正事要紧。我先去准备一下,等会儿就给这位官人看一看。”

  宫素然拉着芙蓉的手,“那好吧,咱们先去我屋里看吧。”

  林墨玉说:“我也去。”

  她们三人离去。

  芙蓉转身喊我:“牛将军,你也来一下!”

  进了宫素然的屋子,宫素然说:“那天,我小师妹雪琴就是在我的屋子睡得那个姓牛的,回来可把我气坏了,好好把老道姑闹了一番,焚香清洗一番我才肯住进来。”

  宫素然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她是要驱赶我,往后退了一步,做好出去的准备。结果她冲我一笑:“姓牛的,故地重游,是不是很想我小师妹啊?放心吧,明日我就去顾知县那里讨回来,送到你怀里。”

  我冲她呲牙一笑,摆了摆手。

  宫素然递给了芙蓉针线,芙蓉开始给我缝撕破的衣服。墨玉拿起我一个手指放进嘴里,“你可得咬住,不然缝住了你的嘴就更不能说话了。”

  我便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看着芙蓉。

  宫素然就在一旁窃笑。

  “别听墨玉的,咬什么手指,多难看!”芙蓉眼里也有着笑意。

  我便把手指从嘴里拿了出来,宫素然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便把手指又放进嘴里。

  宫素然说:“姓牛的看起来像给孩子!”

  我拿出手指朝她咧嘴笑了笑,又吮咬住一个手指,歪头看芙蓉,任宫素然和墨玉怎么逗我,我不再理她们。

  墨玉一抬头惊喊道:“好美啊!”

  墙上是两幅美女图。

  我要站起来,芙蓉拉了我一下,“急什么?这就好了。”

  芙蓉剪了线头,我起身就去看画。芙蓉也跟了过来。

  宫素然指着画说:“这是我的自画像,这是李师师。我打算画四美图,现在只有两幅了。”

  墨玉说:“四美图?你竟把自己也算入其中,是不是有点那……”

  宫素然说:“毛遂可自荐,我宫素然若不美,也不敢画自己了。”

  芙蓉说:“姐姐当之无愧。”

  墨玉道:“既是四美图,加上我跟芙蓉不就齐了吗?”

  宫素然说:“宁缺勿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若是有一天,四美凑齐了,又突然生出一个更美的,就换下一个来。美也是变化的,所谓四美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芙蓉说:“我要惊为天人,就不敢遮着面不敢见人了。我是不够格的。”

  宫素然开始推我和墨玉,“你俩先出去吧!我师傅还要给姓牛的看看呢。我和芙蓉还有事。”

  我自主出了屋,那墨玉不情愿地也出了屋,嘟嚷了一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还关上门了。”

  我朝刚才的大厅走去,墨玉赶上几步,拉住了我的手,“她俩在一起,咱俩就在一起!”

  想想墨玉这话还真像个孩子,什么事都赌气的样子。

  我们刚要进大厅,一个小道姑迎了出来:“走吧。我师傅等侯多时了。”

  小道姑带我们到了一房屋前,拦住了墨玉:“你不能进去。”

  “怎么不能?”

  “我们都不能进去。会影响我师傅做法。”

  小道姑把我推了进去。

  屋子不是很大,里面点了很多盏灯。

  那邱道长穿着皂布短道袍,腰系彩色丝绦,头戴云霞五岳观,灯光下倒显得有些妩媚之色。

  她手持古铜宝剑,正慢舞在灯火之中,倒也似天上的神仙。

  邱道长横着一双怒目举着剑向我扑来,“哪里跑?”

  吓得我四处闪躲。

  邱道长追了我一会儿,几次跟我身体有所触碰,便不再追我,嘴里念念有词,我也听不清,比爱拉无有还难听清。

  不一会儿,邱道长便满脸汗水,扔掉了剑,指指我说道:“你现在不是你!”

  我点点头。

  又指指她自己:“我现在不是我。我们要做的事也不是我俩的事。是神要我们做的事。”

  我点点头,心领神会一般。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